章節目錄 22、嫌自己的小命長了是不是?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22、嫌自己的小命長了是不是?

    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我立刻就想到了梁川左腰上的傷口,柳伏城既然讓我來挖,這些東西必然跟梁川有關。

    所以,這水果刀就是當年捅梁川的兇器,紗布是處理傷口留下來的,上面染著梁川的血……

    “啊,什么東西!”

    一愣神之際,壇子里面忽然涌出無數只只有蜘蛛大小的灰色東西,園丁拿著壇子的手,頃刻間便被密密麻麻的布滿了,他驚恐的扔掉壇子,不停的甩著手。

    那些灰色的東西立刻四散開來,嘰嘰嘰的叫個不停,所到之處,寸草不生,而園丁終于露出來的手臂上,已經起了大片紅疹子,鼓著膿包,一碰就炸,很是惡心。

    我拉著梁父迅速的往后退,那些小東西跑得飛快,眼看著就要追上我們的時候,一只手猛地從背后將我拽開,下一刻,我便跌進了來人的胸膛里。

    我抬頭,視線正好對著柳伏城堅毅的下巴,看著他張開嘴,嘶嘶幾聲,淡綠色的蛇液噴射出去,那些灰色的東西瞬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你是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是不是?”柳伏城一邊訓斥著,一邊捋起我的袖子檢查我的手和膀子,問道,“有沒有受傷?”

    我被他緊張的神色嚇到了,搖頭:“沒有,我沒碰壇子,園丁受傷了。”

    “我不是讓你拿到東西立刻送去給我嗎?法壇都敢隨便開,你是嫌你這條小命活得太長了是不是?”

    柳伏城前所未有的兇,兇的我一愣一愣的,因為的確是我做錯了事,也不敢頂嘴,只能吐吐舌頭認慫。

    柳伏城不解氣的伸手在我腦袋上扣了兩下,微微用了點力道,有點痛:“看你下次還長不長記性!”

    之后,他越過園丁,撿起地上的壇子,朝里面看了一眼,又聞了一下,然后將壇子扔在草地上,手一揮,只見一道白光閃過,砰的一聲,壇子四分五裂,碎成了渣渣。

    他這才轉過身來,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瓷瓶,遞給園丁,說道:“拿去仔細涂抹,手臂暫時不要碰水,很快會好起來的。”

    “謝謝,謝謝。”園丁感恩戴德的接過小瓷瓶,上藥去了。

    柳伏城指了一下地上剩余的東西,沖梁父說道:“這些東西撿回去,有用。”

    然后伸手拉住我,將我帶回了之前的大廳,梁父小跑著又跟回來,將東西放在茶幾上。

    那個時候,梁川的血已經被止住了,整個人虛弱的靠在沙發上,臉色白的跟鬼似的。

    梁母就蹲在一邊握著他的手淌眼淚,梁父看柳伏城坐那一動不動,也沒個說法,有點急了,小心翼翼的問道:“柳仙爺,這些東西就這樣放著嗎?不處理掉嗎?小兒不用送去醫院嗎?”

    一連串的問題問下來,柳伏城愣是沒吭一聲,只是一只手握著我,兩只眼睛盯著大門口。

    別墅前方是一大片草坪,草坪周圍亮著昏黃的路燈,再往遠,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道柳伏城到底在看什么。

    但是很快,別墅前面一輛車匆匆駛過來,從上面下來一個穿著土黃色道袍的中年男人,要求進入別墅。

    門衛跑來問梁父能不能開門,梁父看向柳伏城,柳伏城點頭,別墅大門立刻被打開。

    那道長大步流星的走進來,綠豆大的小眼睛精準的鎖住柳伏城,他顯然是有備而來的,但是在看到柳伏城的那一刻,還是驚得一下子張大了嘴巴:“柳……柳……”

    “給我滾過來!”

    道長話還沒說完,柳伏城一聲吼,他雙膝一軟,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膝行到柳伏城面前,連磕三個響頭,一臉的懺悔:“柳爺,不知是您重出江湖,是小的有眼無珠,沖撞了您,求爺大人不記小人過,給小的留條活路。”

    “給你留條活路,縱容你再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嗎?你家仙家就是這樣教導你的嗎?”柳伏城擲地有聲道。

    那道長嚇壞了,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這件事情與我家仙家沒有半點關系,早在上個月,我家仙家就閉關了,是小的豬油蒙了心,貪圖錢財,被人蒙蔽,才做出了這樣的混賬事情,再也不會有下次了!”

    柳伏城橫了他一眼,他立刻豎起手,賭咒發誓:“我發誓,我灰永剛以后如果再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天打五雷轟,剝奪所有法力,誓不為人!”

    這誓發的夠毒,在他說話的時候,嘴角隱隱的還能看到有血絲溢出,看來法壇被破,他被反噬,也傷得不輕,也不知道因為此事被毀了多少年的修為。

    只能說自作自受,怪不得別人。

    這邊我們說著,外面,又一輛車開了上來,是一輛出租車,被門衛攔了下來,一個人沖了進來,門衛沒敢攔。

    那是姜文濤,之前我在梁川手機上看過他,印象挺深刻的。

    他一進來,一把拉起地上的灰永剛,沖著他便是一拳,惡狠狠道:“無能之輩,拿了我的錢,辦不好事情,這會子上趕著投誠來了?!”

    “姜公子,錢我可以退給你,但這事,老朽做不了,真的做不了了!”灰永剛揉著被打的青紫的嘴角說道。

    “做不了?”姜文濤眼神露了兇相,“當初你可是給我打了包票的,現在箭在弦上,你這個拉弓的人跟我說弓拉不起來了,你把我置于何地?”

    他說著,又是一拳砸向灰永剛的肚子,一邊梁父大喝一聲:“夠了,孽障,你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姜文濤轉眼看向梁父,冷笑兩聲,咬牙一字一頓道:“孽障?早知道我這個孽障這么入不得你的眼,當年你就該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