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章她一定吃醋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章她一定吃醋了

    李玥染笑問,“為什么不能當著我的面說。”

    “我讓你滾出去!”黎皓遠冷聲道。

    李玥染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隱忍著想要發作的沖動,呼吸急促,快步走出了病房。

    黎皓遠在病床上坐直了,抬起冰冷英俊的臉,“明明記得來接我的是你,沒有想到,徹底清醒了之后,看到的竟然是玥兒。看來是我頭昏眼花了,竟然將玥染錯認成了你。”

    夏薇怔了,看來,他不記得是自己把他從酒吧里拖出來的。

    她疊衣服的手微微停頓了一下,“黎皓遠……”

    黎皓遠看她默認,心中一片灰涼,不甘心地繼續道,“你當真對我絕情到這般地步?”

    “絕情的不是我,是你,是你們。我不過是為自己找一條出路而已。”

    黎皓遠被氣得怔了,黑色的瞳眸里閃著隱痛和兇戾。

    夏薇將衣服從行李箱中拿出來,一樣一樣地放入醫院病房的衣柜中,然后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我病了,你不陪床?”

    夏薇的手已經搭在了門把手上,聞言,轉頭,“我忙了一天了,很累。”忖度了一下,又補充道,“我在,李小姐也不方便。”

    他認真地盯著夏薇的雙眼,在說這些的時候,她的確沒有任何情緒的波動。

    黎皓遠看向她,“我還沒有吃晚飯。”

    “醫院有供應食堂,一會兒她會來親手喂你。”一如既往平淡的語氣。

    “不是你陪我。”

    夏薇定了定,一笑,轉頭看向黎皓遠,“皓遠,她會陪你。”

    黎皓遠的手慢慢握緊了被子,冷冰冰的臉毫無色彩,夏薇走出了房門,關上屋門,他的臉色才越來越沉。

    夏薇走后,一個皎潔纖細的身影悄然從屋外飄了進來,那女子雙手抱住黎皓遠的頸,湊上前來。

    她的手臂好像兩條冰涼的蛇,纏住他的頸,讓他呼吸不暢快。

    李玥染濃重地香水氣味讓黎皓遠,“皓遠,我真的很害怕……”

    這才是現實。

    黎皓遠抬眼看著那道門,眼中的希望一點一點暗滅。李玥染猶自在他懷中難過的哭著,可是他的心卻早早就跟著夏薇一起走了,連耳邊的哭啼聲,都格外讓人煩躁不堪。

    猛然閉上眼睛,黎皓遠冷颼颼地說道,“我吃飽了,你自己也去吃點兒吧。”

    李玥然順從地點了下頭,想了想,又道,“這次的公司事情,我知道你受到的打擊很大,可是皓遠,你必須振作起來。說句不好聽的,我真的不相信顧大總裁會看上我們公司……”

    李玥染伏在他的膝蓋上,一只手握著他的十指,聲音越來越輕細,“你不覺得這件事情有太多的巧合了嗎?為什么夏薇要逐出公司的時候,偏偏顧大總裁來幫忙,為什么顧總裁買了公司后,還要任命夏薇為董事長?”

    咬了咬唇,有一句話到底沒有說出來。

    ——夏薇雖然聰明能干,但是僅僅限于在公司內部聰明能干,公司外的人,都只當是你黎皓遠的功勞呢。他顧英爵到底是從哪個渠道知道的這些呢?

    連她自己,剛進公司的時候仰慕黎皓遠,也是因為聽說黎皓遠能力卓絕,沒有想到,原來不過是個吃軟飯的。

    李玥染唇角翹起了譏諷的笑容,一低頭,掩飾住了所有的神色。

    手卻仍然牢牢握著黎皓遠的手,秀眉作勢皺的很厲害,“你好好調查一下吧,畢竟我不想你被蒙在鼓里。”

    黎皓遠臉色黑沉好像密不透風的烏云,“你說的對。”

    李玥染輕輕松了口氣,猶豫了一會兒,又道,“如果事情證明是真的,我們也要為我們的將來好好打算一下了。”

    黎皓遠厭惡地將手從李玥染的手心抽了出來,一雙陰鷙的眼睛,看向門外。

    顧英爵?

    這個女人,真的背叛了他去爬了別的男人的床嗎。

    只是這么想一想,他就怒從心起。

    冷笑漫上臉,夏薇,最好,不要讓我發現你背叛我。

    幾天后。

    黎皓遠出院。今天窗外下了小雨,天氣冷颼颼的,夏薇在辦公室。因為執行總裁不在,她一人身兼多職,公司大大小小事物都要她處理,一個頭兩個大。

    而正在此時,手機聲響起。

    “喂?”夏薇的嗓音帶著些許煩躁和焦急。

    “嗯。”黎皓遠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簡單的嗯了一聲,想問她會不會來接他,可是終究還是開不了口。

    夏薇焦灼地問道,“公司事物在我不在的時候一直由你在處理,李玥染已經缺席了幾個工作了。旗下的幾個小女星又開始出亂子,有人趁著你不在在網絡平臺上發布污蔑我們公司的言論,你知道嗎?”

    黎皓遠心里越來越煩躁,“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你問秘書就可以了,我在公司之前怎么處理問題的,他們都知道。”

    “哦。”淡淡的一聲,“我以為你會更清楚一些。”

    說著,作勢便要掛段話。

    黎皓遠的下一句話不假思索已經跟了上去。

    “夏薇,你沒有別的話對我說了么?”

    夏薇輕輕一愣,“嗯,最近公司很忙,……我全副身心在工作上呢。”

    “今天是我出院的日子。”

    夏薇沉默了片刻,將手中的黑色簽字筆放在了合同上,“我會給你安排。”

    “安排?”越聽越像是笑話,黎皓遠感覺怒意一點點上涌,“我是你的未婚夫,我的事情卻要讓別人安排。”

    電話那頭有著耐人尋味的沉默,她終于再次開口,聲音很小,“黎皓遠,你覺得,我們還有一起去民政局的一天嗎?”

    “什么意思?”黎皓遠緊促地逼問,“我們訂婚禮早就辦過了,家人也都同意了,你說一句不去就不去了?”

    夏薇淡聲,已經將剛才眸中的恍惚全收了,“黎皓遠,你的身體經不住大喜大怒,病剛好。”

    “我就問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夏薇沉默良久,才說道,“幫我轉給李玥染一句話。”

    黎皓遠有些開心,他覺得她總是在意自己的吧?不然怎么會顧及他的身體,又介意李玥染。

    她一定在吃醋,是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