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4章他哄她開心的方式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4章他哄她開心的方式

    走到她面前,“怎么了,誰惹你不開心了嗎?”

    “好生生在家里,你猜是誰惹我不開心?”

    顧英爵還真猜不大出來,只能低低笑著,“好像胖了一圈……”

    夏薇比起一直工作上班的樣子,現在的她越來越珠圓玉潤。

    “別碰我……”夏薇嫌棄地說道。

    顧英爵看著忽然發脾氣的顧太太,有點兒翹唇。

    “你真不是什么好男人。”

    她不讓他捧她,自己卻鉆進了他的懷里,不知道哪里來的脾氣。

    顧英爵聽著從懷里傳來冷冰冰的聲音,眉尖不動聲色的挑起,低頭瞧她。

    他低聲淡淡的道,“嗯,我不是好男人,好心的顧太太能夠告訴我我哪里做錯了嗎??”

    夏薇仰面,想要質問他,梁以沫到底是不是他前女友,談了六年是怎么回事,想想,她自己也不是很干凈,前男友的事兒要斷不斷的,顧英爵還沒嫌棄,她什么立場都沒有。

    就算真的有,也要在乎一個“前”字,她再不開心,也不能拿“前”的事兒說叨。

    那可是梁以沫,她人生奮斗的目標,她想要成為的獨立自強的女孩兒,美麗到讓整個世界都咋舌的女孩。

    三項影后,聰明而又堅強。

    她竟然是顧英爵前女友嗎?他分明知道她喜歡梁以沫,他卻從來沒有告訴過她。

    感覺真的很不好。

    洗完澡,就睡覺,明天就去片場工作,反正他也差不多痊愈了。

    夏薇默默地吐出三個字,“我要去洗澡。”

    虛虛弱弱的聲音,其實很軟,但就是透著一股子兒蠻不講理的倔強勁兒。

    顧英爵覺得,對待這種女人,冷著臉教訓一頓可能比較管用。

    然而他還沒開口,懷里的女人就好像知道了一樣,小貓一樣用下巴蹭著他的肩膀,“我要洗澡,洗完澡干干凈凈吃飯,然后睡覺。我今天不高興,其實沒有多大的事兒,睡一覺就好了。”

    她蜷在他的懷里,“我最近吃素吃的嘴巴淡死了,你讓廚房給我做肉,你給我洗澡,我不高興著呢,現在你違逆我興許我明天就讓你斬立決~天皇陛下~”

    顧英爵閉了閉眼,不戰而敗,認命的道,“行,別鬧了,給你洗。”

    他轉了方向,朝浴室走去。

    顧英爵擰著眉頭四處掃了一眼,將手里的女人放下來,抬手將花灑拿了下來,打開水龍頭用手試水溫。

    夏薇低著腦袋,哦了一聲。

    沒有人告訴她這些,她不知道。

    顧英爵調好了水溫,見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一張小臉還是臭臭的,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了。

    有點兒咬牙切齒。

    “不是要洗澡么,把衣服脫了。”

    夏薇抬起臉,連忙道,“那你出去吧,我自己洗就好了。”

    顧英爵睨著她,“你現在站幾分鐘就會倒的身子能在這里洗個澡,衣服脫了,我不想顧太太被沖進下水道。”

    夏薇,“……”

    她這才反應過來,他要給她洗澡。

    “我可以自己洗,你在外面等我……有事我會叫你的……”

    “顧太太,”顧英爵淡淡的盯著她的眼睛,好看的眉頭不聲不響的挑起,語調基本沒有起伏,“我每天把你翻來覆去地睡,你現在告訴我怕我看你的身體。”

    夏薇咬唇,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翻來覆去地睡,他是不是也翻來覆去地睡過梁以沫。

    只是想想,就覺得渾身都不舒服。

    他涼道,“你哪里我沒看過沒摸過或者沒親過?”

    夏薇咬唇,“我不習慣……”

    他一笑,帶著點兒促狹,“培養一個習慣差不多需要21天的時間,夏薇,你說你不習慣,不然,我以后每天給你洗澡,洗上21天,把你的良好習慣培養起來?”

    夏薇莫名覺得她煩透了。

    他的襯衫已經被花灑淋浴的水打濕了好幾個地方,袖口挽起,說話的姿態閑適而篤定。

    花灑里放出的熱水逐漸的蒸騰出白色的熱氣。

    夏薇站著沒有動,隔著這蒸騰的水汽看他微微被模糊的俊顏。

    她閉了下眼睛,心口仿佛有什么東西,堵著她,讓她覺得難受,又沒有辦法掏出來。

    顧英爵沒關水,一步邁到她的跟前,抬手攏起她的長發,輕輕給她抓了起來。

    嗓音有點兒不悅,“長發真麻煩。”

    吃飯的時候需要人抓著,洗澡的時候也需要。

    夏薇抬手將他的手拿開,任由長發落在水中,“沒關系,反正也是要一起洗的,不用管它。”

    他皺了皺眉,“你短發會是什么樣子?”

    “不要短發……”她下意識地說著。

    他沒有細問,幫她脫衣服,動作輕柔,手指修長而漂亮。

    夏薇被他拉到花灑水下,溫熱舒服的水落下來從肩膀處流下,好像所有的怨氣都被消散了。

    顧英爵低著頭幫她洗澡,一張刀削斧刻般的俊臉,每一寸表情都溫柔細致專注。

    夏薇唇動了動,仰臉看著他,“你的衣服都濕了。”

    男人眉目不動,唇角的笑似有無奈,嗓音很低,“還不是你喜歡折騰。”

    她在氤氳的水霧中看著他,像是審視,或者端詳,黑白分明的眸子注視他,一眨不眨。

    浴室里水聲不絕,夏薇平靜的看著他,忽然想起來了什么,“你的技術很不錯,經常給女人洗澡嗎?”

    伴著淡淡嗤笑的嗓音響起,“你覺得,會經常有女人這么大牌難搞,讓我這么伺候么,嗯?”

    夏薇的唇抿出笑,“好像,不多。”

    梁以沫算嗎?

    她憂傷地再次抬起眼睛,心中醞釀出奇怪的情緒,那些沒法分明的,好似占有欲,又好似破壞欲的情緒。

    她在意識到她的那些糟糕念頭地時候,自己都把自己嚇了一跳,她伸手,去撫摸他的五官。

    顧英爵長得很好看,從五官到輪廓的線條。

    閑散的時候顯得清俊而又貴氣逼人,但是眉宇間稍一冷漠,又會變得氣勢咄咄,凜冽冰涼。

    顧英爵忽然開腔,打斷了她的思緒,“別這樣看著我。”

    夏薇沒反應過來,“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