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5章她好像和這個世界都沒有多大聯系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5章她好像和這個世界都沒有多大聯系了

    藍又青輕輕推了一把夏薇,低聲,“他跟過來了……”

    雪花飄旋著落下,夏薇埋著投挽著藍又青朝前走。

    胳膊被大力拽了一下,她不得不停下腳步,轉頭看過去,笑了笑,“顧總……”

    顧英爵穿著長款的黑色大衣,幾乎要與黑夜融為一體。

    冰涼的唇微微開合,“回家。”

    …………

    顧英爵推開門進來的時候就發現女人側趴在床上看著手機發呆,連他人走到了床邊都沒有發覺。

    他低頭看著床上的女人,面無表情的走入浴室,花灑淋水的聲音響起。

    在洗好出來之后,女人仍然是那個姿勢躺著,他俯身跪在她的床邊,手指掐著她的下巴就一言不發的吻下去。

    夏薇任由他吻著,神情冷醒,將手機塞入了枕頭下面。

    握在手里的手機一下滑到了枕頭下面,“唔……”

    她男人半壓在她身上,嗓音溫柔,“夏薇,你怎么總是不聽話?”

    她沒有理會他,他要親吻她,她就任由他吻著。

    脖頸和臉頰的肌膚上是他的氣息和味道。

    癢癢的,沒完沒了。

    閉著眼睛,懶洋洋的,隨他折騰。

    然后耳朵就被男人咬了一下,陰沉沉的嗓音貼著她的耳垂響起,“夏薇,墨公子準備投資娛樂圈電影。”

    “和我沒什么關系。”夏薇溫淡答道。

    回應她的是冷笑,“你還真是娛樂圈的帶資女王,隨隨便便沒關系的男人都愿意為你涉足娛樂圈。”

    “噢,”她嗓音輕懶,有些低低的迷糊,“你這么一說我想起來了,他好像是和我提過,想要追我,還愿意等我離婚。”

    顧英爵好一會兒沒說話。

    夏薇心滿意足地翹起唇角,不理會顧英爵,閉上眼睛就去睡。

    他輕輕動了動她,陰沉沉的語調,“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說等我離婚啊。”夏薇沒有睜開眼睛,“難不成要婚內出軌?那樣財產分割很不好說好嗎”

    顧英爵掐了她一把,夏薇往一邊挪了挪,臉蛋埋得更深了,“嗯……好煩,別碰我。”

    她已經睡著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幾分鐘或者十幾分鐘,男人稍顯粗糲的手指摩擦著她的臉頰,在深寂的夜里靜靜淡淡的低語,“夏薇,你信不信,你再惹我,我就在娛樂圈內封殺你。”

    本以為夏薇會掀開被子和他吵架,沒想到她只是伸手推了推他的手,然后翻了個身,繼續睡。

    顧英爵看了夏薇一會兒,她蹙著的眉頭稍微松開了一些。

    睡了不過一會兒,手機就一直在響,她今晚脾氣不好,忘了關機。

    不滿的睜開眼睛,拿過了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來電提示,是手下的保鏢。

    “出什么事了嗎?”

    “夏……夏小姐,您終于接電話了……”

    “怎么了?”

    “出大事了……夏太太在醫院腦栓病發,眼看著要不行了”

    夏薇臉色一變,掀起被子就坐了起來,“怎么說病發就并發了?不是一直好端端的嗎?”

    “聽說……夏珞珞夏小姐下午看看了太太,不知道說了什么……本來太太化療后身體弱就經不起刺激……”

    “我知道了,我馬上趕過去。”

    夏薇掛了電話,站起身,去隔壁更衣室隨便找了一件外套穿上,攏了一把頭發就下樓。

    顧英爵從書房走了出來,皺眉看著夏薇,“怎么了?”

    夏薇穿著拖鞋往樓下跑的動作頓了頓,轉身看向顧英爵,“媽媽發病了……”

    顧英爵轉身去書房拿了車鑰匙,下樓拉住了夏薇,“我開車帶你去。”

    外面天寒地凍,夏薇的外套下只套著一條睡裙,神情緊繃。

    顧英爵上車之后就拿了一條毯子蓋在了她的腿上,一只手輕輕將她擁入懷里。

    她有些后悔,這段時間她全心全意的拍電影,看到媽媽病情好了就全交給了手下照料。

    她對媽媽,實在太漠不關心了……

    到了醫院之后,媽媽已經推入了手術室,顧英爵和值班醫生詢問了情況,走出來。

    夏薇還在醫院長凳上坐著。他取出了一件外套披在了她的肩膀上,“先回去休息,這里我替你守著,有情況我立刻通知你。”

    夏薇臉色蒼白。

    “夏薇,你不相信我么?”

    夏薇站起身,臉色蒼白,“如果出事了。”

    “出事你在這里也于事無補。”顧英爵低聲道,將她身上披著的衣服緊了緊,“有我在,你媽媽會沒事的。你穿的太少,在這里如果凍到生病了反而添麻煩。”

    她遠遠看見了夏珞珞的身影,除了她之外旁邊還站著夏薇的后爸。

    夏珞珞在看到夏薇之后下意識地側過頭躲閃。

    夏薇想去質問她到底和母親說了什么,卻見夏珞珞拉著父親就走入了電梯,伸手關上了電梯門。

    最后洋洋得意地看向夏薇的那一眼,充滿的狡黠和惡毒。

    ——你搶了我男友是么?我就氣死了你的媽媽。我們一報還一報。

    她感覺有一些頭暈目眩,憤怒一陣陣涌來,她想說什么,也許是因為冷,她一個字也說不上來。

    胃里有什么翻涌著,冷空氣一陣陣襲來,她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

    潔白的病房,床單上是消毒水的氣息。

    手上還打著點滴,她睜開眼,看到了守在病床前的顧英爵。

    坐起身的動靜讓顧英爵跟著醒了,“夏薇……抱歉。”

    抱歉兩個字說出口的時候,夏薇的臉色沒有什么明顯的變化。

    她抬眼看了看窗外,“天亮了……”

    “媽媽昨晚沒有搶救過來……”顧英爵看著她的臉,低聲道,“夏薇……你不要太傷心。”

    傷心么?夏薇并沒有什么太傷心的感覺呢。

    “死亡證明呢?”她的頭腦很清晰,“要我簽字么?”

    “我已經簽好了,手續都做好了。”顧英爵輕聲問,“你身體還好么,有沒有感覺哪里不舒服?”

    夏薇搖搖頭,神色還是冰涼的,“沒事的,我們走吧。”

    車上,夏薇掛了個電話給藍又青。

    藍又青聽她口氣,關心的問道,“夏薇,發生什么事了嗎?劇組等了你一早上了。”

    夏薇手上的動作一頓,“我媽媽病發,昨晚過世了。”

    藍又青張了張口,“你……你節哀順變。”

    夏薇一直以為自己會有難過的情緒,可是事情在了面前,她的腦子卻是一陣又一陣的空白。

    沒有難過的情緒,也沒有太過開心的情緒,她就那么平淡,心里知曉母親已經過世了。

    可是她卻哭不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藍又青才問道,“那電影怎么辦呢?……劇組這邊已經等了很久了。”

    如果她走了,整個劇組都要停下來。

    夏薇縮了縮還是覺得一股徹骨的冷意侵襲而來,很快,她蒼白的臉色下就冷靜了下來,“我會回去繼續拍攝。”

    “你不需要休息幾天么?”

    “如果我休息的話,劇組里的人怨言會更大的。”夏薇淺聲,嗓音帶著藍又青難以察覺的疲倦。

    掛了電話,耳邊是顧英爵的溫涼嗓音,“夏薇,不然今天先回家休息吧。”

    “我真的沒事,我要回片場。”

    顧英爵皺了皺眉。

    “顧英爵,我是去片場工作,又不是買了機票去機場,你不用這樣。”

    顧英爵對劉叔點了點頭,“送太太去片場。”

    車子一路將她送回了片場。

    十一月的風,尤其徹骨,她的小臉上沒有什么表情,拒絕顧英爵的陪伴,孤獨地走進了片場。

    藍又青迎面走了過來,“你還好嗎?”

    夏薇將外套脫了遞給了助理,“沒有什么影響,我去上妝,電影照拍。”

    劇組里的人看她表現如常,猜測詬病的話語逐漸平息了。

    “導演媽媽病故了還在堅持這做呢。”

    “我們一定不要辜負了導演。”

    “本來還想請假的,看到導演這樣,我哪里好意思啊。”

    “我們的劇一定能夠大火的,一定要加油努力!”

    夏薇嚴肅認真地將工作結束,然后打車回到家中。

    夏宅感覺空蕩蕩的,很冰涼。

    其實對于夏薇來說,母親更意味著自己還有一個家,她竭盡全力的救助孝敬著母親,只是因為她是她和這個世界唯一有血脈聯系的人而已。

    她走進了母親曾經居住的房間,把她的東西一樣一樣收拾著,裝進紙箱里。

    過程很寂寞,她收拾完了之后,枯坐在床上。

    她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應該傷心,可是她回憶著之前與母親相處的點點滴滴,卻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

    就好像自己和這個世界的關聯,忽然消失了。

    …………

    她半夜的時候被凍醒了,周圍蔓延開的冰冷氣息讓她無所適從。

    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她手指滑動著聯系人。

    大概因為她在混娛樂圈,所以認識的人也不少。

    長長一串的名單,有劇組里發盒飯的大媽,聊得來的助理,還有一些認識的女演員。

    她心里很空,想要找人說說話。

    手指最后定在了顧英爵的名字上。

    情緒很差,撥通了電話。

    電話在響了兩三聲之后,她后悔了自己的決定,又掛斷了手機。

    頭放在冰涼的枕頭上,眸中的光彩一點點暗淡下去。

    不過片刻,手機鈴聲乍響,她看到屏幕亮起,顧英爵的名字赫然在目,心里暖暖的。

    她猶豫了幾秒,接了電話。

    “怎么回了過來。我打錯了。”

    顧英爵涼涼道,“打錯了,原來你準備打給誰?”

    “沒誰。”

    她打了個哈欠,倦怠的說道,“好冷,半夜被凍醒了。”

    “屋子沒有暖氣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很熱。”夏薇實話實說,“可能壞了,我也懶得叫人來修。”

    “冷醒的?”顧英爵的嗓音冷了幾度。

    “嗯。睡不著了。”

    夏薇聽到電話那頭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你在做什么?”

    “沒什么。”顧英爵低聲道。

    她聽到了汽車發動的聲音,很低,她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困了……”她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輕聲說著,“想睡覺。”

    “那就睡吧。”

    他的嗓音好像帶著讓人安心的魔力,她所有的困倦疑惑都消失了。

    寂靜的夜里,她能夠聽到他的呼吸聲,沿著手機的電流傳來。

    樓下有什么動靜,興許是傭人,她困的不得了,擁著被子只管睡。

    有腳步聲傳來,門打開了一點兒,夏薇翻身看到了顧英爵高大的身影。

    走廊的米黃色的暖光落在他的身上,帶著夜晚的涼冷氣息。

    她睡得有點兒迷糊了。

    顧英爵走到了床邊,冰涼的唇瓣吻了下來。

    夏薇的呼吸一下子被堵住了,濃厚的,屬于男人的氣息落下。

    他把她吻醒了,看著她皺眉不悅的樣子,又輕輕吻了一下。

    夏薇穿著吊帶睡裙,模樣慵懶而性=感,蜷曲凌亂的長發灑落在她白皙的肩膀上,她睜大了雙眸。

    “顧英爵……”她悶哼一聲。

    顧英爵將手機掛斷了,重新站起身,轉頭看向了那扇半開的窗戶。

    濃眉一皺——難怪會被冷醒。

    邁開長腿,走到窗前,將窗戶關緊,又將厚重的天鵝絨窗簾拉上。

    屋子里彌漫著睡眠的氣息。

    他轉頭,在黑暗中,夏薇看到他眉目英俊逼人,一步步走向她。

    她想開口問他怎么進來的,為什么這么大半夜的來找她,可是他已經不容拒絕的吻了下來。

    暗夜,深沉而滾燙,她如同飲了一口烈酒,灼燒著她的五臟六腑。

    …………

    夏薇驚醒,以為昨晚只是做夢,可是一轉臉,卻看到了顧英爵那張清俊逼人的臉。

    呼吸很沉,他的手還落在她的小腹上,而她的脊背也貼著他的胸膛。

    推開了顧英爵,她下床,穿衣,然后走到浴室梳洗。

    輕手輕腳想要離開臥室的時候,顧英爵清冷高貴地嗓音靜靜響起,帶著性感的靡啞味道,“夏薇。”

    她站直了身體,攏了一下頭發,“我要去上班。”

    顧英爵好看的眉毛皺了皺,坐起身,“今天家里媽媽生日。”

    夏薇垂下頭,將文件放入包內,“真好。”

    她自從16歲開始,就在沒有人替她過過生日了。

    “玩的愉快。”她彎唇,聲音輕快,“我要出門了,回見。”

    顧英爵嗓音沉冷,“你不陪我去么?”

    夏薇維持著笑容,“想去,怕媽媽……不想見到我。”

    深吸了一口氣,“我和你說過了,我們要離婚了……”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