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93、我說過,要你求我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93、我說過,要你求我

    柳青鸞太過張揚,分明就是抓穩了我的小辮子的狀態,說完,轉頭就要走。

    我一把拉住了她,說道:“別打空槍了,奶奶出事之后,我便再也沒有了軟肋,你以為這樣我就會離開柳伏城嗎?柳青鸞我告訴你,就算我不要,也要占著茅坑,讓你憋死。”

    我本不想這樣咄咄逼人,但我更不想這樣被她牽著鼻子走。

    柳青鸞轉過身來,面對著我上前一步,鼻頭幾乎要頂到我的,她抬手撣了撣我領子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塵,低聲說道:“還記得那次我帶你回去看你躺在紙棺里的奶奶嗎?”

    她這么一說,我頓時抬眼盯著她,她輕笑一聲道:“就在隔天,我又一個人去了一趟,你知道我發現了什么?”

    “什么?”我下意識的問道。

    “白菲菲,你可真粗心大意。”柳青鸞狡黠道,“那天,我前腳離開,后腳,白子末便趕了過去,在你家一頓翻箱倒柜,幾乎要掘地三尺,你說,他在找什么?”

    我反手便也抓住了柳青鸞的領子,用力的將她拽向自己,咬牙道,“你到底在我家找到了什么,說!”

    “說?”柳青鸞笑著搖頭,“白菲菲,我說過,要你求我。”

    她用力的扯下我的手,轉身眨眼間便消失了,我一手提著快餐盒,木然的站在原地,腦子里面不斷的回想著,我離開老家之前到底丟了什么。

    這一說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乍回頭再去想,一點眉目都沒有。

    當時白敬璽帶著白二爺一起去了我家,我被逼著跟白子末一起出門,根本來不及收拾,但是重要的東西,我一直隨身帶著,并沒有丟失什么。

    不對不對,如果真的沒有什么,上周四白子末為什么來我宿舍翻?

    所以,我還是丟東西了,這東西還很重要,卻被我忘了個干凈,或許那東西真的太不起眼了,以至于我根本不覺得它太重要,就被我自動忽略了。

    想不起來的感覺真的很難受,回到宿舍之后,我整個人都蔫蔫的,飯也吃不下了,滿腦子都是柳青鸞的話。

    下午課剛上完,張良敏便將我叫去了辦公室,關上門之后,從抽屜里面拿出一個文件夾交給我,說道:“菲菲,這是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從京都那邊調過來的資料,你先拿回去看,看完了最好是立刻銷毀掉,知道嗎?”

    我為之一振:“京都傳來的?是關于玉龍山古墓出土的那根棺釘的化驗資料嗎?”

    “對,這項研究才剛剛開始,資料是不能外泄的,所以,一定記得銷毀。”張良敏再三叮囑。

    我一個勁的點頭,又好奇的問道:“老師,這么重要的資料,你是想到什么辦法說服他們給你的啊?”

    “一開始他們說什么都不給,后來我就打了電話給顏先生。”張良敏說道,“顏先生你見過,就是穿防護服的那個。”

    我驚道:“原來是他幫了忙。”

    難怪,那人可不簡單。

    ……

    拿到資料之后,我就直接回了宿舍,當即便決定晚上不回嘉禾小區了。

    這份資料是不能讓柳伏城看到的,我相信玉龍山古墓的很多事情,他都了如指掌,但是他一直不愿意跟我說,藏著掖著的秘密,很可能是關系到我自身的,如果被他看到我看這些資料,怕是會毫不猶豫的阻止我。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我一回去,就被田心楠和李文星兩人給圍住了。

    “菲菲,這才幾天啊,你怎么又搬回來住了?”田心楠八卦道。

    我苦笑:“想你們了唄,回來陪陪你們。”

    李文星直搖頭:“我信了你的邪,菲菲,老實跟我們說,是不是跟帥大叔鬧矛盾了?”

    “沒有,你們別瞎猜。”我敷衍道。

    “鬧矛盾倒不至于。”田心楠摸著下巴猜測著,“你那天沒看到帥大叔看我們菲菲的眼神嗎?寵溺的都能擠出水來。我看不是鬧矛盾了,是感情太好了,帥大叔索求無度,菲菲是回來討清閑來了,是不是?是不是?”

    田心楠沒羞沒臊的抱著我膀子不停的問,弄得我簡直無語:“喂喂喂,你們倆能不能不要對什么事情都這么好奇心爆棚?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三個人都笑了起來,田心楠不死心道:“菲菲,帥大叔還有沒有什么兄弟、侄兒外甥的,跟他長得一樣帥的那種,介紹給我啊,我媽媽天天打電話天天催,讓我今年過年回家務必帶個男朋友回去。”

    “我媽更絕。”李文星拉著臉說道,“我暑假在家沒干別的,盡忙著相親了,自從我說要考博之后,我媽就極度焦慮,生怕我變成圣斗士。”

    我捂著嘴咯咯的笑,李文星伸手打我:“笑什么笑,你就是飽漢子不知饑漢子饑,撩了一個白子末,又撩一個帥大叔,就不能省一個給我們嗎?”

    “你倆至于嗎?”我反擊道,“也不是沒人追,誰讓你們眼光那么高,一個不行,兩個也不行的,還不是自己作的?”

    “你以為我們想拒絕嗎?”說到這兒,田心楠開始難受了,“一開始都能好好談,一見家長,問了專業,沒幾天就黃了,誰讓我們學古文物修復專業,還跟了個愛考古的導師。”

    “是啊是啊,暑假相親的那十來個男生的父母,一聽說我有時候要跟著導師下大墓,下了飯局便沒聯系了,你說我冤不冤?”李文星也憋著嘴說道,“我做錯什么了,要這么被嫌棄?”

    古文物修復專業,聽起來好像挺高級的,實質上就是去尋找、清理、修復、保存很久以前那些已經死去的人所用過、珍視的東西,絕大多數還是從古墓之中弄出來的陪葬品,有人會忌諱,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們這個專業,被嫌棄指數,大概就僅次于法醫和殯葬專業吧,畢竟法醫和殯葬專業是要直接面對大體老師的。

    越聊她倆人越激動,最后兩人竟然一拍即合,姐不稀罕男人,不如逛吃逛吃來的實在,洗了個澡,攜手出去擼串去了。

    宿舍里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我立刻關好門,拿出張良敏給的文件夾,從頭到尾仔細的看。

    文件夾里的第一張紙,主要就是寫的研究項目研究單位什么的,第二張,是那根又粗又大的棺釘的彩色圖片。

    這件文物當時經由我手清理過,我對上面的龍紋印象很深,卻沒想到竟然是一根棺釘。

    往后幾張全都是這根棺釘的描述,估測的制造年份、用途、意義,雕刻工藝等等,再往后,才著重開始描述棺釘的成分,以及那里面檢驗出來的血跡。

    我逐行逐字的看,里面的各種術語我都懂,畢竟本身就是學古文物修復專業的,然后著重記憶血跡dna數據,看到一半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田心楠和李文星也都回來了,兩人應該是喝了啤酒,回來便倒床睡著了。

    我則安心的趴在書桌上繼續看,等到完全熟記數據之后,我才拿著文件夾去了洗手間,將文件紙一張一張的撕碎,從馬桶沖走。

    做完這一切之后,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也不知道柳伏城現在在干什么,他也沒來找我。

    或許他根本沒回嘉禾小區也說不一定。

    其實心里還是微微的有一些失望的,因為柳伏城沒來找我。

    第二天一早起來,我沒有去上課,而是打電話給之前合作過的一個師姐,說好了我過去找她,讓她幫忙化驗比對一點東西。

    到了那邊,師姐采樣我的血液,仔細分析了我的dna遺傳信息,這個過程需要時間,我在一邊幫忙,都弄到了午后。

    而最后的比對工作,是由我自己來完成的。

    奶奶跟我自責過,她說,當年如果不是她聽說我爺爺可能被困在玉龍山古墓,也不會讓我父母跟著白二爺他們一起下玉龍山古墓,后來也不會出事。

    按照這血跡分析出來的年限來看,是我父母血跡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但如果是我爺爺的,倒是有可能。

    當然,爺爺與孫女之間是不可能做親子鑒定的,甚至連親緣鑒定都測不準,但我還是想試一試。

    假如我的血液信息與棺釘上留下的血跡檢驗信息測出一點相關聯的地方,那么,很有可能我爺爺當年真的在玉龍山古墓出現過,甚至,最終死在了玉龍山古墓。

    奶奶通過那根肋骨跟我交代過,要找到爺爺,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所以這個線索我絕對不能放過。

    一下午,我就在實驗室里不停地比對,學姐一直陪著我,在實驗室里做著別的事情,我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問她,她耐心的給我講解。

    學姐名叫莊勝男,比我高五屆,是張良敏的得意門生,我跟她相識,也是張良敏介紹的。

    一直弄到傍晚,我自己終于把結果比對了出來,而結果,果真沒有讓我失望。

    我的血液與棺釘上血跡有一定的關聯,也就是說,血跡極有可能是我爺爺曾經留下的。

    再大膽一點往下猜測,當年我爺爺闖入玉龍山古墓,很可能就是為了金棺,而最終出事,也是因為金棺。

    甚至這枚棺釘,都有可能是我爺爺當年想辦法拔出來的,而他為什么拼了命都要拔除這枚棺釘呢?

    一系列的假設推理下來,牽扯出一連串的事情,這些事情是我無法想象,卻終有一天是需要我去面對的,畢竟,我是白家人。

    我銷毀掉了所有化驗結果,然后請莊勝男吃飯,傍晚五點多打車回學校。

    可我怎么都沒想到,出租車經過江城大河的時候,河邊忽然就起了一團霧,出租車司機一下子暈了過去,倒在椅背上像是睡著了一樣,我當時被嚇壞了,卻看見方向盤自己在動,慢慢的將車停在了路旁。

    緊接著,一只帶著水汽的大手一下子將我從車里面扯了出去,我還沒看清楚到底是誰,就被一頭塞進了冰涼的河水里。

    我都沒來得及屏住呼吸,咕嘟嘟的喝了幾口河水,四周到處都是水,眼睛睜不開,耳朵聽不到,腦子瞬間被脹大了一般,缺氧的感覺難受至極。

    就在我感覺自己快要被憋死的時候,那只手一下子又將我撈出水面,我不停地咳著,想要將肺里面所有的水都排出去。

    等到我好不容易緩解了一點的時候,那只手再次將我的頭壓進了水里,之前那股絕望的感覺又一次席卷而來。

    被壓進水里,撈上來,再壓進去……

    重復了三次之后,我被撈出水面,像塊破抹布似的,被扔在地上,后背磕到一旁的小石頭,生疼。

    那時候我腦子里面是空白的,除了劇烈的咳嗽,大口的喘氣,別的什么都顧及不到。

    等到我好不容易恢復平靜,抬頭看去,就正好對上了柳鎮海憤怒的眼神。

    我怎么也沒想到會是柳鎮海對我下這么重的手,我明明沒有招惹過他,他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難道是為了柳青鸞?

    我捂著火辣辣的心口對上他的臉,梗著脖子,一副要一個說法的樣子。

    “離開老九,離得越遠越好!”柳鎮海說道,“否則我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我冷笑,張嘴,喉嚨像是被刀割一樣的疼:“不要將你們之間的三角戀牽扯到我的頭上行嗎?難道我跟柳伏城在一起,對你沒好處嗎?”

    “青鸞喜歡誰,最終跟誰在一起,這都不重要。”柳鎮海冷臉說道,“我痛恨的是,你憑什么?”

    “你算個什么東西,迷惑老九教唆青鸞回來偷東西,白菲菲,你憑什么?”

    柳鎮海說著,一拂袖子,我什么都沒看見,臉上已經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被狠狠的扇倒在地,立刻有血絲溢出嘴角。

    而我也終于明白,柳鎮海這次為什么會對我下死手。

    柳伏城給地坤的那東西,是讓柳青鸞回去弄的,在柳鎮海看來,有一就有二。

    他喜歡柳青鸞,有耐心等待她慢慢的將感情轉向自己,但他不能容忍,別人利用柳青鸞來做內鬼。

    柳鎮海當然舍不得去責備柳青鸞,柳伏城又不聽他的,罪魁禍首還是我,那他,必定容不下我了。

    我沒想到地坤的事情會牽扯這么深,柳伏城或許也沒想到,但柳鎮海卻真的怒了。

    “姓白的沒一個好東西。”柳鎮海背著手說道,“一個老九被迷得神志不清的,現在又來禍害青鸞,白菲菲,你們白家人的手段,一貫的卑鄙無恥,留著你,終究是一禍害!”

    “我本不想為難你,但現在看來,你,留不得了。”

    柳鎮海話音落下,我緊張的挺直了后背,往后面縮去,我以為柳鎮海會親手毀了我,卻沒想到,他拍了拍手,然后,背過身去,站在了一邊。

    而立刻,有什么東西從江城大河里面游了上來,嘶嘶的朝著我這邊靠近過來。

    那是一條蛇,很粗很粗的花蛇,蛇尾迅速的朝著我腰上圈過來,簸箕大的蛇頭挨向我的臉,猩紅的蛇信子朝著我的鼻頭舔過來。

    我當時便慌了,這花蛇的侵略性太強了,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柳鎮海說道:“花蛇,這人就交給你了,做的漂亮一點,損的功德,我會想辦法補給你。”

    “能為老大辦事,花蛇付出再多也無怨無悔。”花蛇蛇信子一伸一縮,發出輕佻的聲音,“更何況,這小妮子長得這么漂亮,我花蛇真是艷福不淺!”

    柳鎮海冷哼一聲,沒有說話,搖身不見了。

    花蛇嘶嘶的笑著,重新調轉蛇頭來看向我,我一骨碌爬起來就要跑,可腰上的蛇尾緊緊地箍著我,我剛站起來又被狠狠的往下一拉,一個趔趄,摔倒在地。

    花蛇重重疊疊的盤上來,將我捆成了蟬蛹一般,蛇頭摩挲著我的臉頰,曖昧道:“想跑?跑哪去?今晚,我會讓你好好快活的。”

    “放開我!”我沖著他吼道,“你們動物仙兒,修煉多年才能積攢一點功德?做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要損多少功德才能填補,你覺得合算嗎?”

    “這個就不必你擔心了,你還是好好想想,待會怎么取悅我,興許我一高興,就納了你做妾也說不一定啊。”花蛇恬不知恥的說道,“小九爺的女人,味道嘗起來必定不錯,嘿,良辰苦短,我們得珍惜每寸光陰啊。”

    花蛇說著,圈著我的身體朝著水里游去,我當時真的害怕極了,不停地扭著身體想要掙脫他,可是我越反抗,蛇身圈的就越緊,想動都動不了。

    眼看著我就要被拖進水里面去了,橫刺里,一只拳頭狠狠的朝著蛇頭砸了過來。

    那拳頭帶著強勁的內力,揮動過來的時候,我甚至能聽到呼呼的風聲,拳頭砸中蛇頭,發出嘭的一聲悶響,只一擊,蛇口里面甩出一大片蛇液,蛇頭嘩啦一聲,栽進了水里面。

    下一刻,我被拽出了水面,柳伏城緊張的查看我身上,問道:“小白,沒事吧?”

    “哪里疼告訴我,我先幫你上藥。”

    他說著,又將身上的外衣脫下來,將我裹住,抱進懷里:“對不起,我來遲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