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04、放心,我不會吃了你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104、放心,我不會吃了你

    現在事情其實已經很明了了,小紙棺上的血手指印,其實就是一份契約,當雙方的血手指印都按在了一起,就是陣法徹底形成的標志。

    岑江死了,他從李文星和錢中偉的三人關系中徹底被除名,所以,接下來,李文星與錢中偉被強行綁定在了一起。

    而我的小紙棺上出現了一只血手指印,那是白子末的,他們在等,等集齊更多的配對,我的血手指印也會被強行按在小紙棺上。

    這可比什么婚書來的恐怖的多,婚書可以毀約,這種紙扎的,被賦予法力的小紙棺,毀掉,直危及你的生命,不毀,你就是他們做陣的藥渣。

    不過就連白子末也被牽連進來,難道白敬璽是要犧牲這個他最得意的孫兒來成全自己?還是他有什么別的法子能夠讓白子末脫身?

    不,似乎也不對。

    白敬璽這一次不會再輕易動手,如果動手,就必須保證萬無一失,別人是煉陣的藥渣,而我和白子末則是破陣的關鍵,我們倆只會被綁定,而不會那么容易去送死,因為接下去,還有更關鍵的事情等待著我們去進一步探索。

    以此類推,當年我父母扮演著的角色,就是現在我和白子末的鏡子,而我爺爺奶奶,也一樣。

    只不過我父母天賦一樣高,同時赴陣,同時犧牲,而我奶奶天賦平平,爺爺卻老謀深算,爺爺早走了一步,保全了奶奶。

    卻沒想到這么多年之后,奶奶還是沒能逃得過這一劫。

    也是直到現在我才明白,那時候奶奶為什么要說,爺爺扛著一副八角紙棺來接她了,她是知道這一切的,或者說,她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當年爺爺出事,后來我父母又出事,要不是我年幼,需要她照顧,估計她那時候就不會茍活了,如今我長大成人,奶奶再也無法保護我,只能放手。

    她對我放手的那一刻,也是對自己的放棄。

    奶奶將她與爺爺的八角小紙棺留給了我,并且交代我,一定要找到爺爺,活要見人,死要見尸,那小紙棺上只有奶奶的血手指印,并沒有爺爺的,那么,是不是可以希冀我爺爺實際上并沒有死?

    這種可能性極其小,三十多年了,爺爺如果沒有死,不會一下都不露頭的,但是如果死了,血手指印卻并沒有出現在小紙棺上,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不明白,爺爺就是一個謎。

    ……

    我胡思亂想的這會兒,柳伏城又將所有卷宗大致翻了一遍,問我:“那你準備怎么救他們?用鳳青帆的方案?”

    “他的方案我辦不到。”我如實說道,“并且我覺得隱患要大于成效,暫時我還沒想好。”

    我其實一開始想冒險去找一找大巫師,想要聽聽他的意見,可是轉而又想到,之前在宿舍樓底下,那個被白玄武施法,向我傳遞消息的女孩,那時候大巫師就通過這種方式告誡我,不要參與這件事情。

    但我沒聽他的話,現在再去問他,只會被他奚落吧?

    “這件事情你暫時別管了,我去想辦法。”柳伏城說道,“我不保證能救所有人,但李文星,我試著救一救。”

    “你能想什么辦法?”我反問道,“你不會是又要去找柳青鸞柳鎮海吧?”

    柳伏城說道:“不會,這次找他們也沒用,并且我答應過你,會保持距離,我是想去找一找鳳凌仙。”

    “鳳凌仙?找她有用鳳青帆怎么不說?”我直搖頭,“這條路肯定行不通。”

    “那是因為你們不了解鳳凌仙,不了解鳳家。”柳伏城說道,“總之,你乖乖在家等我,我去試一試。”

    “我跟你一起去。”我趕緊說道,“長橋鎮我去過,路熟。”

    柳伏城捏了捏我的臉頰,搖頭道:“我與鳳凌仙之間的交情,你是融不進去的,聽話,我盡量晚飯前趕回來,你做好晚飯等我。”

    我這才點頭道:“好,那你要小心,還有,不要勉強。”

    ……

    柳伏城走后,我并沒有安穩的待在家里,因為我心里面其實明白,他與鳳凌仙即便是有交情在,鳳凌仙手中剛好也有我們需要的東西,但,依然不會輕而易舉的將東西拱手相讓。

    鳳凌仙必定會跟柳伏城談條件,只有兩人達成共識了,鳳凌仙才會松手。

    我不想柳伏城如此被動,畢竟,能夠救李文星的東西肯定會很珍貴,那么,作為交換,柳伏城所要付出的代價也會更大一些。

    這樣的話,那我還不如舔著臉皮去找一找大巫師呢。

    我收拾了一下,剛準備出門,卻有人來敲門,嚇了我一跳。

    我與柳伏城住在這兒,嫌少有人上門,柳伏城不在的時候,也會在這周圍設上結界,所以能來敲門的,必定不是等閑之輩。

    我謹慎的去開門,當看到外面站著的人的時候,臉頓時黑了:“怎么會是你?”

    我怎么也沒想到,柳鎮海會登門,并且,他既然找上門來,就不應該這么客氣的敲門吧?一想到上次他把我按在水里面虐待,我就立即渾身冒刺。

    柳鎮海點頭,冷漠道:“是我。”

    說著便抬步,大搖大擺的進門,我手緊握著門把,看著他在客廳沙發上坐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這家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趁著柳伏城不在,又想怎么折磨我?

    “放心,我不會吃了你。”柳鎮海說道,“你過來,我有事情跟你談。”

    “我們倆沒什么好談的,要談也等柳伏城回來。”我極度排斥道,“我不覺得自己跟你真的有什么深仇大恨,你這么揪著我的小辮子不放,不是大丈夫所為。”

    “呵,這小嘴吧吧的還真能說。”柳鎮海不屑道,“那如果我跟你說,我是沖著玉龍山古墓這兩天發生的事情來的呢?”

    “?”我皺起了眉頭,猶豫了一下,將門推上,走到柳鎮海的對面,坐下,連茶都懶得給他倒一杯。

    對于這樣一個曾經那樣惡劣對待我的男人,我還能坐下來跟他好好說話,已經算是我脾氣好的了。

    好吧,我承認,不是脾氣好,而是受不住威逼利誘。

    等我坐定,柳鎮海再次開口道:“你對玉龍山古墓的認知,有多少?”

    “我只知道柳伏城曾經被鎮壓在里面,其余一概不知。”我沒必要跟他說太多。

    “老九曾經在里面被鎮壓長達兩千年,當年他為什么被鎮壓,他跟你詳細說過嗎?”柳鎮海又問。

    我搖頭:“他不可能說,但大抵是為了白家。”

    “對,為了白家。”柳鎮海回憶道,“你們白家,你的老祖宗,曾經是這片疆土之上,赫赫有名的開國大大統領,盛名之時,曾被封為戰神,手里面所握著的兵權以及各種詭譎力量,就連當時的國君都無法撼動,一個七門,就已經讓人聞之戰戰兢兢,但終究功高蓋主,被挑動內亂,導致家族一夜之間敗落,你的戰神老祖宗,也險些落得個人頭不保,灰飛煙滅的下場。”

    “那一年正逢老九萬歲生辰,他為了救你老祖宗,跟我家老爺子許愿,愿意用自己的命,保你們白家安然無恙,老爺子疼他,許了他的愿望,至此,你們白家翻身,而老九被反噬,不僅丟掉了一身皮,還被廢了幾千年功力,被封印在蛇形青銅器中,你們白家欠他的,永遠也還不清。”

    柳鎮海說的很籠統,雖然沒有提及細節,但是我卻聽的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柳伏城之于我們白家的恩,永生不能忘。

    “這兩千多年來,他憑借著一抹蛇靈,重新修煉到如今這種狀態,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不是當年為了你們白家,以他的修煉天賦,可能早就成為……”

    “白菲菲,你們白家還要拖累他多久?”

    柳鎮海說著,眼睛都紅了:“我進門之前,老九出發去找鳳凌仙了吧?”

    “三門鳳家一直守護著的鎮族法器能給他?老九真是越來越天真了。”

    我的眉頭越擰越深,我不怕鳳凌仙拒絕柳伏城,我倒很怕鳳凌仙答應。

    “今天我來,”柳鎮海冷靜道,“并不是代表我個人,而是承了老爺子的命令,來跟你談點條件。”

    “老九終究要回去的,老爺子不會允許他一直在外面晃蕩,不說他在外面是否能干出點名堂來,老爺子就怕他在外面闖禍,給咱們族群帶去不必要的麻煩。”

    “你要救你朋友,其實并不難,方法有很多種,老爺子說可以幫你,但是前提是,你得離開老九。”

    我猶豫了,之前我便知道,柳伏城不怕柳鎮海、柳青鸞的糾纏,怕就怕他家老爺子發怒,一旦雷霆震怒,親自對柳伏城動手,他逃不過。

    現在柳鎮海已經明確表明,這是他家老爺子的意思,那么,無論我是否愿意松手柳伏城,柳伏城回歸他家族的事情,便已經板上釘釘了,問我,只是給柳伏城一個體面罷了。

    可讓我一口答應放手柳伏城,我也辦不到,這段時間我不止一次松手,已經讓柳伏城不高興了,再來一次,我怕他會對我失望透頂。

    所以我當時便搖頭道:“柳伏城到底回不回族群,是他個人意志所決定的,我不會去干涉,他留也好,走也好,全憑他自己決定,我無權替他做任何決定。”

    “老爺子算到你會這么說,他要我跟你說,別急著做決定。”柳鎮海平靜道,“今天半夜,你獨自一人去木家村,上次遭遇雷劫的那棵大槐樹周圍,或許能看到你想要的東西。”

    說完,柳鎮海站起來便離開了,留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愣在那兒,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今天半夜,木家村,雷擊槐樹精?

    這些詞在我的腦海里面不斷的回蕩,直覺告訴我這里面或許有坑,不能去,但轉而想到,那老爺子沒必要這么煞費心思的來騙我。

    他在努力的給柳伏城體面,希望他能堂堂正正的挺直腰桿自己走回去,而不是被他提溜著耳朵硬拽回去。

    可,萬一要是出事……

    一時間,我有些拿不定主意。

    ……

    柳伏城回來的比我想象的要早,冷著臉,很不高興。

    我問他是不是在鳳凌仙那兒碰了釘子,柳伏城恨恨道:“我們再想別的辦法。”

    “沒關系的,我先做飯給你吃。”我說著站起來,他一伸手將我抓住,搖頭道,“我不餓,先不吃了,我想再出去想想辦法,小白,一定會有辦法的。”

    我沖他點頭:“恩,我相信你。”

    他急匆匆的又離開了,那個時候已經是傍晚四點多,估摸著今夜他不會那么快就回來,我的心又開始動搖起來。

    最終我還是收拾了一下東西,打了電話給灰永剛,問他灰三娘在不在,之后,叫了車直奔灰三娘那兒。

    我無法忽視柳鎮海的話,今夜木家村我一定得去,但是這不代表我就一個人去啊,有灰三娘在,她可以適當保護我。

    再見到灰三娘,已經是晚上接近八點了,灰仙堂里比起上次來,冷清很多,灰三娘見了我,倒是一樣的熱情:“啊呀,自從上次一別,這么長時間沒見,我真的好想你,可是最近忙堂口的事情,一直抽不開身,卻沒想到你自己過來找我了,快說快說,是不是也想我了?”

    “是啊,想你了。”我笑著問道,“灰仙堂里的人都出去忙了嗎?”

    “不是。”灰三娘說道,“這些年,灰仙堂里魚龍混雜,出了上次那事兒之后,我就下定決心要整治,不查不知道,一查,被我直接清理出去一批人,再者,胳膊終究是擰不過大腿,我準備過段時間整治徹底之后,帶著我的親信門回老宅去了。”

    “能回去是件好事。”我由衷道,看看柳伏城,就算有人想讓他回去,日子也不見得會過得安寧。

    “嗨,總說我這些破事干什么。”灰三娘一擺手道,“你呢?你最近過的怎么樣?我看你好像又瘦了一圈,說吧,有什么事兒要我幫忙,別告訴我你真的只是單純的想我了,來找我玩兒。”

    我低頭絞了絞手指道:“最近遇到了一點麻煩事兒,有人指引我去木家村找線索,我一個人不敢,就……就想著來找你陪我。”

    “你一個人?”灰三娘不解道,“柳仙爺呢?他怎么不陪著你?”

    “我沒敢告訴他。”我說道,“這件事情暫時還不想告訴他。”

    灰三娘嘆了口氣,說道:“你們啊你們,也是真的難,沒事,有我在,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會陪著你的。”

    “謝謝你,三娘。”我說道,“我們今晚就是去看看,不冒險,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刻就撤。”

    灰三娘點頭,拍胸脯道:“放心吧,我靠譜的很。”

    在灰仙堂吃了晚飯,又跟灰三娘聊了一會兒,等到十點鐘開車出發,到木家村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了。

    灰三娘帶了一隊人,還像上次那樣,將車停在水庫邊上,大家都待在車子里,沒有輕舉妄動。

    木公主和大大統領攜手離開之后,木家村的一切陣法全都在一夜之間不攻自破,如今這兒就是一處破落的荒村罷了,以后可能會被規劃,但是現在還暫時荒著。

    我帶著灰三娘朝著槐樹精那個方位靠近過去,蹲在不遠處的草叢里看著那邊。

    槐樹精被雷擊之后,直接被劈成了兩半,而它的道行也被破,現在能看到的,就是兩半燒糊了的黑樹干支在那兒,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我不知道那個我未曾謀面的老爺子到底想讓我看什么,但卻屏住了呼吸,默默的期待著,一旁的灰三娘百無聊賴的扯了旁邊一根狗尾巴草,胡亂的編著什么東西。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午夜十二點的時候,木家村一片死寂,除了偶爾有風刮過,周圍有沙沙枝葉摩擦發出的聲音,再無其他。

    “菲菲,你到底想看什么?這里什么都沒有啊。”灰三娘有些蹲不住了。

    我搖頭:“我也不清楚,再等等看吧。”

    這一等,又是五六分鐘過去了,灰三娘再次開口想要說話的時候,那兩根破舊的槐樹枝干中間的部位,忽然亮起了一道瑩白色的光。

    灰三娘張嘴就要叫喚,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把身段放的更低,一瞬不瞬的盯著那亮光發出來的地方。

    那亮光并不刺眼,但是隨著那亮光亮起來之后,枯黑的槐樹枝干上,竟然也亮起了星星點點的光,像是又要重燃了似的。

    灰三娘嘴被我捂著不能說,兩只手不停的比劃著,讓我看那些東西,我點頭表示知道了,眼睛卻盯著那些星星點點朝著中間地上的亮光圍攏過去。

    柳鎮海嘴里的老爺子想讓我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嗎?

    雖然對于我來說的確驚奇,但這跟救李文星有什么關系?

    就在這個時候,灰三娘搡開了我的手,焦急道:“不會是槐樹精還沒被天雷打的魂飛魄散,還在吸收精華,幫助自己修煉吧?”

    她雖然已經刻意的壓低聲音,但在這寂靜的夜里,還是顯得很突兀,槐樹那邊的亮光,瞬間熄滅,一切恢復正常,就像是剛才那一切只是幻覺似的。

    但下一刻,我身后突然響起一道年輕的聲音:“姐姐,你在找我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