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9章夏薇,我在旁邊聽著呢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9章夏薇,我在旁邊聽著呢

    顧英爵的瞳眸驟然緊縮,唇角的笑卻更加溫淡,“提醒我?你提醒我是想我怎樣?”

    她激動地道,“那個女人囂張跋扈,心機又深,沒有什么不是她能夠做的!你看著吧,她是不會放過我的。就算現在演出合同落袋了,夏薇一樣有手段來奪。你以為她在乎你,在乎你們的婚姻?不,什么都沒有她自己的事業重要。顧英爵,你永遠分辨不出來,誰才是真的愛你。”

    顧英爵靜靜的看著她激動又強行壓抑的情緒,嗓音冰寒,“沫沫,她不是那種人。”

    梁以沫眼神帶著某種不可置信的意味,“你認識我多少年,你認識他這多長時間,從什么時候開始,連自己最親近的了都不相信了?”

    病房的門緊緊的閉著,顧英爵站得又稍微有寫距離,他們聽不到病房內談論什么,同樣,病房內的人也聽不到他們談論什么。

    顧英爵只是看著她,并沒有說話。

    “不要再提我和她的事情了。我晚點兒會勸勸禮棠去找你。”

    梁以沫輕輕顫抖著,黑色的長發跟隨著身體而顫動著,“他已經離開了我了!為了一個根本不值得的女人,你也要離開我了,同樣為了一個不值得的女人!”

    “不然,你打算怎么辦呢?”男人雙手插入褲袋,潦草地站著,淡淡的道,“沫沫,伯父伯母是為了救我死的,他們現在不在了,我會一直照顧你,直到你嫁人。”

    “算了,這些話千萬不要再說了,讓夏薇知道了還以為我要寫挾恩圖報呢,你會在夏薇面前左右為難的?既然你現在已經護著她了,那就一直護著她吧!我剛才說的話,每一句話都是在為你著想。”

    他溫涼道,“我知道的。”

    話音剛剛落下,病房的門就開了。

    慕西辭瘦削高挑的身形出現在門口,一眼就看見走廊上的兩個人。

    氣氛顯得不是那么好。

    顧英爵皺著眉頭看了一眼慕西辭,“她怎么樣?”

    梁以沫不知道為什么,看到慕西辭就覺得心膽發寒。

    慕西辭沒有回答顧英爵,他邁開雙腿走入了病房。

    夏薇抿唇,思維還沒從書房里的談話內容出來,所以反應慢了幾拍,梁以沫站在門邊看著顧英爵緊張地將病床上的女孩兒抱起,“沒有怎么樣么?”

    夏薇看了她一眼,笑容漫上臉頰,眉眼彎彎,“沒什么,就是聊了一下捐獻骨髓的事情,慕西辭同意了救夏淺淺。”

    顧英爵蹙眉,“為什么總要去管一些和你不相干的人和事情,嗯?”

    “如果不管那些事情,怎么體現出她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小天使呢?”梁以沫在門外冷聲笑著,“反正是別人捐獻,又不是她,沒有必要假裝的跟自己要捐獻一樣偉大。”

    夏薇淡淡的轉頭,看著她的臉道,“是啊,我干嘛要裝什么天使呢非要把你救出來呢,讓你繼續呆在那里,可沒有人會這么說我了。”

    梁以沫冷聲諷刺道,“不是說,因為我被綁架的事情你們要離婚么?”她看夏薇的眼神也帶著一股居高臨下的輕視,“你不救我,現在顧英爵早就和你離婚了吧?”

    夏薇聞言笑了笑,“是啊,我們差點兒離婚呢,我也差點兒做了棄婦。”

    頓了幾秒鐘,她眸光微變,才繼續道,“梁小姐還真的是萬眾寵愛的女神呢,隨隨便便什么幾句話就能夠讓一對恩愛的夫妻離婚,你那么大本事,怎么還不能讓我丈夫離開我,發誓非你不娶呢?你那么大本事,怎么在住院期間,你想要嫁的男人,半步也沒有出現呢?”

    梁以沫怒極反笑,一雙眼冷冷的盯著夏薇的臉,“夏薇,不要以為顧英爵護著你你就可以亂說話。我和顧英爵的感情不是你想的那么齷齪。你也沒有贏。”

    “輸贏?”夏薇咀嚼著這兩個字,笑了笑,“男人在你眼里,是什么啊。居然要用輸贏來比較?你不是以前不愿意和顧英爵在一起去找的顧禮棠么?”

    她剛剛說完,就已經被一側的男人輕輕按住了。

    顧英爵動作突然,手臂的力氣又有點超乎尋常的重,淡淡的道,“夏薇,我還在一旁聽著呢,能不能收斂點兒,嗯?”

    夏薇心里有點兒怒意,不過想了想,還是要說好。

    梁以沫有些尖和高的嗓音再次嘲笑出聲,帶著咄咄逼人的質問意味,“顧英爵,你至于這樣時時刻刻在我面前和她秀恩愛?剛才沒進來的時候還口口聲聲說著要照顧我為我負責,現在見到她就立刻變臉——要不要這樣欺負我?”

    顧英爵已經皺起了眉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也沒說話或者解釋什么。

    夏薇止不住的冷笑。

    “我知道你急著討好她,讓她一心一意的和你在一起。但是也不至于用這樣的方式吧?要不要我幫你替她寫一份保證書,保證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們之間?”

    她有點兒竭斯底里,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做的都是徒勞,**的怒意熏疼著她的雙眸,燃干了她的淚水。

    她恨,她只想痛痛快快地罵出來。

    顧英爵輕輕抱起夏薇,“出院手續已經辦好了,車在樓下等著,我們走。”

    夏薇冷笑不已,臉蛋上的神色是冰涼的,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等下。”

    顧英爵低頭看她一眼,耐著性子。

    夏薇沒答他的話,抬眸看向臉上仿佛結了霜的梁以沫,“我記得顧英爵在和我交往后并沒有和你有過什么實質性質的發展吧,就算是以前和你交往過也是隔了多少年了,梁小姐,我真的不明白你為什么要恨我恨成這樣?難道他曾經談過一場不溫不火的戀愛,就要一輩子只愛著你一個人么?”

    梁以沫面色驀然冰寒,仿佛被戳中了心事。

    夏薇明熙透徹的雙眸,看得人渾身惡寒。

    她……和慕西辭是一樣的人!他們身上散發著同樣惡劣的氣息!

    梁以沫蜷緊了拳頭。

    夏薇淡淡的笑,“梁以沫,顧英爵是我的丈夫,他于情于理,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應該護著我,也應該護著我一輩子。沒有人欠你什么。他這樣帶我離開,也是顧及和你多年的感情,不想你在旁人眼里太不堪而已。并不代表他心里對你還有什么想法——就算有,他也不至于在你多次明示暗示之后還婉拒你了。”

    梁以沫的手垂在身側,指甲刺進掌心,就這么看著他們,遲遲不開口。

    半響,顧英爵低頭問懷里的女人,“夏薇?”

    夏薇一笑,“我們都是大人了,喜歡一個人不會有人藏著掖著。如果他不喜歡我而喜歡你,他大可不必這么白白寵著我讓你在一旁生氣——對么?”

    男人看了一眼梁以沫長發下狼狽而痛苦的臉,幾秒后挪開視線,低聲對夏薇道,“走了?”

    “好。”

    慕西辭一直在不遠處靜靜站著,仿佛在等人一般漫不經心的態度,很好地隱藏了自己的氣息,單手插入口袋,在聽到夏薇那句“我們都是大人了”的時候,唇角溢出了一縷冰涼的笑意。

    …………

    顧英爵抱著她回到副駕駛上,關上車門,然后才自己回到駕駛座,等車子發動以正常的車速行駛在路上,男人才開腔,“你和他聊了什么?”

    “沒什么,反反復復一件事情,我不想和他多接觸,他呢,不管用什么法子,總要如他的意思。”

    顧英爵道,“夏薇,以后,和你無關的事情,都不要再管,懂么?”

    骨髓么?她又怎么能夠真的忍心,看著那么一個極為肖似自己的女孩兒躺著等死。

    戲么?她的事業,到底還要停滯多久?難道,因為顧英爵不喜歡,她要一輩子不演戲么。

    她沒有回答顧英爵的問題,選擇沉默。

    她回家養了一陣子傷,然后打電話給藍又青。

    “這次的劇,怎么樣才能夠讓梁以沫退出演出?”

    藍又青想了想,“人家合同都簽了,能怎么辦?不然就算了吧?我看就是慕西辭不高興而已,我們還可以有別的合同來簽,這個她非要要就給她算了。”

    “國內市場這么好,你還真怕你沒得戲拍啊?”

    “你家顧英爵也不高興你拍這個劇啊……你別忘了。”

    夏薇何嘗不知道這些,但是既然決定要拍戲,就一定要走出這么一步。

    更何況,她的妹妹還需要慕西辭的骨髓捐贈,他們已經達成了協議了。

    “你約導演出來,我們抽空組個飯局。梁小姐……畢竟出過事情,如果爆料出來,對劇影響挺不好的。我們興許可以和那邊談一談。”

    “梁以沫的又沒有違約,就算和導演說導演也愿意你演,也沒辦法啊?”

    夏薇再次皺眉。

    “太難了……”藍又青嘆了口氣,“我真不明白,為什么慕西辭要堅持這些,有什么意義么?”

    雖然明知道答案大概是這樣,但是夏薇的心還是不可抑制的沉了下去。

    那么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