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3章被保釋出獄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3章被保釋出獄

    夏薇渾身一僵,手指捏緊了包,臉色如常,“當然不是的。”

    她飛快地回過身,臉色黯然,“我只是知道了一個我的老朋友就在我的身邊。”

    “其實躲藏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的,用什么新面目,人還是原來的人。”

    她其實并不確定慕西辭是不是,只是隱隱覺得,身邊來歷不明的人,可能也就只有他了吧。

    她抬腳離開,窈窕的身體在夜色下的醫院有些寂寥。

    顧家派車來接她了,她拉開車門,卻看到了顧英爵。

    他手里夾著一根煙,俊美的臉被青白的煙霧繚繞成模糊,濃密的黑色眉毛皺的很緊,臉色并不好看。

    她抿緊了唇,坐入了車內。

    尼古丁的味道繚繞在車廂內,他將煙頭掐滅,溫淡開腔,“回顧宅。”

    大概他不放心她,所以專程等在醫院外的吧。

    她臉色有點發白,手指輕輕梳著長發,心里的情緒卻好像打了死結。

    昨晚來到船上的男人……她無論怎么解釋,證據確鑿,他都不大會相信的吧?

    車廂很安靜,安靜到她稍微動一下,都能夠感覺到衣服刮擦的聲響。

    她有些無措。

    還有,被慕西辭救了兩次,每一次都在顧英爵的眼皮子底下,他能夠高興她才怪。

    “你還好么?”他忽然溫淡開腔。

    “唔……”夏薇假裝看車窗外風景的身子有點兒僵,“好像沒有什么大問題。”

    他看著她縮得遠遠的,躲著豺狼虎豹一樣躲著她,好像做錯事情的是她。

    “夏薇……過來。”

    夏薇轉頭又看了看他,一雙眼睛,好像在評估著他現在到底有沒有危險。

    顧英爵長臂一伸,將她不由分說拽了過來,她本能地掙扎了一下就不動了,乖乖伏在他的懷里。

    他的頭抵在她的額頭上,感覺著她熏熱溫暖的氣息,“你嬌生慣養的,就這么掉進海里,受得了嗎?”

    夏薇被他溫熱的氣息一烘,忽然忘記了剛才對他的畏懼,恃寵而驕,半靠在他的身上,笑了笑,“剛才醫院檢查都做了,說我發燒了,我沒感覺……”

    從包里拿出了醫院裝藥的紙袋,“開了一些感冒藥,我覺得板藍根應該就沒什么問題吧?”

    兩個小時前,她還公海里差點淹死,現在就能夠一點兒心理傷痕都沒有地躺在自家先生懷里撒嬌,顧英爵真不知道該怎么說她。

    “真的不要緊嗎?”

    “不然,回家你再讓私人醫生給我檢查一遍?”夏薇肚子里忽然咕嚕咕嚕地叫了一聲。

    她有點兒疲憊的樣子,“我不餓得,反正已經餓了一天了。你剛才什么都沒有聽到。”

    干燥而溫熱的尼古丁的氣息忽然充斥著她的鼻腔,夏薇睜大了眼睛,任由他親吻著她。

    他一只手捧著她無所謂的面頰,輕聲呢喃,“對不起,夏薇,對不起……”

    他無法釋然,如果那天他留在家里陪她,她就不會半夜去找他出事。

    她就不會被一直密切盯著她的那伙人捉到。

    夏薇恍然聽著他細碎的呢喃,笑了笑,“我沒事啊,我現在挺好的,沒有出什么事情,你不用這樣自責。”

    她再怎么安慰,都不怎么管用,他將她擁入懷中,手箍著她,緊緊的。

    “錯的不是我們,是那些時時刻刻想要作奸犯科的人……并不是你沒有陪我也不是我跟你鬧脾氣的錯,錯的是他們……”夏薇輕聲說著。

    她希望他不要太過內疚。

    “昨晚……”他的聲音太過用力,幾乎破碎……

    他壓抑在心里,不問出來,那些骯臟的疼痛就會腐爛,越來越潰爛。

    夏薇想了想,決定向自己和盤托出所有她知道的猜到的事情。

    不管他可能會怎么想她,

    “我昨晚沒有事情的……只是一個……老朋友來看望我。”夏薇低聲,“他現在身份不方便,所以不能出現在公眾視野里。”

    “老朋友?”顧英爵不知道該釋然還是懷疑。

    “嗯……你知道的,慕南桀。”夏薇道,“他聲音變了,也可能整過形了。他昨晚只是來看一看我,問我還愿意不愿意跟他走。”

    “嗯,”顧英爵表示他還在聽著。

    “我理所當然不愿意啦……”夏薇刻意忽略了他抱著她的腳親吻的事情。

    也理所當然地忽略了上次綁架她的人也是慕南桀的事情。

    她的潛意識里,是希望所有事情和平發展。

    “哎,他愿意出來,如果可以,我倒是挺想,嗯,讓他來家里吃頓飯,我們三個坐在一起,好好敘舊……”

    夏薇自顧自地說著,完全沒有意識到身邊逐漸低下去的氣壓。

    在她回過神的時候,顧英爵的冷笑已經重新勾起了。

    “顧、顧先生?”

    “夏薇,你是說,想要請一個不惜花三千萬只為和你共度一晚的男人來家里做客。”

    “沒有共度一晚,我只是和他說了一會兒話他就走了!”夏薇振振有詞。

    “呵!一個花了三千萬,只為了和你說幾句話的男人?”顧英爵笑容更冷,“夏薇,你知道這對一個男人意味著什么么?”

    “……哎?”

    顧英爵用無可救藥的眼神看著顧太太。

    “夏薇,我不會再允許你和他在一起……”

    “我沒有和他在一起!”誰和他在一起過!

    看著夏薇一副自己很有理的樣子,顧英爵挑唇笑。

    “你知道,我為什么討厭貓么?”

    以前好像聽他提起來過,但是至于到底為什么么……為什么來著?

    “因為貓總是不會完全信任。”他挑起她的下頜,看著她那雙清澈卻也狡黠的雙眸,“而且……誰對她好,她就跟誰走了。”

    一點忠誠度都沒有的女人。

    夏薇一點點理解了他話中的含義,雙眸激起了點兒憤怒,一口咬到了他的肩頭,“混蛋!你說我想婚內出軌!”

    顧英爵眸色一深,唇角的笑意更深。

    不僅沒有忠誠度,還會張牙舞爪的咬人呢。

    …………

    顧宅,顧英爵在書房中坐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慕南桀的資料早就到手,反復調查,仍然沒有結果。

    監獄的死亡報告只是薄薄的一份,他在滴水成冰的冬天,死于自殺。

    監獄里的死亡,能夠有多詳盡?即使派人去調查,層層關系利害關系網下,也根本無法滲透進去調查清楚。

    席秘書的視頻電話打來。

    “先生,張則天今天下午交了1.2億保釋金被保釋出獄。”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