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1章好像有什么東西在交鋒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1章好像有什么東西在交鋒

    砸了就砸了,再怎么交涉也只是賠錢了事,盛京就這么大,得罪了顧太太,顧公子有的是辦法不動聲色地弄死他們。

    慕西辭不一樣,在這些看守眼里,慕西辭這樣靠自己起家爆發的人只是一條會咬人的狗而已,有錢,卻抵不過那些上流社會的銀行家,沒有權、也沒有勢,那些錢只是虛浮的。

    夏薇走出了看守所,顧英爵的車子還在等著。

    夏薇快步走過去,拉開車門,低聲埋怨道,“等我干嘛?人傷著要先送醫院啊……”

    顧英爵淡淡地看著她,沒說話,一旁一直癡癡盯著慕西辭的藍又青收回了視線,“是西辭讓等你的。他不放心你。”

    顧英爵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對司機點了點頭。

    夏薇的手被他溫熱的掌心輕輕攏著,她抬起眼瞼看了一眼顧英爵。

    “如果你有事情的話,不然就先去?”夏薇溫軟的嗓音說道,“我的朋友我跟去醫院就好了。今晚也沒有什么別的活動了,你也別耽誤了你的工作了。”

    顧英爵的眉頭稍微攏了一下,溫聲道,“我把你送到醫院再去也是一樣的。”

    慕西辭神情淡漠地看著窗外不斷變化的街景,仿佛對身后的事情渾然不覺。

    夏薇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因為我,麻煩你了。”

    顧英爵對慕西辭并沒有交情,只是單純為了她,才多有照拂的。

    ——何止沒有交情,大約在商場上,也是你死我活的關系。

    推了晚上的重要晚宴,陪她出來玩,又趕上事情……

    顧英爵握著她的手輕輕收攏,聲線溫涼,“你還不算很沒有良心。”

    到了醫院,顧英爵交待夏薇夏薇去給慕西辭辦理手續,藍又青扶著慕西辭。

    她一片忙亂,藍又青沒有什么錢,信用卡還欠著賬,所以醫生說想要手術的時候,也是夏薇去繳費,領票據,辦理各種手續。

    藍又青守在手術室外,她則回去幫藍又青收拾東西,藍又青說是如果住院的話,她要陪床。

    剛準備進電梯,就聽到后面有熟悉的聲音叫她,“夏薇。”

    夏薇站定了腳步,轉身回頭,看到了頎長矜貴的身影。

    顧英爵走過來,看了眼她的模樣,明明一個嬌軟懵懂的年輕女子,卻在盡職盡責的忙碌著,看著讓人心疼。

    “怎么現在是你一個人?”他眉峰輕輕皺起,“他們呢?”

    “哦,我剛交了費回去收拾一些陪床的東西過來,慕西辭剛做完手術,又青陪著,我要去看看。”

    顧英爵起眼眸,口氣有些危險的意味,“你是要陪床,嗯?”

    “不是啊……是藍又青……”夏薇慌忙解釋,“藍又青不是他的女朋友嘛?當然要藍又青陪了。”

    顧英爵微微一怔,若有所思的目光慢慢掃過夏薇的臉。

    那表情夏薇見過,顧英爵看智障的時候就這樣。

    夏薇撇撇嘴,垂首不語的跟著他進電梯。

    過了一會兒,她蹙眉問道,“你的事情處理完了嗎?”

    顧英爵摟著她的腰,淡淡的道,“嗯,差不多,gk的一個女藝人拿到了美國主流商業的資源,美國方面來人了,我需要露一下面。”

    夏薇哦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過了會兒,她又問道,“gk哪個女藝人啊?池歡嗎?”

    顧英爵沉默了片刻,淡淡瞥了她一眼,“是沫沫,今晚沫沫的活動。”

    夏薇愣了愣,“你今晚鬧著讓我去參加的……是梁以沫的活動啊?”

    他眸色微凝,喉骨微動,顯然不愿意多談,“嗯。”

    到了病房,顧英爵讓保鏢把醫生叫過來詢問慕西辭的傷勢,她便站在身側靜靜的等。

    顧英爵低頭,看到夏薇還揪著他的袖子低頭,不由一笑,“夏薇,他剛做完手術,你不進去?”

    “我想聽聽醫生怎么說。”夏薇乖巧的抬起頭,杏眸很溫柔,“我想,他應該愿意和藍又青多處一會兒。”

    顧英爵又看了她一眼,眼底的眸意略深,但沒再多說什么。

    沒過一會兒醫生就過來了,穿著白大褂的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對著顧英爵很恭敬,“顧先生。”

    顧英爵看上去仍是淡淡的,“他怎么樣了?”

    “慕公子么?右腿粉碎性骨折,已經手術過了,需要住院一段時間不能下床,他身體底子好,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就會痊愈了,顧先生和顧太太不必太擔心。”

    夏薇聽他這么說,緊緊繃著的神經松懈了下來。

    沒事就好,現代醫學這么發達,只要好好養傷,不至于會變成餐粉。

    夏薇扯著顧英爵的袖子,嗓音溫軟,“我們回去吧。”

    顧英爵眸色有點深,嗓音徐徐淡淡,“想去看看就去看看吧。他們以后會在一起很久,不在意你多看少看這么一會兒。”

    夏薇走進病房的時候,氣氛有點兒壓抑。

    藍又青在病房,她手里拿著一個蘋果在削,看到他們走進來,慕西辭抬眸看了過來,視線從她的身上掠過,平淡一如以往,沒有任何的異樣,只是微微低頭頷首道,“顧先生。”

    夏薇跟在顧英爵的身側,只是看著他,并沒有湊上去說什么。

    顧英爵走到床邊,長挑的身材帶著夜色的涼意,語氣緩和,“感覺怎么樣?有沒有哪里特別難受或者疼的?”

    慕西辭表情敷衍,“還好。”

    顧英爵客套地點頭,“這次多謝你救夏薇,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說。公司的事情你也不用太擔心,業內的事情我會幫你留意。”

    慕西辭戴著眼鏡的臉斯文清俊,神色淡漠,姿態間帶著不明顯但始終存在的禮節,“多謝。”

    顧英爵看了眼病床對面的藍又青,面上是尋常的笑,“聽聞這次,是你為了救你的女友藍小姐,才受傷的。”

    夏薇咬唇,剛想開口說話,就聽男人低低淡淡的嗓音,“的確,我是為了救我女人才受的傷,”微微的一頓,他淡笑著道,“我的女人,在我的地盤,當然是任何人都動不得的。”

    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夏薇總覺得好像有什么東西在交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