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8章你怎么真回來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8章你怎么真回來了

    夏薇將她讓進了屋內,她直直上了二樓。

    好像對顧家極為熟悉的樣子。

    夏薇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索性低頭給藍又青發了條信息,轉身,上樓。

    顧先生的脾氣她多少知道一點,模樣要多紳士,骨子里就有多么禽獸。她可不想自己養的一塊兒肉,白白喂了狗。

    顧英爵剛起床,整個人透露出一種頹靡的神態,而梁以沫就在他身旁,靜靜地哭訴著。

    陽光落在他們的身上,竟然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她雙眼通紅,“昨晚那個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我以為你知道的,她是他的未婚妻,曾經是,懷了孕,后來流產了。”

    “他守了她一夜沒有回家。”梁以沫輕聲哭泣著。

    顧英爵的眼睛落在了門外的夏薇身上,嗓音徐徐淡淡,“你沒有吃早餐吧?先吃點東西?”

    “我在美國是聽說過他要結婚,可是婚禮取消了,我后來問他,他說和那個女人只是玩玩而已。”

    顧英爵拍了拍梁以沫顫抖的肩膀,“進來吃飯吧,別想那么多了。”

    在餐桌前坐下,梁以沫渾身都在顫抖,顧英爵則不疾不徐,態度溫厚而疏離。

    夏薇撩起點兒劉海,也跟著坐了下去。

    顧英爵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今天有事情要在外面吃么?”

    “嗯,有點兒餓了。”夏薇拉開椅子,在顧英爵身邊坐了下去,“早餐是趙姨特意為我做的減肥餐啊……我不吃多辜負人家……”

    她用勺子輕輕舀著燕麥粥,慢慢一口一口吃著,顧英爵伸手,將她早起燙的精致的卷發用手輕輕攏起,手勢非常溫柔。

    夏薇很自然地吃著,看上去好像沒有什么特別不對的地方。

    梁以沫看著他們吃飯的模樣,覺得有一些心酸,眼淚不要錢似的掉下來。

    這里本來也是她所熟悉的地方,她曾經在這個別墅里有自己的房間,也曾經每天和顧英爵早上這樣吃著早餐。

    不知道何時,這個房子有了別的女人的氣息,客廳的裝潢完全變了,沙發上放著彩虹馬和猶達的玩偶,臥室里有著女人常用的香水味道,甚至床頭,都放著顧英爵從來不感興趣的書……

    她不想多想什么,可是心里,還是隱隱有刺痛的感覺。

    這里是她的家啊……

    “你打算怎么辦?”顧英爵輕聲問著。

    “我不知道,”她失魂落魄地說著,“我一直在想我該怎么辦,可是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好像有點在乎那個李玥染,又好像完全不在乎。”

    “我不能一個人回梁家,那里太冷也太大了。”

    顧英爵蹙眉道,“梁家年久失修,的確不適合居住。”

    “我也不想和他繼續住下去了。他昨晚去看李玥染時候的樣子我都看到了,李玥染出院之后,可能要去他那兒住。”

    顧英爵眉頭皺起。

    “我想……搬回來。”

    夏薇覺得,自己的早餐粥是有點吃不進了。

    顧英爵道,“你先住下吧,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

    夏薇將勺子放了下去,拿起了包袋,“我去上班。”

    顧英爵將手擦了一下,慌忙站了起來,“我送你?”

    夏薇用冷嘲的眼神回頭看了他一眼,“不用,你好好陪沫沫吧。”

    她快步走到屋外,感覺渾身一陣冷,一陣熱。

    梁以沫站起身,苦笑著垂下頭,“顧英爵……對不起,我又要給你添麻煩了。可是我除了你,真的不知道應該找誰。”

    顧英爵眉頭緊皺,“你認識席秘書,他會幫你安排。”

    梁以沫剛剛點頭,就看到顧英爵大踏步,看上去明明還是原本的樣子,卻幾步在花園中就追上了夏薇。

    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夏薇?”

    夏薇側眸看向他,“嗯?”

    看著她像是在鬧脾氣的樣子,其實也不算,最多是女人鬧點小脾氣。

    那樣的眉眼很生動。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我送你上班。”

    “不用了,我真的不要緊,你好好陪她吧。”

    她的口氣還是那樣溫溫淡淡,滿不在乎的樣子。

    夏薇晚上回到家的時候,聽聞梁以沫已經走了。

    顧英爵對此沒有表示,只不過,晚上回來了晚一點兒而已。

    指針過了十點地時候,夏薇找了一本書,去了花園,一邊留心聽著周圍汽車的聲音,一邊在庭院燈光下看著書。

    夜風有點冷,她卻想在第一時間,看到顧英爵。

    讓廚房熱了熱酒給她御寒,她一邊心不在焉地看書。

    晚上的秋風吹過,夏薇冷得瑟縮了下肩膀,眉心也跟著蹙了起來。

    顧英爵回家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夏薇。

    她的臉睡地迷糊了,他俯下身將她抱了起來,走向隔壁的別墅,一路抱回臥室。

    將她放在床上時,女人忽然睜開了眼睛。

    精致的五官因在月光下顯得格外的美艷迷人,因為微醺的酒意,又帶著不自知的天真。

    她看向了旁邊地鬧鐘,“怎么現在才回來?幾點了?”

    男人的臉色臉沉了下去。

    卻聽她蹙著眉頭,嬌嬌軟軟的喚著他的名字,“顧英爵啊……”末了,她好像想起什么困惑的事情,皺著臉想了又想,才道,“你不是去陪梁以沫了嗎?怎么真回來了?”

    他淡淡的答,“誰告訴你我陪她去了?你說的?”

    “我沒說,我才沒說……”

    她看著他,眉毛擰得更厲害了,手指扶住了他的下顎,研究般的注視著他,“你沒有去陪她,你去哪里了?”她的臉愈發的困惑,因酒精而沙啞的嗓音更是平添動人,“你大半夜三點有什么工作?”

    眉眼清朗,淡靜,但好像又溫柔得過頭了。

    女人不高興的看著他,伸手戳著他的臉,“我問你呢?”

    他依然低頭給她解開衣裳,“嗯,她出了點兒意外,我去看看?”

    她看了他好半響,小聲的咕噥了一句,但顧英爵沒聽清楚。

    顧英爵看著嫣然嫵媚的女人,閉了閉眼,啞聲道,“閉上眼睛,睡覺,我給你關燈。”

    她一聽,更不高興了。

    他看著她的表情,皺眉問道,“怎么?”

    女人支起身子,朝他吹了一口氣,語氣不悅的道,“刷牙了沒?”

    顧英爵,“……”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