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95、你就這樣把我賣了?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95、你就這樣把我賣了?

    當時奶奶交給我的時候,并沒有說太多,后來白子末闖進來,我就隨手一塞,忘了帶出來。

    甚至現在都記不清我塞在了哪里,可能是床邊或者別的什么地方,這么久了,我忘得一干二凈。

    亦或是我沒帶走,奶奶出事之前,幫我換了地方,以至于后來一段時間,白子末也沒找到。

    但我確定,現在書里面夾著的這只八角小紙棺,并不是我奶奶扎的那一個,材質不對。

    書里的這一個,就是普通的白紙,扎的很好,但卻不是我奶奶的手藝。

    奶奶在被白敬璽強行提升到四品議事前,只不過是一個六品匠人,她的手藝,比一般人好,但卻算不上頂流。

    而我清楚的記得,當時她用來扎八角紙棺的紙,是從她的紅木匣子中抽出來的,是那種接近于蠟質的白,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所以,我書中夾著的這個小紙棺,到底是誰扎的?他模仿我奶奶來敲打我,又是什么目的?

    這本書我前兩天上課還用過,那個時候還沒有,今天一早怎么就有了?

    關于奶奶的八角小紙棺,真的是被我忽略個徹底,但是現在想起來了,一些事情便也跟著變得明朗起來。

    白子末上周四來我宿舍翻,應該就是為了八角小紙棺,而柳青鸞用來威脅我的,也是這個。

    可我不明白的是,這個八角小紙棺到底有什么值得他們這么搶來奪去的?

    在我看來,奶奶扎這個八角小紙棺,就是一個念想罷了,因為她夢到了爺爺扛著紙棺來接她了,當時她交給我,也沒有什么特別的交代,說這紙棺怎樣怎樣。

    不過,既然白子末也要,這八角小紙棺便必定不同尋常了,柳青鸞知道白子末在找小紙棺,如果激怒了她,她跟白子末合作,那我就會很被動。

    可,難道我真的要如柳青鸞所說,去求她嗎?

    求她的后果我太明白了,她刁難我,我能忍受,為了奶奶的遺物,我向她低頭也沒什么,但我知道,她最終會讓我徹底離開柳伏城。

    想到昨天晚上我跟柳伏城耍性子,他的反應,我怕我真的把他推給柳青鸞,他能翻了天。

    那一節課我幾乎沒聽進去任何課程,一下了課,我就跑到前面找田心楠和李文星,結果只看到了田心楠。

    我當時便問她:“星星呢?”

    “星星出去玩兒去了。”田心楠靠近我小聲說道,“她之前不是說暑假在家相了很多親嗎,那時候相了一個就是我們學校的,當時兩人都挺排斥相親的,加了微信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結果來了學校,約了幾次,那男孩對星星來電了。”

    “這些日子我到底錯過了什么?!”我驚訝道,“這個男孩子你見過嗎?怎么樣?靠得住嗎?”

    田心楠直搖頭:“這不剛開始嘛,還沒最終確定男女關系呢,就是吃飯。”

    “哦哦,是我太心急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又問道,“楠楠,從上周四開始到現在,我們宿舍來過別人嗎?”

    田心楠搖頭:“除了上周四白子末來了一趟之外,沒有別人,怎么了?”

    我搖頭:“沒事,我就問問。”

    ……

    第二大節課我都沒上,直接曠課,張良敏那邊早就打好招呼了,我也不怕。

    回到宿舍之后,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想要找到點蛛絲馬跡。

    之前帶去嘉禾小區一部分,剩下的并不多,幾套換洗衣服和生活用品,大多數就是書。

    一邊整理,一邊分析著,書里面夾著的八角小紙棺,到底是什么人放進去的。

    一個可能就是白子末,他找不到奶奶扎的那個,就想用這一個來試探我;另一個可能,就是有人在暗中關注著我,想要幫我。

    能把八角小紙棺扎到這種程度的,大多是七門中人。

    七門……

    難道是……

    我猛地甩頭,不敢往下想,比起第二個可能,我覺得是白子末的幾率更大。

    什么線索都沒找到,我整個人心神不寧的,轉眼就快到放學時間,我前所未有的想回到柳伏城身邊去。

    因為這件事情,我忽然變得有些患得患失,即使不能跟柳伏城說這些,但只要待在他身邊,我就覺得安心。

    我別的什么都沒帶,就只帶了夾著小紙棺的那本書,抱著書從樓梯下去,下到二樓拐角的時候,我忽然就想起了鳳靈犀。

    下意識的便去她的宿舍看看,門上還上著鎖,她沒回來。

    轉身剛想走,身后,整個走廊忽然被拉得很長很長,灰突突的,兩旁的宿舍間全都變得虛幻起來,我一瞬間屏住了呼吸。

    “是誰?別裝神弄鬼的,我不吃這一套!”我沖著空曠的走廊另一頭大聲說道。

    四周靜默了一會兒,一個聲音慢悠悠的響起:“你還想纏著九哥多久?”

    柳青鸞。

    緊接著,她便出現在走廊的另一頭,一步一步的朝我走來:“你可真有本事,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九哥為你跟大哥鬧翻,白菲菲,我還是小看你了。”

    “他們鬧翻不是因為我,而是因為你。”我說道,“柳青鸞,這次是你害的柳伏城在他大哥面前吃癟,還不思悔改嗎?”

    “我怎么可能舍得害他?”柳青鸞辯解道,“只是這次時間太倉促,我沒有精力跟大哥耗罷了,即使我先拿給九哥用了又能怎樣?之后再去跟大哥撒撒嬌,他還不是照樣不會遷怒于我?”

    “要不是你梗在中間,根本不可能發生昨晚的事情,說到底,還是因為你。”

    呵,這話聽起來怎么那么渣呢?

    我看著柳青鸞,腦子里面一直在掙扎,要不要問她要八角小紙棺。

    如果不要,我真的很怕東西在她手里出事,可要,我還沒想好到底怎么應付她。

    “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為了哪個女人會那樣瘋狂。”柳青鸞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冷著臉盯著我說道,“這樣下去,九哥會被你毀掉的!”

    她一直在隱忍,沒有像以前那樣,一出手便要打人,可見她還是更想跟我談。

    “我不覺得我有本事毀掉他,至于他更傾向于誰,是他自己的選擇,我左右不了,不是嗎?”我也心平氣和道。

    柳青鸞頓了頓,似乎在斟酌著什么,好一會兒才開口:“白菲菲你知道嗎,九哥不欠你們白家的。”

    “當年你們白家落魄之時,是九哥與你們攜手,開辟了一條康莊大道,后來你們白家內訌,從神壇跌落之際,也是九哥做出了莫大的犧牲,才保住了你們白家一脈。”

    “他身上的那層皮,就是那個時候沒了的,你知道那種被生剝的痛苦嗎?你永遠不會知道!”

    “白菲菲,白家曾經毀了九哥一次,你忍心再毀他第二次嗎?他跟大哥鬧,大哥不會計較什么,但惹怒了老族長,九哥的下場不會好,你白菲菲也獨活不成,你終究是無法比肩站在九哥身邊,一直陪伴他的,我勸你在老族長沒有動手之前,自己退出。”

    “作為交換,我可以將你想要的東西還給你,白菲菲,你屬于七門,屬于白家,但,不屬于九哥,懂嗎?”

    她說著,拿出一個長方形的檀木盒子,舉在手中說道:“這應該是你奶奶留給你最后的遺物了,可能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它到底有多重要,如果當時不是我,白菲菲,我估計你活不到今天。”

    “只要你答應我離開九哥,我不僅會將它還給你,以后你有困難,我都會竭盡全力的幫你,你可想好了回答我,我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

    我瞪著她,咬牙道:“你說重要就重要,我憑什么相信你?我要是就不離開柳伏城呢?”

    “你可以試試。”柳青鸞說道,“我剛才上來之前,圍著學校轉了一圈,在你看不到的角落里,全都是白家莊園的人,白菲菲,你時時刻刻都被盯著,相信我,他們不會縱容你太久的。”

    我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但我卻不能立刻給她我的抉擇,轉而說道:“你得先讓我驗貨吧?誰知道這檀木盒子是不是空的。”

    “想看,可以。”柳青鸞說著,當著我的面將檀木盒子打開,露出里面躺著的八角小紙棺。

    只一眼,我便認出,那的確是我奶奶扎的那一個,只是再仔細看去,我皺起了眉頭。

    奶奶當初扎出這個小紙棺,給我的時候,表面什么印記都沒有,但是現在,小紙棺的右下角,赫然是一個血紅色的手指印。

    我皺起了眉頭,盯著那個手指印,問柳青鸞:“你當時是在什么地方找到這東西的?”

    “無字牌位。”柳青鸞說道。

    不用繼續往下問了,無字牌位是我爺爺的,爺爺出事之后,奶奶不準操辦,不準建墓,不準供奉祭拜,在她的內心深處,大抵是不接受爺爺已經去世的事實的。

    但她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為爺爺弄了一個無字牌位,我曾親耳聽到她抱著無字牌位叫‘老頭子’。

    當初我離開的時候,只是隨手一塞,再怎樣也不會塞進無字牌位里面去。

    所以,在我離開之后,白敬璽進入奶奶房間之前,奶奶將小紙棺塞進了無字牌位里,在那之前,她在小紙棺上印上了這枚血手指印。

    八角小紙棺是一個寄托,這里面必定是承載著我爺爺奶奶之間的什么約定,要不然奶奶不會因為一個夢而做這么多。

    或許那根本就不是夢,是奶奶對我的什么暗示,只是我目前還聽不懂。

    “現在,你可以給我答案了吧?”柳青鸞合上檀木盒,攥進手里,我想硬搶是不可能的。

    還有一點,就算是搶到了,我能保得了這些東西嗎?

    我站在原地,表面上波瀾不驚,但是內心里到底有多焦慮,只有我自己知道。

    柳青鸞剛才已經提醒我了,學校周圍全是白家莊園的眼線,如果我這邊不答應她,下一刻,她就會立刻去找那些人合作,那樣魚死網破的局面,對誰都不好。

    我現在只能先穩住她,把東西拿到手再說,我就不信,柳伏城真的那么容易被推開。

    如果真的被推開了,那我也無話可說,這段感情,也不值得。

    我不停地做著心理建樹,閉了閉眼,一咬牙道:“好,我答應你。”

    “呵,呵呵。”柳青鸞忽然就笑了起來,“原來你對九哥的感情,也不過如此,九哥要是看見此情此景,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少廢話,我已經承諾了,你現在可以把東西給我了!”我沖她伸出手去。

    她卻挑眉道:“我有這么傻嗎,空口無憑的,你讓我拿什么相信你?”

    “你到底想怎樣?”我不耐煩道。

    柳青鸞從懷里掏出一塊橢圓形的淡藍色卵石,遞過來說道:“你手按這塊信石起誓,從今往后,再也不跟九哥有任何瓜葛,如果做不到,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然后滴血上去印證,這塊信石是上古靈物,一旦誓成,便不容背棄,以后,你好自為之。”

    果然,她不會讓我好過的。

    “快點,我沒有耐心陪著你耗。”柳青鸞催促道。

    柳青鸞這么做就是斷了我的后路,就算柳伏城不愿離開我,為了我的命,也不得不做出決斷。

    我搖頭:“柳青鸞,你想過沒有,沒有我,柳伏城半年后月圓之夜再次發作,到時候你該如何收場?你這樣做難道不是在害他嗎?”

    “你省省吧。”柳青鸞說道,“一套五彩衣幾乎要了你的命才找來,五彩衣法力消失之后,就憑你,能幫九哥什么?但只要他回到族群,老族長就不會看著他灰飛煙滅,你說我是相信你的能力,還是更相信家族的能力?”

    我一時間真的無話可說了,猶豫間,柳青鸞忽然上前一步,抓住了我的右手,按上了信石,說道:“起誓。”

    我張了張嘴,喉嚨口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一般,說不出口。

    “快點,起誓。”

    “白菲菲,我看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柳青鸞一下子沒了耐性,揮動握著檀木盒子的手,就要扔,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不可以:“我發誓,我發誓……”

    “發!快點!”柳青鸞猙獰著面孔沖我吼道。

    我盯著她高舉過頭頂的手,盯著那檀木盒子,心里面一片荒涼。

    對不起柳伏城,我不能讓奶奶最后的遺物落入白子末乃至白敬璽的手中,也不想再為你帶來無盡的麻煩,我注定無法陪你走到最后,那么,早分離遲分離,都是一樣的。

    我按著信石,一字一頓艱難道:“我白菲菲發誓,從此以后,與柳伏城一刀兩斷,如有違背……”

    “所以,你就這樣把我賣了?”

    我還沒發誓完,柳伏城的聲音忽然響起,驚得我和柳青鸞同時一哆嗦,緊接著,一道強勁的風擠進我們的空間,一只手勒住了柳青鸞的脖子:“青鸞,我警告過你,不要來惹小白,你把我的話都當耳旁風了?”

    柳青鸞臉色瞬間鐵青:“九哥,你為什么總要護著她,你明明答應過我!”

    “我答應你什么了?”柳伏城扣著柳青鸞的脖子,手指陷入皮肉,是真的下了力道的。

    柳青鸞不死心道:“幾天前,你來找我幫忙,你答應過我什么,你忘了嗎?我去嘉禾小區給你送東西的時候,你可是答應了我第二次!”

    “我只記得我答應,只要你幫了我的忙,等到你過段時間生辰之日,回去參加你的生日宴,僅此而已。”柳伏城說道。

    “僅此而已?”柳青鸞冷笑道,“九哥,你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從小到大,每一個千歲生日,老族長都會許我們一個愿望,你萬歲生辰那年,許愿脫離族群,保全白家,老族長都答應了,難道我許愿要你做我的夫君這么簡單,老族長會不答應?”

    柳伏城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而我也倒抽一口冷氣。

    柳伏城果真為白家做了太多太多了,而柳青鸞竟然揣著這樣的小心思,真是讓人沒想到。

    柳伏城沒說話,只是伸手,一根一根的將柳青鸞緊握著檀木盒子的手指掰開,拿到檀木盒子卻沒有直接給我,而是揣在了自己的身上。

    然后,將信石奪過去,一掌捏碎,淡藍色的煙霧瞬間騰起,轉眼消失不見。

    之后,他才松開柳青鸞,手上一個用力,將她甩出有兩三米遠,柳青鸞身體幾個旋轉,才堪堪穩住身形。

    柳伏城這才開口道:“青鸞,你給我聽好了,也回去告訴老爺子,這輩子,我柳伏城不愿意做的事情,誰勉強都沒用!”

    “還有,你的生日宴,我不會回去了。”

    柳青鸞哀叫道:“九哥,你說話不算話,你耍我是吧?”

    “是你違約在先,你不該用偷!”柳伏城冷聲道,“回去吧,別再做傻事,否則,下一次,我不會輕饒你。”

    柳伏城說著,一把將我撈起來,我只感覺眼前一黑,眨眼之間便已經回到了嘉禾小區。

    腳下站穩,對上柳伏城慍怒的眼神,我心中惴惴,想要解釋什么,但一切話語這個時候都顯得蒼白,好一會兒竟然憋出一句:“檀木盒子先還給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