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3章慕先生的家人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3章慕先生的家人

    顧英爵一路黑沉著臉趕到了酒店,才推門,就看到兩個臉頰通紅的女人抱在一起唱歌,藍又青邊唱還邊哭。

    夏薇抬起熏紅的小臉,愣愣看著顧英爵。

    他英俊得一塌糊涂,高挺的鼻梁,薄削而形狀完美的唇,下頜的弧度也是無可挑剔。

    在席秘書捏了把汗,生怕夏薇說出什么不合適的話的時候,夏薇粲然一笑,“老公,你來啦。”

    藍又青的神智已經沒那么清楚,也辨別不清楚眼前的狀況,傻呵呵抬頭看著顧英爵,“哎呀,這小哥好俊,來陪姐姐喝酒。”

    顧英爵淡淡涼涼的嗓音,“被下藥了,李特助。”

    李特助聞聲一個激靈,走了過來,“顧總……我不知道酒水里有藥……我真的不知道。”

    席秘書有點扶額,也慌張走上前去道,“nig的酒水一般都會分量較輕的藥的,顧總……”

    顧英爵濃眉緊皺,“馬上備車,送太太去醫院。”

    夏薇提著高跟鞋,東倒西歪地走到了顧英爵面前,睜著一雙毛茸茸的大眼睛,“顧先生,你生氣了嗎?”

    顧英爵很想生氣,低頭,墨眸黯沉凝視著夏薇。

    夏薇往后縮了縮,喃喃道,“顧先生,我就是出來喝酒玩,我很乖的,你不要生氣。”

    兩條嫩藕一樣的長腿在昏暗的包廂內嬌艷的灼目,她呼吸有點粗重,面頰粉嫩。

    顧英爵下意識將夏薇攬入懷中,喉骨微動,嗓音帶著淡淡的責備之意,“怎么喝那么多,嗯?”

    顧英爵回頭看向席秘書。

    “顧總您放心,我剛才已經問了,這里的藥不會對身體造成太大影響的。”

    “嗯。”

    李特助掛了電話給慕西辭來接藍又青,留下了手下守著藍小姐,就隨著顧總一起上了回去的車。

    夏薇喝得都是果酒,沒有想到后勁這么大,她進了車廂便躺在了顧英爵的膝蓋上,呼呼的睡。

    手機忽然一陣陣地響起,她迷迷糊糊的,顧英爵接過了手機,在她反應過來之前,顧英爵拿過了電話。

    “喂?夏小姐么?麻煩您來一趟醫院吧,現在病人病情有一些變化。”

    顧英爵臉色沉冷了下來,看了一眼醉得不省人事的夏薇。

    席秘書額頭有冷汗,醫院那邊顧總特殊關照了,有什么消息都會直接通知顧總。

    這一次是怎么回事?

    席秘書坐在副駕駛上通過后視鏡看著后座氣息冰寒陰沉的顧英爵,小心翼翼的斟酌著道,“顧總……您稍安勿燥,先給太太解了藥才好。”

    顧英爵半闔著眸看向車窗外,菲薄的唇抿成一條直線。

    “太太來酒吧也是因為心情不好。太太雖然沒有說過,可是心里是很在乎自己的母親的。”

    男人沒有說話。

    他當然知道。

    縱然她醉了,他還是要去替她看一下她的母親的。

    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她會恨他一輩子。

    …………

    顧英爵到醫院的時候,走廊上已經等了一片的人。

    夏山謙看到顧英爵來,立刻松了一口氣。

    顧英爵眉目不動,讓護士帶夏薇去檢查身體。

    邁開長腿,走到了醫生面前,“是你打電話給我太太說病人病情有情況嗎?”

    醫生瞥了一眼夏山謙,心虛地點點頭,“這次骨髓配型的難度系數相當大,可以的話讓跟夏小姐有關系的親屬都試一試,兄弟姐妹最好,兒子女兒也可以。夏小姐和病人是什么關系呢?”

    夏山謙連忙道,“是病患的同父異母的姐姐……你看可以么”

    醫生點點頭,“自然可以,我會負責安排,今晚夏小姐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夏先生不必過于擔心,”頓了頓,他放低放柔了聲音嘆息道,“作為家屬,希望你能提前做好心理準備,不管結果是什么。”

    顧英爵冷冷看著他們兩個人一唱一和,開口問道,“哦,除了夏薇,還有其他家屬試過么?父母?”

    醫生面色一怔,道,“也可以試試配型的。夏總你看?”

    夏山謙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我和孩子媽媽都有工作,配型會影響我們的……萬一以后影響我們的健康問題……”

    顧英爵面色冰寒。

    夏山謙道,“先讓夏薇配型,如果不幸無法配對,我們再考慮其他。”

    …………

    夏薇躺在病床上,聽到顧英爵的腳步聲,她暈乎乎的坐了起來。

    他穿著一件深色的毛衣,似乎等了很久,最近的氣息愈發的顯得陰郁沉寂。

    夏薇看了他一眼。

    “酒醒了?”

    “嗯。”

    他伸手輕輕摸了摸她的臉蛋。溫度還算正常,低沉的嗓音,“我剛才去病房看過你媽媽了,她問你是不是沒吃晚飯,讓我帶你去吃點東西。”

    她的確沒吃飯,包廂里的果盤和爆米花也沒有吃多少,就喝酒了。

    心情不好,感覺耳朵邊嗡嗡地全是哭聲,身上還擔著一個與自己有血脈關系的女孩的命。

    夏薇心情焦躁,神經緊繃,什么都不想做。

    “不了,我吃不下。”

    男人拉住她的手臂,低頭注視她,嗓音溫柔而透著不動聲色的強勢意味,有條不紊的道,“不吃飯,天天喝酒,然后把身體累垮了?”他壓低了嗓音,“那剛好,夏茜茜你不用管了,隨便她去死了好了。”

    夏薇皺了皺臉,猶豫不過片刻,便說道,“去吃飯。”

    夏薇如今已經沒那么多的心力去想這些,媽媽的癌癥,夏茜茜的白血病,已經將她壓得透不過來氣。

    她也實在懶怠和顧英爵計較太多感情的問題了,與人命相比,她的愛情,那么微不足道。

    她現在覺得,她已經沒有能力再去計較什么了。

    更何況,這個男人,霸道地出現在她的世界里,根本不允許她拒絕。

    生活已經足夠艱辛了。

    顧英爵帶她回了家,讓廚房做了一桌子菜和粥,她吃不進,大約是喝了加了料的酒的緣故,口中發苦。

    她不說話,他也安靜的陪著她,一點點拿著勺子喂她。

    他的手輕輕抱著她,看著她皺著眉,不開心但是還算溫順的吃著飯。

    他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身側,她心不在焉的,被他強制性的喂著自己飯和菜。

    顧英爵抿唇,他不管夾什么給她吃她都機械地吃掉,乖得好像一只溫馴的小貓。

    吃完了之后,她抬起頭,“我想回去看一看,如果需要配型的話……我愿意配合。”

    她眸中的迷茫神色逐漸消散,眸色堅定。

    別人自私與否是別人的,恨不恨也是她說了算,她想做與否都要順照著自己的心意來。

    男人只是淡淡的道,“我送你回去。”

    夏薇蹙眉,“不用。”

    “如果你被欺負了怎么辦,”男人低低徐徐的笑,勾勒的弧度渲染著自嘲,但是她沒看,所以也看不見,音色靜而凈,“夏薇,你做的決定我都會尊重,不管遇到什么,我希望你能夠允許我在你的身旁保護你。”

    她皺眉,側過臉,沒有說什么。

    下樓,上車,她的模樣安靜而溫婉,坐在車內。

    顧英爵送她回到醫院大廳,一只手插進褲袋,另一言不發的跟在落后她半步的身側,不到半個手臂的距離。

    醫生安排親屬在血液科配型,同時也從各大醫院的骨髓庫進行配型。

    夏山謙興奮地搓著手跟著,而夏太太也笑瞇瞇的樣子,好話好像不要錢一樣往下扔。

    顧英爵手指忍不住想摸上她的臉,眼神碰觸到她的眸,淡淡一笑,撩了撩她落下的長發,低低的道,“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夏薇神色很淡,看不出喜怒,“嗯。”

    顧英爵轉頭,再次看向夏山謙,“父母真的不愿意為女兒捐獻骨髓么?”

    夏山謙面色尷尬,看了一眼夏薇,對顧英爵赤果果的話,敢怒不敢言。

    夏薇眸子從夏山謙的臉上滑過,眉頭輕輕皺了皺,不過沒有多說什么。

    她來,是因為那個素不相識的妹妹的眼淚打動了她,本來也不是為了他們。

    大約一個禮拜后,結果陸陸續續的出來了。

    顧英爵在全國各大醫院調取了骨髓庫的數據,加上盛京醫院的血液配型。

    八天后,主治醫生情緒憂愁的跟夏薇談起化驗結果,“抱歉,夏小姐,你和妹妹的配型失敗了……雖然都是rh陰性血,可是您的是更為稀少的ab型,那位小姐……不過您放寬心。我們從自己血液科留下的樣本中都有配型成功的。”

    夏山謙立刻情緒激動地說道,“是,我知道,是那個叫什么李玥染的女星……明明配型成功了,她死活不愿意捐骨髓。”

    “我的可以嗎?”

    任醫生搖搖頭,“配型成功的是李小姐……還有……慕西辭先生。”

    夏薇怔了怔,李玥染也是rh陰性血她早就知道,沒有想到慕西辭也是。

    “慕西辭?”夏山謙皺了皺眉,看向夏薇,“你認識慕西辭么?你看樣子好像認識他?”

    她下意識的追問道,“還有其他人嗎?”

    “夏小姐,您要知道,這種血型是熊貓血,能夠配型成功已經屬于不易。”

    夏薇一直神色緊繃,“我明白了。”

    她能夠捐獻已經算是勉強,可是慕西辭……她不想這樣欠慕西辭的人情。

    醫生端詳著夏山謙的神色,“夏總,恕我冒昧的多說一句……慕西辭和您家……好像有血緣關系?”

    “慕?”夏山謙皺了皺眉,“我太太姓慕……可是我們家親戚我們都知道的,不可能沒有什么不了解的人……”

    “怎么?”夏山謙的太太好像想起來了什么一樣,慌忙道,“血檢報告上是怎么寫的?”

    “血檢不是在我們醫院做的,我只是在標注上,看到了他們有百分之40的可能性是血緣關系……”

    夏薇皺了皺眉,“西辭從小就是孤兒……”

    夏山謙敏銳地看向了夏薇,“你果然認識慕西辭么?”

    夏薇正色道,“是我的老板,夏總,你不會以為,作為公司演員的我,能夠請得動我們公司的老板吧?”

    慕太太神色蒼白,拉了拉夏山謙,低聲道,“不然我們見見那孩子,興許真是我們老慕家的孩子也不一定……”

    言下之意很明顯,如果是的話,孤兒認祖歸宗,能夠加大給女兒捐獻骨髓的幾率。

    夏山謙立刻聽懂了太太的弦外之音,點點頭,一雙眼睛閃著光,看向夏薇。

    夏薇蹙眉,垂下了頭。

    醫生假裝沒有注意到他們私下的動作,繼續道,“是這樣的,如果方便的話那就安排那位先生來醫院一趟,問一問本人是不是愿意捐獻,還有就是,我個人認為雖然目前合適的人選有兩個,但有血親的話,還是血親優先。”

    言下之意,是慕西辭比較優先咯。

    “我明白,”夏山謙一笑,露出白色的兩排牙,“我們會盡快安排好的。”

    夏薇從醫生的辦公室走了出來。

    說不上什么心情,她只覺得,肩膀上一個重擔卸了下來。

    身后,父親的聲音叫道,“夏薇!”

    夏薇朝著母親病房走去的步伐就停了下來,淡淡回身看了過去。

    “能夠幫忙引薦一下慕先生么?”夏山謙拿出一張名片,交給夏薇,“這是你妹妹的生死大事。”

    顧英爵擋在夏薇的面前,涼道,“慕西辭的辦公樓就在那里,夏先生想要聯系大可以有辦法,沒有必要再讓夏薇費心搭線。她已經很累了。”

    夏山謙哂笑,“話是那么說,可是有夏薇說話,慕西辭更容易答應不是么?”

    “你們自己都不愿意配型,卻要求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夏先生,我的太太也有自己的工作,還有一個病重的母親要照顧,既然配型我太太不合適,這件事情就算了……”

    夏山謙諂笑著直接繞過了氣息冰寒的顧英爵,倚老賣老地對夏薇說道,“夏薇,那可是你的親妹妹啊……你真的不準備管一管么?”

    她面色冷淡,拉了拉顧英爵的袖子,“我們走吧。”

    夏山謙更著急了,“夏薇,夏薇……您想想,如果慕西辭也想要和家人在一起呢?如果他一直在尋找家人呢?你不是在幫我們,是在幫你的朋友啊……捐獻不捐獻骨髓另說……你總要那孩子認祖歸宗么?”

    夏薇腳步微頓,顧英爵一直護著她,她披著長發,站在原地聽了幾秒,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夏薇沒有先回病房而是搭乘電梯下樓,坐回車內就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電話打給了慕西辭。

    慕西辭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冰涼斯文,藏著不明顯的疲倦,夏薇知道他管公司很累。

    “夏薇,有什么事情么?”

    “我的事情……你知道么?”夏薇低聲問道。

    慕西辭沉默幾秒,“結果出來了是嗎?你想要捐獻骨髓么?”

    夏薇怔了片刻,“是,”她的嗓音有點虛弱,“我想要捐獻,那個女孩兒很可愛。可是我的配型沒有成功……顧英爵動用了他的手段幫忙調查了醫院的血庫,調取樣本,他們發現……你是我后媽的親戚……而且骨髓配型成功了。”

    她很累,不想試探,她只想將所有的重壓一股腦推出去,讓別人去想吧。

    電話那頭沒有馬上接她的話,夏薇的聲音低了兩度,“慕西辭,你是慕家的人,你想認他們么……我沒有讓你捐獻骨髓的意思,我只是想問問你,你想認回家里么。”

    “我不愿意,”慕西辭在那邊道,跟平常無異,但是細聽之下能夠感覺到他的冷嘲,“夏薇,照顧好你的母親,不要讓自己太累了,公司這邊到時候我會給你安排,其他的事情不用再操心了。”

    夏薇沉默了一會兒,“好。”

    她本來也沒有資格,插手別人的事情。

    每個人都有自己內心的傷痕和選擇,她告知只是義務,其他的,都和她沒有關系。

    放下電話,她拉開了車門,重新掛上了清淡的笑容,上樓回到母親的病房。

    顧英爵在和母親說話,溫淡的,卻平易近人。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