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05、地胎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105、地胎

    我和灰三娘同時轉頭看去,就看到一個八九歲的男孩兒正站在我們的身后,笑意盈盈的看著我。

    男孩兒五官長得特別好,大眼睛高鼻梁,眼神清澈的像是山澗里面的溪水,奇怪的是,他的頭上長著一對樹枝丫似的短角,身上的衣服如鎧甲一般,一層一層的貼在身上,露在外面的皮膚卻是半透明的,透著隱隱的火焰紅。

    灰三娘小聲問我:“這誰啊,看起來很不尋常的樣子,怎么會叫你姐姐?”

    我看著這孩子,不確定的問道:“童心?”

    “姐姐。”男孩兒笑著應道。

    我簡直不敢相信,記得當初我們相識,他不過是一個嬰兒罷了,這才多長時間沒見,竟然長大了不少。

    并且他以前頭上也沒有角啊。

    “你怎么在這兒?”我激動的問道,“你一直都待在這兒修煉嗎?”

    童心搖頭:“我剛來這兒沒兩天,姐姐又是為什么深更半夜來這兒的呢?”

    “是有人指引我過來的。”我如實說道,“但是我現在不確定他到底是指引我來見你,還是別的什么東西。”

    “應該不是我,因為我的行蹤飄忽不定,也從不與人接觸,來木家村也不過兩夜,每夜出現時間不過三五分鐘,不足以被人盯上。”童心分析道,“姐姐是最近遇到什么事情,需要來木家村找什么東西化解嗎?”

    我立刻點頭:“對。”

    “以我猜測,指引你的人讓你來尋的應該不是我,而是地胎。”童心指著被毀掉的大槐樹中間地上說道,“而我來這里,也是為了地胎。”

    “地胎?”我不解道,“那是什么?剛才我只看到那里有一個東西在亮。”

    灰三娘也一頭霧水:“我長這么大,也沒聽過地胎這東西。”

    童心說道:“地胎,又稱大地舍利,這樣說更加直觀一點。”

    “舍利,那是修煉之人死后剩下的東西。”灰三娘道,“那大地舍利,指的應該就是什么東西死后歸于大地,留在地底下的殘骸?”

    “不是什么殘骸垃圾都能被稱之為舍利的。”童心說道,“能夠被稱之為大地舍利的,必定是極其稀有珍貴的東西或者力量,很雜,也讓人意想不到。”

    “就比如說木家村這枚地胎,合天雷、千年槐樹精修煉精髓、火麒麟火毒殘余以及五彩紙衣包裹著的怨念之氣為一體,方才形成,這也是我這么長時間以來,好不容易尋找到的第二枚地胎。”

    “火……火毒?”我忽然就明白過來了,柳鎮海傳話讓我來這里,應該就是指引我找到這枚地胎,畢竟這枚地胎里面本就含有火毒,不敢說能救所有人,至少,李文星能救吧?

    童心點頭:“姐姐如果需要,那就給姐姐吧,童心再找便是。”

    童心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個棕黑色的瓶子,遞給我,原來就在剛才,他已經將地胎拿到手了。

    一時間我不知道該不該伸手去接,問道:“童心,這地胎對你也很重要吧?你需要它幫助你修煉對不對?”

    “需要,但從古至今,這世上埋藏在地底下,隱藏著的地胎,積累起來也不在少數,夠我用了。”童心說道,“我現在也沒辦法在一個地方待太久,天南海北的碰唄,姐姐,你拿著吧。”

    童心將瓷瓶塞到我手里,沖我甜甜的笑著:“能在這兒見到姐姐,童心特別開心,以后我出了江城,想見姐姐就沒那么容易了。”

    “童心要去哪兒?”我問,“有下一個目標了嗎?”

    童心點頭:“我手里有幾個據點,總是要一個一個去找的,本來木家村這一個并不在我的計劃之中,機緣巧合罷了,卻沒想到能幫姐姐的忙,童心特別開心。”

    我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抱抱這個善解人意的小家伙,但是一想到他的身份,便只能忍住,說道:“姐姐能見到童心,也特別開心,童心還會回來的,對嗎?”

    “這兒是我的根,終究還是會回來的。”童心說著,抿了抿嘴唇,似乎想說什么又不好說的樣子。

    我疑惑道:“童心,你有話想跟我說嗎?”

    “姐姐,你是不是把什么重要的東西丟了?”童心最終問道。

    我一愣,剛想說沒有啊,卻忽然反應了過來,他指的是紙扎火麒麟。

    童心的根,說到底就是紙扎火麒麟,他不愿意被其束縛,但最終二者卻得互相成全。

    他對紙扎火麒麟的感應肯定是要比旁人更加靈敏的,所以,他才會這么問。

    我心中不免有些覺得對不住他,但為了不讓他失望掛念,我便說道:“姐姐力量弱,無法保證把那樣重要東西放在身上會安全,所以就托付一個有能力的可靠人物幫姐姐保存了,童心放心,你需要的時候,姐姐一定將它完好無損的歸還。”

    童心這才又高興了起來,說道:“姐姐懂我,我相信姐姐。”

    我有些赧顏,心里面不由的發誓,如果有機會,一定要找大巫師談一談,適當的時候,把我姨祖給搬出來,說不定還能降紙扎火麒麟拿回來。

    為了童心,我也得努力一下。

    “那姐姐,”童心說道,“我得先走了,等我……”

    “快,在那兒,抓住他!”

    童心的話還沒說完,一個聲音在黑暗中突兀的響起,嚇了我們一跳,緊接著,從四面八方涌上來一大批人,將我們團團圍住。

    對方顯然是沖著童心而來,我當時心里面撲通撲通亂跳,正如童心所說,他從不跟別人有所交集,行動飄忽不定,幾乎不會暴露出去。

    今夜這些人精準的找過來,大概率是跟蹤我,因此而暴露的。

    我看著童心,心里面不由的內疚,這個時候,那群人中為首的沖著我們這邊喊道:“白小姐你動手抓人啊,逮到他可不容易,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我頓時瞪大了眼睛,一時間沒明白過來這人說的話什么意思,童心卻讓開一步,不可置信的看著我說道:“姐姐你……”

    看著他的眼神,我才反應過來,連忙擺手:“不是我,我根本不認識這群人,童心,姐姐從未想過要害你。”

    “費什么話,給我上,抓到這孩子,白小姐有重賞!”那人又說道。

    一旁的灰三娘頓時火了:“賞你個娘!她要是有這么多幫手,還用得著半夜三更的來求我跟她結伴過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們這群烏合之眾。”

    灰三娘說著,抬腳便沖著領頭那人而去,我則趕緊催促:“童心你快走,暫時離開江城對你有好處。”

    江城現在魚龍混雜的,真的不適合童心待在這兒,今天晚上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童心沒有動,只是看著我的眼睛,似乎還在懷疑我。

    我顧不上他怎樣看我,能有第一波人找來,就會有第二波,等到各方勢力齊聚,童心能逃走的幾率就很小了。

    “愣著做什么,走啊!”

    我的話音剛落,童心衣服上的幾片甲片一下子朝著我身后飛去,嗖嗖,身后幾聲悶哼,我轉頭看去,就看到幾個偷襲者應聲倒地,化作一灘黑水,消失不見。

    但周圍很快又圍攏過來幾個人,這些人顯然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童心腳尖點地,一下子飛沖過去,所到之處,一片黑氣騰起,這一幕讓我想起了當初在耀光玻璃廠的河岸邊上,他一出手,也是這般的干凈利落,所向披靡。

    童心不愧是童心,起點本身就比一般人要高得多,如今他比之前要長大了許多,能力也跟著比以前強大了許多。

    眨眼之間,包圍偷襲我們的人少了一大半,就連灰三娘都退回到了我的身邊,靠近我說道:“這小孩還挺厲害的,以他的能力,我們根本不用擔心,咱就待在這兒看好戲吧。”

    我不置可否。

    對方既然趕來,就肯定對永恒之心有過詳細的研究的,童心處于什么階段,有什么弱點,他們大多早已經研究的很透徹了,我就怕……

    我這邊正想著,一張網直接從半空中投射下來,以童心為中心,壓了下來。

    我大叫一聲:“童心,閃開!”

    可還是遲了,那張網兜頭便將童心和與他打斗的幾個人蓋住,其他幾個人一下子從網中閃出,而童心不管怎樣掙扎都于事無補。

    并且他碰到那張網的部分,會立刻閃出一片亮光,紅陰陰的亮光籠罩著他,我只聽得他痛苦的呻吟著。

    為首男朝著我走過來,陰笑道:“白小姐,獵物已經到手,走吧!”

    我被氣得渾身發抖,在他沖著我耀武揚威的空檔兒,我一把握住戰令,朝著那人的胸口狠狠的扎下去。

    我身上帶著的武器,就只有戰令,但是想要瞬間調動戰令的法力,我做不到,所以只能把它當做一只鈍器,能干掉一個是一個。

    我動手的時候,灰三娘動作更快,一掌也朝著那人拍去,卻沒想到那人一個閃身,輕而易舉的便躲了開去。

    很明顯,這個人道行不是一般的高,就連灰三娘都不能把他怎樣,我們今天算是栽了。

    想想也是,童心這樣珍貴的東西,一般人物怎么可能被派來抓人呢?只是我看不出來,這人到底是屬于哪一派的。

    我首先能想到的,必定就是白敬璽,除了他,一時間我卻想不到還有誰能這么精準的出手了。

    可是看著對方,我又覺得不對。

    我從小到大,去過很多次白家莊園,白家莊園上上下下的人,絕大多數我都是有所耳聞或者見過的,即便是白敬璽的親信,隱于暗處不為人所見,他們的身上,也必定是烙著七門的標志的,可是這人顯然一樣都沒有。

    如果不是白敬璽,又會是誰出手這么快準狠呢?

    我和灰三娘一招不利,滿盤皆輸,那人已經對我們提高警惕,我握著戰令的手跟著緊了緊,極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尋找下一次攻擊的時機。

    隨著童心的不斷掙扎,那張網亮成了一片,這樣下去,童心這段時間的修煉怕是白費了,我真的很心疼這個小家伙,更加痛恨那些覬覦他的人。

    “白小姐,我不想跟你打,你自己乖乖跟我走吧。”那人說道。

    得了,這人的主子,不僅想要得到童心,連我都不想放過,這是看上了我身上什么東西?還是覺得有我在,能照顧童心,讓他更好的修煉?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先放了他,再談別的。”我堅定道。

    “白小姐你也太天真了吧?”那人說著,鷹爪般的單手便朝著我抓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只手從我的背后迎上去,一掌狠狠接住了那只手,我只感覺一道亮光在我眼前閃過,緊接著,那人騰的一下子,整個身體朝著后面反沖過去。

    那強勁的掌風,讓我一下子認出,那人是柳伏城。

    我真的沒想到他會趕過來。

    柳伏城把我推到一邊,迅速朝著發亮的網那邊跑去,手一伸,也不知道觸碰到了什么,捆著童心的那張網一下子垮了,攤在了地上,之前的亮光也消失不見了。

    童心雙手環抱著身體,蹲在地上,渾身的甲片將自己包成一個球,以此來降低自己的痛苦。

    柳伏城站在童心的面前,守護著他,朝著黑衣人說道:“回去告訴你主子,多行不義必自斃,讓他不要再往不正當的路上走,否則,最終沒人能救得了他!”

    那人不服氣的瞪了柳伏城一眼,卻也不得不帶著他的兄弟們離開。

    我仔細品著柳伏城的話,怎么愈發的覺得,他是知道對方身份的呢?

    那時候童心已經站了起來,沖這柳伏城由衷的說了一句謝謝,然后看向我,眼神很是復雜,我一時間無法讀懂他眼神里面包含的意思。

    之后,童心就那樣消失在了我們的眼皮子底下。

    那一刻,仿佛有什么東西一下子從我心口抽離了一般,整個人都變得難過起來,轉身撲進灰三娘的懷里,鼻子酸酸的。

    灰三娘伸手拍了怕我的后背,說道:“沒關系的,會解釋清楚的。”

    我搖頭:“我不怕他誤會我,我也相信他能分辨得清我到底會不會害他,我只是覺得,因為我而讓他第一次體會到了人心險惡、背叛這些詞,很不應該。”

    從童心幫我擋那些偷襲者的舉動來看,他從內心深處還是相信我的,他是那樣的純凈美好,為什么也要早早的被沾染上世俗的氣息?

    我很自責。

    “難受就尋找一個厚實的懷抱來安慰自己吧,我的胸膛不夠寬廣。”灰三娘卻推開了我,直接將我推進了身后柳伏城的懷里,灰三娘壞笑道,“柳仙爺,人我已經還給你了,記得好好哄啊!”

    灰三娘說完,也一溜煙跑的沒影了,我低著頭不敢去看柳伏城,下一刻,頭頂上傳來兩下疼痛,是柳伏城用手指扣了我頭兩下。

    “今天午飯的時候,為什么不跟我說一說你的計劃?為什么要一個人偷偷跑出來?還有,你背著我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誰告訴你要來這兒找人的?”

    我本來被扣疼了,還想跟他強辯兩句的,可是聽到他咄咄逼人的這些問句,我一下子就慫了,頭低的更厲害了。

    “小白,在我離開之后,你見過什么人?”

    “別告訴我沒有,如果沒有人給你指點,你想不到這么深。”

    “你們談了什么條件?”

    柳伏城一句一句的不停的問,讓我感覺每一個問句,他自己心里面其實都是有答案的,只是需要我點頭承認,他才愿意去相信罷了。

    我咬著嘴唇不肯說,我怕惹毛他,畢竟對方是他家族的人,弄不好,又要起爭端。

    卻沒想到柳伏城又說道:“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你又一次把我賣了,是不是?”

    “沒有!”我猛地抬頭,確定道。

    柳鎮海說了,他家老爺子不需要我立刻回答,等我拿到東西,救了人再說。

    柳伏城冷笑一聲,無比堅定道:“離賣也不遠了,是嗎?”

    我搖頭。

    他轉身就走,步子跨的很大,背影堅挺,氣勢洶洶,完全就是一副暴怒之際想要找人拼命的感覺。

    我拔腿便追了上去,叫道:“柳伏城你等等我!”

    可這一次,柳伏城連頭都沒回,他人高馬大,一步頂我兩步,我兩條腿再怎么倒騰也還是跟不上。

    就這樣追著他跑了有四五百米,眼看著就要上馬路了,我心底的小脾氣蹭的一下冒了出來,站在原地不追了。

    既然不愿意等我,我就算是追上去,也是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何必呢?

    就算我追回嘉禾小區,人家不讓我進門,我能進得去?

    一時間,我忽然發現自己在柳伏城面前很被動,一直以來,是他愿意遷就我,我才能夠肆意妄為的耍小性子,現在他不愿意了,那我做什么都是徒勞。

    還不如慢慢走去找灰三娘,在她那兒睡一晚,等天亮了再謀他法。

    這么想著,我便一點都不急了,腦子里面甚至開始盤算起來,該怎么用手里的這地胎去救李文星。

    下一刻,身側一陣風刮起,一只手一下子將我撈了起來,就聽得頭頂上冷聲道:“小沒良心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