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1章我睡了顧英爵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1章我睡了顧英爵

    簡單的說了幾句,夏薇把電話掛了,在和美國談完合作之后,才坐車趕到醫院。

    醫院后的草坪,夏山謙難得抽出一根煙,看著女孩被黑色的長發遮掩住一半的臉頰,“最近真的很過意不去,爸爸也不希望起那么多的波折的。”視線落在夏薇手上的傷痕上,“這段時間,委屈你了。”

    夏薇看著前方落日余暉,眼神悠遠,“我已經沒事了,你們家茜茜手術成功就好,其他的,我不想計較什么。”

    “夏薇……”

    夏薇無意說太多,遂淡淡的回道,“這些事情以后,我們還是盡量不要再聯系了吧。”

    她說完了這些,低頭繼續看手中的《不負余生不負你》的劇本。

    模樣很恬淡,將所有激蕩的心事都掩藏在了心底。

    當天下午的手術換髓很成功,母親的病拖延了幾日之后,也有所好轉。

    她沒有進病房去看望慕西辭,在接到醫生的通知之后就回了家,大約是累極了困極了,她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睡著了,還是算是醒著。

    顧英爵在傍晚的時候回到家里。

    拉開門走入臥室,他身上的氣息森寒。

    夏薇坐起身,抬頭望了一眼顧英爵,“你回來了。”

    “是你把沫沫的照片發出去的么?”

    沉沉發問的嗓音,讓夏薇心頭一緊。

    懶懶坐起身,一只手梳了梳長發,抬起眸子看了一眼顧英爵,“什么?”

    顧英爵閉了閉眼睛,氣息冷沉,一言不發走到了夏薇面前,將她床頭放著的ipad拿了過來。

    順手將所有的新聞照片翻了出來,伸手遞到了夏薇的面前。

    夏薇一怔,拿過了ipad,垂下頭輕輕看著,越看,眉頭皺的越緊。

    “這是誰做的?”夏薇下意識地問道,“這群人是無法無天了嗎?這是犯法的啊……”

    “是你做的么?”顧英爵再次問道。

    夏薇抬起眸子,靜靜和顧英爵互相凝視著。

    他在懷疑她,用的口氣,分明就是指責。

    那一刻,心里有什么東西轟然倒塌。

    她原以為,他是相信她的,原來,發生事情的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也是她。

    眼睛瞇起,唇角徐徐笑開,“如果是我做的,你要和我分手嗎?”

    顧英爵眸色一冷,喉頭微動,“你只說到底是不是。”

    她的笑容越來越心不在焉,眸底,是一片涼薄,“是啊……怎么了?”

    顧英爵好長一段時間靜靜凝視著她。

    她慢慢閉了閉眼睛,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我討厭你用這樣的口氣質問我,索性就按照你想的去說去做好了。”

    顧英爵上前一步,伸手撫摸著她的發絲,“我不是來和你吵架,也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

    說到這里,他才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接下去。

    她已經哽咽出聲,輕輕伏著,“是我做的,顧英爵,你要為你的梁以沫討回公道嗎?我真的很好奇,你會怎么對我呢。”

    顧英爵嗓音一緊,“因為這些照片,梁以沫原定拍攝的《不負余生不負你》已經泡湯了,你可以去演了。”

    “哈,這樣……”她輕輕呢喃,“吶,我也有動機了,更有可能是我了對嗎?你想要我說什么?是不是么?”

    抱歉的笑了笑,“哦,今天下午和美國方面談的挺不錯的,試鏡也順利通過了,抱歉,就算我真的用什么不堪的手段得到了《不負余生不負你》,現在也不想演了。”

    “你要去美國?”顧英爵失聲問道。

    “嗯。在考慮。”夏薇不動聲色地擦掉眼角的淚,“顧英爵,你不是覺得我做了這些嗎?你也可以報復我啊,讓我不去拍片子,如果更狠一點兒,雇律師告我侵犯了梁以沫的**權啊,讓我一輩子坐牢啊。”

    顧英爵看著溫婉清凈的夏薇,忍不住開口道,“不要再說了!”

    “夏薇,沫沫……是無辜的……”

    她晃動著漆黑的雙眸,看著高大而氣息凜冽的顧英爵。

    她是無辜的,那被自己呢……

    夏薇的嗓音帶著些微的輕顫,“哦。”

    顧英爵當天晚上沒有睡在臥室,傭人將書房收拾了出來。

    她抱著膝蓋,靜靜坐在寬大的臥房里,她明白的,顧英爵心中的天秤落在了梁以沫的身上。

    現在,她連公平的對待都算不上了。

    她只是不滿他,厭惡他,憎恨他,原本的原諒,在他一次次和梁以沫的相處之后,發酵成了可以腐蝕內心的毒酒,她不知道繼續下去,她還能否回頭……

    ……還是……永無回頭。

    第二天早晨,她如同往常一樣梳洗了,輕手輕腳走到書房。

    顧英爵伏在桌子上,好像昨夜做了一夜的夢,她將一塊兒毯子蓋在他的身上,低眉默默看了他一會兒,然后轉身下樓。

    不疾不徐地吃早餐,去醫院,看了媽媽,又看了慕西辭。

    慕西辭也正在吃早餐,他穿著一身病服,筆直地坐在病床上,不緊不慢地吃著醫院食堂送來的餐點。

    “梁以沫的事情……你知道么?”她輕聲試探著問道。

    慕西辭抬眸看了一眼夏薇,她眼睛還是紅腫的。

    “嗯。”慕西辭低頭,動作有條不紊的將飯盒拿開,取出筆記本打開,手指橋東鍵盤。

    “有人聯系了《娛樂快報》的記者。”

    她沒有聽過那個報社。

    慕西辭盯著筆記本屏幕,不慌不忙地繼續道,“那家報社和橙光經濟公司一直有往來。”

    橙光……夏薇蹙眉。

    “喬暖作為娛樂圈的小梁以沫,出演《不負余生不負你》,橙光總裁給我打過電話,說等我病好了,要請我吃飯。”

    呵……

    夏薇心頭一澀。

    慕西辭雙肘放在桌子上,手掌合攏握住,“怎么樣,聽說你從藍又青手里拿走了劇本,看過了么,有興趣出演了么?”

    有一瞬間,夏薇眸中掠過一絲狼狽。

    微微側開視線,聲線還算平靜,“我想去美國。”

    “哦?”慕西辭的視線緊緊凝著她的臉,“美國?的確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空氣氣氛有點兒壓抑,他淡淡地道,“我覺得,你需要和他分開一段時間。”

    她沒有說話。

    “他需要知道他要選擇的是誰,你也需要給自己一點時間冷靜下來。”

    夏薇忽然開口,“愛情是經不住等的。”

    夏薇已經倉促轉身,“嗯,那就不要讓藍又青等你太久。”

    她話音落下的時候,人已經消失在了門邊。

    慕西辭慢慢合攏雙眸,唇角嘲諷地笑了笑。

    ——你看了嗎?

    她去媽媽病房坐了一會兒,就打算下樓離開,剛巧在停車場遇到了喬暖捧著花束,打扮的嬌艷。

    喬暖本身就極力模仿著梁以沫的談吐,而現在,她穿著打扮,甚至發型……都與梁以沫一模一樣。

    只是,微微挑起的眼角和心機頗深的唇角,讓她看上去和面色溫冷的梁以沫有些許不同。

    “顧太太。”

    “來看西辭的么?”夏薇輕聲回應。

    “本來是看慕先生的,既然遇到了夏小姐,夏小姐介意和我去咖啡廳喝會兒咖啡么?”

    夏薇輕道,“你想說什么,這里說也是一樣的。”

    喬暖盯著她的眼睛,“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說清楚,”她深吸了一口氣,“夏薇,我很喜歡顧總,不對,應該說,我很愛他,我希望他能給我一次機會,可是如果有你在的話,他永遠不會給我機會,我希望你能在他的生活里消失。”

    夏薇淡淡的道,“為什么你覺得我會答應你從他的生命里消失?”

    喬暖伸手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臂,眼角的譏誚更深了,“我們都心知肚明,顧英爵心里愛的是梁以沫,這次事件發生之后,幾乎24小時陪著她。你輸得徹底。既然你這個顧太太當得有名無實,也無法占有顧英爵的心,何必呢?”

    “我們之間有點誤會,可是不代表我們不相愛。”夏薇看了眼她的手,“我是在生他的氣,可是我們總是在一起的,如果他能夠想明白,好好和我解釋,我想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他的道歉。”

    喬暖沒想到她會這么回答。

    這和她聽說的不一樣。

    最近顧先生和夏薇的關系不是因為那一次次的事兒降到冰點了嗎?顧家也對夏薇頗有微辭么?

    她原本以為,以夏薇的自尊,不會再繼續這段關系下去了。

    這樣,她也可以慢慢來,夏薇不適合顧英爵,梁以沫就更不適合了。

    顧總心里缺一個人,那個人只能是自己。

    她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喬暖想跟夏薇理論,但是手已經被夏薇扯了下去,夏薇走向自己的車子,拉開駕駛室的門。

    “喬暖,你不能夠永遠依靠著你的運氣。”夏薇在車內,對她涼聲說著,“你做的事情,總會被知道的。”

    看著離去的車,喬暖感覺到脊背一陣陣的發寒。

    知道?

    誰知道是她做的?

    所有人懷疑的只有夏薇,只能是夏薇。

    情敵,又有手段,還有足夠的恨……站在風口浪尖上,還恰巧參與了拿起綁架事情,不是她又會是誰呢?

    誰也不會懷疑到自己頭上,畢竟,她可是和梁以沫有著幾年的師徒情分呢。

    梁以沫出事,她第一時間趕過去,那合同,也是梁以沫哭著求她接受的。

    夏薇的樣子,看上去……還想和顧英爵和好?

    她那么篤定……又說那樣的話,是拿到了她害梁以沫的證據么?

    喬暖臉色一白,慌忙攔了一輛的士,“跟著前面那輛車。”

    夏薇開車技術不是很好,更何況身后跟著這么一輛不依不饒的車子,她更沒有了心情。

    索性在路邊停下,喬暖見勢,立刻付錢下車一路小跑到了夏薇的面前。

    打開車窗,夏薇淡淡的問道,“你還想怎么樣?。”

    喬暖臉上卻強自鎮定的道,眼睛無畏無懼的盯著晚安,“夏小姐,大概有件事情你忘記了,我和顧先生……有過發生關系”

    夏薇的臉色僵了一下,但也不過一秒,很快的淡漠下來,“是嗎?”

    她驀然想起來了,那次從監控鏡頭里看到的鏡頭。

    在她離開了顧英爵的房間之后,喬暖走了進去,足足十五分鐘之后,他才走了出來。

    他們……早就……?

    夏薇重新發動了引擎,側臉冷淡,“我知道。”

    正要踩油門,喬暖直接冒死擋在了夏薇的面前,靜靜盯著夏薇,“顧英爵的身上,有十二顆痣。”

    夏薇眸光一亂。

    她不知道顧英爵身上有多少個痣,現在,她也無需知道。

    “請你離開顧英爵。”她再次道,“你不是要去美國拍戲么?很好的機會。”

    所有人都盼著她走,慕西辭也是,她也是。

    夏薇心跳加速,臉漲得發熱,她覺得有些耳鳴。

    她總是輕易的選擇相信顧英爵,上一次“十五分鐘”的事件發生后,她去看了電影,緊接著又出事,她就忘記了。

    他們早就在一起了,早就在一起了。興許,顧英爵的情婦,還不止一個。

    心頭鈍鈍的痛著。

    喬暖看著那輛車駛入馬路,又看到不遠處,一輛卡車飛速的駛來……整個人都愣住了,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

    那輛車開得太快了,帶著一股不要命的架勢,已經有好幾個行人,或者自行車差點被車撞到或者擦到。

    心臟重重的擰起,繃得快要斷的神經幾乎來不及或者沒有任何的時間思考。

    耳的聲響引起周邊無數人注意,幾秒鐘之后,巨大的撞擊聲響起。

    車速過猛造成的力道讓她整個人都往前傾倒,安全氣囊打開,她撞在了上面,感覺五臟六腑都好像被攪動著。

    影星夏薇出車禍的消息迅速占領了各大新聞頭條。

    肇事司機被當場抓獲,據說,是梁以沫的粉絲,不滿梁以沫被夏薇搶了丈夫曝光果照,在路邊看到夏薇之后,一時失去理智做下的。

    酒駕+蓄意殺人,該貨車司機被判處無期徒刑。

    夏薇并沒有什么大礙,肋骨骨折了兩根,護士說,萬幸差了幾毫米,沒有捅破內臟。

    她從鬼門關走了一遭,醒來后,第一眼就看到了顧英爵。

    低低沉沉的兩個字,“夏薇。”

    她被男人抱在懷里,好幾秒才回過神來,手無意識就重重的攥著他的袖扣,所有積累和壓抑的情緒都崩潰了一般,眼淚無聲無息的涌了出來。

    “我要去美國。”她聽到自己的聲音,“顧英爵,我們暫時分開吧。”

    她整張臉蛋都是沒有血色的,雙眼亦是無神得厲害。

    顧英爵撫摸著她的臉蛋的手微微一僵,瞳眸重重一縮,整張輪廓都僵硬了。

    過來一會兒,低聲道,“休息吧,回來再說。”

    聽到他的嗓音,她只覺得厭惡,從骨子里透出的厭惡。

    出軌有第一次就會有無數次,她明白這個道理,她也絕對不能容忍男人出軌——她的愛情早已經遍體鱗傷,經不住這樣撕碎了。

    男人抬腳出去,一如既往。

    而夏薇只覺得,和顧英爵在一起的過去,就好像一場**的噩夢。

    讓人窒息而又絕望的噩夢。

    …………

    慕西辭和梁以沫正式合作,拍《不負余生不負你》,而夏薇,則飛往遙遠的美國,正式投入新劇拍攝。

    她沒有想到她會拍的那么久,也或許時間很短,她自己覺得很久而已。

    期間,偶爾也收到國內的消息,藍又青和慕西辭辦了婚禮。

    梁以沫在國內和喬暖越走越火。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