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91、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91、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白子末是個大暖男這個思想是我給她們灌輸的,現在想起來,自己以前是真的幼稚,那就是一頭披著羊皮的禽獸。

    田心楠纏著我非得刨根問底:“菲菲,快說啊,你移情別戀誰了?那人難道比白子末還要帥?”

    “白子末謫仙一樣的人兒,菲菲你不愛,難道你喜歡野獸派的?”李文星夸張的彎起自己的肱二頭肌,拍了拍說道,“你喜歡肌肉男?”

    “呸,我們菲菲才沒有那么膚淺,才不會喜歡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家伙。”田心楠反駁道。

    李文星不服氣道:“誰說肌肉男一定就沒腦子的?人家只是愛鍛煉罷了。”

    “不怕沒腦子,就怕會家暴啊,那拳頭掄起來,好家伙,一拳你得腦袋開花。”田心楠咋咋呼呼道,“菲菲,為了保險起見,我覺得你還是不能找肌肉男當老公,白子末多好啊,你要是不要,介紹給我,我要!”

    “我也要我也要!”李文星激動道。

    我腦袋簡直都被她倆給吵炸了,直擺手道:“你們別問了,我跟白子末一直只是兄妹關系,他家族龐大,肩上責任重,輕易不談戀愛,你們也別想了。”

    “早知道你們沒有男女之情,前幾天他來宿舍的時候,我就主動出擊了,白瞎了那么好的機會。”田心楠一副痛心扼腕的樣子。

    我猛地抬頭,看著她問道:“前幾天?白子末來過?”

    “對啊,就上個星期四吧,他說來幫你找點東西。”田心楠正色道。

    幫我找點東西?上周四我還在灰仙堂弄木家村的事情呢。

    我想了想問道:“他最終找到了嗎?有問你什么嗎?”

    田心楠搖頭:“好像也沒找到什么就離開了,全程沒跟我說幾句話。”

    找什么呢?紙扎火麒麟嗎?

    不,應該不是,因為這一路上我不止一次用了紙扎火麒麟的法力,所以我回沒回宿舍,有沒有將紙扎火麒麟帶在身上,他應該都是知道的,他要找的,是別的東西。

    但是一時間我根本想不起來自己身上還有什么東西值得他來學校翻箱倒柜的找。

    午休的時間比較短,三個人又小睡了一會兒,便去上課了。

    下午一節大課之后我就回宿舍收拾東西,也不可能一次性都帶走,就撿緊要的東西收拾。

    收拾東西的時候,我就特別留意,看看有沒有少了什么,但似乎真的什么都沒少。

    田心楠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來:“菲菲你真的是一個人出去住嗎?”

    “真的。”我心虛道。

    “好吧好吧,我相信是真的。”她湊過來小聲道,“菲菲啊,你們做安全措施了嗎?”

    我一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什么?”

    “你啊你!”田心楠苦口婆心道,“雖然說我們已經是研究生了,可以結婚生子,但你也得長點心眼,沒領證之前,可別……別中招了!”

    我這才恍然大悟,整個人瞬間紅成了蝦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田心楠不說,我還真的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畢竟我跟柳伏城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多,但是以后可就不一樣了,我們住在一起了,如果我真的……

    田心楠和李文星兩人堅持要幫我拎東西,本來嘉禾小區離得并不遠,我應該請她們去坐坐,但總歸有些難為情,等以后再說吧。

    卻沒想到,剛出了學校門口,李文星便疑惑道:“哎,你們看,那邊有個大帥哥在沖我們招手哎。”

    我和田心楠同時朝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看到柳伏城跨步朝著我們走過來。

    我當場石化了,柳伏城真的來我們學校接我了。

    他不是應該出去辦事,一連好幾天見不到人影嗎?現在又是什么情況?

    一旁,田心楠抱著我膀子,兩只腳小跳著,壓低聲音叫道:“天哪,菲菲,他不會就是你的新男友吧?他朝我們走過來了耶,一直盯著你看呢。”

    “好帥啊,簡直比白子末還要帥上一個高度,關鍵看著好n啊。”李文星也跟著大驚小怪,“菲菲,你怎么這么招帥哥啊,快點傳授點經驗給我,我也要找帥哥。”

    “你啊,跟我一樣,想招帥哥,得回娘胎重造。”田心楠絲毫不給面子道。

    李文星伸手打了她一下,其實她倆長得也都挺不錯的,在一起鬧著玩罷了,誰也不會因為這個生氣。

    說話間,柳伏城已經站在了我們的面前,伸手將行李箱拿過去,說道:“都收拾好了嗎?”

    “嗯。”我臉很燙,腦子里一團漿糊,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就只感覺到一邊一雙火辣辣的眼睛在盯著我,很不自在。

    “這兩位是你舍友吧?”柳伏城繼續說道,“正好到飯點了,要不我做東,請大家一起吃個飯。”

    “好啊好啊,我正好餓了。”李文星連忙說道。

    田心楠拽了她一下,說道:“文星你忘了,我們晚上還有實驗要做,一會吃完飯就要去實驗室。”

    “啊,對哦,我怎么把這事兒給忘記了。”李文星趕緊附和道,“瞧我這記性,那個,這次不能陪你們一起吃飯啦,你們快回去收拾吧,等你們安頓好了,下次再聚。”

    這啥時候晚上要做實驗啊,我怎么不知道?

    等我回過神來,田心楠拽著李文星,兩人已經跑的沒影兒了。

    “你這兩個室友還挺有眼力價的,知道為我們留二人世界。”柳伏城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拉著我的手,邊走邊說道,“餓了嗎?想吃什么,我給你買。”

    “你下次不要來我學校了。”我臉還燙著,抱怨道,“你非得弄得天下人皆知我跟你同居了,你才開心是不是?”

    “這有什么見不人的嗎?”柳伏城反問我,“你都二十四歲了,早就是成年人了,有些女孩子這個年紀都已經二胎了,你談個戀愛同個居,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嗎?”

    我被他噎的不知道該怎么反駁,一下子站住,用力甩了甩手,說道:“不行,就是不準你來學校。”

    “我就這么見不得人?”柳伏城轉過身來看著我說道,“我以為你會覺得把我帶出來很有面子。”

    “……”

    我嘟著嘴低著頭,心里面很委屈,他不懂我的心思。

    雖然現在我們倆看起來很好,但是他畢竟是動物仙兒,我是人,我們能走到哪一步還是個未知數,我不想弄得沸沸揚揚的,怕現在有多轟動,以后就會有多落寞。

    我承認我想的有點多,但有些事情不得不早早的去面對,才不至于最終臉朝地摔得很不體面。

    “好吧好吧。”柳伏城終究是不忍心,妥協道,“我答應你,下次再來接你,隱個身,不讓你同學們看到我,這樣總行了吧?”

    我立刻點頭:“這樣好。”

    ……

    我們在外面吃了晚飯,回去將我的東西一件一件的規整起來,收拾了一個多小時才妥當。

    衣櫥里,他的衣服一半,我的衣服一半;洗手間里,我的牙刷挨著他的牙刷,我的毛巾,掛在他的毛巾旁邊;書房里,他的書一層,我的書一層,一層疊著一層……

    那一刻,我才真正的感覺到,從此以后,我和柳伏城的生活完全融合到了一起,我們……真的成為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在想什么這么入神?”柳伏城從后面攬住我,將我摟進懷里,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問道。

    我搖頭:“沒什么,就是忽然這樣搬進來,有些不適應。”

    “有什么不適應的?”柳伏城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這個家中的女主人,這里是你的家,在自己家哪還有不適應的道理?”

    我環視四周,最終面向鏡子中摟著我的男人,這里,真的從此便是我的家了嗎?

    忽然就想起了奶奶,她曾經是那樣的希望我能找到一個安穩的歸宿,甚至還想著保護好身體,再為我多帶兩年孩子,可惜……

    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來,好在柳伏城問道:“忙了這么長時間,要不要先泡個澡?”

    “恩,要。”我連忙推他,“你先出去,我泡完了你再進來泡。”

    柳伏城耍賴皮:“想跟你一起。”

    “出去出去!”我用力推他,“誰要跟你一起!”

    ……

    等我洗完澡出來,柳伏城便拿著吹風機給我吹了會頭發,吹得差不多了,我接過吹風機讓他去洗澡。

    看著柳伏城進了浴室,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就想起了田心楠跟我說的那些話,既然都已經搬進來了,有些事情難免會發生,未雨綢繆還是很有必要的。

    猶豫了一下,我整理好衣服,帶著錢包就出了門。

    嘉禾小區對面就有一個藥房,可是我沒好意思過去,害怕遇到熟人,特地多走了一條街,找到另一家藥店,進去胡亂拿了一盒套,交了錢轉身就走。

    一路回來,我就像是拿著一只燙手的山芋似的,走的飛快,剛到小區門口,迎面柳伏城便沖了過來,一把將我拽進懷里,斥道:“洗個澡的功夫就不見了,把我嚇了一跳。”

    “我出來買點東西。”看著柳伏城焦急的樣子,我有些局促,“沒事兒,回去吧。”

    “買了什么?”柳伏城問我。

    我扭捏道:“先回去,回去再說。”

    柳伏城狐疑的看著我,沒有再多問,等回到家里,他一伸手,將我手里已經握出汗的盒子抽了過去,只瞄了一眼,眉頭便皺了起來:“你大晚上的出去,就是為了買這個?”

    “恩。”我點頭,都不敢看他眼睛。

    氣氛一時間有些微妙,柳伏城顯然是不喜歡這玩意兒的,但是我肯定要堅持,好半天他才問道:“你在擔心什么?”

    “我還在念書。”我說道,暗示的已經夠明顯了。

    “不用擔心這個。”柳伏城將盒子往垃圾桶里一扔,將我攬過去說道,“你不會懷孕的。”

    “……”

    “我現在的狀態只是一條蛇靈。”柳伏城解釋道,“如果以后需要的話,我會主動防備起來的,現在真的不需要,你相信我。”

    “……”

    一直聊這個話題挺尷尬的,叫我怎么回答,說我不相信他嗎?還是相信他?

    我沒辦法說出口,就只能低著頭咬著唇不說話,他一把將我抱起來,回房,扔在床上。

    拉好被子,關了燈,附在我耳邊說道:“我倒是巴不得你能給我生一窩小崽子,但現在真的辦不到。”

    “再等等,以后會有機會的。”

    誰要那個機會啊!

    ……

    第二天我照常去學校,難免又被田心楠和李文星八卦了一通,其實最近這段時間我腦子里面裝了很多事情,可是根本不知道從哪下手,所以更愿意來學校上課,靜下心來可以好好想想。

    就這樣過了三天,每天按部就班的過著,早上柳伏城送我出門,下午他會去接我回家,當然不會讓同學看到他,然后一起做飯做家務,晚上他會陪著我看會書,聊聊家常,之后上床睡覺。

    以至于我感覺他一直就圍著我轉,似乎根本沒有出去過似的。

    但第四天我早上第一大節課結束之后,有人在教室后門口叫我,我轉頭一看,竟然是鳳靈犀。

    去木家村之前我們見的面,這一說也十來天了,她一直在鳳家,我倒是沒想到她會忽然來找我。

    我趕緊跑去后門,開心道:“學姐你回學校上課了嗎?”

    “沒有。”鳳靈犀說道,“我是不可能再回來繼續讀博了,但是學校里面有大型的活動,也會聯系我來撐個場子,我聽說你回來上課了,就過來跟你見一面。”

    “我已經回來三四天了。”我說道。

    “你身體沒什么大礙吧?木家村的事情我都聽說了,這段時間你也是夠折騰了。”鳳靈犀關心道。

    “沒事。”我轉了個圈說道,“你看我好著呢。”

    鳳靈犀點頭,喃喃道:“好就好,對了,我聽說你現在跟柳伏城住一起了?”

    我嗔道:“怎么你們都這么關注這件事情啊。”

    “菲菲,”鳳靈犀忽然嚴肅了起來,看著我的眼神都變了,“我知道你和柳伏城的感情,所以,有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我一滯,心里莫名的有些慌:“學姐,你想說什么就說吧,沒有什么該不該的。”

    “你最近跟柳伏城住一起,就沒感覺到他有什么問題?”鳳靈犀問道。

    “沒有啊。”我疑惑道,“最近風平浪靜的,他一直陪著我,沒有感覺到什么異常。”

    “真的一直陪著你?”鳳靈犀說道,“你確定?”

    我被她一下子問住了,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底里直往上冒:“學姐,你發現了什么,直接跟我說吧,我能承受得住。”

    鳳靈犀為難道:“菲菲,有些人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咱們得多個心眼,柳伏城的確很好,但他的背景太過復雜,你又這么單純,無論什么時候,都別被他玩在鼓掌之間,失去自我。”

    “學姐,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我問。

    鳳靈犀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一咬牙說道:“前天晚上,我和鳳青帆出任務,經過江城大河邊的時候,看到柳伏城和一個女人牽牽扯扯的,我本來想沖過去的,鳳青帆不讓,硬把我拉走了。”

    “前天晚上?女人?”我不可置信道,“你會不會看錯了?”

    最近幾天晚上,柳伏城一直陪著我,怎么會有時間去外面私會女人呢?

    “怎么可能看錯?”鳳靈犀信誓旦旦道,“因為跟你有關系,我真的是瞪大了眼睛盯了好一會兒,并且,就算我看錯了,鳳青帆不會錯吧?”

    “菲菲啊,我知道這是你們兩人之間的事情,我本不該多摻活,但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被蒙蔽,什么都不說。”

    “那個男人的確是柳伏城,那個女人,不是別人,就是鳳青鸞。”

    轟!

    我整個人一個踉蹌,感覺頭有點暈,柳伏城背著我去私會柳青鸞?還拉拉扯扯?

    他不是說他對柳青鸞沒有什么特殊感情,還說他大哥喜歡柳青鸞的嗎?

    難道一切都是在騙我?

    鳳靈犀拍拍我的肩膀說道:“菲菲,我知道我把這件事情說給你聽之后,你會很不好受,但我不能允許自己看著你被蒙在鼓里,如果可以的話,你找個合適的時機,旁敲側擊一下吧,我也是為你好。”

    “好,”我點頭道,“學姐,謝謝你跟我說這些,我會小心的。”

    ……

    當天晚上,我躺在柳伏城的身邊,卻怎么也睡不著了,滿腦子都是鳳靈犀說的那些話,柳伏城跟柳青鸞之間,到底有沒有私情?

    柳青鸞深愛柳伏城,這我是知道的,柳伏城到底有沒有被打動,我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不知道。

    但我卻明白,論身份,柳伏城和柳青鸞倒是般配的很。

    我一直靠在床里面,閉著眼睛胡思亂想了半夜,迷迷糊糊的正要睡過去,忽然感覺到身邊的柳伏城動了一下。

    我頓時清醒了一點,卻并沒有動,他撐起上半身,應該是在看我,確定我睡著,輕手輕腳的下了床,過了一會兒,我聽到關門的聲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