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26、真是個膽小靈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26、真是個膽小靈

    自己接的事情自己不出面,把我推出去當出頭鳥,這是什么道理?

    再者,到底是不好出面,還是對方太厲害,柳伏城不敢硬碰硬?

    我可不想做那個被槍打的出頭鳥。

    所以當即我便拒絕了:“我不會看事,不去。”

    “真不去?”柳伏城也不惱,問我,“今天下午你不是去看望你老師了嗎?他很不好吧?”

    一提到張良敏,我立刻緊張了起來,連忙說道:“我老師說他的病可能會有復發的風險,柳伏城,你能幫幫忙嗎,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柳伏城笑道:“我給你機會了,是你不要。”

    我一愣,但隨即反應過來:“你是說,你讓我去接的新活,跟銀環蛇蠱有關?”

    柳伏城點頭:“我之前跟你說過,這銀環蛇蠱牽扯很深,不是想除立刻就能除掉的,咱們得徐徐圖之。”

    我咬著嘴唇,猶豫了一下,心一橫說道:“我愿意去試一試,但是你得保證我的安全。”

    柳伏城好笑的揶揄我:“真是個小膽鬼,睡吧,睡足了才有力氣做事。”

    他強行摟著我,一開始我還在掙扎,他伸手輕輕地揉了揉我的太陽穴,沒一會兒我便睡著了。

    這一覺睡得踏實,等我醒來,柳伏城已經不在床上了,書桌上有他留的紙條,上面龍飛鳳舞幾個大字:玉龍山腳下,有人接應。

    玉龍山?

    一聽到這個名字我就渾身不自在,但答應了柳伏城,我還是收拾了一下就去了。

    剛到玉龍山,遠遠的就看到一個高個子年輕人小跑著迎了上來,像認識我似的。

    男子大概三十出頭,雖然滿臉堆著笑,卻也掩不住他眼底的疲倦,黑眼圈很重。

    他走過來便問道:“請問是白菲菲白大仙嗎?”

    “叫我白菲菲就好。”我說道。

    “白……白小姐,您能來真是太好了。”他領著我往前走,臉上強擠出來的笑已經沒有了,滿目的憂愁,“我叫程建生,這段時間家里出了點事情,找了兩個仙姑來看,都沒看出什么名堂,這事……也不好叫男相頭來看,好在輾轉又聯系上了白小姐您。”

    我不解道:“為什么不能讓男相頭看?”

    這就是柳伏城說的,他不好出面的原因嗎?

    程建生似乎有些難以啟齒:“是我老婆,一言半語的也解釋不清,白小姐您去了就知道了。”

    我便不多問了,跟著程建生一路去了他家。

    程建生的家就坐落在玉龍山山腳下,距離玉龍山不過幾百米遠的距離,兩層小洋樓,帶著一個大大的院子,家庭條件還可以。

    程建生的父母在院門口翹首以盼,看到我走過去,程母的臉頓時耷拉了下來,小聲嘀咕道:“年紀這么小,能頂事嗎?”

    “死馬當活馬醫吧,要不然你還能有別的法子不成?”程父輕聲應和。

    程建生面上赧了赧,用眼神給他父母施了壓,然后對我說道:“白小姐請跟我上樓,人在樓上。”

    我看了一眼院子里掛著大量嬰兒換洗的小衣服,問道:“家里有新生兒?”

    “是小兒,剛剛滿月。”程建生說道,“這會子應該是喝了奶粉睡下了,就在樓下,白小姐要看看嗎?”

    “在樓下?”我問,“沒跟他媽媽待在一起嗎?”

    程建生搖頭:“他媽媽沒有精力管他。”

    我跟著程建生去了一樓東邊臥室,小小的嬰兒躺在小床上,睡得很香,看起來并沒有什么不妥。

    我又跟著程建生上樓,樓上有三個房間,其中西邊那個房間大白天的,竟然上了一把鎖。

    程建生不好意思道:“沒辦法,實在是見不得人,只能鎖著。”

    他說著便去開了鎖,小心翼翼的將門推開,人卻沒進去,站在門口,臉都紅到了脖子根。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讓人臉紅心跳的女聲響起,不停的從房間里傳出來,程建生兩手捂著臉頰,碎碎念道:“又來了,又來了,我老程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聽著那聲音,我也紅了臉,硬著頭皮上前,伸頭朝著房間里看去。

    房間蠻大的,拉著厚重的窗簾,微弱的光線下,我就看到大床上,一個枯瘦如柴的女人拱在一堆土里,不斷的扭動著身體。

    因為離的不近,光線也不好,我分辨不清那是什么土,只是顏色白白的,跟普通的泥土不一樣。

    整個房間里就那一個女人,空蕩蕩的,可為什么她會做出那樣的動作,發出那樣的聲音?

    更詭異的是,我看著看著,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竟然看到那堆白土之中,似乎縈繞著一股淡淡的白氣,可揉了揉眼睛,再看過去,又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回頭問程建生:“好端端的,床上堆著一堆土干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