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3章我在新婚夜差點兒做了寡婦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3章我在新婚夜差點兒做了寡婦

    夏薇冷冷看了她一眼,“李玥染,你可小心點兒,下次你再淪落的時候,梁以沫這樣都不會救你!”

    李玥染早就被夏薇打壓怕了,如今她冷下來連,李玥染就渾身本能地害怕。

    夏薇高跟鞋狠狠一腳踩在了顧禮棠的臉上,顧禮棠在迷茫之中睜開雙眸,看到一雙瑩直的長腿,滿腦子有轟炸機過境一般的感覺。

    夏薇美艷的臉居高臨下,“給我說話。”

    顧禮棠那一瞬間忘記了李玥染,顫抖著嘴唇,“說……說什么?”

    “放人……”

    顧禮棠對著電話那頭,乖乖的說著放人,然后傻傻地沖夏薇笑,好像一個邀寵的小孩子。

    夏薇雙眼微闔,“乖。”

    電話那頭卻半天沒有動靜。

    夏薇似乎聽到了槍聲,“喂?聽到了么?你們家小少爺說放人了。”

    “好的,顧太太,您能否也能說一句話,讓現在拿著槍對準我們的人收手?”

    夏薇愣了愣。

    那位保鏢手中的電話已經被搶了過去。

    “夏薇?”

    夏薇愕然,“慕西辭?”

    慕西辭嗓音微冷,“梁以沫已經被救下來了。”

    他的辦事效率,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快。

    “顧英爵呢?”

    “這要問他的手下,不過應該沒有事,四龍區的手下說有看到兩只降落傘安全落地。應該是顧英爵和他的手下。”

    一直緊繃的心,這才松了下來。

    兩條人命,都就下來了。

    已經冬天了啊,她還穿著睡裙,披著顧英爵的羽絨服,午夜可是真的太冷了。

    她掛了電話,從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打給了顧英爵。

    在響了幾聲之后,電話就被接通了。

    那個低沉的嗓音輕輕響起,“喂?怎么了?睡不著了么?”

    是極為尋常的口氣,好像他沒有經歷過墜機,好像今晚是靜謐的新婚夜什么波瀾都沒有。

    “我在李玥染這里。”夏薇顫抖著嗓音,“梁以沫被救下來了,你不要再過去了,兩方面現在剛剛熄火,你再去……我擔心你出事。”

    電話那頭短暫的沉默了一會兒,“好。”

    “沒有什么事情了,我先走了。”

    顧英爵慌張說道,“我現在就回去,你先不要亂走,你開不好車,我不想你半夜出什么事情。”

    再開不好車,她都已經一路闖著紅燈來到這里了。

    夏薇掛了電話,看向李玥染,唇角輕扯,“你完蛋了。”

    李玥染的臉色一陣陣發白,“呵,那老阿姨還真活下來了。”

    她繼續抽著煙,一縷縷白色的煙霧,將她的臉蛋輕輕籠罩其中。

    她抬起頭,看著里面明亮的光線,隱隱可以聽見不大清楚的車聲。

    眸色恍惚,“我在賭,這一次梁以沫大吵大鬧實在煩人,我也知道如果拉下去處理會是什么結果……可是誰讓,這個男人什么都不管不顧,只想取悅我呢。”

    梁家老先生過世,留下了一片公司,繼承人是梁以沫,她在整個盛京的地位,不僅僅只是娛樂圈女皇。

    如今卻一著不慎,被她暗算,只要沒死,李玥染就別想狗貨下去。

    “興許我能贏呢?”她的煙頭落在地上,蹙眉想著。

    夏薇心里清楚,李玥染絕對贏不了。

    就算她將梁以沫沉江了,她也贏不了,她一天做了男人的玩物,就永遠是,臟了的女人,怎么可能靠不擇手段能夠洗得輕?

    偏偏這位顧禮棠是位只會做-愛卻不會給人名分的男人,一無所成,骨子又輕,全仗著出生好靠著家里才能有現在的地位。

    這個世界永遠是真實而殘酷的,自己都立不起來,誰還能幫她不成?

    她忽然抬起臉,跳下了桌子,將地上死狗一樣的顧禮棠拖入了浴室里,開著冷水淋著他的臉。

    “禮棠……禮棠你醒醒啊……”她聲音愴然,“你快醒來,救救我啊……你不醒過來,他們今晚會弄死我的啊……”

    那些蒼涼的聲音,刻骨驚心,夏薇卻只覺得冷,看著手機上的時間一分一秒的變化,心跟撕碎了一般風雨飄搖。

    別墅外的車聲逐漸靠近。

    夏薇下樓梯,回到了客廳。

    剛轉眼,就看到了滿面淚痕的梁以沫和顧英爵。

    梁以沫靠顧英爵很近,依賴的模樣,顧英爵落后梁以沫的身后半步,一副護花使者的模樣。

    走廊的燈是淡淡的黃色,夏薇曾經無數次覺得,這樣的燈光很暖,有著曖昧和溫馨的色澤。

    而她此時卻覺得這樣的燈光太寒涼了。

    夏薇沒有動,在這樣的燈光中打量著他們。

    而正在此時,滿臉冷水,被灌了一肚子醒酒湯的男人被推了出來。

    顧禮棠腦子還很混沌,有點兒搞不清楚狀況,潦草地站著,一雙眼睛首先黏在了夏薇瑩直的雙腿上,那雙美麗的高跟鞋讓他一輩子都忘記不了。

    什么梁以沫,李玥染,哪里有獵艷的新人有趣?

    風流浪子大抵就是如此,見一個,喜歡一個,每一個都情深似海,可是,新的女人卻可以決定舊的女人的生死。

    一雙醉醺醺的雙眼死死盯著夏薇的雙腿,癡癡地笑。

    直到感覺一道冰冷的視線在緊緊凝視著他,他才抬起頭看向夏薇。

    夏薇的眼神讓他雙腿一軟,差點就地跪下喊女王姐姐。

    夏薇看到他猥瑣的樣子,眉頭輕皺,胃中翻涌,偏過了臉。

    梁以沫長發披散,她抬頭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從夏薇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側臉,所以無法準確的看清楚她臉上的表情。

    微微垂首的顧英爵朝著夏薇走過來,長腿不疾不徐,樣子溫沉,眉眼冷銳而沉靜,他走到了夏薇的旁邊,“不是說乖乖在家等我么?怎么自己跑來了?”

    夏薇一笑,“如果我不來,你以為能夠拖到時間等慕西辭的人剛巧趕到,救下你的集裝箱女神?”

    顧英爵眉眼一深,“你知道了?”

    夏薇低聲,“嗯,我都知道,我還知道,我新婚夜差點兒做了寡婦,連丈夫的尸體都拼湊不全。”

    顧英爵嗓音很低,將手放在她冰涼的臉蛋上,雙眸墨沉,“嗯,對不起,夏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