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2章她是你太太又不是我太太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2章她是你太太又不是我太太

    他看著她的眼睛,溫和而沙啞,“這件事情過去了,我也不會生你的氣,你回來好不好。”

    指尖冰涼,她的神情錯愕,腦海里一白。

    他堅定的認為,那些事情都是她做的——并且不計較。

    男人單手扶住她的臉蛋,“夏薇,算我求你,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她看著他,瞳眸睜大。

    “顧英爵,”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張口出聲,已經沙啞透了,偏偏又帶著恍惚的笑,“你從來沒有真正的看過我啊……”

    “不是,”他靜靜的看著她,低啞的陳述,“我不管真的假的,我都不在乎。”

    夏薇用力的閉了閉眼。

    然后睜開,指尖死死的攥著他的襯衫,“我覺得,當初閃婚這個主意,真的是糟透了。”

    她嫁給了一個絲毫不了解她的男人,對她的人品,她的憤怒,她的堅持,甚至于她的夢想,都一無所知的男人。

    “所以,你覺得,是我?”

    男人的眉眼幾度變化,手掌里握著的她的手涼的沁人。

    “夏薇……”他嘆息了一口氣,“當初你出車禍昏迷,你知道么。喬暖說,你原本是想開車撞她的,因為車技不好,她躲了過去,你才撞到了卡車。”

    她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她本應該惡有惡報,她出車禍,是因為她想要害人。

    梁以沫也是她害的,喬暖也是她害的,她就是書里的女配,徹頭徹尾。

    女配還偏偏占著一個眼瞎的男人……

    夏薇看著男人沉靜而紋絲不動的眉目,心仿佛掉進了一個無底洞,一直在掉,她臉上在短暫的空茫之后忽然笑了出來,輕輕裊裊的道,“顧英爵,我是不是應該感謝你愛我至深,所以不管我多么壞,事情都能不了了之?”

    她此時的模樣讓他皺眉,一手撐在她身子的左側,眼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那些我不在乎,”他說的平和卻十分的不容置喙,“夏薇,我告訴你這些,只是想要告訴你,我不在乎那些。”

    過了一會兒,她冷靜下來,仰起臉看著他,“顧英爵,你不在乎,可我在乎,”

    她笑了笑,“你待我是不是真心我不知道,可是此刻,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那就是我們不合適。”

    她咬著唇,直到細白的齒逐漸將唇瓣咬得沁出血,笑得有些吃,“我不想和你繼續這場婚姻了。”

    男人俯身在她的跟前,半個身子將她籠罩了。

    他垂著眸,手撫摸著她的長發,淡淡溫和的道,“夏薇,我說過我會等你。”

    “不用等了。”她輕聲道,手將他的手打落,轉身,平靜地朝著自己的臥室走去。

    顧英爵看著她清婉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盡頭,很久沒有動。

    臥室的門關上,夏薇靠著墻慢慢坐下,她的心頭好像被爪子抓過,一片鮮血淋漓。

    …………

    夏薇第二天就回寶龍上班,她在美國的劇雖然殺青了定的卻是圣誕檔期。

    國內的工作她還是要從新拿起來做的,在她回國之前,藍又青就幫她定好了國內的新電影,寶龍的電影,特意請了傅斯年來做導演,一流的劇本大師制作。

    池歡聽說夏薇回來,剛好想要給夏薇接風洗塵,順帶把電影的男主和配角一起叫來,大家認識一下熱鬧熱鬧。

    夏薇做東,吃飯的地點是藍又青定的,在帝爵大酒店,慕西辭剛好有應酬,除了他之外,圈內臉熟的能來的都來了。

    晚上的聚餐很熱鬧,不斷的有人向夏薇敬酒,想要認識巴結夏薇的明星很多,夏薇推辭了一部分,可是總是多少喝了點兒。

    本來酒量就不好,喝多了,腦子有點兒漲。

    一餐飯吃了兩個小時,夏薇醉得頭有些眩暈。

    “夏薇,不然我現在送你回去?”藍又青有點兒擔憂,“你臉很紅,是不是喝高了”

    夏薇擺擺手,手撐著桌子,笑了笑,“不用……我待會兒打車,你們先走吧。”

    眼尖的人都看得清楚,傅斯年一臉淡漠的盯著她,難得的有表情皺起眉頭,好像很不滿。

    于是有識相的人立即道,“傅導,薇薇姐喝醉了,您知道薇薇姐住哪兒,不如麻煩您送她回家吧。”

    后者漠漠的道,“你們先回去。”

    他一發話,所有人都坐鳥獸狀散去,“夏小姐、慕太太,我們走了啊……傅導您路上也注意安全……”

    夏薇扶著自己的腦袋,“又青啊……你家里慕西辭會來接你吧,你別管我。”她又看了看傅斯年,“我自己打車就好了,讓池歡知道你大半夜送我回家,明兒會掐死我。”

    傅斯年看著她,不咸不淡的道,“我不送你。”

    藍又青想到慕西辭可能會來,咬咬唇不吭聲了。

    夏薇,“……”

    她正想起身,卻聽見男人的聲音再度響起,“顧英爵會來接你。”

    有些搖晃的腳步停住了,即使喝了酒,她也覺得,顧英爵真是一個討厭的名字。

    夏薇又摁了摁有些難受的眉心,嗓音因醉意而嘶啞,“他么……”

    傅斯年,“夏薇,你是他的妻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可回,你也有。”

    夏薇沒說話,算吧,等離婚協議入了袋,就不會有人在告訴她她是什么人的妻子的話了。

    她低著頭,慢慢的道,“我先回去了。”

    說著,有些艱難的穩著自己的身體,慢慢的往外走。

    傅斯年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的背影,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不咸不淡的道,“她喝了四杯酒,還要打車回去……你說,憑她的顏值和名氣,喝多了一個人在街上,她在打到車之前,被男人拖走的幾率有多大?”

    男人的聲音很不滿,“她醉了?”

    “嗯,我說得不夠清楚么”

    顧英爵更加的不滿,冷漠的質問,“沒有人管她么?是誰給她喝的酒?”

    傅斯年沉默了一會兒,方淡漠的回答,“公司聚餐,她是你太太又不是我太太,我干嘛管她?”

    傅斯年總有分分鐘把人氣死的本事,顧英爵皺起眉頭,朝劉叔低冷命令,“開快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