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6章他明明知道卻偏偏不解釋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6章他明明知道卻偏偏不解釋

    夏薇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

    顧英爵輕輕拽了領帶,笑容挑起,邪肆而誘人……

    他宛若被貶黜的神祗,莊重美麗高高在上,卻不再不可褻瀆,“既然不高興,那么我總要想辦法讓顧太太,開心一點,對么?”

    她覺得她要瘋!

    顧英爵這種哄人開心的方法,還真是,真是特別呢!

    難道她前一秒還在崩潰大哭,抱怨他晚上和別的女人出雙入對,下一秒,就要被他活生生按在辦公桌上弄得死去活來?

    臉皮好像煮熟地蝦米一樣通紅,“顧英爵,我在和你說很嚴肅的事情!”

    領帶被隨意脫下,隨意扔在一邊,西裝也被扔在一旁。

    “我也在說很嚴肅的問題,你喜歡我穿襯衫的樣子嗎?”顧英爵半狹起眸子,含笑問她。

    夏薇雙手擋在身前,一邊朝后推著一邊搖搖頭,然后就看見他一顆顆解開扣子……

    不不不,她不是這個意思!

    她現在要和這個隨便出軌居然還有臉生氣她有初戀的渣男分手!

    她被逼到了墻角,看著已經“準備”好的顧英爵。有種想要大聲喊救命的沖動。

    興許洛雨欣還沒有走遠,能夠折返回來救她也說不定。

    她干脆蹲了下去,急忙的抱著雙臂,沒有想到,一只大手直直地伸了過來,接著她就被整個囫圇抱起來。

    男性荷爾蒙的氣息凜冽地逼來,夏薇感覺呼吸心跳都要停止了。

    冷靜,她要冷靜下來,她可是他領了結婚證的老婆——算了這都什么時候了她還冷靜什么啊?

    端端怔怔地放在了桌子上,顧英爵銜住了她的唇瓣,如同吸吮花蜜一般一下一下……

    “顧英爵……你好像很熟練?”夏薇生氣地問道,聲音含混而奇怪。

    他的笑容更為動人,“嗯,隨便你怎么想……我已經不想和你再講任何道理了。”

    “明明每次都是你先和我講道理的,你還說。”她嗓音已經輕細到幾乎不成聲音,“你有本事就一直和我講道理啊……”

    顧英爵將手伸入她衣服下,“夏薇,你讓我想起一種名犬……”

    這時候……扯狗什么?

    “跟狗有什么關系?”夏薇一臉懵懂。

    “像一只可愛的小哈士奇……”顧英爵的話一脫口,夏薇就恨不得要死他,他繼續饒有興致的評價,“吵架從來沒有輸過,打架……從來沒有贏過。”

    夏薇正想說什么,忽然整個人被一陣劇痛淹沒。

    她恨得咬牙切齒,思緒卻凌亂,她幾乎忘記了自己是誰,只能伏在他的懷中。

    整個世界好像都在潮水中遠去。

    顧英爵伏在她身上輕輕笑著,“夏薇,你是我的妻子,總是要盡妻子的義務的……”

    夏薇只覺得,她能夠把自己好端端的人生過成這樣,也算是一朵清新脫俗的小奇葩了。

    她曾經有千萬種可以自立自強的方法,偏偏選擇最不靠譜的——去投靠傳說中首屈一指地娛樂圈無冕之王,如果人生能夠重來……

    她頗為不忍地看了一眼顧英爵的臉,心里的碎碎念偃旗息鼓,算了,看在他那么好看的份兒上,重來還是選擇他吧。

    終于結束,夏薇忍著疼跳下辦公桌,從地上和他的襯衫領帶糾纏在一起的衣物中挑出自己的衣裙。

    穿好衣服之后,她回頭,卻看見顧英爵拿起了她做的午飯在看。

    她走了過去,一把搶過自己的飯盒,“不是給你的。”

    顧英爵眼看著上面用番茄醬寫著“我愛你”的盒飯被搶走了,眸色微定。

    夏薇越看越覺得顧英爵這個家伙讓人忍無可忍。

    騙了她的心,虐了她的感情不說,還隨時隨地都要玩弄她的身體!

    不就是gk的掌權人嗎?拽什么拽?

    忍不住譏諷地開口,“顧先生既然晚上那么一點點時間都要忍不住去陪人家美人,何必當著我的面兒假惺惺,我的蛋包飯一點兒營養也沒有賣相又難看,怎么能夠比的過人家姑娘的日式年節盒呢?不好意思獻丑了……我就拿回去了。”

    顧英爵不想聽夏薇鼓噪,他在和夏薇的多次接觸之后,已經深刻明白這個女人永遠有一大通歪理。

    “怎么,顧先生被我說中了心事了?”

    顧英爵伸手將襯衫穿上,夏薇的臉再次紅了起來。

    那個襯衫上還殘留著奇怪的痕跡。

    “夏薇,在談判桌上,我從來沒有輸過。”他笑了笑。

    整個人都淹沒在辦公室昏暗的光鮮之中,夏薇怔怔看著他,周圍曖昧的氣息猶然縈繞在鼻尖。

    “拿感情的事兒在談判中上說的男人真沒品!”她飛快地說著。

    果然,他笑了,講道理還好,不講道理也罷,用任何一種方法都不對呢。

    夏薇想了想,知道讓一個最大限度地氣顧先生,“你也知道我是個戀舊的人。有句話說得好,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我和顧先生才認識區區不到半年。既然顧先生在外面有自己的女人,那么我就坦誠地告訴顧先生吧,其實我外面……也有男人!”

    她覺得自己真是瘋了!

    話說回來,哪個女人在知道自己男人在外和別的女人鬧得沸沸揚揚,還和那個不檢點的女人出雙入對的時候,不會氣瘋了呢?

    她覺得她算是好教養了呢。

    顧英爵沉沉看著她,冰凍三尺。

    夏薇迎著顧英爵的眸子看向他,不怕死的提議,“干脆我們就各玩各的好了?”

    將自己的紅色帽子戴正,為了讓自己的話顯得更真實,故意拍了拍自己的餐盒。

    “顧先生,這個飯吶,是我給黎皓遠……對就是黎皓遠做的。我還愛著他,我只是利用你而已……”

    這個謊言說起來好像不大對勁兒,連自己聽著都漏洞百出呢。

    夏薇轉身,要多驕傲有多驕傲的轉身走了。

    顧英爵被氣笑了——他從前怎么沒有發現,顧太太竟然這么可愛?

    一大早就跑來公司要見他的難道不是她嗎?昨晚自己偷偷到書房和他一起睡的難道不是她嗎?

    他明明知道她在氣什么,卻偏偏不想解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