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4章苦肉計雖然老套可就是有人肯吃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4章苦肉計雖然老套可就是有人肯吃

    夏薇將外套裹緊,拉開車門坐進了車內。

    天氣一天比一天涼了,回到家中,她讓傭人把慕西辭的外套拿去干洗干凈,她自己則綁了頭發發走進浴室洗澡。

    在貓腳浴缸里放滿了熱水,然后調進去精油,躺進去,她的大腦一陣陣的空白,她滿身的疲憊感覺稍微好些了,周圍很安靜,她可以什么都不用想。

    屋外的雨聲淅淅瀝瀝的,落在窗戶上,好像一道又一道的水痕。

    手機一直就放在手邊,她不過躺進去浴缸一會兒,就看到上面在“嗡嗡”的震動。

    她抿唇,泡在熱水里,懶得動彈,任由手機聲音一聲一聲的震動著。

    思維緩慢而凝滯。

    手機震動了一會兒,沒有人接自動掛斷之后,又不依不饒地響了起來。

    夏薇眉頭輕蹙,伸手拿起手機看了看,顧英爵的來電已經有三條了,她解開手機的鎖,又看到了幾條未讀短信。

    “夏薇?”

    “你現在在哪兒?席秘書說你已經回家了,為什么不接電話?”

    “夏薇,你能別鬧脾氣了么?趕緊接我電話。”

    “夏薇,你能夠別鬧了嗎?”

    夏薇將手機關機,原樣放回去,再次縮回熱水里,溫暖地熱氣心熏著她的臉,她什么也不愿意想,也懶得生顧英爵的氣。

    整個身子沒入熱水中。她閉上眼睛,慢慢的放松,從身體到神經都逐漸的松緩下下來。

    泡個熱水澡舒服多了,浸在溫熱的水里仿佛其他的情緒都跟著被清洗掉了。

    等水溫降下去了點,夏薇才嘆了口氣,扶著東西準備起身。

    忽然聽到浴室的門被敲響,顧英爵的嗓音低沉而冷靜,“夏薇,你差不多該出來了。”

    夏薇面無表情,用浴巾把自己身上的水擦干凈,又將頭發散開,用會風機一點點吹著,絲毫不介意門外的男人是不是在等她。

    他又敲了敲門,“夏薇,要吹頭發出來吹。”

    夏薇沒說話。好不容易弄得差不多了,她才把吹風放了回去。

    好不容易弄得差不多了,夏薇才走了出來。

    她白凈的臉蛋被熱氣熏得通紅,頭發被簡單的包了起來。

    男人還沒有換掉外出服,不悅的嗓音帶著緊繃的意味,“為什么不接我電話?”

    夏薇頓了頓,淡淡道,“我在洗澡啊,你見誰洗澡的時候接電話的?”

    她無辜地眨著眼,粉嫩的唇瓣翹起,嗓音帶著幾分嘲弄。

    男人再次皺眉,“夏薇,你就不能聽話點兒?”

    他大踏步向前,伸出雙臂,將夏薇擁入懷中,他身上還帶著夜晚的潮氣,涼涼的,沁在鼻尖。

    夏薇伏在他的懷中,神色微動,她嗅到了一種不大一樣的味道。

    法國新出的一款香水“月光”,味道很好,許多名媛都愛用。

    她不輕不重地將顧英爵推開,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眸子也輕飄飄的。

    “夏薇……”顧英爵不滿她后退,糾纏不休地往前踏出一步,想要再次將她擁入懷中。

    他打了許多電話,可是她就是不愿意接。

    顧英爵道,“以后不許這樣了,你知道么?”

    夏薇輕笑,模樣挑釁,“可是我給顧先生打的電話,也一直沒有人接。”

    顧英爵深深看著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雖然含著笑,可是她卻是極不高興的,這點簡直不能更明顯。

    顧英爵的口氣稍微緩和了點兒,帶著幾分歉意,“今天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嗯,我知道啊。”

    他低沉著眉眼,臥室昏暗的光線中,他嗓音很輕,“你能別鬧么?”

    伸出手,撫摸著夏薇的臉頰,好像撫摸著著精致的瓷器般小心翼翼,一雙眸子里,盛滿的愛憐。

    夏薇覺得有些好笑,彎著眸子,聲音還是一如既往斯文的模樣,“我發脾氣了嗎?”

    無聲地對視著,“顧英爵,我要發脾氣的話,就不會好好地和你在一起。”

    她邁前了一步,一雙清澈的眸子帶著點兒狠絕和凌厲,“顧英爵,你要知道,雖然我有時候看上去很容易原諒別人,那只是因為我不在乎他們對我做了什么。如果你做了什么,讓我發了脾氣……”

    她腳尖輕踮,湊到他唇邊,吐氣如蘭,“我不會輕易原諒你的。”

    她不高興,自然也沒有好心情,讓他跟著她高興。

    他短暫的失神,眸中那點黑色聚焦,“那么,夏薇,你想要怎么報復我呢?”

    如果他背叛了她,她這樣一只小野貓一樣的女孩兒,有什么能力去報復他呢。

    夏薇擁手指梳了一下耳邊地碎發,嫣然地笑,唇紅齒白的樣子有點兒沒心沒肺,“現在已經想要開始做準備了嗎?”

    慢吞吞的樣子,“我也只是說說而已,昨天我被人拿刀指著的時候你說你會保護我,我被人綁架的時候你說你會保護我,我都相信了。”

    “可是后來呢?”她笑,“我每次都相信你有保護我,畢竟我是你的太太,你掛了名兒的女人,那一次次出事只是意外。”

    “然后,等著我的就是,一桶迎面而來的臟水,那個潑我臟水的女孩兒,甚至連一個好點兒的理由都沒有。”

    顧英爵沒有說話,但是呼吸有一些重。

    他生氣了?

    那她呢,她不是應該更生氣嗎?

    夏薇不知道如何和這么個男人繼續呆在同一個房間里,她側過臉,“我今晚去書房睡。”

    她在書架上給自己隨便挑選了一本書,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顧英爵過了幾秒鐘,忽然道,“夏薇。”

    一雙深沉的黑眸定定看著她。

    夏薇漫不經心地轉過身子,“嗯?”

    “是因為他么?”

    “什么?”

    夏薇真的不明白他在說什么。

    “聽說他為了你,差點兒廢了一只手。”

    夏薇臉色涼的好像一碗涼白開,“好像是的。”

    “怎么辦呢,”顧英爵溫涼的口氣,陳述著一個不爭的事實,“我有點兒生氣。”

    “哦。”夏薇還是那樣懶散的樣子,“我也挺心疼的,沒辦法。苦肉計雖然很老套,但是就是很好用。”

    她就是故意的,他沒有猜錯。

    短短幾句話,就把他氣到了。

    還剛好拿捏在,他爆發的前一刻,讓他恨也不是,愛也不是。

    顧英爵將那個單薄的女孩兒一把拽過來,雙手牢牢禁錮著她嬌俏的頭顱,絲毫不理會她噴火的雙目,雙唇覆蓋上。

    在把她吻的沒脾氣之后,他才離開了點兒她的唇,笑,“聽話不?”

    夏薇被吻的有點兒缺氧,扶著額頭,“嗯,今晚過的不錯,月光的香水不說,還喝了紅酒,顧先生今晚,真的好忙啊?”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