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章可憐的酒鬼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章可憐的酒鬼

    顧英爵睨了一眼夏薇,“如果我想要給你工作,根本不會讓你從這些底層的工作開始。”

    底層的工作……

    夏薇臉色一紅,她才想起,gk集團有心捧的人,接的都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大導演的作品。

    她暗暗蜷緊拳頭,“雖然我現在只是在國內混混二三線,可是我總有一天,也可以蒞臨國際影后!”

    顧英爵暗暗一笑,溫熱的手拉過她細小的手,十指緊扣,“我等著那一天,你能夠在那個舞臺上,見到我。”

    她賭氣一般說道,“一定會的!而且不會很久!”

    車廂里,流動著絲絲情誼。

    她不經意看到了顧英爵膠在她臉上的視線,臉倏地又紅了,想要抽開自己的手,他卻握得更緊了。

    “我卻有點兒等不及了,顧太太……”嗓音喑啞,撩撥著她的心弦。

    呼吸間全是他薄凜氣息。

    她刻意裝傻,“等不及了?我會盡快的!興許我接完這個戲可以擠進一線,最遲約莫明年吧,順利的話能夠國際上合作的項目。也興許,我會遇到好導演,一躍成為影后,那樣,我就可以參加你會參加的宴會,見到你們這個圈子能夠見到的人,興許還能夠遇到你。”

    “哦?可是那要到明年呢……”

    “這已經是最快啦,你還要多久。”

    薄唇微撩,眸色深深,他清俊的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我想要,今晚,現在。”

    今晚!

    夏薇的臉越來越滾燙,心也跟著砰砰跳,躲閃著他的視線,匆忙順著話繼續說著,“我今晚怎么可能出席那樣的場合嘛,就算身為浩天董事長,我也沒有資格的吧。哦,今晚……今晚你要出去應酬嗎?晚上不用等你吃飯吧?”

    忽然湊近的呼吸,他的氣息噴灑在她雪白地肌膚上,讓她渾身跟著輕輕顫栗,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盡了。

    他微瞇著眼睛,“嗯,就今晚。”

    顧英爵這個禽獸!

    不知道哪里來的勁頭,回家就迫不及待將她按在玄關鞋柜上,瘋狂地吻著她。

    她的嗓音細細地從嗓子里溢出,“顧英爵,你耍賴!我說的不是這樣!”

    “嗯,我會假裝你穿著華美的禮服問候我。”他嗓音含著戲謔。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我不覺得那些高端酒宴如這里好……”他促狹地繼續說。

    誰能夠想到,剛才在車內還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的顧英爵,一進門就翻臉了!

    “顧英爵!”黑發散亂,眸色里含著慌亂。

    男人的聲音霸道而性感,“我說過了,沒關系的,我會假裝你一路努力然后登上頂點再遇見了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

    她又羞又害臊,根本不是這樣的。

    可是這不妨礙,她被顧英爵吃干抹凈……

    …………

    夏薇有些生無可戀,好在他還算有點人性,夜深她倦極了的時候,為她燉了一碗牛乳燕窩。

    白凈而骨節修長的手,一點點兒用小銀勺給她吃,絲毫不介意她差脾氣壞臉色,蓬頭亂發一身青紫傷痕的狼狽樣子。

    補了點力氣,完全顧不得去洗一洗,抱著被子就睡了,睡著的時候,眼角還含著委屈的淚花。

    一聲輕輕的嘆息,顧英爵俯身,溫柔地吻了一下她的臉頰。

    她蹙眉不悅,很快又松解開,又呼吸沉沉。

    “晚安。”他輕輕說著。

    第二天睡醒之后,她隨意套了顧英爵的襯衫,下了樓,餐廳桌子上已經準備好了的兩份早餐,陽光透過落地窗落在他的身上。

    他正拿著一杯牛奶喝,在晨光中,他的側顏清俊而干凈。

    看到她過來,笑容溫暖而純粹,“來吃早餐。”

    法棍面包,奧地利小香腸,還有土豆泥和奶酪、湯羹。

    她食指大動,坐了下來,拿起餐叉,忽然尷尬的想起來自己還沒有洗漱。

    偷眼看了顧英爵一眼,他微笑著,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疑慮,俯身,湊近她,輕輕吻了一下她的唇角,“沒關系的,小傻瓜,吃飯吧。”

    她終于將心放下,享受著自己的早餐。

    眨眨眼,看著顧英爵,心里暗暗覺得,這樣的老公,真的很不錯。

    不會在意她蓬頭亂發,不會嫌棄她在他的床上吃東西,溫柔的包容她的一切。

    吃了早餐,他換上了西裝,李秘書早早就開車等在門外了,夏薇乖覺的拿了公文包等著顧英爵下樓,將手提包遞給她。

    “再見……”夏薇干巴巴地說著。

    “好的,我的……大明星。”

    夏薇臉一紅,轉身溜回了房間。

    她甚至能感覺到他落在她脊背上的黝深目光!

    在臥室里,忍不住撩開一點兒窗簾,看著他上車。

    頎長筆挺的身子,桀驁凜冽的眸,渾然天成的頎長,很難和昨晚的那個人重合。

    她癡癡地看著他的背影,腦海中再次掠過昨晚他與她抵死纏綿的模樣,掠過他早晨矜貴清冷的吻……

    在她呼吸亂了節奏的同時,電話鈴聲乍響,將她從迷亂中召回現實。

    轉身拿起電話,嗓音已經恢復了一貫的溫婉鎮定。

    “喂?”

    男人的嗓音帶著沙啞,“夏薇……”

    “黎皓遠。”她念出他的名字,沒有溫度。

    “你昨晚去了哪里,我給你打了一晚上電話都沒有人接。”

    “我很累,回家就睡了,怎么?”

    男人的笑帶著支離破碎的傷痛。

    “我我想找你,我真的很想你……你為什么,要那么做。”

    夏薇冷笑。

    “可是,昨天是你親手要將我逐出公司的啊?我的存在,已經沒有那么重要了不是么?”

    “夏薇……夏薇……”他一遍遍地呼喚著她的名字。

    夏薇眉梢輕皺,“我看你昨晚的宿醉還沒有醒。”

    一個男人忽然搶過了電話,“喂,你是這個醉漢的家屬嗎?他在我們這里喝了一晚上的酒,你能過來一下把他拖走了嗎?要是酒精中毒死我們這里我們可是要負責的!”

    夏薇握著電話,下意識地就想拒絕,卻聽到了酒保的下一句話。

    “讓他打電話,打了幾個了都沒有人理,你不會也不想管他吧?真可憐,這種酒鬼……”

    夏薇愣了愣,心頭一酸,眼睛竟然有些發潮。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