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章車禍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章車禍

    黎皓遠的虧,她還沒吃夠嗎?

    手機鈴聲又響了一下,夏薇卻仍舊僵硬地坐在那里,難過的一動不想動。

    半晌,才動了手指。

    顧英爵發來了一份審批報告的照片,報告里女主角的樣子——分明是她的試妝照。

    她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這混蛋。

    …………

    夏薇是在下午的時候接到了黎皓遠出事的通知電話。

    匆匆趕到醫院,消毒水的氣味讓她覺得頭疼。

    “太太……你終于到了。”黎家的老傭人見到夏薇,喜不自禁。

    對太太這個稱呼,她本能的排斥,皺了皺眉,沒理會,“黎皓遠怎么樣了?”

    “先生動了手術,還在昏迷。”

    “怎么忽然就出車禍了?”

    老傭人嘆息的看了一眼夏薇,“說是,李小姐扶著先生要回來,先生卻執意要找太太,沖上了街道……剛好那個時段車很擁擠,就被車撞了。”

    驀然想起那時候身后忽然擁擠的車流,她那時候,正在打電話給顧英爵,如果她回頭看一眼,就可以看到黎皓遠出事了吧。

    忽然覺得有些呼吸不過來。

    “現在李小姐正在陪床,太太你要進去嗎?”

    唇角一勾,夏薇道,“不用。”

    傭人要回去一趟,準備換洗衣服,住院的必要物品。夏薇輕聲道,“我跟你一起去。”

    回了黎宅,這里的一切如舊,她去了臥室,將黎皓遠的換洗襯衫找出來,在抽屜里找到他的襪子,他的筆記本、ipad,一并裝了進去。

    傭人跟在身后絮絮地說著,“還先生的臥室,我們平時都不允許進入,也只有太太能夠這么清楚地找到先生的東西了。”

    夏薇收拾好了東西,頓了頓,走進了黎皓遠的書房,如果她沒有記錯,那樣東西,應該是放在書架上。

    爬了梯子,上了書架,從最頂層的角落里,找到了那本相冊。

    匆匆下來,相冊上已經積了厚厚一層灰塵,她翻開,看到了青蔥歲月時候的自己。

    黑色的校服裙,白色的過膝襪,眼神干凈而清澈,而身邊的男子卻模糊不堪。

    照片上男生的臉被一把小刀割得傷痕累累。

    心里不覺痛得厲害。

    她伸出手指,一頁頁地翻過去,每一頁照片上面,她身邊的穿著白襯衫的男生,都被刀子劃過,再也看不清楚他的模樣。

    好似早已經沉淀在心底的河沙,被劇烈的攪動著,將所有的過往都翻覆出來。

    心劇烈的疼著。

    黎皓遠,原來你從來沒有原諒過我!

    將照片一張張細心收拾好,倉皇站起,走過桌子,手掃到了桌面上的東西,夏薇轉手扶正。

    愕然看見,那是她高中畢業的照片,唇紅齒白的她,站在校門口,轉過頭,笑靨如花。

    她仿佛回到那天,她剛剛畢業,黎皓遠忽然在她身后叫她,她回過了頭。

    沒有想到,這張照片他會保存到現在。

    她黯然垂淚。

    在書房靜默了好久,日光逐漸偏移,將她的身影慢慢轉折拉長。

    敲門聲,傭人低聲道,“太太?還沒有收拾好嗎?司機已經等了很久了。”

    她慌忙擦了一把臉,勉強道,“馬上。”

    將相冊放進包里,又隨手挑揀了基本黎皓遠愛看的書,放在箱子里,一并提到樓下。

    “太太,您到底什么時候搬回來啊?”傭人道,“先生一直把您的東西原樣保存著。”

    夏薇恍然神不守舍。

    “您的房間,先生一直為您留著,您不知道,李玥染幾次三番想要宿在宅中,都被先生推拒了,還有一次,李玥染是被先生轟出去的!”

    夏薇慘然一笑,“哦……”

    嗓子里好像膩著什么,她感覺腳廳的所有陳設。

    忽然狠狠閉上眼睛。

    別再想!

    摸了摸背包里那個相冊,這是她與這個宅子最后的羈絆眷戀,從此之后,再沒有關系了。

    她幾乎是逃出了黎宅。

    那里熟悉的氣息讓她壓抑得透不過氣來。

    回到醫院,將紛雜的念頭都壓了下去,伸手想要推門。

    手在即將拉開病房門的時候,看到了玻璃窗內的情景,她愣住了。

    病房內,李玥染正端著碗,用小勺子喂黎皓遠吃飯。

    夏薇本以為黎皓遠再也不肯接受李玥染,沒有想到,李玥染還是回到了他的身邊,他也沒有再耿耿于懷。

    他們并不知曉她來了,說話的聲音在安靜的病房中格外清晰。

    “我直到今天才明白,只有你才是真心對我的……”黎皓遠的嗓音有些沉。

    “皓遠,我會永遠陪著你的,不管你是高貴的總裁,還是醉倒在街邊的流浪漢……”李玥染含情脈脈地說著,“對不起,我騙了你孩子的事情。我只是想要你多關注我一點……我不想看著你的目光再追隨著那個女人了。”

    提起夏薇,黎皓遠面色冰涼,下意識便要去反駁,李玥染卻道,“我不想聽你說她。”

    夏薇覺得胃里有點兒惡心,油膩膩的想吐,本想悄悄離開,誰成想傭人走了過來。

    “太太……怎么不進去?”傭人如常道。

    這個太太,聽上去真是刺耳而又可笑。

    屋內的黎皓遠聽到了動靜,朝著門外看來。

    黎皓遠看到夏薇,臉色登時就沉了下去。。

    李玥染將碗放了下去,“怎么不吃了?”

    順著黎皓遠的目光,轉頭看到了夏薇,不自覺的咬緊下唇,不過轉瞬,已經將手中的碗放在桌子上。

    “原來是夏董事長來了。”她淡淡的說道。

    夏薇將胃中翻滾的不適按下,拖著行李箱走進了病房。她假裝沒有看到兩個人卿卿我我的一幕。看了一眼黎皓遠微微點頭致意,就轉身氣定神閑的和傭人收拾東西。

    黎皓遠面色沉得更厲害了,“玥兒,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話對她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