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7章你不明白也不會懂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7章你不明白也不會懂

    顧英爵皺眉,下了床,將襯衫松開的扣子輕輕系好,俯身輕輕用手碰了碰她的臉蛋,“早上想吃什么?”

    夏薇扯了扯唇,“外面是誰,進來吧。”

    藍又青這才推開了門,“夏薇,你們和好啦?”

    夏薇用手指輕輕攏了一下自己的長發,臉有點發燙,“嗯。”

    藍又青看了眼男人的頎長英挺的側顏,輕聲道,“夏薇,剛顧先生問你想吃什么。”

    顧英爵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側,平靜地看著她,嗓音很溫淡,還帶著溫熱的氣息,“讓家里做好給你做來?”

    夏薇仰臉看了看他,“家里廚子上次在你生病時候做的粥挺好吃的。”

    “嗯,”他輕聲應了,“你在這里好好躺著不要亂動,我去給你帶早餐,很快就回來。如果再有人找你打架,就讓保鏢架出去。”

    “哦,”夏薇揉了揉有點兒干澀疼痛的眼睛,“我知道了,我不隨便和人吵架打架了。”

    藍又青忍不住輕聲一笑。

    顧英爵站直了身軀,轉而看向藍又青,“我回來之前看著她,有事通知我。”

    藍又青點點頭,“我知道的,有人敢來找事兒,我攆他出去。”

    顧英爵嗯了一聲,目光若有似無停在幾乎沒有任何氣息的慕西辭身上,這才邁開長腿走了出去。

    在經過慕西辭的身邊的時候,慕西辭忽然出聲,“顧總,夏薇知道了么?”

    藍又青奇怪地抬頭問道,“出什么事了?夏薇不知道什么。”

    顧英爵淡漠的開腔,“沒什么,慕西辭在問我夏薇知道不知道她母親差點被夏死亡聲明書的事兒。”

    藍又青臉色微微一僵,但還是很快的笑了,回頭安慰夏薇,“你沒醒的時候,夏太太找你媽媽吵了一架,還好顧英爵攆她出去了。你媽媽也已經沒事了,你別多想啊。”

    慕西辭挑唇一笑,他問的是,夏薇知道不知道他是慕西辭。

    顧英爵也心知肚明。

    等顧英爵離開,夏薇拉著藍又青的手問道,“夏茜茜怎么樣了?”

    藍又青看了眼夏薇,才低聲著道,“你這時候還操心她呢?你不知道么?她媽媽其實配型成功的,所以他們才有恃無恐,操心好你自己吧。他們過得比你好。”

    夏薇蹙眉,“她媽媽?”

    “就你心眼好還管她呢,慕西辭早就問清楚了,所以才一口回絕了。那家人可真絕,出事兒之前誰都想不到,出事兒之后這兒認一個親那兒認一個親的……自己家現成的不想去救,現在……”

    夏薇咬唇,眉頭皺了皺又松開了道,“那就好,夏茜茜沒事就好。別的……她們家里人怎么樣,也和我們沒有關系。”

    她其實很心疼那個和自己有著血脈聯系,長相又極為相似的女孩。

    “不過,現在好像有點兒困難了。”藍又青停了停,又道,“夏茜茜被她家里人拖得太久了。夏母最近又從樓梯上摔了下去,胳膊骨折了你知道么。”

    夏薇的眉頭這才稍微的舒展了一點馬上又皺緊了。

    藍又青道,“說是要養一陣子再捐……?可是如果養得慢了,那女孩兒耽誤太久……”

    “她不管自己女兒么。”

    藍又青意味頗深地去看夏薇,“管的吧。不過,還是更想讓我們家西辭捐。”

    聊了會兒天,夏薇說想下床洗漱也被藍又青禁止了,“夏薇,你別折騰了,你看看你身子成什么了?如果傷口進水可怎么辦。”

    她不僅腦袋被磕了,渾身上下還有大大小小的其他傷口。

    “你就忍心我被臟死?”

    藍又青嗔道,“多少忍耐一會兒,顧總馬上回來了,讓他給你洗不好么。”

    夏薇抿唇,“我自己有手有腳的……”

    藍又青上去阻止她掀被子下床的動作,“別,顧英爵那么心疼你,肯定很高興能夠為你洗。如果看你洗過了,不知道多難過呢。”

    夏薇伸手就要擰藍又青。

    藍又青尖叫著就往一旁坐著的慕西辭身后躲。

    藍又青鬧了一會兒,出去洗手間了,房間一下子安靜下來。

    慕西辭替夏薇削了一盤子水果,端到了她的床邊,“吃點吧。”

    夏薇伸手拿了水果,“你真的不準備認回本家么?”

    慕西辭眸色涼淡,“認不認回去都沒有多大關系了。”

    夏薇拿著切割地漂亮的蘋果,輕輕吃著,甜甜涼涼的,沁入了肺腑。

    “你想讓我救夏茜茜么?”他忽然開口。

    夏薇愣了愣,“你不是不愿意嗎?我干嘛勸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

    他看了她一眼,沒有說什么。

    顧英爵三四十分鐘后回來了,他從家里親自帶回了煲好的粥,還有洗臉刷牙的套裝。

    藍又青看了一眼顧英爵,又看了一眼慕西辭,心中漸漸用處酸楚的感覺。

    同樣是貴公子,一個卻為了女人甘愿做許多事情,而另外一個,永遠不冷不熱。

    挑不出錯處,可是和他在一起,就是孤單的厲害。

    顧英爵將東西放在床頭,掀開被子就要去抱她,“先洗漱,再吃東西。”

    當著外人的面,夏薇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抬頭看他,“你不用抱我,我自己來。我能走。”

    顧英爵低頭順勢吻了她的面頰一下,“這樣更方便。”

    朝洗手間走去,將她放在盥洗盆邊,用毛巾擰了熱水,輕輕擦拭著她的臉蛋,脖頸,小心地避開傷口。

    夏薇伸手就想搶毛巾,顧英爵皺眉,“不聽話?”

    她咬了下唇,靜靜的道,“我不喜歡。”

    “可是這樣方便,如果你自己弄濕了傷口,會讓醫生很麻煩的。”他低聲道。

    “我自己可以小心的,我也不需要你幫我弄。”

    男人單手插進褲袋,明明胡亂睡了一夜,可是頭發模樣卻還是那么清俊干凈。

    男人的短發和女人的長發就是不同……睡了一夜,她的頭發就亂成了一團,沒有化妝的臉略顯疲憊。

    他低下頭,吐息落在她的肌膚上,“我想給你洗,你不能剝奪我的樂趣。”

    夏薇沒出聲,冷著臉任由他發落。

    第一次被人這樣伺候著,他小心的樣子好像一個珍寶。

    洗好之后,全都擦干,又把她抱了回去。

    藍又青看著他們夫妻兩個,抿著嘴輕輕笑,“我就說了,顧總肯定不希望你趁著他不再自己洗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慕西辭的氣息,好像更冰寒了一些。

    夏薇蹙眉問道,“你們公司沒有事情嗎?一直在這里會不會耽誤。我反正就呆一早上檢查一下就出院了,我沒事的,不然你們先去忙吧。”

    慕西辭轉頭看向她,淡淡的道,“沒事的,我們不忙。我有一些話想要告訴你,夏薇。”

    夏薇怔了怔,過了一會兒有些茫然的問道,“什么?”

    顧英爵斂下眼底的陰影,波瀾不驚的道,“我太太身體不舒服,慕先生。”

    “你放心,我想說的,不是你以為的那件事情。”慕西辭撩唇,“是關于工作上的。”

    夏薇看了一眼藍又青,藍又青本來風和日麗的臉,忽然沉了下去,一只手輕輕拽著慕西辭,“工作上的事情回去再說吧。”

    夏薇扭過頭看向顧英爵,“你們到底瞞了我什么?”想到了什么,聲音一緊,“我媽媽……?”

    顧英爵沒直面的回答她,只是簡單的道,“不是的。”

    顧英爵依然想抱著她,“別亂想。”

    涼涼看了一眼慕西辭,“夏薇現在的情況不適合聽你談工作。”

    她的手搭在男人的手臂上,低聲清晰的道,“沒事的,我能走能動,你不要我摔了一下就那我當殘廢照顧好么?”

    慕西辭抬眸,眼底是厚重的冰層,“顧公子,夏薇有權知道。”

    夏薇的視線躍過顧英爵,溫淡道,“什么事情,你說吧。”

    顧英爵自然更清楚,他到底要說什么,低頭看了眼她蹙著的眉,“最近不是不談工作么?”

    男人唇畔弧度陰柔,淡淡的笑,“夏薇,你現在眼前的三好丈夫,把原本定下是你的劇,給了梁以沫。”

    夏薇愣了愣。

    與其說驚訝心寒,不如說已經習慣了。好像是意料之中的……

    她只是沒有想到,她鬧成那樣,顧英爵還是會在她昏過去的時候,為梁以沫爭取資源。

    梁以沫的條件,被綁架鬧成那樣,在娛樂圈,無論哪個角度來說,都是棄子了吧。

    顧英爵摸了摸她的長發,有意無意的親了下她的臉頰,“夏薇,你不適合拍那部劇,劇本我看了,你不適合……”

    夏薇受不得這種親昵,微微縮了下肩膀,“我真不知道我不適合。”抬起眼睛看了眼藍又青,“劇本拿來了嗎?給我看看?”

    藍又青搖搖頭,捂了捂包,“算了,你……好好養著吧,夫妻感情重要。”

    慕西辭耐著性子等他們對話完,方不疾不徐的道,“那部劇是我請了國內已經隱退的著名編劇,和國內最優秀的導演,特意為夏薇打造的。”

    顧英爵似乎是懶得搭理他,站起身。”

    夏薇慢慢閉上了眼睛,顧英爵眉眼凌厲地看向慕西辭,警告之意很明顯。

    慕西辭亦敏銳的察覺到他的視線,靜靜看向顧英爵。

    顧英爵掀起唇角,眼里的墨色深了深,“你就一定要夏薇拍你的那部劇?”

    慕西辭看了眼夏薇,“是啊,那部劇,本來就是為她做的。”

    顧英爵眼底寒意湛湛,“為她做的,還是為你做的。”

    慕西辭瞥了一眼夏薇,“為我、為夏薇,也為寶龍。”

    夏薇看著兩個對峙的男人,面無表情,“顧英爵,你只能阻擋我一時拍不了劇,你還能阻擋我一輩子嗎?那是我的事業。”

    “夏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根本不明白我們在說什么。”顧英爵輕聲,“乖,這里沒有你的事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