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6章太太和新歡逛街去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6章太太和新歡逛街去了

    她的聲音很小。

    她這兩天各方面都不是很好,從事業上,到感情上,家人的病故,讓他幾乎要得抑郁癥。

    她很想沒有緣故地找一個地方大哭一場。

    她這樣的狀態,別說是給顧太太過壽,就算是普通和人相處都很困難。

    顧英爵輕輕拉著她的手,“工作不是為了讓你逃避。”

    夏薇抬起頭,忽然伸手重重地推了他一下,她用了很大的力氣,顧英爵往后退了一步。

    她側過頭,“我沒事……我只是不想去出席你的家人的生日而已。”

    “你必須來。”

    “我們已經要離婚了。”

    “我沒有同意!你就必須履行好你顧太太的職責!”顧英爵沉聲。

    夏薇又閉了閉眼睛,過了好一會兒,才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袖,抬眸,“好,你說怎么樣,就怎么樣。”

    她回去,將工作服換成了出席宴會的裙子,外面裹了一件皮草,粉鉆耳環,花爍系列鉆石項鏈,最后,是綴滿繁星的手袋。

    裙子剪裁流暢得體,將她美麗窈窕的身形襯托的越迷人。黑色的長發襯托著她迷人白皙的臉蛋,精致到讓人咋舌。

    她看著鏡子看了一會兒,顧英爵的雙手落在她的皓白的肩頭,“夏薇,我知道你不開心,我只是需要你出席,只要露一下面,好么?”

    夏薇看著鏡子中美艷無匹的自己,面色漠然,“哦……”

    抬抬眼,“你的家人知道我母親昨天過世了嗎?”

    顧英爵一怔。

    夏薇看著他的神情,自嘲地笑了笑,“沒關系,我會懂事,不掃了大家的興致的。”想了想,又道,“這么說來,我母親的葬禮,他們也不會來的,對吧。”

    顧英爵眸色隱晦,張了張口,終究沒有說出什么。

    “也是啊……”她悠悠嘆了口氣,“剛過完生日,就去參加葬禮,挺晦氣的。我母親又沒有什么好的家族,可以輔助你們。”

    “你別說這樣的話……”顧英爵臉色沉了沉,“我娶你,不是為了那些。也不是為了那些。”

    “顧英爵,你說,你傻不傻,放著那些家族條件優秀的女孩兒你不要,非要要我這么個混娛樂圈又沒背景的女孩……我這樣的女孩兒,即使憑借自己混得再好,在上流社會中也是夾縫中求生的玩偶。”她嗓音清晰而冰涼,帶著絲絲因為悲傷而升起的透徹,“你何必呢。”

    顧英爵雙手環住腰,將臉埋在她的肩膀上,“不是所有人都是為了財勢活著的,夏薇。”唇抿了抿,“其實我為了工作很累,等我過幾年,不想做了,我就辭退了工作,和你一起全世界旅游,好不好?”

    夏薇十分不領情,低聲道,“哦,我不大喜歡旅游,我更喜歡在家里。”

    “那我們就在家里,哪里也不去,養我們的孩子,你想做什么,我們就做什么。”

    夏薇閉了閉眼睛,笑聲忽然響起,“圖什么呢,我又不是你最喜歡的女孩兒,能夠取代我的女孩兒多了去了……我可不比喬暖她們好到哪里去……”

    在認識他的時候,她正落魄。

    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摳開握著她腰肢的顧英爵的手。

    “顧英爵,我說認真的。我在你的事業上無法帶給你助力,我相信,你的家人雖然表面看上去對我沒有什么意見,可是私下里應該不止一次地和你談過。我這樣的女孩兒,不適合做妻子,睡睡就好了。”

    他嗓音驀然低寒了幾度,“在說什么呢!”

    蜷曲而美麗的長發落在她嬌婉迷人的臉龐,她的神情溫涼徹骨,“這次宴會我會去,可是我說的話,也請你考慮清楚。”

    …………

    gk集團老夫人的生日宴會舉辦的很轟動,上流社會的名人都到齊了,各路商業大鱷,有人情往來的影星,各行業的精英,名噪一時的藝術大家,悉數到場。

    夏薇一只手環在顧英爵的臂腕間,一只手持著香檳,笑容溫婉大方,氣度雍容,而顧英爵,身材高挑,矜貴優雅,兩人金碧輝映,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去。

    眼前的浮華景象,卻讓夏薇心生厭惡,轉身,趁著眾人不備,溜到了頂樓天臺。

    風有點兒大,吹亂了她打理得一絲不茍的長發。

    別人的父母在大廈之中舉辦著轟動全國的晚宴,而她,父親舍棄了她,母親剛剛亡故不到一天。

    她默默閉上了眼睛,對著天空最燦爛的那顆星禱告。

    夜風徹骨的寒冷,她的嘴唇凍得幾乎麻木。

    “媽媽,如果有下輩子,我們好好做一對母女,好不好?”

    “哪怕我們一無所有,我們也不要再依靠任何人,好不好?”

    滾燙的眼淚沿著臉頰流淌下來,她聲音逐漸哽咽。

    身后,忽然響起了輕笑,“我還當你站在這里做什么呢,原來是在禱告你那死鬼媽。”

    夏薇肩膀一僵,轉身,看向了身后說話的女子。

    那個女子穿著一身黑色天鵝絨長裙,破碎的羽毛好像隨時能夠展開的翅膀。

    梁以沫。

    夏薇的臉上還掛著淚痕,眸中卻帶著冷意。

    “知道你媽媽生病花了顧英爵多少錢么?”梁以沫不滿地低聲說道,“那些錢,那個女人一輩子賣多少次婚都拿不到!”

    夏薇勾起唇角笑了笑,非但沒有憎恨,眸中卻流露出了憐憫的意思,“何必呢?你也早早就沒有了父母,我也早早就沒有了父母,這樣咒我……”

    梁以沫挑眉,“誰跟你一樣,沒人要的野種。”

    夏薇咬了咬唇,梁以沫遠遠站著,看著夏薇的申請,低聲道,“你是不是又想打我?打我的話,你可什么都落不到了哦?”

    “你什么意思?”夏薇訝異道。

    梁以沫將一個手提箱扔給了夏薇,“這里面,是gk老夫人給你的錢。”

    滿滿一個大號的手提箱,里面裝的錢應該不少。

    “如果你同意離開顧英爵,你的戶頭剛好會有一筆錢。”

    夏薇看著手提箱,眸中露出諷刺的意味,“是顧老夫人的意思?”

    “你們不適合。”梁以沫道。

    “是不適合,還是你覺得不適合?”

    梁以沫眸色一閃,輕笑,“我也覺得不適合。”

    “所以,你和顧老太太說了什么?”

    梁以沫挑眉,你覺得呢。

    夏薇閉了閉眼睛,笑容越發溫婉從容,“好,我同意。”

    梁以沫欣喜地邁進了一步,“你同意。”

    “嗯,還用問么?”

    夏薇蹲下身,打開行李箱,果然看到了碼得整整齊齊的錢。

    唇角勾了勾,“那么,錢我就收下了。”

    梁以沫眸中露出了蔑視的意味,“夏薇,你懂怎么選擇最好。”

    夏薇拿起了行李箱,走到了護欄邊。

    夜風很大,她彎彎腰,長發垂下在臉側,看不清她的神色。

    她將行李箱里的錢,一把抓起,朝著房子外扔去。

    樓下,一群人正在歌舞升平,飲宴為樂。

    大把大把的鈔票,好像隨風飛舞的蝴蝶,嘩啦啦的飛了下去。

    梁以沫臉色變了,“夏薇,你在做什么?”

    “我的錢啊,我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夏薇一邊說著,一邊又抓起了一把錢,朝大樓外扔出。

    樓下的人驚叫著,“撒錢了!撒錢了!”

    穿著時尚性感的美女們,穿戴整齊的紳士們,大聲尖叫著搶錢。

    夏薇毫不猶豫,不斷地抓著錢朝外扔著。

    夜風中,她潔白的裙擺好像展開的素馨花,爍爍而芬芳。

    梁以沫尖叫起來,“你瘋了!”緊接著,她就沖上去,按住夏薇的胳膊,搶箱子。

    夏薇被她按住,終于住了手,因為梁以沫的力道太大,向后退了一步,伸腳就去踹箱子。

    長發遮住了她笑得甜美肆意的臉,“我媽媽沒有人給燒紙,我扔一些錢,告慰她的在天之靈。”

    “你這個賤種!你媽媽那個女人根本不值這些錢!”梁以沫大叫道。

    夏薇的臉色逐漸沉了下去,“你再說一句我媽媽試試。”

    梁以沫惡聲惡氣道,“你媽媽那個賤種,怎么值得這些錢。”

    夏薇大力地奪箱子,“放開我的箱子。”

    梁以沫穿著高跟鞋,又站在了天臺邊緣,不小心一歪,就朝下摔了下去。

    夏薇眼睜睜看著梁以沫頭朝下掉下了樓,一驚,伸手拉她,晚了一步。

    樓下的人正歡聲笑語的撿錢,忽然聽到了一聲驚呼。

    緊接著,是一長串的大叫聲。

    夏薇神色涼漠,伸手,將剩下的大半個行李箱扣緊,然后拖著行李箱轉身走向電梯口。

    出了熱鬧的別墅,她打了輛車,獨自回夏家。

    車子里,司機放著清緩的音樂。

    “小姐,心情不好么?”出租車司機低聲問道

    “原本心情是不大好的,剛才心情好了點兒,大約是因為我變壞了。”

    “可你臉上的表情分明,不大高興……”

    “我媽媽昨天過世了。”

    道路旁橘色的路燈一盞盞掠過,出租車司機很抱歉的道,“請節哀……”

    “嗯。”

    “其實,我的父母上個禮拜也過世了,因為癌癥。”

    夏薇閉了閉眼睛,道,“最近癌癥挺多的。”

    司機聳聳肩,“因為空氣、因為水,污染太厲害了,有錢人靠著錢能夠多撐一段時間,我們沒有多少錢的,就只能賣房子,哎……”

    夏薇眸色微微一動,看了一眼那個皮箱,若有所思。

    回到了家中,她卸了妝,就打電話給了墨北廷。

    “喂?”

    墨北廷的嗓音很溫柔,“夏薇,聽說你母親過世了,你……不要緊吧?”

    “我沒有事情的。”夏薇想了想,道,“聽說你們墨家做慈善事業很好,建議我入股一起做慈善么?”

    “歡迎之至……”墨北廷猶豫了一下,“不過我家的慈善事業我一直沒有怎么接觸過,那個項目一直都是我媽媽和表姐在做……”

    “那就麻煩墨先生替我和您的媽媽聯系一下吧,我改日會登門拜訪的……我想到時候,可以做一個關于疾病意料的福利……”夏薇看了一眼那兒手提箱,“資金我很充裕的。”

    墨北廷道,“哦,剛巧,明天我表姐生日,生日宴會上會邀請很多慈善家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嗎?”

    “當然,可是我沒有什么禮物可以帶過去。”夏薇道,“明天早上,我們一去去逛商場,晚上去生日宴會。”

    墨北廷笑了笑,“傍晚的時候我還要去趟孤兒院做義工……早上我想休息。”

    “早上你陪我買禮物,下午我陪你做義工。”

    他莞爾,“成交。”

    夏薇掛了電話,又拿出手機查看了一下銀行戶頭,果然進賬了一筆不小的數目。

    她瞇了瞇眼睛,走到地窖里,找到了一瓶陳年的紅酒。

    打開了塞子,直接對嘴吹了下去。

    單寧濃烈的口感沖撞著她的口腔,她蜷縮起來。

    今晚,大概會是結束,也會是開始吧。

    她和他的一場婚姻荒唐而華麗,最后以死亡和離開告終,這樣,挺不錯的。

    墨北廷么?她現在不在乎身邊的男人是什么樣子了。

    她只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有一個同伴,那就再好不過。

    喝得半醉的時候,顧英爵的電話不斷打進來。

    她掛了無數次,可是他依然不依不撓。

    好不容易接了,顧英爵責備的口吻,“你在做什么?哪里都找不到你!”

    “喝酒啊……我已經到家了。”夏薇笑了笑,“哦,還有一件事情,我收了你家里人的錢,同意和你離婚了。”

    顧英爵那頭好幾秒沒有說話。

    她也懶得等了,“很辛苦吧,周旋在我和你的家人之間。”

    “我今天說的話,你好好考慮一下。”

    “我覺得我沒有說錯什么。”

    顧英爵打斷了她的自言自語,耐心道,“夏薇,沫沫意外墜樓了,在醫院搶救,我必須在這里陪著她。”

    “哦……我知道啊……”夏薇笑了笑,聲音別有意味,“再見。”

    “我明天早上……”顧英爵的話還沒有說話,她已經掛斷了。

    照顧吧,照顧著照顧著,她就可以看到,梁以沫做了顧太太的新聞了。

    她累了,不想玩了。

    墨北廷按時在她家的樓下等她,看見她的身影便下了車,紳士的為她打開車門,笑容俊美和煦,“最近還好么?”

    她抬臉笑了笑,“最近還不錯。”

    “那就好。”

    她自從上次掛斷電話,這是首次時主動聯系她。

    墨北廷親自開車,在商場前的停車坪停下,拉開車門時低頭看著走下車的女人,低笑著問道,“夏薇,我忘了問你,顧英爵他會不會再繼續找你的麻煩?”

    稍微的怔愣了幾秒,夏薇就知道他說的是什么,眉心一蹙,“應該不會了?”又笑了笑,“嗯,是不會了。”

    他沒有時間了,他的心肝寶貝自己搶錢不成,還墜了樓,他不在醫院好好照顧她,哪里有時間來陪她呢?

    墨北廷微微一笑,看著她的眼睛道,“我只是想說,如果他再找你麻煩,夏薇,你不要第一時間找他妥協,可以先找我,然后再好好的相依想,可以么?”

    她半天沒給反應。

    墨北廷像是也不介意,拉著她的手腕便朝商場里走去。

    夏薇的思維立即被拉了過來,擰眉看著走在自己身側的男人——他拉的是她的手腕,這個動作算不上牽,介于在親近跟冒犯之中。

    她低頭,正要使力將手抽回來,但他們進入商場的大門后,他便自然而然的松手了,整個過程像是毫無察覺到任何的不妥,反而笑著低頭問她,“商場你很熟,我們先逛哪里?”

    夏薇愣了愣,“你表姐年紀多大了,已婚還是未婚?”

    “我表姐剛結婚,今年26歲。”墨北廷笑了笑。

    夏薇指了指珠寶專柜,“那邊吧,年輕的女孩子,哪個不喜歡珠寶呢?就算不喜歡,也不會討厭別人送的。”

    她走在墨北廷的前面,美麗的模樣好像一只高傲的小天鵝。目光慢慢的在玻璃的柜臺上劃過,快速而專注的瀏覽著,墨北廷就跟在她的身后,很少說話,除了偶爾問她一句,“你也是女孩子,我看你身子什么都沒有,不喜歡嗎?”

    她的衣服裙子鞋子自然都是精心搭配的,為了防止狗仔偷拍上新聞,用的都是代言產品,從生活習慣到穿著化妝的注重,已經養成了習慣,但她身上一般都只會出現單件的首飾。

    她接的代言是花爍系列,高訂,一條鏈子幾十萬上百萬,戴出來逛街太招搖。

    戴其他的品牌被拍到又要算違約……

    夏薇笑容溫婉,挑了件手鐲拿在手上看,側首朝他笑,眨眨眼,“我這么漂亮,再戴很多豈不是顯得欺負人?”

    那笑容明艷璀璨,臭美自傲卻又像個小女孩的自我調笑,絲毫不會引起別人的反感,連給她遞手鐲的導購也捂唇笑了出來。

    墨北廷看著她笑開的眉眼,眼底有瞬間的失神。

    她將玫瑰金的手鐲舉到他的面前,“紀梵希的手鐲,這個款式我在歐美的時候幾乎看到明星們人手一個,也很好搭配衣服,你覺得呢?”

    她一雙小鹿一樣的眼睛望著他,等待他的回答。

    墨北廷扯扯唇,沒有看那個手鐲,溫和的笑,“她戴著可沒有你戴著好看。”

    她簡單噢了一聲,“你這么比較的話,那我就沒有辦法給她挑了。”

    氣餒的道,“算了算了!”

    說著把手鐲推了回去,朝導購笑,“抱歉,這個不合適。”

    “不客氣,您還可以看看別的。”

    說著,兩人又看別的,她挑了不少,可是每一樣都被他用理由否決了。

    墨北廷根本不著急,他好像更喜歡看她戴上美麗的珠寶給他看。

    夏薇皺了皺眉,“還說下去要去做義工,你這么拖延下去,我走累了下午就不陪你去了。”

    她穿的高跟鞋,不經逛,走沒多大功夫,腳踝就痛到不行。

    她心里很不耐煩,可是又沒有辦法說。

    她想做慈善,要整合利用人家資源,現在就要委屈求全。

    她其實覺得她和墨北廷是兩個世界的男人,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認,墨北廷對待不錯,還算挺好的,讓她每天心里都覺得很暖。

    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樣的,誰對女人好,女人就會跟誰走。

    她想忘記顧英爵,所以用接受另外一個男人的方法來療傷,也不是不能夠接受。

    逛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后,他突然低聲道,“前面是男裝區,不如陪我去看看?”

    夏薇挑眉,“你想讓我陪你挑衣服?”

    他微微瞇眼,看著她笑,“嗯。可以嗎?”

    好像約會一樣。

    如果是以前的夏薇,大約會直接拒絕,而現在,她心里只猶豫了片刻,便點頭,“好。”

    她瞧著他笑,人突然往前跨過來一步,指甲修剪得干凈整齊的手指捏著他胸前襯衫的布料,抬眸看他,輕輕裊裊的笑,“不過,墨先生,我看你的衣服好像都是私家定制,如果一定要挑選這樣的商場貨,算不算掉價。”

    她笑得促狹。

    墨北廷面不改色,雙眸含笑看著她,“原來你有注意過我、”

    “哦,我不僅注意你,我其實蠻喜歡研究衣服的。”夏薇道,“你衣服品味又那么好,多看兩眼也算正常。”

    “嗯,所以,可以陪我看衣服么?”

    夏薇笑靨如花,踩著高跟鞋轉過身,裙擺飄出漂亮驕傲的弧度,“你這種衣架子的身材應該很好買,來都來了,我陪你看看也沒關系。”

    墨北廷跟在她的身后,看她神色認真,“顧英爵的衣服也都是你挑選的嗎?”

    她的神色沒有變化,好像這也只是個很普通的問題,語氣也很自在,“不是的,是他的助理。”

    如果非要說,就是那件羽絨服吧。

    他低低的笑,“你和我在一起,我待你一定不會和他一樣……”他壓低了嗓音,“你想要我什么樣子,我都愿意做給你看。”

    她停住了查看的動作,偏過頭來回答他的問題,白皙精致的五官含著笑意,“哦,在考慮那么早的事情之前,先考慮一下,如何再一次找我出來陪你逛街吧?”

    墨北廷看著女孩兒的小臉,心頭微微有些酸甜。

    她又回過頭去捉摸另一件襯衫,他看她白凈明艷的側臉,心頭一動,突然意識到什么,眉眼稍抬,“夏薇?你承認我們約會了嗎?”

    “不算啊……”她漫不經心的否決。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