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5章顧公子素來聰明不知道嗎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5章顧公子素來聰明不知道嗎

    梁以沫收回視線,轉而笑,“我知道我說什么你都不肯信,我只是說說而已,你的事情,已經和我沒有關系了。”

    “沫沫,”

    “你知道么,這都是我的罪,我合該受著的。”

    顧英爵側開視線,還沒說話就被女人的聲音打斷了,“謝謝你對我那么好。”

    “這一次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會死在里面。”

    病房里有好幾秒鐘的死寂,男人極低的嗓音才響起,“時間不早了,你休息吧。”

    說完,不等梁以沫的回應便轉身走向病房。

    才打開門,便看到一雙淡淡瞧著他的眼眸。

    夏薇臉上帶著點笑意,但是那笑和溫度都不及眼底,“我都聽見了。”

    他攬著她的腰便要離開,“夏薇,你放心。”

    她的身高比他低了太多,站得越近就越需要抬起頭,“我覺得她邏輯挺對的,綁架了她,我又可以拿到錢,又可以不費一兵一卒離婚,這么正確的思想你居然不信,真可惜。”

    “你不會的……”他壓低了嗓音,“沫沫精神受了刺激,她受到了很多傷害,你不要和她計較。”

    “哦,我怎么不會呢?”夏薇輕輕裊裊地笑,“如果我說我就是會,你信么。”

    “你不是那樣的。”他嗓音很低。

    她倒是想聽聽他會怎么說。原本以為他會說情話,賭咒發誓,卻聽到他說,“你請不動白議員陪你們演戲。”

    夏薇一愣,才徐徐淡淡地笑了起來。

    夏薇拉著他的手腕,重新回到了病房。

    梁以沫自然沒想到夏薇會在,看她面色便知道剛才的話她都聽到了,臉色幾度變化,有難堪也有冷漠。

    尤其是剛剛男人的反應,等于在明著拒絕她,這更讓她顯得難堪。

    她的手指落在平板上,“夏薇,”笑了笑,方淡漠的道,“這么晚你帶顧英爵來這里應該不是想來看望我的傷,是來對峙嗎?”

    她把手里的平板放在一邊,“英爵雖然對我很好,但是從來沒有表達過其他的意思,我們已經分手了幾年了,談不上舊情復燃。至于你……你自己是什么樣的人,你自己清楚,拿了一張結婚證就以為上位成功了,有點兒可笑。”

    梁以沫說了這么多,卻發現夏薇那張淡淡的面龐幾乎沒有任何的變化,她微微的冷笑,“夏小姐,你的眼里參雜了現實,權勢,金錢?顧英爵不適合你這樣的女人。”

    顧英爵眸色如墨,沉沉的道,“夠了沫沫。”

    梁以沫看他一眼,又重新看向夏薇,“夏薇,你是來炫耀的么?炫耀你急匆匆領證的男人多么寵愛你,寵愛你到六親不認了。”

    夏薇輕輕淺淺的笑,“梁小姐,你覺得丈夫寵愛妻子礙著你了么?”

    梁以沫臉色微僵,夏薇唇上的弧度更深,嗓音愈發的輕,但是字字句句讓人無法回避,“我一直以為梁女神多么高高在上,剛才的話,好像是您在苦苦懇求顧先生離開我,和您在一起?”

    梁以沫渾身冰寒。

    夏薇淡淡的笑,把自己手收了回來,“幸虧今天我跟了來,不然我還真以為顧公子對你苦苦糾纏,而您多么不屑厭倦呢——傳聞里好像就是那樣的吧?”

    “剛才你說什么來著?顧英爵對你好你很感動,可是你看不慣顧英爵相信我不聽你的話?梁小姐……你是我們家顧先生的誰,您的話他要奉為金科玉律一字一句的全聽了?”

    她的話剛剛說完,手腕就被用力的扣住了。

    顧英爵嗓音沙啞,“夏薇,別說了。”

    他沒說話,手卻握得很緊。

    夏薇的視線從梁以沫的身上收了回來,沖他淡淡地笑,眉目竟然是溫婉的,“顧公子,你還記得昨晚么?我總覺得我離你越來越遠了,我不明白為什么,現在我知道了。”

    她轉頭看向了梁以沫,挽唇低低的道,“梁小姐,我一直覺得我對你不夠好,可是你出事了我還是著急幫你的,現在,我只覺得我對你太好了。”

    又轉頭偏向顧英爵,“顧英爵,與其你這樣慢慢離開,一點兒點兒去相信你愿意相信的女人,不如我直接替你做決定,你和梁小姐好好在一起,也不用每天懷疑揣測我了,好么?”

    “我愛你,”手腕再次被扣住,他的視線緊緊的裹著她,男人的呼吸愈發的急促,他低低的道,語速很快,“夏薇,我愛的人是你,”

    扣著她的手腕似乎不夠,顧英爵一把將她擁入了懷里。

    夏薇別動的讓他抱著,從她的角度,剛好能看到坐在病床上的梁以沫,她的表情沒來得及收斂,帶著震驚和悲傷。

    這個男人從來沒有親口說過愛她,卻當著她的面毫不顧忌的對著另一個女人說我愛你。

    還是一個屢屢出軌的女人,一個前一天就和別的男人吃飯登報的女人……一個,無論怎么看都配不上他的女人。

    梁以沫捏緊了被子,淡漠的冷笑,“夏薇,你之前對于我和顧英爵的關系一直不管不問的,今天突然這么決絕,你是真的看明白了想要分手,還是……您已經找好了下家了?”

    “顧英爵矜貴清冷,怎么比得上您昨晚傍上的那個老男人會玩有情調啊……聽說還是銀行金融界的大牛?”

    夏薇伏在顧英爵的懷里懶怠動彈,涼涼悠悠的道,“我還真不知道,在梁小姐眼里,顧先生沒有情調——您當初是因為顧英爵沒有情調不會玩,才找了會玩的顧禮棠么?”

    梁以沫臉色一變,更難堪了,求助的眼神看向了顧英爵。

    男人喉間溢出的嗓音低啞得不成樣子,“夏薇。”

    夏薇輕輕一笑,瞥了一眼顧英爵,“顧先生,我們還是離婚吧。我今天說的話,不是開玩笑的。”

    他無心去管梁以沫,只知道,現在的夏薇要離開他了。

    “你聽我解釋……”顧英爵低啞的慢慢的道,“我對她真的已經沒有……男女之情了,我對她,真的只是……”

    “嗯……我已經聽膩了,顧英爵,沒有用的。”她眉眼冰涼,“我是真的沒法忍受你有這么個愛管閑事還覬覦著你的妹妹。”

    “夏薇……”

    “你不知道她喜歡你有跟你在一起的心思么?不知道她如果不和顧禮棠在一起了,希望你能夠繼續做她男友嗎?”

    夏薇在他的懷里仰起臉蛋,笑容微嘲,“顧公子素來聰明,真的不知道嗎。”

    顧英爵低聲道,“夏薇,我只是,出于對她的責任感在照顧她而已。”

    她蹙眉,往后退了兩步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一雙黑白分明的杏眸清清靜靜的看著他,吐詞清晰,“那你現在知道了,你做這些,讓人家姑娘誤會有多么深了嗎。”

    顧英爵又跟進了一步。

    她掀起眼皮,唇畔帶著笑,“還是說,你是故意讓她誤會的?”

    男人英俊的臉很清晰,“你要怎么樣呢?夏薇……我說了我愛的人是你。”

    她淡淡的笑,“很簡單啊,你以后可以和她有往來,可是就是一般交情就好了,維持朋友的距離和態度,否則,我們為了這么個女人糾糾纏纏兩相生厭何必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