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6章我兩個都不要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6章我兩個都不要

    “我們回去吧。”他的口氣極淡。

    梁以沫一直看著他們的對話,直到顧英爵斂著眉目握著夏薇的手準備走,她才下意識的抓住他的手臂,怔怔的問道,“你走了我可怎么辦……”

    她不確定,顧禮棠會不會再次發瘋對她怎么樣。

    有點哽咽,“顧英爵,你說了今晚會幫我的啊……”

    說到這里,她便說不下去了。

    夏薇的目光如同薄薄的寒冰,落在她的臉頰上,她卻不能輕易松手。

    即便他因為夏薇的插手要走,她也是沒有立場要攔的,夏薇是他娶的女人。

    顧英爵倒是頓住了,他視線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始終沉默而推搡的另一個男人,波瀾不驚的開口,“顧禮棠,你酒醒了么。”

    顧禮棠點點頭。

    “明天奶奶那邊我們要過去一趟,你別做出讓她失望的事情。”

    顧禮棠渾身哆嗦了一下,再次點點頭。

    李玥染繃緊了臉,“禮棠?”

    顧英爵沒看她,依然只是淡漠的看著顧禮棠,“這么晚了,是要鬧也要結束了。”

    顧禮棠悵然看了一眼梁以沫,又回頭看了看身后的女人,最終好像下定決心一樣,“你們兩個我都不要,你們給我滾。”

    梁以沫臉色慘白,李玥染差點兒哭出來。

    “禮棠?”

    “禮棠?”

    顧禮棠撓了撓頭,似乎在低頭思索什么,轉頭,找準了李玥染的臉,給了她一巴掌。

    “賤人,趁著老子喝醉用老子的手下。”

    梁以沫神色微變,好像在笑。

    “還有你。”顧禮棠轉頭看向了梁以沫,“天天磨磨唧唧有意思沒有?我跟你說了多少遍分手我們不合適了?”

    梁以沫驚呆了。

    “你怎么什么事兒都找我小叔啊,不找一天你能死么?”顧禮棠冷笑,“喜歡小叔和我小叔在一起啊,喜歡我和我在一起啊。”

    “梁以沫,你知道不知道,一個女人不能同時有兩個男友。你真好意思啊,今天這個男閨蜜,明天那個前男友,真當老子傻啊?這是我小叔,要是別的男人我早剁了你了?”

    梁以沫臉色慘白,“顧禮棠,你不相信我么?那是你叔叔,是我多年的好朋友!”

    “你當老子聾啊,剛才你說啥我沒聽見啊?”

    顧禮棠道,“滾,滾,滾,我受夠你了。你總嫌人家女人臟是吧?我告訴你!”他一抬手指了指身后地李玥染,“我寧可上她,也不會上你。”

    夏薇眉頭輕皺。

    男人渣的太多了,夏薇曾經覺得黎皓遠算是渣到一定境界的,沒有想到有比黎皓遠還要渣的。

    顧禮棠看著兩個女人怔在當場,干脆回身進屋子拿衣服,阿瑪尼的衣服皺巴巴的往身上一套,凌亂而終于過度的臉就那么仰起,身上帶著股子冷水味兒,“好,你們不走,我走。”

    說著,在眾人的僵持中,奪路而逃。

    顧英爵單手插入褲袋,看向梁以沫,“我派人送你回梁家老宅?”

    梁以沫愣了愣,面無表情。

    作為女人,夏薇此時心里有一些酸澀的表情。

    被深愛的男人這樣當眾侮辱,誰能夠受得了?

    李玥染卻忽然笑了出來,一點兒也不擔心的樣子。

    夏薇疑惑地看向李玥染,卻見李玥染鎮定自若地轉身想要進房間,不知道是要去睡覺,還是去收拾東西離開。

    “你笑什么?我被拋棄了,你不是也是么?”梁以沫忍著淚光看向李玥染。

    李玥染抬頭看梁以沫,“我真的懷疑你是怎么和他在一起的,你不知道他懦弱又渣么。”

    梁以沫目光一閃,倒退一步。

    懦弱……渣?

    “你看著吧,明天他就會來找我。我知道他這樣的花花公子想要什么,想玩什么……”李玥染一笑,“興許他過幾天玩心起來了還會找找你。”

    目光有點兒冷絕,“我們這樣的狀況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他厭倦了。”

    梁以沫握緊了拳頭,紅著眼睛看著李玥染。

    “不過現在,他只是被你嚇怕了。”

    梁以沫搖搖頭,“禮棠不是那樣的,他是個好孩子。”

    “哦,那么我們拭目以待。”

    “你什么都不了解,什么都不知道,顧禮棠不是你說的那樣。”梁以沫堅持道。

    “我不是故意說顧禮棠怎么樣,我只是從人性的角度來考慮這件事情。顧禮棠今晚逃跑了,沒有做出決定,就代表——兩個都想要。”梁以沫一笑,“別忘了,我可是被這些可怕的人玩到死的。”說著,眼風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夏薇,“我知道男人,是有多么的可惡。”

    夏薇心里凄涼,挽起唇角無聲而嘲諷地笑,好像是在笑過去的自己。

    慕西辭眼皮微微的動了下,他眉目極其的冷淡,“夏薇?我先回去了。”

    夏薇抿唇,看著他,“謝謝。”

    顧英爵跟著亦淡淡的道,“為了我的妻子,讓你大半夜的麻煩了。”

    慕西辭的視線在他的身上落了幾秒,然后轉移視線看了眼圈已經紅了的梁以沫,“沒什么,我不是來幫你的,我是來幫助夏薇的。”

    她抿唇看了眼眉目冷淡的男人,他斂著眉,光線照不進他的眼底,讓人看不見他眼睛里的神色。

    夏薇看了又看,總下意識的覺得哪里不對。

    末了,她才抬頭去看始終握著她的手的男人,不期然就直接的撞上了他的眼神,她心尖戰栗了一下。

    他一直在盯著她,審視她。

    她抿唇,沒有說話。

    顧英爵將視線從她的臉上收回,淡淡地看向慕西辭。

    后者掀起眼看著他,“還有事?”

    “沒有,”顧英爵淡淡的道,眼睛里沒有波瀾,似只是不經意的道,“你今天忘記戴眼鏡了。”

    “眼鏡壞了,拿去修。”

    顧英爵淡笑,“怎么不買新的?”

    男人回了一個似曾相識的笑容,“我這個人比較戀舊。”

    李玥染收拾了收拾東西,穿戴整齊,拖拉著行李箱,趁著夏薇和顧英爵還在,逃命似的走了出去。

    夏薇眼角余光看到是顧宅的司機為李玥染備車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