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章什么孫媳婦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章什么孫媳婦

    不動聲色地躲遠了他,黎皓遠卻依然纏了上來,再次拽住了她的手,“夏薇,跟我回家!”

    她的眸中是勃然的怒意,一把甩開了他的手,“黎總,你醉了!”

    黎皓遠伸出一只手,掰過她不聽話的下巴,作勢就要吻她,她的胃里翻江倒海,雙手用力,猛地推開他。

    他仍然癡纏著,正在這時,夏薇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賓利慕尚緩緩駛入酒宴。

    得救了!

    夏薇毫不猶豫甩開了黎皓遠的手,朝著豪車跑過去。

    黎皓遠正要得手,卻看到夏薇一轉身,遠遠地逃離了她。

    他眼睜睜地看著夏薇拉開了奢華霸氣的賓利慕尚,看著她自然至極地坐了進去。

    在車子打開的一瞬間,他看到了一雙交疊的男子的長腿,還有放在腿上的那只養尊處優的手。

    在夏薇彎腰進車的瞬間,男子伸出了手將她的額頭護住,好像是為了防止她不留心撞到車門。

    心中的怒恨醋意翻江倒海,他的雙眼紅的幾乎要充血,胸口也跟著透不上來氣。

    她竟然真的被潛規則了,她竟然真的背叛了他!這個骯臟的賤女人!她頂著自己未婚妻的名號,爬上了別的男人的床!

    從前,就算流言蜚語再多,他其實內心都不信的!可是,現在,事實明明白白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本來還有三分酒意,此時只覺得好像兜頭蓋腦澆了一盆冰水,一雙眼睛紅通通的,看著他們。

    他早就應該察覺的,夏薇,從一開始就在報復他了。

    臉上掛著扭曲的笑,眸中一線晶瑩不知道是不是淚水,心中,只是反反復復,又愛又恨地大聲喊著她的名字。

    ——夏薇!夏薇!

    連綿的雨不知道何時下大了,本來只是極讓人討厭的沁入骨骼的陰冷,而此時,則是不容忽視的冰冷的敲打。雨水落在他的臉上,不知道是不是淚水。

    …………

    車子里是顧英爵慣用的男士香水的氣息,淡淡的青草香氣襲上鼻尖。

    夏薇坐在溫暖干燥的車內,看著雨水在玻璃窗上滑下一道道冰冷的銀痕。

    身后站在雨中的男人已經逐漸拉遠,成為了一個小小的點。她沉靜的心,不知道為什么,在看到他站在雨中的樣子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痛了起來。

    是憐憫么?大約吧,畢竟是當初想要嫁的男人,看著他淋雨她也絕對沒有好受到哪里去。

    她出神地回頭看著,絲毫沒有覺察到,身邊男子越來越冰冷陰沉的臉。

    車子駛入了顧宅,顧英爵率先下車,走入了宅邸。

    如果是從前,他會為她開門,她不敢多想,拉開車門走進了別墅內。

    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他已經在洗澡了。

    不知不覺,到家已經是九點半了。

    她坐在梳妝鏡前,給自己卸妝,黑色的長裙繃得太緊,她伸手,想要往下拉,總是有點兒不方便。

    頭又因為飲酒而疼著,手有些發抖,越是著急,越是拉不下去。

    顧英爵打開浴室的門走了出來,看到她想拉開裙子背后的拉鏈,就伸手替她拉下。

    拉鏈下,是她滑膩柔軟的背,黑的衣服,顧英爵本蘊了三四分怒意,看到這樣一段皓白的脊背微微有些怔忡。

    衣服松開,胸口也透上了一口氣,她伏在桌子上,抬眸看到鏡子中倒映著的顧英爵的模樣。

    她心頭猝然一驚。

    英俊的臉駭人的陰沉著,在鏡中雙目相接,她分明感覺到他眸中蘊含的火氣。

    她才后知后覺的想起,今天和黎皓遠拉拉扯扯的一幕被他看見了,想起他一路的沉默。

    “顧英爵……”她將手中的梳子放下,回頭,著急地叫著他的名字。

    顧英爵冷峭的一笑。

    “今天,不是你看到的那樣。是他對我糾纏不休,我一直在拒絕。”

    顧英爵嗓音冰寒,“我沒有說不是。”

    他的神情很冰冷疏離。

    他這么說,夏薇反而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電話聲打斷了他們之間微妙的氣氛。他回身,從桌子上拿起手機,走向陽臺。

    他的嗓音溫柔,并沒有刻意壓低,“奶奶……這么晚了,該睡了。”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么,他倏忽一笑,聲音帶著冰冷寒意,“什么孫媳婦,奶奶你聽錯了。我今天只是想帶一個女孩兒給您看看合適不合適,不過臨時有事情耽誤了。”

    “我回頭會再帶合適的女孩給您看的。您想要端莊大方的名媛,我就給您帶一個端莊大方的名媛。一定讓您滿意。”

    夏薇的心緩緩沉下去,喉嚨里好像堵著什么一般難過。

    顧英爵又和奶奶閑話了一會兒家常,她一直一動不動地坐著。

    她出身并不好,談不上什么名媛,也談不上端莊大方。他這么說的意思,難道是,以后帶去見奶奶的人,不會是她了嗎?

    放在桌子上的手,慢慢蜷緊。

    顧英爵打完了電話,拉開門進來的時候,夏薇還維持著他出去的那個姿勢,坐著發呆。

    裙子脫了一半,身體半暴露在空氣之中,披散著的長發,失魂落魄的雙眸。

    他知道她都聽見了,唇角勾起,走到桌子前,一根手指挑著她的下頜,“該睡了。”

    睡……

    夏薇恍然抬起眼。

    是了,上一次干柴烈火,她已經接受了他了。

    她忽然轉過頭,站起來,“我不愿意。”

    他倒也不急,雙手插在口袋里,墨黑的眸涼涼看著她,“為什么不愿意?”

    她背對著他,身體輕輕顫抖,難過由心底涌上來。

    “顧英爵,你和你奶奶說,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兒,讓她看一看而已。”

    “難道不是么?”他冷冰冰的反問。

    “既然你不承認我是你的妻子,我為什么要陪你睡!”她牙齒都在顫抖,尖聲道。

    眼淚背對著他一顆一顆的滾落下來。

    她并沒有等到回復,卻被一只強有力的大手拉了過去,扔在了床上。

    “啊!”她一聲尖叫,身體已經被貫穿!

    毫不留情地霸道的占有,她哭泣著,渾身都疼的要死要活。

    她從來沒有見過顧英爵這么兇狠,這么毫不顧忌!簡直要將她拆骨吃肉。她又氣又恨,拼命撕咬著咒罵著。

    “顧英爵,你放開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