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1章你也覺得我媽媽說得對嗎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1章你也覺得我媽媽說得對嗎

    “吃飯吧,一家人,就是要和和氣氣的。”夏母淡淡道,“你爸爸今晚要和銀行行長吃飯,就咱們了。”

    餐桌上,琳瑯滿目地,都是日式的刺身。

    仿佛還嫌天氣不夠冷一樣,新鮮的嫩肉被刀工切割的整齊,羅列在冰雕之中。

    “蘸著醬油作料吃,你妹妹最愛吃這些。”夏母調了一盤芥末放在夏薇面前。

    “我早就該知道……”她輕聲,最后還是沒有說出來。

    被綁架的時候,從聽的歌到吃的東西,事無巨細都是她最討厭不過的,除了家人,誰還能了解她到這種程度呢?

    勉強挑了一片魚肉,蘸了芥末醬,吞了下去。

    油膩冰冷的感覺在胃里翻涌,她忍住了。

    將筷子放下去,“媽,我就不客套了。你要多少錢,開一個數字,我給你。”她蹙緊了秀眉,一分鐘也不想在這里多呆。

    夏母擠出了一個笑容,“錢?薇薇,你說什么呢,把媽媽想的太庸俗了。”

    不要錢,那么胃口更大了嗎?

    “媽,你到底怎么想的。”

    夏母一笑,夾了一筷子夏薇最害怕的河豚刺身蘸了醬料,放在了夏薇的碗里。

    “夏薇,媽媽小時候告訴過你,讓你學會忍耐,學會服從……你都忘記了嗎?”

    既然我可以選擇坦途,選擇我想要的幸福,我為什么還要在家中忍耐?

    服從?我又不是沒有腦子,為什么要一直服從你呢?

    夏薇看著碗中的刺身,只覺得眼淚在一圈圈地打著轉。

    為什么……我的家人,會是這樣逃也逃不掉,甩也甩不下去的樣子。

    心寒似鐵,感覺到沁入骨子里的冷意。

    “好好聽話,在家里先住下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夏母笑了笑,“哦,對了,上次媽媽給你的那份協議呢?”

    夏薇豁然站起來,“給你錢還不夠,你還想要公司?”

    “珞珞,你給你男友說說,他好好勸勸這么一個傻姑娘吧……”夏母一笑,“這管理公司啊,是男人的事兒,她一個姑娘把自己的青春搭進去了不說,還要去辛辛苦苦管理公司?笑話不?”

    珞珞幾度想要開口,看向慕西辭,又閉嘴了。

    慕西辭一筷子一筷子夾著菜,沒有任何喜歡和厭惡的成分,好像只是在完成任務。

    他對餐廳劍拔弩張的爭執并沒有太多的關注。

    夏薇攥緊了拳頭,“媽,我知道你一輩子靠著男人,做慣了養尊處優的太太,我要告訴你的是,人的活法有很多種,你選擇做寄生蟲,也就有人選擇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薇薇,你真的以為你現在的一切都是你努力得到的,嗯?你的好身材好長相——你混娛樂圈的資本,是誰給你的?你現在媽媽吵架算計媽媽的這一管嗓子,都是媽媽給你的!”夏母冷道,“就算撇開這些,是誰從小把你養這么大的?你的小學初中高中,是誰一點點把你照顧大的?我早知道你今天會變成這樣,我當初就應該把你流掉!”

    夏薇一笑,“如果不是我,你能夠和爸爸結婚?”

    夏母破口大罵起來,歷數為了撫養夏薇吃了多少苦,花了多少心思,在場唯一的外人就是慕西辭,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天抹淚的和慕西辭嚷嚷女兒的不孝。

    如今的女兒愚蠢叛逆又不聽話。

    夏薇向后退了一步,她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

    她原本以為,這些只會發生在十三四歲的女孩兒身上,沒有想到即使十年之后,也會重演。

    那么,二十年,三十年呢?這個所謂的母親,會永遠抱著她,如同啃著一塊兒骨頭的狗嗎?

    從小就被洗腦教育母愛父愛的夏薇,早就看透了所有的謊言,她承認那些親情興許別人有,但是她絕對沒有那么幸運。

    早在父親離開家之后,離開她和母親之后,她就應該懂得了吧。

    可笑的是,那時候她以為父親是死了。

    “這份協議,你不簽也要簽。你居然跟媽媽說什么錢不錢,你所有的錢都是我的!都是夏家的!你是夏家的女兒!”夏母雙目通紅,如豺狼一般死死盯著夏薇。

    只要夏薇肯給出錢,給出公司,那么,她的這一任丈夫就不會拋棄她了。

    要女兒有什么用,遲早要嫁人,還要她準備嫁妝的賠錢貨。早知道用她也拴不住前夫幾年,她真該早早就去醫院把夏薇流掉!

    現在把錢和公司要到了,將來還可以把夏薇嫁給個有錢人,狠狠賺一筆彩禮,不是么?

    至于夏薇以后的生活——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與她有什么關系?

    只可惜夏薇油鹽不進,哄她她以前被打出過家門,已經不信了,只能威脅。

    夏薇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搖晃,強烈的惡心感覺,還有眩暈的感覺襲來。

    一只手忽然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夏薇?”

    夏薇回頭,看到慕西辭。

    一直默默觀察著的夏珞珞緊張地站起身,看向慕西辭。

    她沒有膽量在慕西辭面前發火,只能默默忍著,看著。

    “你也覺得我媽媽說得是對的嗎?”夏薇臉孔有些發白,嘴唇輕輕發顫。

    冷颼颼的風刮過客廳,夏母看著慕西辭,夏珞珞也在看著慕西辭。

    而慕西辭,垂眸看著夏薇。

    好半天,他啟唇,“還是簽了吧。”

    仿佛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垂下頭,身子一直在顫動。

    夏珞珞松了口氣,感激地看向慕西辭。

    所有人都以為夏薇在哭。

    直到她蹲下去,捧著肚子,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簽?”夏薇抬起臉,決然的神色,冷厲地眸子,前所未有的清湛,“簽什么?股權轉讓協議?啊……不好意思,那份協議,早就被我撕毀了!現在還在浩天的垃圾桶里呢!”

    她轉頭看向夏母,“藍又青呢?我問你幾遍了媽媽,你為什么不回答我呢?”

    夏母愣住了,老淚縱橫,“薇薇……你是……你這孩子真是瘋了……”

    “對啊對啊,我是瘋了,你不是早就給我開了醫院的精神病證明了嗎?放著干嘛啊?趕緊拿出來啊。把我送進精神病院啊!”夏薇勾唇一笑,“你信不信,你敢把我送進去,明天就有人將你的親愛的丈夫變成香江的浮尸。”

    挑剔地眼神上下看了一眼夏母,“媽,你的身材長相都不行了呢,這次丈夫又沒有了,你上哪里來找接盤呢。”

    “哪里有這么和媽媽說話的!薇薇,你真是瘋了!”

    夏珞珞笑了起來,“西辭,趕緊把這個賤人綁進倉庫啊?還等著什么?讓她陪著她的小姐妹好好玩吧。”

    夏薇下意識地離慕西辭遠了一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