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9章NIGHT的幕后老板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9章NIGHT的幕后老板

    李文來一笑,點了點頭。

    酒都已經端到了她的跟前,一旁的保鏢按住了夏薇的手腳,手扣著她的下巴就要灌。

    夏薇咬緊了牙關不想吃,可是那些保鏢哪里肯順了她的意思,照準了她的臉又打了下去。

    她痛得腦袋一懵。

    嘴巴一松,被人強掰開了,接著,烈酒順著喉嚨,一路火燒火燎地灌了下去。

    多余的酒水順著她的脖頸流淌到她的衣服上,濕了胸前的一大片,隨著呼吸和哭泣一起一伏。

    他還沒來。

    電梯一直被占用,慕西辭一路順著樓梯狂奔下樓,循著圍聚的人群沖了過來,藍又青在哭喊,他推開人群出現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幕。

    夏薇被章魚一般被一群男人按在沙發上,一個猥瑣的公子哥兒正拿著酒杯,從她臉上澆下去。

    香艷旖旎,卻又悲愴至極,好像重重的驚雷,落在他的頭頂。

    李文來被人搭上肩膀上,他整個人興奮得不行,哪里顧得上身后,回頭不耐煩的吼,“給我滾邊兒去……老子第一個,玩夠了才到你們!”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只覺得周圍一靜,玻璃的酒瓶直接正中的砸在他的腦袋上。

    慕西辭看著從李文來頭上流下的混合的酒和血,唇畔噙著冷笑,低低的嗓音仿佛從地獄里漫出的悼詞,戴著眼鏡,模樣要多斯文氣息就有多么血腥,吐詞冷靜,哂笑,“什么狗東西,竟然敢在nig叫囂。”

    他的氣場,就好像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魔,冰冷卻充滿了煞氣。

    李文來想開口說話,只覺肩頭那只大手微微用力,然后他整個人就被提了起來,直接被扔了出去。

    李文來好像一個重重的水泥袋,帶著滿身的灰塵,被重重地摜在玻璃茶幾上。

    玻璃茶幾被撞得碎花飛濺,將圍觀看熱鬧的人嚇得哇哇亂叫。

    骨折的聲音和男人的慘叫聲震動人的耳膜。

    站在人群中央的男人唇角勾起,冷笑一聲。

    保鏢們一擁而上,nig的保安涌了上來,將那些人收拾了帶了下去。

    “慕總……人怎么處理?”一旁的nig負責人低頭哈腰。

    慕西辭涼涼瞥了一眼他,邁開長腿朝著沙發走去。

    夏薇半躺在沙發上,感覺自己身上又是血又是酒又是眼淚一塌糊涂,因為剛才聲嘶力竭,現在連動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

    她在恍惚中看到一個男人朝著她走了過來,高大而清俊的樣子,目光中是她熟悉的溫度。

    緊繃得快要斷掉的神經一下子松弛開,眼淚洶涌的流下,“我好害怕啊……”

    男人將西裝外套解開,輕輕蓋在衣裙襤褸的夏薇身上,然后俯身,無聲地將她抱住。

    柔軟而纖細的身軀顫抖得厲害,她眼淚不要錢似的往下砸著。

    此顧不得許多了,只是伸手牢牢抱緊了他,腦袋靠著慕西辭的胸膛,什么都不想想。

    慕西辭一動不動的讓她抱住,低眸,看著她掛滿了淚痕地臉,一直冰山一般斯文冷峻的臉上,忍不住有了點兒笑意。

    膽小鬼,這里是他的酒吧,有什么好害怕的。

    等她哭夠了,才慢慢松開了她,光線很暗,他靜靜地看著她那里受傷了沒有,他看清楚了她臉上的淚痕,也看清楚了那被男人扇得腫起的小臉。

    后俯身將她抱著了起來,喚道,“藍又青。”

    藍又青看傻了,慕西辭剛才脫了衣服給夏薇穿,還抱了夏薇……

    心里翻涌著奇怪的情緒,緊接著是一片茫然。

    “我送夏薇去休息……”

    藍又青緊繃的神經斷掉了,慌張道,“剛才那些人給她吃了nig的藥……還灌了她酒,不帶她去醫院真的不要緊嗎?那些藥……”

    夏薇仰起了小臉,“沒事,我沒有喝多少,我也不想去醫院,我想回家休息。”

    慕西辭抱著夏薇的身體微微僵硬了一些。

    他將夏薇又放回了沙發上,夏薇有點兒害怕,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袖子。

    “乖,躺著。”他低聲說。

    他站起身,將眼鏡摘下,順手放在一旁,然后又把胸前的扣子也跟著解開了兩顆,手指將袖子挽起。

    他低頭看著地上被摔得不知道斷了幾根骨頭的男人,薄唇涼涼勾起一絲笑意,抬腳不緊不慢的走了過去。

    李文來縮在角落里,他眼看著手下被保安控制住,再怎么蠢也知道了眼前之人是這里的老板……

    而nig的老板……他還真不敢在人家的場子里鬧。

    “你是誰,你想干什么?”他畏懼地朝后縮了縮,臉上露出盡量兇狠的表情。

    男人走近他,居高臨下,他可以清晰地看到男人眸中的睥睨和冷意。

    慕西辭的唇側掀起似有似無的弧度,“這個女人我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去靠近,都沒舍得碰一根手指頭,你竟然敢在我的地盤上動她……”

    他如同魔鬼一般輕輕笑了下,明明聲音很清閑,卻包裹著讓人不寒而栗的冷意,“你給她吃了什么?嗯?”

    李文來嚇得面無血色,“你知道我是誰么?我哥哥可是警察署的署長,你要是傷了我,你活不過明天!”

    他唇上噙著淡淡的笑,眼神暗如鬼魅,“哦?”

    一聲凄厲的慘叫。

    慕西辭抬腳,狠狠地攆在男人的xx上,“信不信,我現在就廢了你?”

    夏薇半躺在沙發上,涼涼看著眼前的一切。

    她還有點兒斷片,可是心里卻記住了那句話。

    ——我花了幾個月去靠近的女人。

    她整個人都僵住了。

    nig的神秘老板?盛京第一酒吧的幕后老板?

    那么,他從前,在nig的牛郎經歷……是假的咯?

    她抬頭,看著他的背影,纖細的手指慢慢抓緊身上男人的西裝,眸色茫然。

    他的語調輕描淡寫,唇角牽扯出冰涼的笑意,他像極了令人心悸的窮兇極惡的殺人犯,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極致的血腥和暴力

    如果不是他正狠狠踩著一個哭嚎的男人,他現在的樣子甚至有點兒迷人。

    在碾到李文來臉上青筋暴起,痛得昏厥過去之后,他才抬腳,“把他的那些保鏢都給我扔到四巷,告訴那片的人,不打廢明天都別來見我。”

    “好的,慕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