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4章到底誰贏誰輸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4章到底誰贏誰輸

    顧英爵清冽的眉宇間凈是涼意,“我不明白你從哪里看出來的,你和我講講,這其中到底有什么道理。你的小腦袋瓜子,到底是怎么得出這些結論的?”

    她的胸口開始劇烈的起伏,“顧英爵,你自己都做了,你還不承認。”

    干凈而英氣的眉梢高高挑起,手上動作卻不停,一雙凌冽的眸盯著她漲得通紅的臉龐,勾唇淡淡的笑,“我沒有什么不好承認的。如果我真的喜歡她,我沒有必要現在還在你身上下功夫。”

    他的口氣,越來越沒有遮攔,“不然現在我就讓你試試?我愿意在你身上多么……花功夫。”

    她怔了一下,一時間沒有說話。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手腕被扣住,緊接著,他的人壓了下來。

    她條件反射的尖叫出聲,“顧英爵!”

    “不許叫,”英俊如斯的俊顏冷靜的微笑,眼神落在她的身上,“你叫出來,讓司機怎么想,嗯?”

    她睜大著眼睛,條件反射的推搡掙扎。

    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指落在她的領口上,薄唇挑起輕佻的弧度,嗓音帶著沙啞,“你晾了我幾天了,嗯?”

    她慌亂不已,雙手扯著她的衣服。

    夏薇想出聲,男人扣住她的細腰,不待她開口,就吻了下去。

    溫度炙熱而強悍。

    耳邊,手機聲一聲一聲地震動起來,是藍又青,估計在等她一起去吃飯。

    她腦袋一陣陣發昏,根本解不了電話。

    她想要推開顧英爵,卻沒有辦法,黑白分明的眸底倒映著男人英俊卻慢慢侵犯性的臉,溫和的輪廓散開一股勢不可擋的侵犯性。

    她屏住呼吸,心頭亂作一團。

    咬唇,鎮定的出聲,卻滲出微不可覺的戰栗,“顧英爵……我不離婚,我也不走,我知道你喜歡我了。咱們這次就算了吧?”

    回應她的,是男人的笑意。

    她的心跳失控,大腦有些混沌。

    想要逃跑,可是逼仄的車廂,哪里有她逃跑的地方?

    至于司機,全神貫注目不斜視地開車,仿佛對車廂里的動靜渾然不知。

    “我……我錯了?”夏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司機到底還是幫了夏薇的忙,車子緩緩駛入別墅。

    “先生……”司機盡量用正常的聲調干巴巴說著,“到了。”

    顧英爵語調和眼神都很正常,“嗯。”

    一邊說著,一邊抱著夏薇就下車,夏薇早被他撕得混亂了,只用一件衣服輕輕遮住身體。

    他隨意的動作又張狂得性感,掀開薄唇,“乖女孩,我們到家了。”

    夏薇將臉輕輕埋入了臂腕,假裝駱駝。

    道歉也好,安撫也好,現在都不合適,可是進了房間,顧英爵要做什么,就更難說了。

    她今天到底那句話,把顧先生得罪的那么徹底?

    心里默默將所有事情過了一遍,努力找了個不那么挑刺的話題,“哦,我其實分析的很有道理。”輕輕咳了兩下。

    顧英爵淡淡瞥著她,傭人來給他們開門。

    他只抱著她不松手。

    “我那個……你看我是你老婆,那是你前女友,正常人肯定都不會講道理,講公平,無條件愛自己老婆幫自己老婆啊……可是你呢,你居然跟我講公平,那就代表什么,代表那個女人和老婆一樣重要。我覺得我長得漂亮對你忠心耿耿還和你領了結婚證,她對你不好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劈腿你大侄子還愛的要死要活一天天就知道利用你,你看,如果把那些加分減分項都去掉,那不是就代表,她比我重要你更愛她么?”

    夏薇眨巴眨巴眼睛,“我的理論簡直無懈可擊。”

    顧英爵輕嗤一聲,踢掉了鞋子,直接走在地毯上,將她往樓上抱,一邊吩咐著傭人拿醫藥箱來。

    夏薇筆著白嫩的手指,絲毫沒有馬上就要被吃干抹凈的自覺,“哦,我還有接著的理論呢。既然她比我重要,我不過是鴆占鵲巢給人添不痛快的,所以我理所應當,規矩點兒,給你心愛的女人讓路啊……她現在對顧太太這個位置沒有興趣,我就姑且先當兩天,你在她面前也不用太為難。以后嘛……你可以徐徐圖之啊……”

    顧英爵伸手輕輕擰了一把她腰間軟肉,“徐徐……圖之?”眼眸危險地瞇起,在夏薇振振有詞口齒清晰的嗓音中,他逐漸冷靜下來,“你希望男人追女人徐徐圖之?”

    “當然。”夏薇粲然一笑,“你追我,就快了點兒。”

    傭人送來了醫藥箱,他將夏薇放在床上,將醫藥箱打開。

    他淡淡的腔調很不以為意,“你就是沒有腦子。”

    夏薇愣了愣。

    “你有腦子的話怎么會淪一落到來做顧太太。”

    夏薇坐在床上,覺得自己應該生氣一下,低頭看著蹲在她的身前拿著藥水和面前替她擦藥的男人,視線有些恍惚的出神。

    他眉眼沒有舒展開,低眸盯著她手掌擦傷的殷紅,隱約甚至能感覺到細微的心疼。

    沾藥的棉簽在她的手掌上頓了半秒鐘,然后繼續涂抹,她淡淡的笑著,“嗯?我怎么沒腦子了,至少我撿了個便宜老公。”

    “呵?”顧英爵抬眸,譏誚地笑,“我當時想的是,看上了一個女人,然后我用最快的速度,搞定了那個女人。”

    夏薇俏臉一紅,她覺得,她應該生氣的。

    她怎么總是在應該生氣的時候臉紅。

    她哼唧了一聲,“結婚容易的人,離婚也會很容易。我聽說某人是因為我長得像梁以沫才娶我的,這么想想,我可以理解你。”

    他薄唇染著笑,淡淡的,“你非要這么想,我也沒辦法。”

    夏薇這次真的生氣了。

    顧英爵將棉簽扔了,用繃帶給她纏緊傷口,她疼的齜牙咧嘴。

    這下子,吵架的力氣也沒了,剛才吵到哪里,該生氣還是該高興,也全忘了。

    腦子一白,看向顧英爵。

    “嗯,就是沒腦子。”顧英爵溫淡道。

    “我餓了。”夏薇有氣無力地說著,“我本來和藍又青約好了去吃大餐的,都怪你,我吃不上了。”

    指尖輕佻蹭了她的鼻子一下,“嗯,這就去給你做。”

    他起身,下樓去給夏薇做面吃。

    她看著他的背影消失,才拿出手機給藍又青回短信。

    顧英爵做碗面,正準備端上樓,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眸色逐漸變深,最終,將手機收回口袋,將面拿上了樓。

    屋子內,剛才還在喊著餓得女孩兒已經睡了過去。

    顧英爵想要叫醒她,又不忍,等了一會兒,順手把燈關了,屋子里一下就暗了下來,唯有從外面的走廊進來的光還照進來了一點。

    臥室的門被刻意放輕的動作帶上。

    午夜兩點,樓下泳池晃動著清冽的光澤,映在天花板上,是粼粼的波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