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0章夏薇,你別鬧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0章夏薇,你別鬧

    藍又青抖了抖。

    夏薇神色認真,不像是在說謊。

    藍又青一頓飯吃的食不知味。

    彭導對發生的一切渾然不知,他只知道,談話非常順利,洛雨欣只在飯局剛開始的時候挑了一點兒刺兒,其他時候,又和氣又溫柔。

    整個席面言笑宴宴,推杯換盞,一直勞心勞力來回求人的彭導這次感覺終于求到了點子上,他終于可以解放了。

    夏薇笑容也越來越好看,藍又青的眼神也越來越詭異。

    今天的宴席,大有不醉不歸的架勢。

    顧先生的電話好像轟炸一樣,不斷地進入夏薇的手機。

    夏薇拿起來看了看,掛斷,順手調整成靜音。

    知曉一切地藍又青用上帝一般悲天憫人的視角看著桌上的彭老和洛雨欣。

    夏薇將手機放在口袋里,站起來,“感謝彭導對我的悉心栽培,感謝洛小姐愿意提攜我這么個小新人,這一杯酒我敬給兩位前輩。”

    彭導和洛雨欣慌忙起身喝酒。彭導是真心覺得夏薇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彭女郎,如今收到真摯的感謝自然欣然接受。洛雨欣呢,一想到夏薇這么個新苗子要跟自己混了,高興還來不及,怎么會拒絕。

    這可是曾經入了顧總眼的女人呢,以后只要說出去,哪個大佬不爭著花錢想要睡她啊,她帶著這么個炙手可熱的小天使,以后的演藝道路只會更順。

    藍又青如同鵪鶉一般縮在角落里,默默注視著眼前的局面,她不想懂,她什么都不想懂了。

    顧太太高興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她口袋里的手機嗡嗡得震著,她一個哆嗦,從口袋里拿出來。

    上面顧英爵三個大字,看得藍又青快跪下了。

    走出了包廂,在走廊上,畢恭畢敬地接了電話。

    “喂?顧總?”

    “夏薇呢?”

    “薇薇啊……薇薇在和彭導一起吃飯……”

    顧英爵沉默。

    藍又青不敢掛電話。

    溫淡開口,“她在為了她的劇和我置氣?”

    藍又青想了想,應該不止。

    “大概……大概吧。”

    顧英爵道,“在哪個飯店?我去接她。”

    藍又青道,“帝爵大飯店,百花房。”

    “嗯,讓她少喝點兒酒。”顧英爵道,“我十分鐘到。”

    這個……藍又青回想了一下夏薇一杯杯敬酒比誰都敬得歡脫的樣子,壓力有點兒大,說什么也不敢昧著良心答應下來。

    顧英爵那邊已經無聲地掛斷了電話。

    夏薇還在房間里,最近她心情不大好,所以喝得比誰都多。

    她心里清楚得狠,自己一杯葡萄酒就會上頭,而且酒品不好,所以很少在外喝酒,只喝普通的香檳。

    現在她感覺舌頭有點兒不聽話,走路也不大穩當,本來想回到自己座位上,一下子就沖到了剛回屋子里的藍又青的身上。

    “又青!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藍又青扶著笑瞇瞇的夏薇回到了座位上。

    服務生敲門走了進來,將醒酒茶放在了桌子上,“這是廚房專門準備的,算是額外的禮物。”

    藍又青端起了醒酒茶,不等彭導說什么,就趕緊道,“還是我們洛小姐面子大啊,來帝爵吃飯,帝爵廚房還要專門為我們的影后小姐準備醒酒茶。”

    洛雨欣有點兒迷茫,她平時來帝爵吃飯也不少,還沒被送過醒酒茶呢。

    夏薇乖乖地捧著醒酒茶,一口一口的喝著,因為據她經驗,如果不好好喝醒酒茶,明天早上估計要頭疼。

    “洛小姐,一會兒我們走之前,你可要給廚房簽名啊……”彭導也跟著接話。

    藍又青看夏薇一口一口地喝著醒酒茶,一邊心急如焚地看著手表。

    等夏薇笑瞇瞇地將醒酒茶喝完了,藍又青才說,“看看薇薇都喝成什么樣子了?我先扶她出去透透氣兒。”

    洛雨欣笑道,“好,一會兒我還要帶她去其他場子,讓她醒醒酒吧,不然一會兒得罪了哪個老板可就不好了。”

    藍又青偷偷白了一眼洛雨欣,將夏薇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扶著這位大小姐走出了包廂。

    服務生過來,幫忙攙著夏薇。

    夏薇臉紅撲撲的,一雙眸子比平時更加水潤,唇角的笑很柔軟嫵媚。

    原本以為會在大廳簡單的休息,沒有想到藍又青一路扶著她走到了門外。

    夜風涼颼颼的,帶著迷離的煙火氣息。

    夏薇一眼看到了路邊停著那輛低調奢華的慕尚。

    唇角的笑容一下子闌珊了下去。

    她轉身,就要回去。

    “夏薇,你別鬧。”藍又青生拉硬拽將她拽到車邊,將門一把打開,然后將人塞了進去。

    車廂里有著她熟悉的須后水的味道,混合著他身上獨有的清冽氣息。

    她看也不想看顧英爵一眼,伸手打開車門就要出去。

    顧英爵一把拽過了她,將她拉回了懷中。

    堅硬的懷抱,他有些偏瘦,肌肉又有力,牢牢禁錮著她。

    她伸手去掰開他的手臂,卻徒勞,惱怒地張口,咬了下去。

    她咬的很用力,顧英爵吃痛,卻并不松手,“你是小狗么?”

    她眼淚都氣出來了,掙脫開來,拉開車門,踩著高跟鞋就走出去。

    顧英爵緊跟其后,繞過車子,從席秘書手中接過呢子外套,卻沒有穿上,追上夏薇,為夏薇披在肩上。

    “顧英爵……”她嗓音清晰,帶著醉酒后獨有的糯軟。

    “我在。”她不肯上車,他索性就陪著她壓馬路。

    “我討厭你。”夏薇看也不看身后的一眼,“我從來沒有這么討厭過一個人,我討厭你,非常非常討厭你!”

    顧英爵輕輕“嗯”了一聲。

    緊接著,說出了一句可以把人氣死的話。

    “你討厭不討厭我無所謂,我知道我喜歡你就好了。”顧英爵輕聲說著。

    顧英爵曾經無數次告訴夏薇,他喜歡她。

    夏薇卻第一次聽到他這樣的話。

    帝爵臨著香江,夏薇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江邊,遠遠可以看到,江心的鸚鵡洲。

    長發在夜風中輕輕飄動,纖細的脊背好像承受不住她難過的重量。

    “顧英爵,我從來不是你以為的那個女孩兒。”夏薇輕聲道,“你現在和我在一起,只是一個錯覺。我只是……湊巧遇見了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