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6章慕南桀早就死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6章慕南桀早就死了

    顧英爵一個激靈,立刻起身悄無聲息地告辭。

    她在夢中的腦袋搖了搖,好像受到了驚嚇,在夢中整個人都蜷縮了起來。

    她似乎陷入了夢魘之中,眼淚從她緊緊閉著的眼中滾落,洇濕了她的耳邊黑發。

    夏薇白膩地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水,顧英爵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卻被她驀然無意識的抓緊。

    指甲如此用力,深深地嵌入了他的掌心肉中,“南桀……南桀……”

    顧英爵眉間的褶皺層層疊疊,掌心的疼痛哪里及得過心頭的鈍痛。

    “南桀……對不起……”她輕聲不斷的呢喃著,“對不起……”

    “啊!”她忽然尖叫出聲,整個人就這么清醒了過來,滿臉的淚水,呼吸急促而沉重,空洞的雙眸沒有焦慮,渙散著。

    整個人都透露著一股脆弱又悲痛欲絕的氣息。

    顧英爵想要安慰她,卻動彈不得。

    她仿佛不認識了顧英爵一樣看了他一眼,然后輕輕收起了雙腿,將臉埋在膝蓋中,不斷地抽泣。

    失控了一樣,哭得快要虛脫。

    顧英爵的手撫摸著她的臉頰,“夏薇,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會這么想念別人。”

    她動作遲緩的抬眸。

    他的目光一瞬不瞬,“還是一個男人。”

    她低下頭,再次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為什么,最近總是忍不住想起來過去的事情。

    “他強奸了我的妹妹,后來死在了監獄里。”夏薇的口氣幾乎生無可戀的意味,“如果你能夠做到這些,我也會在三年五年之后,在夢里叫著你的名字嚇醒。”

    顧英爵不知道那個男人已經死了,還對她做下過那么殘忍的事情。

    他伸手擦拭了一下她滿是汗水的額頭,“吃飯吧。”

    夏薇好像已經完全從噩夢中恢復了過來,聲調也跟著柔和起來,“你吃了嗎?”

    不等他回答,她就迫不及待的繼續說著。

    “我喂你吃啊?”仿佛剛才失魂落魄的女孩不是她。

    他熱不住俯身親了親她的面頰。

    夏薇拿了小勺子,舀了一勺送到他的唇邊,還有些沒有焦慮的眼睛,只是笑容已經再次漫上了唇角。

    眸底有些暗流涌動,他什么也沒有再說,只是靜靜地讓她喂著。

    夏薇喂他吃了會兒,自己只吃了幾筷子菜,就不想動了。

    推了碗,溫暖的蜷縮起來,在他的膝蓋上不想動彈。

    “快吃飯,不吃飯怎么補充營養?你的身體本身很好的,都是被你長期不好好吃飯糟蹋了。你以后還想做明星,當影后,你見過營養不良天天生病的影后嗎?”

    “不想吃。”

    “是不合口味嗎?我記得你還愛紅樓坊的廚子,我讓席秘書給你買?”

    “不吃,我要睡覺。”夏薇蹙眉。

    顧英爵舀了一勺湯,“就喝兩口?”

    她不理會顧英爵,顧英爵就一直等著她,最后,她磨磨蹭蹭地抬起頭,接過湯勺,把吃的塞進嘴巴里。

    等一碗飯吃完了,夏薇的精神好多了,但是也更不開他了。

    強迫她吃飯的都是壞蛋。

    顧英爵表情還算滿意,她既然好好吃飯了他就不計較她的不開心,抽了一張紙巾給她擦了擦口,低聲溫柔道,“在沙發上睡了一天,不覺得不舒服么?”

    夏薇悶悶的樣子,“睡不夠。”

    “上樓睡?”

    夏薇坐了起來,理了理長發,“我今天陪了你一天了哦。”

    “嗯,我知道。”

    顧英爵抬腳走到了別墅外,花園里,廊燈已經點亮,他將電話撥通給了李特助。

    “讓你負責調查的事情怎么樣了?”

    “顧先生,張董死活不承認和這次事件有關系,矢口否認洛小姐的指認。他非常想見顧先生當面澄清,詛咒發誓他真的不知道。”

    他眉頭微微皺著,“上次綁架事件中太太說的男人找到了嗎?”

    “抱歉,顧總,也還沒有眉目。不過船上監控看到的那個人穿著黑色的衛衣的男人,和在夏家別墅外看到的黑色衛衣男人好像是一個男人。”

    顧英爵皺著眉,心一點點沉下去。

    這兩個事件,矛頭都若有若無地指向夏薇。

    他狠難不有一些不好的猜測。

    “洛小姐還是堅稱,她偶然聽到過張董提起針對您的計劃……”李特助道,“但是她又拿不出任何證據,目前我們對張董的各項調查都很干凈。”

    洛雨欣很聰明,她懂得,咬死張董,她現在才有活路。

    如果這一步她不走,被封殺后毒蛇時間再落在她的頭上,等事情看似風平浪靜之后,她就會變成香江上的一具浮尸。

    “告訴張則天,我不需要他賭咒發誓。他不肯滾出gk,我可以不計較他的所有過去,但是如果他以后再讓我發現任何蛛絲馬跡,我就不會再和現在一樣好過了。”

    “好的,顧總。”李特助道。

    盛京一直是顧先生的地盤,李特助實在猜不到是誰這么大膽,能夠在gk的地盤上公然挑釁他的權威。

    還不止一次。

    除了模糊的錄像之外,那個人其他事情做起來都很小心,沒有留下任何跡象,具有非常強的反偵察能力,似乎受到過類似專業的訓練。

    李特助皺眉,想問一下顧總身邊是不是有過軍營出身的人,又打住了。

    作為顧總的秘書,他跟在顧總鞍前馬后五六年了,如果有他一定會知道。

    顧英爵一只手落進褲袋里,另外一只手拿著手機,“曾經和夏薇交往過的慕南桀,抽空也好好調查一下。”

    “慕南桀?監獄那邊給出了確切的報告,早在兩年前就在監獄里被群毆致死了。之前有做過詳盡的調查,我這就發到您的郵箱中。”

    被圍毆致死?

    強j犯在獄中一直都是最受鄙視的一類人。

    顧英爵沒有再說什么,掛了電話,他走進別墅,先上樓看了一眼夏薇。

    臥室里,病中的女人毫無意外的還在睡著,他看著她還算安靜得睡顏,好幾分鐘沒有動。

    現在如果貿然放她出去,有可能會遇到什么?

    好消息是,并不是公司那些內訌的人在作祟,這一次事情給了他極大的刺激,他清醒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命令席秘書控制在美國的張則天的家人。

    不管是不是他,目前公司敢和他公然叫板的人只有他。

    現在事情短暫露出水面的一角,讓他不知道該喜該憂。

    喜的是并非團伙作案,背后也沒有太大的背景,憂的是,有一條訓練有素的野狗,正死死地盯著夏薇。

    潛藏在暗處,隨時,想要撲咬上來。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