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5章沒有你我不能活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5章沒有你我不能活

    心底的寒意一點點漫起,半瞇著眸子,“興許吧。”

    他淡淡的笑,“如果沒有她,你就愿意好好和我在一起么?”

    以前有梁以沫的時候,她也好好和他在一起了啊……

    也不怪他這么想,她忽然冷淡下來的態度,的確讓人琢磨不透。

    夏薇的臉別過去,閉上了眼睛,“我困了。”

    顧英爵溫涼地看著她,他伸出手,輕輕摸了摸她滾燙的臉頰,又慢慢的替她按摩太陽穴。

    “睡吧。”

    過了一會兒,在顧英爵以為夏薇已經睡著了的時候,她忽然開口了。

    “顧英爵,”她轉過頭,重新看著他,臉上凈是飄渺的笑,“現在你覺得喜歡我,只是因為我看上去還得不到。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時間久了,就會覺得膩了。女人都是一樣,在男人的視角里,我不比梁以沫、喬暖好到哪里去。”

    她一只手挑起一縷長發,輕輕絞著,“她是女人,我也是,”她半睜著眼眸,眉目間都是狹長的笑,“愛情里是沒有對錯的,只有誰更愛誰深一點。顧英爵,我還沒那么愛你,愛你愛到我自己都不要了。”

    顧英爵定定的看著她,眼底所有的眸光全都被斂住,無法看得真切,“你不一樣的……沒有你我不能活。”

    夏薇癡癡笑出聲,“我有什么好的?悲觀、乏味、任性,你大可以去找一個幽默的,愛笑又愛玩的女孩兒。”

    他皺眉。

    她的每一句話,雖然都在數落著自己,可是好像都在遠離著他。

    “你從來都不了解我。”她最后下了判決書。

    男人低低靜靜的看著她,眸中帶著無比冷銳的咄咄逼人,“那你明白我嗎?”

    手機的震動打斷了他們之間短暫的死寂,顧英爵一瞬不瞬的盯著她,手從大衣里摸出手機。

    夏薇看了眼屏幕上亮著的名字。

    沫沫。

    她一邊揉著額頭,一溫溫淡淡的笑開。

    她頭還有些沉,不過不妨礙她坐起來,一只手梳理著長發,靜靜望向車窗外的街道。

    男人看她一眼,自然也看到了她眉梢的嘲諷,眸色一冷,按了免提接聽。

    梁以沫的聲音一聽便很生氣,“周總怎么走了?我們已經談的差不多了,是你……”

    “嗯。”顧英爵簡單的回應。

    夏薇手指輕輕落在窗上,眸色很淡,顧英爵的手下一向辦事效率很高,沒有想到這么快就有效果了。

    “為什么?他已經答應好了給我們劇組投資了。”

    跟那端的咄咄逼人相比,他的口氣溫涼而平靜,“不喜歡。”

    “顧英爵!”

    “沫沫,”他淡靜的道,“你想要錢,我這里有。”

    梁以沫安靜了一會兒,又冷笑著質問道,“你太太不是回來了嗎?你給我錢,她會不會不高興?”

    “她和你無關。”

    “可是她是你的太太!”她嗓音有點兒微啞,“而且她恨不得殺了我。”

    “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她是gk旗下的藝人,如果老板不是顧英爵,以她今晚的行為,說不定星途就這么毀了。

    “我的事情,以后不許你管?”

    顧英爵淡漠的陳述,“我不是管你。”

    “顧英爵,你到底想干嘛!”她的嗓音幾乎崩潰。

    夏薇湊過去,吐氣如蘭,“他沒有想干嘛啊?”

    那頭的聲音微微一僵,“你……夏薇?”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要管你啊,我今天告訴顧總,我被那個男人欺負過,所以顧總打了電話。你以為是什么呢?梁小姐?”

    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梁以沫的尷尬羞怒。

    吃的一笑,百轉千回,“梁小姐,顧總有一句話說得很對,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顧英爵淡靜地拿過手機,長指滑動,電話被掛斷了。

    他順手把手機扔回了口袋里,在車廂中,與慵懶的女人對視。

    夏薇伸手拿過了醒酒茶,小口小口斯文地啜飲著。

    “你喝多了,夏薇。”他沒有責備,只是淡淡地這么說著。

    夏薇閉著眼睛沒有說話,腦袋靠著一側休息。

    直到車在夏家的別墅外停下,顧英爵下車替她拉開車門,女人抬頭看了一眼夏家的宅邸,沒什么特別的表情。

    他低沉溫柔的道,“快進去吧,洗個澡好好睡覺。”

    她站著沒有動。

    他溫柔地看著她,徐徐淡淡的笑,“怎么了?”

    “顧英爵,謝謝,”她抬起眼睛看著他,“以后,我們還是少見面吧。”

    “嗯。”他的模樣并沒有當真。

    她喝多了,所以說什么都是能夠被輕易原諒。

    “我把為什么都告訴你了,你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她偏了偏臉,黑色的長發下,白皙的小臉很溫淡,“顧英爵,你好好考慮一下吧。”

    “你是打定主意了不要被我哄好了么,”他淡淡的笑,低眸瞧她,眼眸里有點兒危險的愛意,“不然,我干脆來強的?。”

    她看著這樣的男人,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他的笑容有些惡劣,“你說的那些我都不在意,我要你,不管你是什么樣子的。”

    夜風吹動她的長發,她溫靜美麗的小臉好像一朵山茶花,她閉了閉眸。

    “我跟喬暖那樣的其實差別不大,梁以沫說的很對,”她就這么看著他,“我跟你在一起,的確就是因為你最有錢,也最有權力,能在我的事業上給我一臂之力。”

    顧英爵伸出手摸著她的臉頰,低啞的語調蠱惑般的淺笑,“好,你要什么我都給你,只要你肯回來。”

    她的眉眼有點兒生澀,抿唇,“我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他淡淡的笑,他的薄唇再次湊近她的臉蛋,淺嘗輒止地吻,“你很倔強,可是沒關系,不管怎么樣,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可以迂回,可以暫時妥協,也可以等待,她要什么他都給。

    他只是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她微微發呆,她從來沒有想過,顧英爵會用這樣的態度對待她。

    她愿意,皆大歡喜,如果不愿意,那么他就舍命追求,如果還不愿意……他不介意不惜任何手段。

    “我會盡量顧及你的情緒,但是我不會容許你真的離開我。離婚?——夏薇,除非我死了。”

    心口震了震,夏薇驀然抬眸。

    男人的唇再次落在她的雙眸智商,然后,他又含笑親了親她的鼻尖,輾轉到了她的唇上,低低徐徐的笑,“夏薇,我說過,沒有你我不能活,這句話是真的。”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穿過她的長發,輕輕握住她的后腦勺,“乖。”

    最后一個吻落在她的唇上,他低喃著淺笑,嗓音好像遠古的咒語。

    “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看著她呆滯的容顏,“乖,進去吧,早點洗澡睡覺。”

    ………………

    夏薇回到夏宅后,母親已經睡了,還是披著衣服出來,“怎么了啊?”

    夏薇噙著淚水,忽然撲向了母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