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2章夏薇被一個男人送回來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2章夏薇被一個男人送回來了

    母親靠在枕頭上。

    病房里沒有外人,夏薇的嗓音很清晰。

    她輕輕搖了搖頭,“別給錢,給錢也落到他們父女手里了。”

    “媽媽被男人騙了一輩子了……真的是一輩子了……”她有點兒想哭,“最后,媽媽什么都沒有落下……薇薇,你聽媽媽最后一句,不要相信男人。永遠不要相信男人。”

    夏薇看著母親往日保養精致的臉,現在被病魔折磨的不成人形,心中的鈍痛陣陣襲來。

    “你也總要認祖歸宗的……”她這么輕聲呢喃著,“不管我多么恨他。”

    如果他只是想找她,她可能不會想見父親,可是,如果他一直想要見她的話……

    夏薇走出了病房,輕輕撥通了那個號碼。

    即使隔了十幾年,再次聽到這個聲音,夏薇還是覺得很恍惚。

    “喂?”

    “爸?”

    “我是夏薇……”

    一個小時后,環境安靜的臨湖的西餐廳。

    夏薇看著窗邊那看著外面的路邊出神的男人,他早已過了而立之年,然而看上去仍是三十多歲的模樣,不細細的看幾乎看不出他臉上屬于歲月的紋路。

    一個人坐在那里,明顯等人的姿態,來來往往招惹著每一個走過去的目光。

    夏薇走過去在他的對面坐下,嗓音有些顫抖的開口,“不好意思,遲到了。”

    男人聽到她的聲音才回過神看向她,“沒有,是我到早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抬手招來服務生,點菜。

    姿勢有點笨拙,點的都是夏薇小時候喜歡的菜。

    夏薇隨意的掃了眼菜單,唇輕輕抿起。

    對面的男人偷偷的觀察著她。

    夏薇把手包放在身邊,“聽說你又建立了新的家庭,”她眼神平淡,口齒清晰的道,“希望我的聯系沒有對你造成困擾。”

    男人的身軀往后傾了幾度,“我最近有在報紙上看到你的消息,聽說你結了婚?”

    雖然是疑問句,但是他用的是陳述的語氣。

    夏薇抬眸輕輕的笑,“是啊,結婚了,我丈夫對我也很好……”

    “夏薇,過去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女。”

    夏薇聞言,臉上的笑容止不住的加深,她輕輕裊裊的笑道,“嗯,如果爸爸真的覺得愧疚的話,媽媽現在病了,得了癌癥,需要幫忙的地方有很多。”

    他看著眼前這張并不是十分相似,但是眉目間的神色和某些時候一閃而過的音容笑貌都有著莫名的熟人,“夏薇,你已經二十多歲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我當初不是私奔,是協議離婚。你媽媽要走了大部分財產,還有你的撫養權。”

    她溫溫涼涼的淺笑,眉眼淺彎,“嗯,我不知道,原來爸爸那么討厭我們,寧可凈身出乎,也不想要我。””

    夏薇看著隔著一張桌子的距離的男人愈發暗沉的臉色和不自覺緊皺起的眉,眼底溢出晦暗的暗色和某些一絲絲泄露出來的……心疼?

    抬手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繼續笑著,“我找過你很多次,一直問媽媽你去哪里了。他們說你死了。我不明白,為什么別人說你死了,你自己也不來見我。”

    男人雖然五官沉得厲害,但到底是沒有什么很明顯的情緒,只是嗓音有些啞,“夏薇,你恨爸爸么。”

    夏薇無謂的挽唇,“如果一定要原諒,我做不到。”抬眼,“聽說你一直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盯著她的臉龐和眼睛,沉沉淡淡的道,“你的妹妹病了。”

    夏薇莞爾一笑,眼睛看著他,不閃不避,“妹妹?”

    “我的另外一個女兒。白血病,她和你一樣的血型,rh陰性。”

    熊貓血,白血病……

    夏薇輕輕捏緊了勺子。

    “不過,聽說有一個女囚也是這個血型,骨髓已經在配型了,所以問題暫時解決了……”男人看著夏薇驀然失落冰涼的臉,“我見你,只是想看一看我的女兒而已。”

    一餐午飯吃得幾近沉默,她雖不至于冷漠,但客氣疏離得厲害,半點沒有親近的意思。

    夏薇偶爾有一搭沒一搭的會陪他聊幾句,既不會顯得太熱絡,也不會顯得很冷淡,不溫不火的。

    …………

    顧英爵回家見她不在就給她打了個電話,她在那邊說在外面和藍又青一起逛街吃飯不會回來,他雖然不悅她回家沒有跟他說一聲,但是想想最近和她因為綁架事件幾乎降到冰點的掛你,也就忍耐下去了,只淡淡的問要不要他去接她。

    她想也不想的拒絕了。

    他頓了頓只說早點回家,她不咸不淡的敷衍了一個好字。

    然后臨近天黑之際,一輛黑色的豪車開進別墅,顧英爵透過書房的落地窗看到她從車上下來。

    隔得太遠,他看不清楚她此時臉上的表情,只看到下車替她拉開副駕駛車門的男人很高大,不需要細看便知道身價不菲氣場不凡。

    簡單的說了幾句話,她便轉身往里面走了。

    顧英爵筆直的立在那里,直到那輛豪華的轎車開出別墅區,徹底的消失在他的視線里。

    眉眼間,釀出冰涼的冷意。

    夏薇剛剛上樓,就在樓梯口看到站在那里的男人,他單手落在褲袋里,因為在室內,所以穿的很單薄。

    她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有事嗎?”

    “你不是和藍又青出去了嗎?”

    “是啊,難道不是嗎?”

    顧英爵看著她眼神都不曾聚焦在他的臉上的神情,眸中的冰寒更甚,語氣不自覺的沉了下去,“送你回來的是你打車的師傅嗎?”

    “不是啊,”夏薇波瀾不驚的道,“是我一個家里一個長輩。”

    男人狹長的眸瞇著,冷冷嗤笑,“長輩?”

    “不然呢?”唇角輕輕勾起,“你以為我是和什么人出去的。有錢的老男人?”

    “夏薇!”

    她蹙眉,仰起臉看著他,“你沖我這么大聲做什么?”

    安靜的樓道,很安靜,安靜得可以聽到呼吸的聲音。

    顧英爵濃墨般的眸盯著她,她沒看他,只是一會兒沒見他說話便抬腳要往前走,還沒走出兩步,手臂就被拉住,下一秒就落進男人的懷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