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28、師出有名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28、師出有名

    程建生摟著露嫻,沖我抱歉的搖了搖頭,我明白,這件事情他是不準備再往下繼續了。

    我看了一眼哭著哭著便沒了氣力的露嫻,心中不忍,可這條路是他們自己選的,我也沒有資格去強行干預他們的決定。

    我站起來出去,走到一樓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想去看看那孩子,輕手輕腳的推開門,伸頭進去一看,正好對上一雙陰冷的眼睛,嚇了我一跳。

    那孩子坐在床上,小小的臉蛋有著不屬于他年齡的狠厲,那雙圓圓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帶著濃濃的警告,咬著牙,嘴里發出嘶嘶的聲音。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孩子該有的樣子,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傳來腳步聲,我猛地回頭看去,就看到程建生也從樓上下來了。

    他走過來,說道:“白小姐真的不好意思,讓您白跑一趟,小小心意,希望您別嫌棄。”

    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紅包,往我手里塞,我說什么都不肯要:“你別這樣,我什么都沒做,只是我想說,有些事情,不是想逃避就能逃避得了的,多做做你老婆的思想工作吧。”

    我將紅包推回去,苦口婆心的勸了一句,然后又掉頭看了一眼床上的孩子,那孩子躺在床上,小小的一團,哪還有剛才那副嚇人的樣子?

    我匆匆離開程家,本以為要走很遠的路才能打到車,卻沒想到,走出幾百米,就看到之前送我來的那輛出租車停在前面不遠處一棵大樹下,司機靠在車門上,老遠便沖我招手。

    我趕緊走過去,問道:“師傅你怎么沒走?等回程帶客嗎?”

    “這地段,等半天也拉不到一個人吧?”司機說道,“是一位柳先生交代我在這兒專程等您的。”

    柳先生?

    我認識的姓柳的,就只有柳伏城罷了,這人還挺細心的嘛。

    上了車,司機一路開的很平穩,直接將我送回了江城大學。

    那個時候已經到了午飯點,天氣又熱,我帶了飯菜上樓,打開宿舍的門,頓時一股涼氣撲面而來,跟開了中央空調似的。

    柳伏城正坐在我的桌子前,靠著椅子,翹著二郎腿,翻看著什么。

    我走過去,把盒飯往桌上一丟,伸頭去看他在看什么,他頭也沒回的說道:“你小時候倒是蠻乖巧的,羊角辮,花棉襖,開檔褲子上套花護袖,嘿。”

    我臉頓時紅到了脖子根,一手拍在相冊上,怒道:“誰讓你亂翻我東西的?我在外面擔驚受怕的,你在我這倒是逍遙自在,哼!”

    我一把奪過相冊,塞進抽屜里,柳伏城一手撐著下巴歪著頭看我:“火氣怎么這么大?在程家碰釘子了?”

    “沒有。”我忿忿道,“白跑了一趟,人家又不要咱看事了,你的生意吹了。”

    柳伏城沒有驚訝:“做了虧心事,當然不好隨便往外說,等著吧,他家的事情完不了。”

    “柳伏城,你要是能幫,就自己出手幫幫吧,我看程家媳婦怪可憐的,再這樣折騰下去,真的要出人命的。”我央求道,“就當做好人好事嘛。”

    柳伏城卻立刻嚴肅了起來,說道:“小白,你聽好了,做我們這行的,最講究師出有名,因果循環,這天底下可憐可嘆的事情多了去了,每一個都需要人去幫,我們幫的過來嗎?”

    “就拿程家的事情來說,怎么偏偏就他家惹上了這等怪事?害他們的又是誰?我們貿貿然出手,到底是懲奸除惡,還是白白惹禍上身?”

    柳伏城的話給我當頭一棒,是啊,程家自己都不想反抗了,我們出手,一會樹敵,二,不一定就真的能帶來好的結果。

    類似于因果循環的話,奶奶也跟我說過,但我似乎從來沒有真正放在心上過。

    柳伏城伸手將我攬過去,直接按著我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打開盒飯,拿起筷子,在里面挑了挑,抱怨道:“怎么沒有肉?”

    “我不喜歡吃肉。”我蔫蔫道,“天這么熱,折騰了一上午,更想吃涼了,比如冰鎮西瓜之類的。”

    柳伏城環在我腰上的手捏了捏,說道:“西瓜要吃,肉也得吃,你看你瘦的,都鎘手了。”

    我皺眉道:“大哥,肉價現在都漲成啥樣了,我一暑假還要勤工儉學的窮學生,配吃嗎?配嗎?不配!”

    “你很缺錢嗎?”柳伏城問我。

    我不耐煩道:“缺,特別缺,做夢都想著哪天能發財,帶著我奶奶,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

    柳伏城笑道:“那你討好我啊,只要我高興了,下一刻你就能實現一夜暴富的夢想。”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我才不要你的。”我撇嘴道,“你的錢財,燙手。”

    我說著,余光瞄到柳伏城的時候,卻發現他眼神有些縹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一會兒他才說道:“你跟我沒必要分的這么清,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

    “包括你自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