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35、你闖大禍了!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35、你闖大禍了!

    白子末不愧是七門未來的中流砥柱,一招便能掌控全局,柳伏城跟七門斗,看來還是……

    嘭!

    一聲巨響打斷了我的思緒,眼前一道銀白色的亮光閃過,巨大的蛇尾掃過半空,帶起一大片水花,漫天的紙人碎片飄零下來,黑衣人一個一個如下餃子般的落入水中。

    陣法被破,兩條蛇尾迅速的沒入河中,消失不見。

    變故發生的太快,白子末縱身一躍,穩穩地落在岸邊,我趕緊沖過去問道:“子末哥哥你沒事吧?”

    白子末搖頭,眼睛緊緊的盯著水面,整張臉繃的很僵,不多時,河水回環處,一串巨大的水泡咕嘟嘟的直往上翻。

    伴隨著水泡翻上來的,還有一大一小兩具尸體,被黑衣人撈了上來。

    一直在不遠處等著的程建生一下子撲過去,大聲哭嚎起來:“露嫻!兒子!為什么,這到底是為什么啊!”

    看著程建生那痛不欲生的樣子,我的鼻子也酸酸的,白子末搖頭道:“本來還有機會的,沒想到……”

    “不過菲菲,你剛才也看到了吧,那黑蛇精與銀環蛇蛇靈不管怎么斗,終究是同類,關鍵時刻抱成一團,想要斬草除根,太難了。”

    我咬著嘴唇看著那一大一小兩具尸體,心中五味陳雜。

    露嫻和她兒子何其無辜,卻白白送了性命,這筆賬,到底該怪在誰的頭上?

    是銀環蛇蛇靈?還是柳伏城?

    白子末伸手撫了撫我的頭發,抱歉道:“菲菲,對不起,看來你與那黑蛇精之間訂立的契約,得想別的法子解除了,天色不早了,白奶奶在家肯定等急了,咱們回去吧。”

    我無力的點點頭,白子末交代手下幫著程建生料理后事,然后開車載我回臥龍鎮。

    回到家的時候,天邊才剛剛泛起魚肚白,家里燈火通明,不僅奶奶沒睡,就連白老爺子也在。

    我進門的時候,他剛好拄著拐杖出來,鷹隼般的眼神掠過我,什么都沒說,領著白子末便離開了。

    奶奶一夜沒合眼,看起來很憔悴,眼睛紅紅的,不知道是熬夜所致,還是哭過。

    應該不是哭過吧,奶奶一輩子要強,長這么大,再苦再難,我也沒見她掉過一滴淚。

    我走上前去,想要扶著她叫一聲奶奶,卻沒想到她麻利的脫下腳上的布鞋,拉過我就沖著我屁股啪啪兩鞋底子。

    那布鞋底是她自己一針一線納出來的千層底,大夏天的穿的又少,兩鞋底子抽的我屁股火辣辣的疼。

    “你這孩子,怎么這么不聽話!膽子太肥了,你闖禍了,闖大禍了知不知道!”

    奶奶一邊打,一邊恨鐵不成鋼的數落我,我捂著屁股又痛又臊,我都二十多歲了,還被奶奶抽鞋底,真是丟人。

    “奶奶,別打了,我錯了,孫女認錯。”

    奶奶扔下鞋底,拽著我進門,把我拉到后院耳室,押著我跪在我父母的牌位前,教訓道:“菲菲,我再三叮囑你,不要去惹那黑蛇精,你把我的話都當耳旁風了?”

    “沒有,奶奶,不是我去招惹他,是他自己找上門來的,我哪有本事跟他斗?”我辯解道。

    “那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奶奶痛心疾首道,“你不僅瞞著我們,還做了他的弟馬,你知道他是什么來歷嗎?你知道惹上他,會給你帶來怎樣的殺身之禍嗎?”

    我跪在地上不敢出聲,奶奶越說越激動,最后竟然抖著聲音喊道:“你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死的嗎?你也想步他們的后塵是不是?”

    一提到我父母,我立刻跪直了身體,當即便問道:“奶奶,我父母的死難道跟柳伏城有關嗎?”

    奶奶張了張嘴,像是有無盡的話想跟我說,可卻怎么也說不出口,最終轉過臉去,冷靜了好一會兒,回過頭來才跟我說道:“對,跟他有關,菲菲,聽奶奶的話,想要活命,你得跟他做一個了斷。”

    我的心猛地往下一塌,問道:“奶奶,當年我父母隨白子末的父母一起出活兒,難道就是下的玉龍山古墓嗎?”

    奶奶艱難的點頭:“對。”

    怪不得,怪不得柳伏城說他知道我的父母,甚至連我家祖宗十八代的底細他都一清二楚,現在看來,我父母的死跟他真的脫不了干系。

    奶奶滿眼憐憫的看著我,一把將我摟進懷里,痛苦道:“菲菲,你得跟他做一個了斷,否則……否則奶奶也保不了你。”

    她松開我,哆嗦著從袖口里抽出一把銹跡斑斑的匕首,塞進我的手中。

    那匕首青銅質地,看起來很有些年頭了,拿在手里刺骨的寒,一看就不是凡品。

    奶奶說道:“菲菲,你聽好了,你與他之間的契約還沒斷,他還會來找你,你得把握好機會,打蛇打七寸,所謂七寸,指的就是蛇心部位,只要你將這把匕首插進他的心臟,他便萬劫不復,從此你就自由了。”

    她頓了頓,像是下定了莫大的決心一般,又說道:“如果……如果你不成功的話,從此不要再回七門,不要跟七門的任何人聯系,包括白子末,也包括我,聽到沒有?”

    我不解的搖頭:“奶奶,無論發生什么,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你又不聽我的話了是不是?”奶奶前所未有的嚴厲,“如果你做不到我所說的這一切,以后我就再也不會認你這個孫女兒,你聽到沒有?”

    奶奶極其堅決,我含著淚點頭,她果斷將我推出家門。

    門口,一輛黑色的小轎車正靜靜的等在那兒,那是白老爺子的專車,我被推上車之后,奶奶連一聲告別都沒有,踮著小腳轉身便回去了,看起來心事重重。

    車子慢慢的啟動了起來,我整個人都還是懵的,奶奶如此決絕,到底是對我最近的表現失望至極,還是被白老爺子逼的?

    在我回來之前,白老爺子跟我奶奶到底說了什么?

    我父母的死跟柳伏城有關,他是主謀,還是幫兇?

    我們家與他有何深仇大恨?

    如若有深仇大恨,他為什么不殺了我,還讓我做了他的弟馬?就是為了我嘴里的那一口氣嗎?

    我忽然就想起那日,他將我帶進古墓,站在那座無名碑前,與我訂立契約的時候,說的那句話。

    他說,不是締結契約,而是續約。

    續約……

    難道我們白家以前與他早就有何契約不成?

    越想越亂,我猛地沖著司機喊道:“師傅,停一下車,我……我有件重要法器放在家里忘了拿了,你在這兒等我一會,我去去就來。”

    司機立刻調轉車頭,將我送回到家門口,我下了車便往后院耳室奔去,我總覺得奶奶還有事情瞞著我,關于我父母,甚至是關于柳伏城的。

    剛踏進后院,我就聽到一陣壓抑的哽咽聲,是從耳室傳來的,那是奶奶的聲音。

    我下意識的放輕腳步,靠近耳室,就看到奶奶站在我父母的牌位前,懷里卻抱著另一方漆黑的無字牌位,失神的喃喃自語道:“老頭子我對不起你,可為了菲菲能活命,我不得不這樣做,那人會理解我們的苦衷的,一定會的,你說是不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