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9章像條喪家犬一樣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9章像條喪家犬一樣

    “她說顧總很喜歡明信片,于是她看到喜歡的明信片,就總是會收起來。”喬暖看到了顧英爵眸中的一絲閃動,借題發揮,將隨身一直帶著的木盒從包里拿了出來。

    “一直說要帶給顧總看的,最近卻忘了……”

    許多用英文花體寫好了內容的明信片被她拿了出來。

    麋鹿森林,荒涼的莊園,美國老舊照片,這些明信片內容質量非常高。

    顧英爵看著那些明信片,沒有什么表情。

    喬暖非常了解顧英爵,她一年的功課不是白做的。

    顧英爵伸手,干凈的手指從明信片中挑出了麋鹿森林的那張。

    黑色的背景,虬枝漫結的枝椏,一只麋鹿在森林中,它的鹿角也向樹枝一樣指著天空。

    顧英爵看著那張照片,雙目一動不動。

    喬暖清脆的嬌笑聲將他拉回了現實,他手一松,照片落在了桌子上。

    “喬小姐,既然我太太已經把襯衫扔了,那么我現在帶回去,興許她會不高興。”

    他冷淡的說道。

    喬暖似笑非笑,一張干凈溫淡的小臉上沒有什么特別壞的情緒,“顧先生不用擔心,顧太太不喜歡那件襯衫大概是因為那件襯衫被我碰過,這件襯衫是全新的,顧太太應該不會介意的。如果您不喜歡,您大可以扔了,不過是我不愿意欠您的而已。”

    夏薇拍完了下午的戲,接到了慕英爵的電話,就匆忙趕回了公司。

    彼時,黎皓遠和黎湘兒正在桌面上與眾位股東侃侃而談。

    “好,我們的董事長終于來了。”黎湘兒涼涼地說道,“可真是讓大家久等了呢。”

    夏薇已經換下了戲服,與她平時出現在浩天的形象不同,今天的她穿著一件大紅色的呢子裙,黑色的長發,紅色的唇,美麗濃艷。

    隨意地坐在了董事長的位置上,笑了笑,“有什么事情專門把我叫過來么?”

    黎湘兒眉眼很冷,“聽說你把公司的股份全都賣給了慕西辭。”

    夏薇看著黎湘兒冷淡的眉眼,笑容漫爛,“是啊,”真是難得,可以有機會欣賞到黎湘兒這么氣急敗壞的樣子,“有什么問題嗎?這是我的私人財產,我想賣給誰就賣給誰啊,難道我還要請示你們嗎?”

    黎湘兒氣愣住了。

    “按照公司章程來說,如果你不在公司占有股份,你就必須要辭職。”

    夏薇笑容很輕,“好啊,我辭去董事長的職務。”

    “夏薇,你到底什么意思?”黎皓遠有點兒著急。

    “沒有什么意思啊,我累了,也厭倦了。”夏薇一只手拿著簽字筆,輕輕玩著,“公司有規定藝人不能輕易走,哪里規定公司雇員不能輕易辭職的?”

    “夏薇,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我是拿你當一輩子的好朋友。”黎湘兒冷靜了一下,道,“你難道還在為了皓遠沒有娶你,另娶了李玥染的事情生氣?”

    “如果你們覺得這樣認為比較合適的話,就這么認為吧。”夏薇漫不經心道,“還有什么別的事情嗎?”

    黎湘兒怔住了,她真沒有想到夏薇會什么都不要了。

    “夏薇,目前我們公司正處于上升期,你就這么離開公司了?你知道嗎?玥染在日本發展的挺好的,聽說去了就接了不少封面,這短短一個月接了不少活兒,將我們公司的名譽打到了海外去。我承認你是能力不錯,可是夏薇,你能保證別的公司也會真的這么全心全意待你?”黎湘兒目光通紅。

    “湘姐,我是那種不靠關系就會死的人嗎?”夏薇抬起臉,“我既然能在我們公司都好好呆著,更何況其他公司了?”

    黎湘兒笑了笑,“夏薇,你是太天真了,我們黎家拿你,可是當家人對待的啊?”

    夏薇疲倦地站起身,“湘姐,皓遠,我說真心話吧,這個公司,我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了,做人要學會止損,和你們在公司里一起共事這么多年我真的很累,這一次我真的決定走了。慕西辭人很不錯,工作也賣力,我把他留給你們,公司最起碼不會倒閉。”

    黎湘兒唇角的笑容撐不住了。

    她知道夏薇說的都是真的,但是這么上綱上線的放到臺面上講,她的心臟實在承受不住。

    一直沒有發聲的黎皓遠此時終于笑出了聲,“夏薇,你寧可讓慕西辭那小子欠著你的錢也要把股份留給她,卻不留給我?”

    夏薇看向黎皓遠,“我不欠你的。為什么要把我的股份留給你?”

    手掌支撐在桌子上,她對付這一對糾纏不清的兄妹,感覺筋疲力竭。

    黎湘兒想要繼續懷柔政策,不論如何她都不想單獨面對那么一個冰山。

    她曾經是想要勾引慕西辭,讓慕西辭成為自己的裙下之臣,可是她失敗了。

    她還記得清楚,自己是敗的多么慘烈。

    “夏薇……你再聽我一句話……真的姐姐不會害你的……”

    夏薇任由著黎湘兒在身后喊著,腳步片刻不停,走出會議室,將身后二人的聲音遠遠拋開了。

    黎湘兒扶著門,整個會議室一片寂靜,她才意識到自己有多么狼狽。

    黎皓遠單手插在口袋里,目光從慕西辭的身上掠過。

    慕西辭在會議上的存在感一直很低,所有人都默認他是默默做事的風格,不爭不搶,很多股東對他抱有好感。

    覺得損失最大的,大概就是與慕西辭有過親身接觸的黎湘兒了。她清楚慕西辭那么個冰山是多么油鹽不進,多么難以對付。

    她甚至脫光了衣服站在慕西辭面前故意勾引他,她記得那晚慕西辭喝多了酒,她脫得一干二凈站在慕西辭面前,慕西辭神色是冰涼的,沒有任何變化。

    她不服氣,伸手探入了慕西辭的褲中,那一條軟軟的海膽強烈的刺激了她的自尊心。

    她想到以后都要面對這么一個冰山廢人,她爵自己的人生都要不好了。

    黎皓遠翹起二郎腿,眸中翻動著精明的算計和戾氣,冷冷道,“她走,也好,我可以更無所顧忌。”

    黎湘兒回頭,“好什么?”一雙眸子看向其他股東,“大家散了吧,你們也看到了,夏薇已經徹底離開我們公司了——像條喪家犬一樣。”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