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章需要前輩的教誨啊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章需要前輩的教誨啊

    洛導自己其實也早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是就是不喜歡這種心愛的作品隨便被一個三流的小演員隨便刪改!

    “我堅持這樣做,作品是我的。你已經刪了我的女主了,你不能連我的風格都改變。”

    夏薇知道解釋無用,淡淡道,“是你雜亂的感情和感悟重要,還是故事重要?是女主重要,還是不被封殺完美上映重要。”

    洛導啞口無言,狠狠掛了電話。

    他多少還是有點兒傲骨的,然而那些工作人員卻是慣常會見風使舵的。

    夏薇剪輯修改了影片之后,被那些劇組人員交口夸贊,對于鏡頭節奏的把握嘖嘖稱奇,情感線清晰明了,風格更是一脈相承了洛導大師的清和派鏡頭。

    洛導看到眾人笑呵呵地看著片子,最后在導演的名字上添了夏薇三個大字。

    還是添在了他的名字前頭——明明他才是主導演,他才是辛苦奔波了幾個月就為了拍這個電影的人!

    他氣急了,又跑到了顧總的總裁辦公室鬧了一場,拍桌子表示這個劇所有的藝術精華都被夏薇那個不敬業又愛亂改劇的女人毀了。

    顧英爵耐心地聽著,在合適的時候點頭表示贊同。

    對老一輩的藝術家,這些在文化精神領域做出重要貢獻的老學者,顧英爵從來都是恭敬的。

    洛導鬧完了,就靜靜看著顧英爵。

    顧英爵受教聆聽,又抬起眼睛,看了看洛導。

    “這事兒,顧總,我真的不能同意。整個劇本的方向都改變了。”

    顧英爵撩唇一笑,溫醇的口氣,“其實我對藝術不大懂,洛導如果有這么多的想法,為什么不直接找夏薇交流呢。夏薇還是一個學生,需要洛導的教誨啊……”

    洛導表示對這個資本主義的社會極大的控訴之情。

    唯一真正反對改劇并且有資格鬧一鬧的洛導卒。

    李玥染有種打碎了牙齒和血吞的感覺。

    李玥染心里空蕩蕩的,看著他離開的方向,有些不知所措。

    她有什么辦法?

    為什么總有人在害她,她的果照在網上散播的到處都是,甚至連她花費了幾個月心血拍成的電影都被換掉了主角。

    公司里拿不到錢,轉移賬目和偷稅漏稅的問題又被夏薇那個小妖精盯上了,她沒有資格和驕傲去享有休息的權利,她必須馬不停蹄地為了生存而工作。

    她很少應酬,今天卻特別想喝酒。一連灌了幾瓶下去,人已經有了幾分醉意。

    玩樂的地方是帝都頂級的娛樂場所,只有頂級vip才能夠進入,狗仔更是絕跡,她大可以敞開了心扉說一些話。

    來這里的,都是垂涎她美貌已久的富二代,權貴之子,她呢,國內娛樂圈出了名兒的小花旦,推杯換盞之間,已經被揩油了不少次。

    她眼中的淚光越來越熾熱,原本的厭倦更是雪上加霜。

    那些討人厭的手總是甩不掉。干脆就不甩了。如同泥潭,越陷越深,掙扎只是加快了速度。

    “為什么……”她眸光迷離,“為什么他總是忘不了夏薇。”

    “什么,居然有人對玥兒不感興趣?那個男人一定是個瞎子。”男人們的笑聲充滿了嘲諷,“我愿意花一百萬,不一千萬都行。”

    李玥染站了起來,宿醉讓她臉頰潮-紅,莫名的興奮襲上大腦。

    一夜紙醉金迷,她前所未有地順利得到了出演機會,投資人一擲千金。

    在走出了酒會的時候,她一身青紫,傷痕累累。

    雖然痛苦,卻還有希望。

    沒關系的,都會過去的,她會好起來的,以后好起來就好了。

    沒有人知道今晚發生過什么。

    直到一條信息發到她的手機里。

    她在浴室里淋著澡,看著這條短信的時候,忽然哭的泣不成聲,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

    是夏薇,原來她一直在盯著她。

    今晚的所有事情,都被一個隱蔽的監控攝像頭錄了下來。

    在視頻最后,那人留言道:想象一下——這會不會是今年娛樂圈最大的丑聞?

    與此同時,霍芳的電話也進來了,“玥染,怎么辦,夏薇在調查公司的賬目,她好像已經知道了我們偷偷挪用公款的事情了!”

    李玥染一慌,手中的手機掉落在地。

    …………

    被敲門聲吵醒,天已經亮了,顧英爵雙臂緊緊箍在她的腰上,她稍微動了下,下床隨手從地上撿了一件白襯衫,下床就去開門。

    睡得迷糊的夏薇在起初看到新聞里被關進監牢的時候并沒有理解這句話的意義,沉默數秒,一雙明眸才越睜越大。

    身后沙啞卻溫柔的男子聲音傳來,“夏薇?”夏薇回頭,看到顧英爵已經起來。

    床被半遮著他的身體,窗簾晃動,陽光投入落在他小麥色的肌膚上,每一寸肌肉線如同雕塑一般完美無瑕,蜂腰猿背,讓人移不開眼睛的人魚線……

    “發生了什么?嗯?”

    她失魂落魄的轉過眸子,“藍又青,因為床照事件,被關進了警局。”

    顧英爵的眸子重重的一沉,臉陰沉的好像能夠滴下水,濃稠的情緒如同墨汁一般在心底緩慢流淌,越發深不可測。

    夏薇早就知道顧英爵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她蹙眉,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

    被敲門聲吵醒,天已經亮了,顧深爵雙臂緊緊箍在她的腰上,她稍微動了下,下床隨手從地上撿了一件白襯衫,下床就去開門。

    趙姨站在門外,為難地說道,“太太……真的不好意思,這么早就吵醒您。浩天集團那邊一直打電話給您家里,好像是……李玥染自殺了。”

    睡得迷糊的夏薇在起初沒有理解這句話的意義,沉默數秒,一雙明眸才越睜越大。

    身后沙啞卻溫柔的男子聲音傳來,“發生了什么?”夏薇回頭,看到顧英爵已經起來。

    床被半遮著他的身體,窗簾晃動,陽光投入落在他小麥色的肌膚上,每一寸肌肉線如同雕塑一般完美無瑕,蜂腰猿背,讓人移不開眼睛的人魚線……

    “發生了什么?嗯?”

    她失魂落魄的轉過眸子,“李玥染自殺了……好像是割腕。”

    顧英爵的眸子重重的一沉,臉陰沉的好像能夠滴下水,濃稠的情緒如同墨汁一般在心底緩慢流淌,越發深不可測。

    夏薇早就知道顧英爵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她蹙眉,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

    “顧英爵……”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