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9章夜半,他來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9章夜半,他來了

    疼……

    夏母抓起花,一邊打著一邊罵著,“我打死你這么一個不孝女,與其將來全家被你害死,還不如讓我打死你。”

    夏薇吃了兩下痛之后,就劈手奪過了花瓶中的話,尖銳地刺刺破掌心,紅色的血液順著她的手流淌出來,一滴滴落在地毯上。

    “別動我媽媽!你再動我,我就會還手!”

    夏母被震住。

    忌憚地看了一眼夏薇手中的花,終于滅了氣焰。

    “明天中午之前,將股權轉讓協議簽署好送來。”夏母冷冰冰的補充道,“還有,和黎皓遠斷絕關系!以后也少做這種不劃算的買賣!你的事情,家里會為你打算。我們也會為你考慮。”

    摔門出去。

    傭人立刻接到吩咐,把門鎖了上去。

    夏薇面如死灰。

    她伸手看了一眼手機,顧英爵的信息發了過來。

    “吃飯了嗎?我在你最喜歡的盛京烤鴨店,真可惜你吃不到。”

    顧英爵還發了一張照片,是他拍的烤鴨。

    夏薇再次淚如雨下,她不知道該怎么回復,也不知道媽媽會把她關多久。

    要把公司股份轉讓給爸爸,還說要讓她退出娛樂圈的話,都是真的嗎?她下了多少決心去做這些事情?

    顧英爵的另外一條信息已經進來了。

    “吃了嗎?在做什么?和家人在一起開心嗎?”

    夏薇盯著那條短信,想了想,道,“吃了媽媽做的飯,現在……要睡覺了。”

    她仿佛證明自己沒有說謊一樣,顫縮的鉆進了被子里。

    手心里鉆心的疼著,臉上淚痕仍然斑駁,渾身有著虛脫一般的感覺。

    窗外電閃雷鳴,她緊緊縮在被子里,沒有抬頭。

    房間的門忽然被打開了。

    閃電打過,整個房間驟然一亮。

    映襯著華漢的臉,格外清晰,他臉上有一道長長的,耳釘劃過的痕跡。從他的右眼一路向下。

    “你怎么進來了。”

    “伯父伯母說,讓我們單獨說說話。”他的笑容邪肆。

    “你不怕顧英爵?”夏薇縮緊在被子里,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怕?為什么不怕。不過我不覺得顧英爵會記得每一個送到他門下的女人。尤其是,一個連他自己都不肯公開承認的女人。”

    “最起碼,我現在還在他的名下。”

    “你不會說的。”

    夏薇面色越來越冷。

    “夏薇,你猜,我在你的家人這里知道了什么?”

    他不慌不忙在床邊坐下,動作熟流至極,仿佛看得是一個待宰的獵物,“你過去的那些黑歷史……顧英爵知道嗎?”

    夏薇猛地心口一跳。

    他的笑容越來越大。

    “你有兩種選擇,一個呢,是告訴顧英爵你想和他了斷了這樣不正當的關系,另外一個呢,就是讓我來把這些你曾經的黑歷史都告訴他。”

    夏薇呼吸越來越重。

    “我可聽說,這些盛京上流社會的人,最在乎女孩兒的品德了,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用身體拴住顧英爵,然后一腳跨入豪門?呵,我看顧英爵待你也就那樣,不如好好和我在一起。我有名氣你有公司,我們好好在娛樂圈自己闖出來一番天地。”

    夏薇重重一拳,狠狠打在了他的臉上。

    他的口角有血,不屑地呸了一聲,抬起頭,“夏薇,也興許我的方式不對,可是原諒我,我真的是太喜歡你了。”

    “不要叫我的名字,惡心!”

    他惡狠狠地說道,“我叫你名字是給你臉,多少女人跪著求我我都不會答應!”

    猛然站起來,“夏薇,我們這次相親愉快,嗯?你說呢!”

    他威脅似的將手中的相冊晃了晃,“考慮……清楚。這些相冊里,有你所有的黑歷史……”

    夏薇伸手就去抓,他眼疾手快躲開了。

    轉身,走出了房間。

    夏薇縮在被子里,腦海里輾轉反側都是那些威脅的話。

    在心力俱疲之中,她終于睡著了。

    夜雨瓢潑。

    夏薇睡得正熟,忽然覺得身邊有什么人動了動她。

    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到了顧英爵。

    他清俊的臉上帶著淡淡的倦意,夜已經很深了。

    夏薇想要坐起來,他道,“睡吧,我一直在。”

    夏薇還沒完全睡醒,就那么瞇著眼睛看著顧英爵,她的臉很白凈柔軟,細發隨意的披拂在胸口,跟隨著呼吸規律的起伏。

    誘人的弧線,讓人想要掌握在手中。

    她其實想要問他你是專門來看我的嗎,為什么這么晚才工作結束,你怎么和我父母說的,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可是還沒有開口,整個人就疲憊不堪地再次睡去,她幾乎分不清楚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

    顧英爵低下頭,輕輕啄著夏薇的面頰,一下又一下。

    忽然,她的眉梢輕輕皺起,顧英爵感覺心也跟著緊緊揪起來。

    在他失去理智做出更過分的事情之前,他驀然起身,背對著誘惑,轉身離開。

    邁開長腿離開了夏薇的臥室,下樓。

    夏家人已經全都起來了,戰戰兢兢迎接著這位活佛。夏媽媽親手沏了一杯熱茶,放在顧英爵跟前,臉笑成了一朵菊花。

    “夏薇這孩子不懂事。沒有給顧總您添太多麻煩吧?我們真的不知道那孩子居然和您是朋友,不然我們說什么也不會給他介紹男友。”

    顧英爵斜靠在沙發上,風度翩翩中透著漫不經心,他的眸子盯著不遠處。

    讓人厭惡的一家人。

    他溫淡起身,“岳父說的事情,英爵一定會記在心上的。我這兩天忙,過了這段時間就會來接夏薇回去了,請岳父幫忙好好照顧夏薇。”

    夏爸爸一直保持著半步遠的距離點頭哈腰送著人,“好好好,就照顧總說的辦。”

    他站在車前,看著錢爸爸幫他拉開車門,一笑,道,“岳父,夜深了,早點回去睡吧。”

    他清俊挺拔的身影走入漫漫夜幕下的車中,安靜駛離。

    夏珞珞睜大了眼睛,看著那個漸漸消失的男人,再想想自己的丈夫,頓時恨從中來。

    她的意中人原本也算英俊,可是和這個男人比起來,就什么都不是了。

    從小爭到大,到最后,夏薇拿到的,還是比她的好嗎?

    手緊緊攥緊,指甲摳進肉里,一絲絲的疼著。

    夏薇是半夜從被窩里拽出來的。

    她手上的傷口還在一絲絲的疼著。

    沒有包扎,她一直藏在被子里,倒是沒有人發現。

    夏媽媽簡單看了一眼,吩咐傭人拿了酒精和繃帶來,放在了夏薇面前。

    屋子里、夏柏正襟危坐,夏媽媽一臉冷淡,甚至夏珞珞,都半躺在沙發上,給自己刷著指甲油。

    “這是……要三堂會審嗎?”

    “夏薇,你和顧英爵是什么關系?”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