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0章想到未來,她有點兒呼吸不過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0章想到未來,她有點兒呼吸不過來

    晚上十點多,夏薇結束了片場的事情,夏薇回別墅拿了東西去醫院看媽媽。

    媽媽已經入睡了,李特助將事情早已經收拾好了,看到夏薇來,從沙發站起身,壓低嗓音,“太太……”

    夏薇和李特助走出病房,低聲問。

    “媽媽怎么樣了。”

    李特助道,“都好,太太放心。”疲憊的一笑,“太太,病房我們守著,不會有事情的。您明天還要上班,請回去休息吧。”

    夏薇想問一下母親的情況,看到李特助疲倦的笑容,嘆息了一聲,“麻煩你了……李特助。”

    李特助笑容滿面,“沒事的,太太。要派車送您回去么?”

    “我開車了,不用,你也休息吧。”夏薇輕聲道。

    李特助點點頭,轉身進了病房。他今晚可能就睡在病房的沙發上了吧。

    夏薇開車到家,自己煮了泡面簡單吃了,就直接進臥室洗了個淋浴,換上睡袍掀開被子爬上了床。

    正要把手機關機,一個電話就打進來了。

    她滑下接聽就接下了,“喂,哪位?”

    “是我,夏薇,”電話那頭是墨北廷的聲音,“打擾你睡覺了嗎?”

    “還沒,有什么事?”她閉上眼睛,懶懶地問道。

    “今天的事情,很抱歉,是我太唐突了。”

    她沒睜眼,有點兒恍惚差點兒睡著。

    外面小雪已經停了,可是天氣還是很冷,在暖氣充足的房子里,夏薇躺在被窩里,感覺很舒服,“哦,沒什么。”

    過了幾秒鐘,墨北廷在手機的那端問道,“我看到你在吃飯的時候說不愿意接受他的幫助,意思是,我可以嗎?”

    夏薇的困意消散了一點,睜開眼睛,看著窗外月光下白雪皚皚的世界,淡淡的道,“我回絕他,只是因為我真的不需要幫助。我不是那種離開男人的幫助就不能活的女人。”

    也許墨北廷不大了解她,她在決心做演員之前白手起家創業的成就,比中產階級的許多男人都要強很多。

    她說不需要幫助,是的確不需要,美國的三個月,她也有了自己的人脈圈,這次赴美的劇還在審核,檔期可能會比較晚。

    但是她有自信,可以在全世界取得成就。

    墨北廷的嗓音很愉悅,“嗯,也就是說,你還是要離開顧英爵的對么?”

    夏薇怔了怔。

    “這就是你要問的重點嗎?”嗓音已經脫了睡意,帶了幾分嬌懶,“如果我說是,你會覺得我想要你繼續追我嗎?”

    “我追不追你,是我自己的決定,你說是或者否都沒有關系。”墨北廷心情很好,“只能說,我本來要攻克的困難有兩個,一個是追到你,一個是顧英爵。如果你說是的話,我會少一大半難題。”

    他打電話來,也只是為了確定夏薇會不會去好萊塢,如果她愿意去的話,在美國,他陪夏薇會更方便。

    “墨北廷先生,我以為我的意思表現得很清楚了,別說我對你沒什么感覺。”夏薇一笑,“你別忘了,你還是我名義上妹妹的相親對象。我就算要再嫁,也不想糾纏上夏珞珞一家。”

    她母親現在還病著,那群人如果再次強硬地做出什么,她怕母親撐不住。

    墨北廷沉寂了幾秒鐘,然后笑了,“你害怕夏珞珞?”

    “談不上。”夏薇抿唇,“我只是不想和他們有牽扯。”

    他徐徐緩緩地道,“夏薇,你放心,我既然決定追你,就一定會解決好夏珞珞的問題。既然你總要是離開顧英爵,那么總要為自己找好下家是么?”

    夏薇有好幾秒鐘沒有說話。

    她不明白,男人為什么會堅定的認為,女人離婚了就需要找下家?

    為什么在外人眼里,她夏薇就一定需要一個男人陪著。她看上去很像是渴望一個依靠的女人嗎?

    “墨先生,”她閉著眼睛淡淡的笑,“就算我要考慮男人……你也明顯不如顧英爵啊……女人挑下家,不是都要往上走,找更有權勢,更有財富的男人嗎?”

    她就算真的要選,又何必選他?

    “言則,我的條件你看不上?”墨北廷笑了,“我不明白你為什么拒絕我,我愿意追你等你,條件雖然不算頂號,可是我年輕還更有發展空間。我的性格也不會束縛你太多,你為什么連嘗試一下都不愿意呢?就算不行,我也會同意和你好聚好散。”

    夏薇唇角勾起譏諷的笑。

    好聚好散?

    不過是把酒吧里那些浪蕩子的話說得更委婉一點而已。

    “難道,經過了顧英爵之后,你已經對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心灰意冷了嗎?”墨北廷輕聲。

    夏薇覺得有些厭倦了,當一個男人的目的如此清晰的剖露在她的面前時,什么興致都沒有了。

    也許是她許久不說話,墨北廷放低了聲音問道,“夏薇?你睡了嗎”

    “沒有,”這一次她很快的回答,“墨先生,很少見到有人把勾引有夫之婦說的這么光彩。就算我和顧英爵感情有什么裂痕,是不是會離婚,我決定怎么樣,都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我可能不大理解你們對感情的認知,在我眼里,一次只能愛一個男人,哪怕是想要離婚的時候,我和他的感情還沒有結束,我沒有辦法堂而皇之和另外一個男人談婚論嫁。”

    她的嗓音帶著一貫的驕傲,輕輕裊裊的,似是帶著嘲諷。

    墨北廷愣住了,她說得每一個字都好像正確至極,可是和他的認知的東西,卻完全不同。

    “我和你的想法剛好相反……”他道,“我覺得一個人對你的感情,是不會被另外一個人影響什么的。”

    夏薇怔了怔。

    墨北廷只溫聲道,“看你的樣子像是要睡了,你先睡吧,夏薇,夏薇。”

    “嗯,再見。”

    掛了電話,夏薇,她翻了個身。

    真是奇怪,有一些男人明明沒有哪里得罪你了,可是他說的每一句話好像都可惡至極。

    大約和三觀不同的人交流,就是會一肚子的氣吧。

    她忽然有些害怕起來,如果她真的和那樣一個男人在一起了,想象一下未來,就覺得一點兒也不自由。

    呼吸不過來的感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