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0章捐髓又不是捐心,死不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0章捐髓又不是捐心,死不了

    夏薇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輕聲道,“好,我們先去見導演,再去見梁以沫,我想,梁以沫知道我手里有她的照片,不會無趣到和我搶這么個片源的。”

    “她可以拍的片子很多,放棄一個,換回她的照片,挺劃算的不是么?”

    藍又青嘆息了一聲,“其實……我覺得你挺不適合拍那個劇的。很黑暗,也很壓抑,前景也不一定太好。”

    “悲劇?”夏薇直接問道。

    “嗯,不僅僅是悲劇,簡直有點兒喪心病狂了,女主最后嫁的不是那個青梅竹馬的戀人,那個青梅竹馬的戀人還不惜用一切手段換女主幸福。結局是男主為了女主犯罪死了,警察調查問女主認識不認識男主是誰,女主居然說不認識,我真想抽那個女主耳刮子。”藍又青道,“這么病喪的劇本咱們居然還要費盡心機去拿到,想想心里就添堵。”

    夏薇順手拿起了書房桌子上的鋼筆,細細的手指輕輕把玩著,“我是一個演員,給我一個好角色,我就會去演好演活。”

    “哎……”藍又青欲言又止,“你……你就是被蠢死的。”

    …………

    夏薇在家休養了一天,在第二天早晨,在鏡子前簡單看了一下自己的滿身傷痕。

    媽媽那里還是要過去照顧的,她不能因為有傷就不去看她了。

    如果她不去,就沒有人照顧那個病重的女人了。

    顧英爵安排的人,到底不是親眷,她不想媽媽在病重之際,感覺太孤單。

    她才進病房門,氣色已經稍微好了一些的媽媽看向夏薇,不無憂慮地問道,“夏薇,你這是怎么了?”

    夏薇臉上堆著笑,忙道,“我沒事,只是不小心摔著了。”

    媽媽明顯的不相信,皺著眉,“怎么會摔著?我就不相信睡能摔成這樣……”她說話尖刻慣了,嘆了口氣,“哎,你……”

    “真是摔得,媽你亂想什么呢。”

    夏母冷著臉哼了哼,“我這兩天都沒見你,你去哪里了?看你頭上的紗布還沒拆呢……”想了想,“是不是誰欺負你了?顧英爵……打你了么?”

    夏薇沒想到媽媽居然會懷疑顧英爵,媽媽這一輩子都被男人騙了,她提起男人就沒好氣,道,“夏薇,如果顧英爵真的對你不好,你不用忍著,大不了……媽媽也不是沒有積蓄,自己治病的錢不是拿不出來,你不用為了媽媽委屈求全。”

    正說著,忽然看到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走了進來,正是顧英爵。

    她握緊了夏薇的手,“你不是三天兩頭去找梁以沫么?我們家夏薇不是和你說過離婚了嗎?我沒記錯吧?”

    男人溫和而謙遜有禮地道,“夏薇是提過,我也同意了,不過因為聽說夏薇摔傷了,我就回來照顧照顧她。”

    夏母瞪了夏薇一眼,“真的?”

    顧英爵看了眼夏薇,微笑著道,“太太,我真的很喜歡你的女兒,太受傷了我也很難過。”

    “真是摔得?”夏母猶豫了一下,“不是為別的?”

    顧英爵低低的笑,態度溫和清晰的解釋,“沒有,太太,您千萬不要誤會夏薇,您的女兒不是隨隨便便和人結仇的性格。”

    夏薇輕輕看了一眼顧英爵,咬了咬唇。

    夏母的臉色這才好看了點,輕聲道,“你好好養病,媽媽現在情況不是你想的那么糟糕,都會好起來的。”

    夏薇輕聲道,“你在醫院一個人太寂寞了怎么辦,我還是留下來照顧你吧。”

    “別介別介,媽媽在這里挺好的,該看電視看電視,想說話和護工說話。你來這兒護工還要多照顧你。”

    夏薇自然是不愿意的。

    她知道夏山謙一家子是什么性子,如果他們家女兒有什么意外,興許就要打進病房里來了。

    她不希望媽媽在重病之際還要忍受那些烏七八糟的事情。

    她還沒想出合適的理由拒絕,身側的男人已然開腔了,“我會帶她回去休養,你不用過多的擔心。”

    夏母笑了笑,道,“好。”

    在醫院里又聊了一會兒,顧英爵便帶她回去。

    病房外,夏薇惱怒的瞪著顧英爵,“你為什么要那樣跟媽媽說?我特意停了工作,不就是想照顧生病的媽媽么?如果這邊兒沒什么事兒的話,我干脆回去工作好了。你又不愿意我工作又不愿意我照顧媽媽,你到底愿意什么。”

    她坐在病房的長椅上,干脆不走了。

    顧英爵低頭看著她,然后才蹲下身,手無意識的就想探上她的臉頰,卻被她側首躲過,低低的道,“嗯,我就是什么都不想讓你干不行么。拍戲太辛苦,照顧病人又太累,我什么都不想讓你干。”

    “都怪你,說我摔傷要回去養著,”她咬著唇眸色有些冷淡的看著他,“顧英爵,我真的討厭你,你讓我覺得我是一個被資本家豢-養的廢物,一個被米蟲養著的大米蟲,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不能做!”

    顧英爵眼睛里蓄著淡淡的笑意,“嗯,被資本家反復睡的廢物,大米蟲,還沒有生孩子呢。”

    夏薇握拳就照準顧英爵身上砸去,“你太過分了。”

    顧英爵笑出了聲,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看了她一會兒,“聽說你背著我見了新片的導演,在洽談那個演出?”

    夏薇抿唇,剛剛還想發脾氣呢,被顧英爵一下子弄得說不出來話來。

    “你真的那么想演?”顧英爵沉沉凝著她。

    夏薇別過臉,花園里的風輕輕吹著她的額發,她的聲音帶著逃避,“嗯。”

    顧英爵眸中滑過一些失落的情緒。

    “你難道要阻止我嗎?”夏薇怯生生看了一眼顧英爵,試探著問道。

    顧英爵作為業界大佬,想要阻止她簡直輕而易舉。

    她苦心經營的那些小算盤,都抵不過他一個電話。

    這個念頭讓她莫名的煩躁,加上她最近在醫院忙前忙后,身心俱疲。

    而顧英爵已經俯身將她抱了起來。

    她輕輕推顧英爵,“我不需要你抱,我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我的腿也沒問題,不要總拿我當殘障人士。我剛才問你的問題,趕緊回答我。”

    男人只是低頭看她一眼,不溫不火的道,“夏薇,如果你一定要演,我會支持你。”

    她眸中好像有小星星,輕輕閃著,抬眼看著顧英爵。

    “不管你要做什么,只要你真的想做,我都會支持你。”他輕聲道。

    不知道為什么,夏薇好像從他的話中聽出了幾分苦澀的意味。

    她眨巴眨巴眼睛,看著顧英爵俊美的面頰,告訴自己,都是假的。她一定是錯覺。

    顧英爵帶她回顧家別墅,家里的傭人已經做好了熱熱的飯菜,煎魚、薄餅、素菜還有燕窩粥,都是夏薇愛吃的。

    自從夏薇受傷之后,顧英爵完全拿她當殘障人士,舉動都要抱著。

    這一次也是,直接把她從車上抱了下來,進屋后踢掉鞋子就上了二樓,夏薇聞著飯菜的味道越來越近,又聞著飯菜的味道越來越遠,他看似溫和又軟實際上強勢得不講道理的模樣,夏薇真恨不得一腳踹了他自己蹦下來去吃飯。

    直到就要被放在床上,她才擰著眉頭道,“我都沒有吃飯!我也不要躺在這個冷冰冰的被窩里,我還沒有洗澡!顧英爵你放我下去!”

    顧英爵看她一眼,經不住她鬧騰,只能將她放了下來。

    夏薇還沒有卸妝,氣哼哼地散了頭發,然后脫了高跟鞋,褪去絲襪,抬眼看了一眼顧英爵,“我去沖個澡,然后就去吃飯了。你公司不是有事嗎?你先回去吧,我會小心不彭碰到傷口的。”

    她剛才就不應該提起這茬。

    顧英爵看著她,薄唇一開一合,“你確定?”

    夏薇閉了閉眼,“嗯。”

    他轉身去浴室給她放熱水。

    浴室里響起了水聲,她身上的手機也剛好響了,夏薇拿出來看了一眼然后就接了,“又青,梁以沫那邊兒怎么說。”

    “完了完了,她打定主意和我們死磕到底了,她說你要是真的想公布就公布,只要你不在乎顧英爵的感受。”

    夏薇看了眼從浴室里走過來的身影,只是模糊的道,“她就一定要演這部劇么?”

    “看上去,是的。沒有什么別的原因,因為你在演。”藍又青無奈道,“不然還是放棄吧,夏薇,你值得更好的。她想演就隨便她。”

    “剛好,你要好好養你身上的傷口啊,如果留下疤,以后對演藝事業也是有影響的。”

    夏薇輕聲道,“可是……”

    藍又青低聲道,“醫生已經定下來了,這兩天換髓手術就做了,你不用太煩,做了慕西辭難道還能夠收回骨髓不成。”

    “好,我知道了。”夏薇有點兒不知道該說什么。

    她努力了,也想辦法了,她沒有不信守承諾。

    掛了電話,顧英爵已經放好了熱水,還從她的衣柜里找好了換洗衣服。

    男人抬手,撫了撫她的頭發,溫和的嗓音染著低低的笑,“去洗澡吧,你又煩什么,嗯?”瞥了眼她額頭上的傷,閑適的提醒她,“不要被我發現你把傷口弄濕了,懂么?”

    夏薇回頭來,皺眉靜靜的看著他,“顧英爵,你要不要這樣無孔不入的管著我。”

    他也不在意,低頭趁機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個吻,“乖,快去洗澡,一會兒還要吃東西。”

    說完這些,顧英爵把她抱進浴缸里,才轉身離開浴室,順手帶上了門。

    夏薇因為好幾天沒有好好洗澡,渾身都不舒服,醫院的病床上有著濃重消毒水的味道,她現在感覺自己頭發絲里都是那些討厭的氣味。

    慢吞吞洗的差不多了,才走出浴池,小心地擦干,然后套上睡裙,才準備走出浴室,就看到浴室的門打開了。

    夏薇愣了愣,“你干嘛?”

    男人邁著長腿走過來,“知道你洗完了。”

    說完就打橫把她抱了起來走出浴室,將她放在已經整理好的床褥上。

    說好的晚餐早就準備好了放在一旁,他俯身,仔細檢查了她的傷口。

    “我很小心的,沒有碰到,頭發也是只洗了下面發梢……”她輕聲咕噥著

    男人看她一眼,將飯菜推到了她的面前,“你吃,還是我喂你?”

    “你去工作吧,我自己吃。”夏薇咕噥道。

    他抬手替她蓋被子,“你吃,吃完了我再走。”

    夏薇自然不同意,她蹙著眉頭,“我跟你說了,我不是什么殘障人士。”

    顧英爵不肯走,她一點兒辦法也沒有,自己夾著魚,在男人的注視下細嚼慢咽吃了。

    他中途還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水。

    吃飽了之后,顧英爵將所有的碗碟收走了,又輕手輕腳地上樓看夏薇。

    推開門,臥室里很安靜,安靜得可以聽到女人均勻的呼吸聲。

    …………

    當天下午,國內電影娛樂圈傳來了消息,各大新聞媒體的頭條,國際影后梁以沫正式出演電視劇《不負余生不負你》。

    網上一片的人都在歌功頌德,影評人紛紛看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消息傳來,美國大ip制作的國際一線電影,將會邀請夏薇出演。

    而夏薇的經紀公司寶龍公司,則接到了美國方面導演的會面商談邀請。

    定的日期時間,剛好慕西辭需要做手術的那一天。

    在出租車上打了個電話給慕西辭,她還沒開口那端就淡漠的開腔了,“我已經到醫院了,今天下午你和藍又青去見美國那邊吧。”

    “好,”夏薇回答,然后跟著問道,“對不起,那個電視劇的事情?”

    男人在那端了然的道,“沒關系的,我想通了,你演或者不演都一樣,你總有一天能夠看到的。”

    夏薇有些疑惑。

    慕西辭淡淡道,“聽說梁以沫的這部劇,顧英爵已經全部接手了。”

    “他?”

    “嗯,你們是不是吵架了。”他稀松平常的問道。

    “沒有,都挺好的。”

    慕西辭嗤笑一聲,“你能夠忍?”

    夏薇抿唇,淡淡道,“好,今天下午麻煩你了,我在和美國那邊談完后就去醫院找你。”

    慕西辭隨口嗯了一聲,不甚在意的道,“來不來都沒關系,我只是捐髓又不是捐心,死不了。”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