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94、我喜歡你,真心的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94、我喜歡你,真心的

    我渾身濕淋淋的,冰涼的水順著褲腳往下滴,整個人狼狽的不像樣子,臉頰上火辣辣的疼,心里一陣一陣的惡心。

    我下意識的就推開柳伏城,那一刻是真的不舒服。

    柳伏城沒想到我會推開他,當時便一愣:“小白?”

    “你……你讓我靜靜。”我伸手沖他做了一個拒絕動作,然后轉身,頂著沉重的腦袋往前走。

    鼻子酸酸的,但卻沒有哭,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倔強。

    柳青鸞威脅我,柳鎮海直接想毀了我,他們對我的仇視,讓我意識到,我跟柳伏城之間,真的是隔著一道深深的鴻溝的。

    柳伏城的確是向著我,但有一點,他不愿意跟我坦白或者說分享曾經他與白家的淵源,這讓我心存芥蒂。

    更重要的一點,也是我以前從未考慮過的一點,就是,柳伏城的身體狀況,需要他的家族為他做強有力的后盾。

    五彩衣事件中,如果不是他的家族合力為他保命的話,他可能等不到后來的那一切,而下一次呢?

    我甚至可以預見,等到五彩衣的法力消失之后,我根本沒有能力再幫他下一次,到那時候,他的家族才是他最大的救贖。

    而現在,他的家族極度排斥我,如果他繼續跟我糾纏不清的話,會不會跟他的家族徹底反目成仇?

    我一邊走一邊想,不停的暗示自己,應該離開柳伏城,可就在這個時候,柳伏城追上來,一把抓住我的手,將我拽回到他懷里,緊緊地摟著不放松,低頭質問我:“小白,你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嗎?”

    “我說了,我想靜靜。”我伸手推他,“柳伏城,你放開我好嗎?”

    他搖頭,一把將我扛在了肩頭,沉聲道:“就算要靜靜,也得先回去換身衣服,坐在被窩里慢慢想。”

    “柳伏城你夠了,我要跟你分手,你還不明白嗎?”我趴在他的肩頭,兩只手用力的捶打他的后背,開始口無遮攔,“你背著我都做了些什么,你心里沒點數嗎?你家里那幾位怎樣對我的,你沒看到嗎?柳伏城,你給我的傷害我受夠了,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柳伏城腳下一頓,將我放了下來,兩只手握住我的肩膀,很認真的問我:“所以昨天晚上你留宿學校一整夜,就是在想著該怎樣跟我提分手,是嗎?”

    “是!”我斬釘截鐵道。

    柳伏城被我氣得眼都紅了,忽然松開了我,轉身就走。

    我心下一痛,所以,他就是這種態度?

    呵,原來我們之間的感情也不過如此。

    我看著他走到江城大河邊上,一個縱身躍進了水中,心里沒來由的一片荒涼,這是回去他的家族,甚至回去找柳青鸞去了吧?

    也好,就這樣分道揚鑣,從此他走他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誰也不用牽掛誰。

    我以為自己會很灑脫,可是轉身離開的那一刻,心中一抽一抽的痛,恨恨的擰了一把自己的胳膊,告誡自己,別慫。

    我大步的往前走,昂著頭,氣勢洶洶,風刮在臉上,腫起來的臉頰烈烈的疼。

    走了十來步,身后,忽然響起了一片水聲,稀稀落落的河水從身后砸過來,打在身上,冰涼冰涼,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轉頭去看,只一眼,整個人便驚呆了。

    黑色的蛇尾不停的在江城大河中甩動,帶起大片大片的水花,那氣勢,像是要將江城大河攪得底朝天似的。

    我當即皺起了眉頭,這柳伏城是瘋了不成?

    不就是分個手嘛,至于嗎?

    心里雖然覺得他幼稚,但腳卻抬不動了,就站在原地看著他在江城大河里興風作浪。

    沒多久,一道身影沖出水面,站到了岸邊,不是柳鎮海又是誰?

    柳鎮海一出現,黑蛇立刻收了勢,緊接著,黑影一閃而過,眨眼間便已經站在了柳鎮海的面前,薅住了他的領子:“你為什么打她?你憑什么?”

    你憑什么?這句話聽著好耳熟,前不久柳鎮海才這樣質問過我,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柳鎮海一把甩開柳伏城的手,訓斥道:“老九,你看看你現在成什么樣了!”

    “我什么樣你管不著,我早就跟你說過,兩千多年前我被鎮壓的那一刻,就已經與家族斷絕關系了,如今你們想讓我回來,我可以回去看你們,但絕不會留在家族之中,我的事情,你們也少插手!”柳伏城再次揪住柳鎮海的領子,冷冷道,“就算你對我有什么意見,沖著我來就好,你不該去惹小白,不該打她,更不該對她做出那樣卑鄙的事情,大哥,你太讓我失望了。”

    “我都是為你好!”柳鎮海吼道,“老九,她只是一枚棋子,我知道你需要她,但沒有她,咱們也終將找到辦法救你,兩千多年都能等,再多等幾年又何妨?”

    “閉嘴!”柳伏城幾乎要將柳鎮海給拎起來,雷霆震怒,“她不是棋子!”

    “不是棋子?”柳鎮海獰笑道,“如果她不是棋子,從一開始,你能靠近她?老九,你也比我高尚不了多少!”

    “你可以養著她,利用她,但你不該為了她做出那些荒唐事情來。”柳鎮海繼續說道,“讓青鸞回來擺我一道,老九,我都不敢相信這是你能做得出來的事情。”

    “擺你一道?”柳伏城不解道,“東西不是你自愿給的?”

    柳鎮海嗤笑一聲,道:“我大概是瘋了,才會用那么寶貴的東西去替你取悅一個棋子!”

    一時間,氣氛有些微妙起來。

    我聽著柳鎮海嘴里一聲一聲的‘棋子’,心里其實并沒有多大的波瀾,因為從一開始,柳伏城接近我,就是為了我嘴里的那口氣,這個事實我早就清楚。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對我感情的變化,沒有人比我體會更深,他對我是有真感情在的。

    而柳伏城去找柳青鸞,也是為了幫我替地坤找穩定性別的那液體,但他唯獨沒想到的是,柳青鸞的手段,太過焦躁,不計后果。

    “大哥,這件事情是我考慮的不夠周到,但與小白無關。”好一會兒,柳伏城說道,“我可以向你道歉,可以接受你的懲罰,但你也必須向小白道歉,并且保證以后再也不會傷害她。”

    柳鎮海暴怒,豎起手來就想抽柳伏城,手豎在半空中,終究沒有落得下來,恨鐵不成鋼道:“老九,你真是被白家毀了!”

    說完,一甩袖子就要走。

    我張嘴便喊道:“柳鎮海,把你弟弟帶走,別再來煩我,我不想再做你們家的棋子,也不想再見到他這個人!”

    柳鎮海和柳伏城同時看向我,前者滿眼的狐疑,后者,一臉的憤怒。

    然后,我就看著柳伏城身形一閃,下一刻,我便又被他一把薅了起來,無論我拳打腳踢,怎么掙扎,他都堅定不移的帶著我離開。

    回到嘉禾小區,上了樓,他直接將我塞進洗手間,不管我怎么抗議,堅持替我洗澡。

    花灑不停的往我身上噴著溫水,從頭到腳被洗了一通之后,他又將我撈起來,塞進被窩里,拿著吹風機替我吹頭發。

    “柳伏城,你聽不懂人話嗎?我要跟你分手,不要做你的棋子,不要趟你家的渾水,求你把我當個屁放了行嗎?”

    “不行。”他放下吹風機,眼神冷冽,一瞬不瞬的盯著我。

    我被他盯得渾身發毛,剛想說些什么,他卻忽然低下頭來,堵住我的嘴唇,將我按進了枕頭里。

    我嗚嗚的叫著,想要推開他,可是他不依不撓的追著我,直到將我吻得喘不過氣來,整個人的氣焰都被熄滅掉了之后,他才松開我,在我耳邊說道:“小白,我喜歡你,真心的。”

    轟。

    本來就暈暈乎乎的腦子,瞬間跟當機了似的,根本無法運轉,做出任何反應。

    他又說道:“別在意別人說什么,用你的心去體會我對你的感情,小白,我相信你能感受得到,我對你的一片真心。”

    “只不過不巧的是,你是白家的后人,我是白家供奉的仙家,我們之間本身就存在著利益關系罷了,除卻這層關系,憑良心來說,小白,你敢說你真的不愛我?”

    我咬著嘴唇不敢看他,他伸手撫了撫我的嘴角,解釋道:“最近幾天,我見了青鸞兩次,一次是我讓她幫我去跟大哥要東西,一次是她來我們小區送那東西,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她很黏人,而我懶得跟她起爭執,以至于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誤會,我保證以后與她拉開距離,你監督我。”

    “她從來都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威脅,這點自信你要有。”

    “我只是沒想到我要的東西,竟然是青鸞從大哥那邊偷過來的,大哥震怒,我能理解,但這份罪不該你來受,小白,要我怎樣做你才能消氣,你盡管說,我甘愿受罰。”

    他一字一句的解釋、保證,姿態前所未有的卑微,倒讓我無話可說了。

    可我心里藏著的那些事兒,卻又不知道該怎么向他說出口,一時間憋得眼眶里都蓄了一層水汽。

    他可能也感受到我的委屈,一點一點的吻向我的眼角,哄著疼著,讓我軟了心……

    ……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的,摸到手機,瞇著眼睛看了一眼,竟然是張良敏打來的。

    廚房那邊傳來香味,柳伏城應該在做早飯,這個點,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張良敏不會無緣無故的給我打電話。

    我接了起來,那邊,張良敏立刻說道:“菲菲,玉龍山古墓那邊又有新發現了。”

    “你們又下墓了?不是不讓下了?”我壓低聲音說道。

    張良敏立刻回道:“這次不是我們下墓,是顏先生的人利用高科技,推動機器下墓,勘探到了一些東西。”

    “勘探到了什么?”我問。

    “金子。”張良敏說道,“玉龍山古墓中有一方高大的無字碑,他們從無字碑的周圍,勘探出有金子,分布面積還挺大,菲菲,如果勘測無誤的話,那么,聯系京都那邊傳來的資料,我們可以大膽猜測一下,那無字碑底下,可能真的有一方金棺。”

    我倒抽一口涼氣,下意識的問道:“顏先生那邊準備接下去怎么辦?要繼續下墓嗎?”

    “菲菲,如果真的有金棺,你知道意味著什么嗎?”張良敏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這個一輩子癡迷考古的男人,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后,心情到底有多激動,不言而喻了。

    可我卻感到害怕:“老師,我知道這金棺對于我們考古以及歷史推進的意義,但是我想提醒你一下,如果真的有金棺,決不能亂挖。”

    當初他們下墓,只是出土了幾件文物,就一個個染上蛇鱗病,如果進一步往下挖掘的話,還不知道要觸動什么,是福是禍,沒有人敢下定論。

    “菲菲,縱觀古今,有哪一項重大發現不是踩著重重疊疊的犧牲者的尸體研究出來的?做我們這行的,最不缺的便是奉獻精神。”張良敏一板一眼的說道,“如果顏先生真的決定繼續往下研究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追隨他。”

    “而我打這個電話給你,其實私心里是希望,你能幫我好好照顧你的師母和倩倩,我不怕自己犧牲,我怕連累家人。”

    張良敏這么說,我一下子緊張了起來,這語氣,分明就是已經決定要再一次下墓了,而這一次牽頭的,還是顏先生。

    顏先生的身份自不必說,他的身后,有強大的后盾在支持,只要是他下定決心了,我估計這事兒,十之八九是要成了。

    他們如果真的能挖到金棺,我們白家的許多秘密,估計都會爆發出來,這對于我來說,似乎是一件好事。

    但……

    我朝著廚房的方向看去,柳伏城知道這件事情之后,會怎么辦?這是在挖他的老巢,他不可能會袖手旁觀的。

    我只得跟張良敏說:“老師,師母和師姐需要的人是你,你才是他們的頂梁柱,他們的未來,而我不是。”

    “你難道忘了嗎?你身上的蛇鱗病,雖然現在看起來已經痊愈了,但并沒有完全除根,顏先生跟你說過,在一定條件下,蛇鱗病可能復發,所以,你是最不合適再次下墓的人,還請三思啊。”

    一提到蛇鱗病,張良敏沉默了,那種痛苦是個人經歷過第一次,便再也不想經歷第二次了。

    我乘勝追擊道:“老師,既然顏先生插手這件事情了,那咱們就等著好了,一步一步來,江城市還能有哪個考古團隊比得上老師你的呢?但凡玉龍山古墓真的有什么大動靜,他們首先想到的,還是調你的團隊過去幫忙不是?”

    “你說的好像也有道理。”張良敏躊躇半天說道,“那好,那我先穩住,等等再說。”

    ……

    掛了電話之后,我坐在床邊,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一邊擔心,一邊又期待。

    昨晚我還在想,到底要怎樣向柳伏城開口,提起金棺以及棺釘血跡的事情,現在看來,大可不必了。

    有顏先生開道,我只需要時刻關注,說不定在他們研究的過程中,將我爺爺的事情就順便刨出來了,不費吹灰之力多好。

    做好自己的思想工作之后,我起床,剛洗漱完,柳伏城已經進來了,叫我吃早飯。

    我看著鏡子里平滑的臉頰,知道應該是夜里柳伏城又幫我擦過藥膏了,才會這么快就消腫。

    “還疼嗎?”柳伏城問道。

    我搖頭:“不疼了,對了,待會我吃完飯就要去學校了,張教授那邊剛剛打電話,可能有事情找我商量。”

    “好,自己小心。”柳伏城盯著我吃飽,然后送我出門,一直送到學校門口,他才抱了抱我說道:“放學我來接你。”

    ……

    我一路趕回宿舍,將要用的書本裝到包包里,然后背著包包直奔教室。

    我堅持要來學校,一是不想整天面對著柳伏城而說漏嘴,另一個是,我得讓張良敏知道我這段時間在安心上課,等他從顏先生或者京都那邊得到有用信息的時候,會第一個來找我幫他忙,我便能獲得研究的第一手資料了。

    我趕到教室的時候,上課鈴已經打過了,這一節是選修課,禿頭老教授扶著老花眼鏡在點名,我從后門溜進去,順勢便坐在了門邊的空位上。

    將書從包包里掏出來,一邊翻著,一邊豎著耳朵聽點名,沒一會兒,我便聽到我的名字,大聲應了一聲‘到’。

    就在我叫出那一聲的時候,翻書的手也跟著猛地一抖,眼睛盯著書縫里面夾著的東西,一顆心都要從喉嚨里跳出來了。

    那是一個被夾扁了的紙扎品,白色的,折的簡單卻又精致,一愣神之后,我將那紙扎品拿起來,輕輕地將骨架一層一層的展開,很快,一個白色的八角紙棺便出現在了我的手上。

    看著這八角紙棺的時候,莫名的就有些熟悉,腦海里面被封存的某些記憶一下子涌了上來。

    我清楚的記得,那天,奶奶從睡夢中驚醒,對我說,她夢到爺爺扛著一方八角紙棺來接她了,之后,她便趁著我為她做飯的空檔,坐在床上,扎了一只這樣的八角紙棺交給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