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2章吃雙份兒的藥會不會不好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2章吃雙份兒的藥會不會不好

    夏薇將手中最后一件衣服疊好放在行李箱里,一邊似笑非笑的道,“李特助,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好哄騙?”

    李特助,“太太說哪里的話。”

    “嗯,”她闔上眸,慵慵淡淡的吩咐,“告訴顧先生,我生病了。”

    李特助額頭上滴下冷汗,“太太”

    夏薇沖他笑,“怎么,我看上去像是開玩笑嗎?”

    李特助,“顧總吩咐我把您安全的帶回國,太太,您別難為……”

    夏薇笑出聲,眼中意味綿長,“哦。我病得要死了,是難為你了么?”

    李特助只能出門打電話。

    李特助給顧英爵打電話的時候,顧英爵正在法國機場,私人飛機已經準備好了。

    “先生,太太……病了。”

    夏薇走到墻邊,隔著門,靜靜聽著李特助的話。

    “好好的,怎么就病了。”顧英爵漫不經心地道,“我早上看到她的時候,她還好好的。”

    “先生……”李特助嘆了口氣,“您還是別管梁小姐的事情了,上次您就為了梁小姐……”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么,李特助將電話收起。

    李特助呆呆站了半天,嘆了口氣,有點兒不知道該怎么辦。

    顧先生,就這么為了那個女人,把新娘子獨自丟在了異國他鄉?

    推開門,卻看到了夏薇抱著手臂,靜靜倚著墻站著。

    “太太……”李特助有點兒結巴。

    “哦……我都聽到了。”

    李特助道,“是……梁小姐不是接了傅導的新劇么?在片場好像除了事故,顧先生懷疑事故背后有牽扯,所以要回去調查。”

    “她是死了,還是殘了?”夏薇嗓音微寒。

    李特助喃喃道,“說是砸了手。”

    夏薇走到了浴室里,打開冷水,在秋日即將入冬的冰冷天氣里,給自己兜頭蓋腦地澆下了冷水。

    摸摸糊糊的從床頭摸出手機,屏幕的幽光有些刺眼,她朦朧的看清楚上面顯示的時間,凌晨兩點多。

    外面已經開始飄雪了,滴水成冰的天氣。

    但這種異國他鄉,這種復古的酒店,這種凌晨的深夜,她發著高燒,吃藥輸液。

    她知道他會知道。

    咚咚的門鈴聲在響。

    那聲音很吵,夏薇燒得迷糊,有點兒分不清楚是不是真的鈴聲,還是她在做夢。

    待到聲音聽清楚了,她一個激靈,更害怕了。

    她將被子蓋在身上,握著手機給李特助打了個電話,心慌慌的道,“你趕緊過來,帶著咱們家保鏢,有人在敲我的門。”

    那邊沉默了短暫的兩秒鐘便道,“太太,您開個門吧。”

    “開門?是你在外面嗎?”

    她感冒得很嚴重,嗓音都沙啞了。

    “您能起來的話就請您下床開一下。”

    夏薇猜想李特助又找來了什么藥給她,她開燈掀開被子,忍著陣陣的眩暈還是走過去把門打開了。

    立在門口的是個男人,頎長的身影英俊挺拔,一張臉逆著光看不清楚,帶著夜晚的凜冽寒氣。

    即使腦袋很沉重,上下眼皮子打架,她還是能夠很清楚地感覺到這個男人的氣息,很熟悉。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可能發燒而滾燙的臉蛋,“我在做夢嗎?”

    嗯,估計是做夢了。

    他如果留下,早在上飛機之前看到她的溫度計照片就來了,而不是拖到現在。

    既然是做夢,她現在就該醒過來了吧。她可別真一不小心病死了,那樣她就虧大了。

    努力想要睜開眼睛,低頭,也懶得和這個夢里的男人說什么。

    就見他皺了皺眉頭,隨即長腿直接跨了過來,停在她的面前,看了她的臉一眼,然后直接將她抱了起來。

    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反手把門關上了。

    夏薇本就覺得昏沉的腦袋更覺得沉重,干脆閉著眼睛不說話。

    眼睛痛,腦袋痛,一跳跳地痛,她快難受死了。

    她被他抱著,能夠聞到他身上須后水的味道,他的暖意,他的氣息,他曾經每晚都會聞很多遍,想要徹底記住的氣息。

    很真實。

    男人一言不發的把她放在床上,另一只手探上了她的額頭,冰涼的手和覆蓋在她滾燙的額頭上。

    拉過被子,替她做蓋住。

    顧英爵手收了回來,不溫不火的道,“夏薇,我還真是小瞧你了,我知道你敢裝病,沒有想到你真敢拿自己身體糟蹋。就這么一分鐘也不想我走?”

    夏薇有些懵懵的看著他,“你……回來了?哦……可是他們說你聽到我生病上飛機了啊……我做夢了吧?你怎么又回來了呢?”

    他淡淡的看她,“李特助說你在我走之后又是哭又是生病,一整天在床上躺尸,現在不知道是死識活。”

    她看著那張溫淡英俊的臉,“你時間不夠的吧,怎么又飛回來了……你難道一天都在飛機上?落地直接原路回來了?”

    顧英爵扯了扯他菲薄的唇,沒理會她的蠢問題,“吃藥了嗎?”

    “吃過了。”

    “發燒了,我明天找人過來給你吊點滴。”

    她蹙著眉頭,“我只是小感冒,不用吊點滴。”

    他無奈地將她擁入懷中,“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大脾氣。”

    “你說了陪我度一個月蜜月,現在才一個禮拜。”

    夏薇看著他低垂的眉眼,他臉上還帶著點兒惱怒,她偏過腦袋,“而且我是真生病了,沒有裝病。”

    她是想要激他不讓他走,只是……在他走了之后,她就知道自己的辦法沒效果了。

    該吃藥吃藥喝水喝水了。

    但是感冒就是感冒了,哪里那么快立刻就能好。

    她抱著膝蓋坐在床上,長發如瀑披散下來,下巴枕著自己的膝蓋,晃著一雙大眼睛看他,“我聽說你挺在意的梁以沫出事兒了,你不用管我,特意飛回來多不好啊。梁以沫在醫院沒人照顧呢。法國這點兒人杰地靈,我死不了。”

    顧英爵沒搭理她。

    起身倒水,把藥倒在她的掌心,喂到她的唇邊,“吃完這些就睡覺,我去洗個澡。”

    他一天都在飛機上,落地打開手機看到李特助的短信,機場都沒有出直接飛回來了。

    夏薇看看他,又看看他掌心的藥,眉頭皺了皺,她吃過藥了,吃雙份兒的會不會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