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1章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強迫你么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1章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強迫你么

    “不用你管。”夏薇閉上眼睛。

    藍又青驀然站起來,“夏薇,你要不要這樣作?你男人對你哪里不好了?”

    夏薇怔怔看著忽然發怒的藍又青。

    哪里不好?

    她默默咀嚼著這個問題,然后狠狠地告訴自己。

    就是不好。

    就算每日朝夕相對相敬如賓,難道她就應該容忍他和別的女人那樣的方式在一起么。

    她夏薇,不是生來給男人這樣糟蹋的。

    …………

    即使夏薇再鬧,顧英爵都將該料理的麻煩都替顧太太料理清楚了。

    娛樂圈的流言蜚語多了去了,夏薇有丈夫保護著,順利躲過了所有的盤詰。

    她接了幾個電視臺的通告,在綜藝上簡單活躍一下刷刷臉,沒有好劇本,索性就先不接劇了。

    生活本來越來越平靜,只是媽媽的身體似乎日復一日的變得差勁,她越來越頻繁的往醫院跑。

    母親日漸病入膏肓,癌細胞不斷擴散著,她不得已割去了子宮。

    后爸和夏珞珞逐漸不再出現在病房內,反而是夏薇,每天下班后,不管多晚,都會到醫院看看媽媽。

    藍又青有點兒不理解夏薇,明明媽媽在的時候對她一點兒也不好,她甚至無數次地提出想要逃離媽媽,可是越是到了媽媽生病的時候,她卻越是傷心離不開母親的樣子。

    后爸最后一次出現在病房里的時候,視線很冰冷,對媽媽說她現在連女人都算不上了。

    夏薇那時候就在病房外,聽著后爸的話,只感覺冷。

    只有她知道,媽媽為了所謂的安全感,為了和這個男人在一起,付出了多少。

    她一把推開了門,對著里面那個在病房里吞云吐霧地抽煙的男人大喊,“滾出去!”

    后爸錯愕的扭頭看向夏薇,臉上有慍怒,不耐。

    冷笑,“我滾出去?你媽的醫藥費你付還是怎么?”

    “我讓你滾出去,聽不懂人話么?”

    老男人扭頭,看向夏母,“你倒是養了一個好女兒。”

    已經將臉哭得浮腫的夏母抬起頭,紅通通的雙眼倉皇的看了一眼女兒。

    皮鞋的聲音很重,后爸碾熄了煙頭,走出了病房。

    “薇薇……”滄桑的嘆息聲,帶著點兒責備的意思。

    “你到現在還護著她么?”夏薇開口,輕聲問這。

    夏母想要說什么,最后低下了頭,捂著臉輕輕啜泣著……

    …………

    她請了護工照料她一日三餐日常生活,又聘請了國內癌癥方面的專家為母親坐診。

    以前只覺得自己是為了夢想而工作,到用到錢的時候,才發現,有錢真的好,她可以給母親用最貴的進口藥,給她請國內最專業的醫生會診。

    “夏小姐……”醫生將一疊的資料括照出來的ct,很專業,“你媽媽的身體狀況不樂觀,你最好先做好心理準備。”

    夏薇臉一白,“我只希望能夠控制住她的病情,不再惡化下去。連這個都做不到么?”

    “夏小姐您清楚,國內癌癥的治愈率極地,夏夫人前期治療又……,化療的傷害和副作用很大。”

    夏薇從醫院辦公室里出來的時候,頭腦一片空白,腦子里回響的都是醫生的話:

    “夏夫人的身體狀況大概撐不了幾個月了,頂多半年夏小姐,你最好還是最好心理準備……”

    “對于病人,還是最好不要告訴她真相,能夠撐一天是一天吧。”

    “夏小姐……您還年輕,有空的話多陪陪媽媽吧。”

    半年?

    她失魂落魄,站在走廊門口,發了很久的呆。

    包里的手機忽然響起,將她的神思拉了回來,也沒看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直接接了電話,“什么事?”

    “你怎么回事?”慕西辭的嗓音涼涼的,冷冷的,“公司里一堆工作不來做,讓所有人就這么干等著……你人呢?”

    “我……”她說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嗓音沙啞,扶著胸口閉了閉眼睛,有點眩暈想吐,幾秒后,她靜了靜,“對不起,我最近一段時間可能沒有辦法工作了,我可以請假么。”

    說完,不等那頭再說什么,她就把電話掛斷了。

    頭腦混亂,夏薇沿靠著醫院雪白的墻壁慢慢蹲了下來。

    這么多年來,她和母親的關系差不多可以用相愛相殺來形容吧,可是記憶里還是殘存有小時候母親溫柔的懷抱的感覺。

    她叛逆期的時候媽媽也離婚,爸爸的缺席,新的家庭,以及失去男友……這些事情逐漸演變成了一道巨大的罅隙。

    母親看著她的視線逐漸冰冷,而她看著母親呢,也逐漸憎惡。

    兩相生厭……

    可是……她真的……真的沒有想過,有一天母親如果死掉了怎么辦。

    在她的印象里,媽媽又愛自己的丈夫,有另外一個疼愛的女兒。

    她逐漸冷靜下來,然后逼迫自己接受現實,可是心里還是空落落的,好像缺失了什么一樣。

    閉著眼睛,什么都不想想,腦子里一陣陣的覺得空白。

    周圍很亂,不斷地有行人走來走去,夏薇站起身,盲目而踉蹌地走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男人的氣息逐漸靠近,一把扶住了她。

    夏薇被抬起眼睛,看了一眼他。

    是顧英爵,不知道什么時候看到的她,也不知道看了她多久。

    她茫然地抬起眼睛看向顧英爵,雙目呆滯無神,手卻緊緊地攥著那幾頁病例書。

    夏薇遲鈍的抬頭看他一眼,沒出聲,

    顧英爵盯著她,淡淡的道,“夏薇,怎么了?”

    她張張口想要說話,可是又什么都說不出來,巨大的悲傷如同黑色的網,將她捆縛得嚴實。

    男人注視了她一會兒,直到她別過臉,準備繼續走,才道,“我剛才了解了媽媽的情況。”

    他極為自然地態度,“別怕……我在的。”

    她低頭,有些心不在焉,“謝謝。”過了一會兒,她的眼睛里有了一點兒神采,“媽媽會好起來的,對么。”

    他淡淡的笑,“嗯。”

    她現在的模樣,已經沒有心思再做什么爭執辯解,她累了。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你不用再跟著我了。”她輕聲說著。

    她現在只想藏起來,一個人安靜地思考,該怎么辦。

    男人的嗓音自她轉身的瞬間就低低沉沉的響起,“聽說美國現在出了一些新療法,如果你想要試試,我可以送你媽媽去美國……”

    他溫柔地拉著她的手,將她牽入了懷中,男人的嗓音帶著令人信服的篤定,“夏薇,我知道你很難過,可是生老病死都是認之常理,你不用太過執著。”

    夏薇思維一片空白,不斷的搖頭,“我沒有執著,我只是不愿意去接受。”

    顧英爵的下頜輕輕抵著她的腦袋,將她的臉攏入胸膛,“我明白的。”

    長長的一聲嘆息,“我在幾年前,也失去了我的親人。我的出生,也只是母親想要救我病重的大哥……”

    “如果再生一個孩子,就有骨髓可以救下他們的長子。他們深愛著的長子……”他嗓音微微的低沉,“每個人都經歷過這些,所以,才可以更珍惜眼前的人。”

    “不要再推開我了好么。”

    夏薇將臉靠在他的胸膛,淚水洶涌。

    口袋里,手機再響起,夏薇摸了出來,還是看也沒看的接了。

    “夏薇。”

    “是你。”夏薇提起了點兒精神,“我不是說過了,請你不要再找我了。”

    夏山謙頓了頓,低聲沉沉的道,“美國現在有新出的特效藥,我可以送你媽媽去治療——你知道的,我太太在美國有不少產業,接過去,可以替她安排。”

    “哦?”夏薇咬了咬唇,一時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從前為了離開他們母女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不惜凈身出戶,而現在,出事的時候,他竟然這么積極。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兒想要求我……”夏薇敏感地問道。

    夏山謙在電話那段靜默了一會兒,淡淡的道,“你可以拒絕我,我只是想要對你們母女好而已。”

    “算作當初拋棄棄女的補償么?難得,這么多年,忽然聯系,還提出這些……”夏薇的口氣有點兒冰涼。

    顧英爵在一旁靜靜聽著,眸色幾度變化,忽然翹起了點兒唇角。

    看向夏薇那張氣得冰寒的小臉,他的神色更加溫柔。

    ——是她爸爸啊……

    “我很難不去想你是不是想要什么……如果你想要提出什么就提,不用和我玩那些。我們之間的父女情分到底有多少,你比我更清楚。”

    “哎……那個女犯人……不知道為什么,聽說捐獻骨髓的人是我夏山謙的女兒……就反悔了。”

    也就是說,現在只有夏薇一個眼見現成可以捐獻給他女兒骨髓,能夠大比例配型成功地人選了。

    縱然她口中這么說著,可是沒有想到,她的猜測竟然是真的。

    夏薇的一只手抓緊了顧英爵的襯衫,好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吐出一個很低的字音,“好。”

    把手機放回包里,長發垂下遮掩住她半邊臉頰,夏薇這才抬首看著俊顏晦暗的男人,皺起眉頭,頓了頓,她補充道,“我想一個人。”

    顧英爵深深沉沉的看著她,薄唇吐出兩個字,“上車。”

    她的表情淡靜得幾乎沒有表情,松開了汗津津的手,剛才幾近崩潰的表情逐漸變淡,轉過了身。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