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7章顧先生也會出席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7章顧先生也會出席

    一個女人太早主動投誠,男人會覺得得之輕易而不珍惜,而一個女人拒絕得太過火,男人又會惱羞成怒。

    目前為止,夏薇做的非常好,若即若離的距離,讓男人覺得得之不易,拒絕的程度也剛剛好,足夠男人越挫越勇。

    就算是她口口聲聲地在拒絕,但是她也清楚,這樣的口氣,是不會讓男人生氣的。

    墨北廷專注地看著夏薇的時候,夏薇神色出神,看向了商場的電視屏幕。

    上面正滾動播放著一條新聞,“昨晚著名女影星墜樓,疑似自殺。”

    “現在醫院緊急搶救之中,請大家多注意防范。”

    梁以沫的照片在上面,大大的美麗的頭像,而畫面一轉,就是醫院里昨晚記者緊急抓拍道的畫面,梁以沫的黑色長裙上染滿了血跡,被送上救護車,一片驚叫聲和眼淚。

    夏薇下意識地拿起手機看了看,手機屏幕上一片干凈。

    顧英爵守著梁以沫,而另外一邊,顧家老太太,就算知道梁以沫是和自己在一起的,也不會聲張。

    她甚至篤信,就算顧老太太懷疑人是她推得,就算梁以沫醒過來,宣揚是夏薇做的,顧老太太出于顧家的名譽著想,兒孫的幸福著想,都絕對會讓梁以沫閉嘴的。

    ——畢竟她還是顧太太。顧家這么一個家族榮譽感極強的人家,在生日宴會上鬧出事兒,已經算是丟人了。

    為了家族,為了顧英爵,她相信她大可以甩手不管。

    相反,她現在插手多問,反而會讓顧老太太厭煩,畢竟,她是顧老太太想要跟顧英爵“和平離婚”的女人,顧家,經不起那么多的丑聞。

    她清晰的記得梁以沫掉下樓的情景。

    她也清晰地記得風吹過她臉上時候的感覺,她的腦海一片空白。

    慢慢閉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夏薇?”墨北廷疑惑地看了一眼屏幕,又看了看夏薇。

    夏薇一笑,順手那個旁邊拿起了一件襯衫,眉眼綻出燦燦的笑意,“這個質感不錯,試試?”

    墨北廷看著她,淡淡的想,顧英爵那個男人,大概真的開始成為過去了。

    夏薇轉頭問導購,“這件有xxl碼的嗎?”

    導購找到了合適的尺碼,“夏小姐的眼光真的很不錯,這件衣服很適合商務穿用。”

    墨北廷接過衣服,“你等我一下。”

    她朝他笑了笑,看他走進試衣間,她便在待客的沙發上坐下,順便拿起一側的雜志低頭翻著。

    不遠處有人看著她。

    “哎,那不是夏薇嗎。她怎么來逛街?”

    一旁響起了幾個一身貴牌的女人的議論聲。

    她們提著印著大牌logo地袋子,身上的衣服,隨便哪個配飾都抵得過普通白領一年的收入。

    可是,她們保養良好的臉上,卻露出了又嫉妒有艷羨的樣子,看著夏薇。

    “咦,真的啊?”皺了皺眉,“就是她害的梁以沫自殺的吧?”

    “對,就是她,聽說她趁著梁以沫出國搶了梁以沫的男朋友,嫁入了豪門。”

    “啊……是她啊,可人家真的很漂亮誒,這年頭做小三真的需要資本的。”

    一聲冷哼,“漂亮有什么用?還不是個三。”

    “你這話說的,漂亮沒用的話都給我好了,這個年代不就是認準了錢和漂亮就好了么。創娛樂圈的女人哪個不是靠臉吃飯的。有錢還要那么漂亮,人還壞,這女人真是絕了。”

    “算了,就是靠著一張臉賣的。”冷笑聲不屑,“這樣的女人就算是混得好有什么用。你看著吧,顧總總有一天會明白,誰才是真愛。等到那時候,她沒了捧她的男人,看她到時候拿什么囂張。”

    “對哦,顧總要跟她離婚了……她的好日子也快到頭了。不過這是男裝區誒,她在這兒干什么?”

    夏薇半聽著,唇角勾出笑容,眸色溫涼。

    正說著,就聽有好聽的男聲響起,“夏薇。”

    然后夏薇就抬起頭,放下手里的雜志,起身朝說話的男人走了過去,臉上掛著笑,繞著那瘦削挺拔的男人轉了一圈,摸著下巴道,“挺不錯的。”

    墨北廷低笑著的嗓音在頭頂響起,“是你眼光好。”

    她抬起頭,眨巴著眼睛,“長得好看的男人,披著一塊兒破麻布也是好看的。”

    “以后我的衣服如果能夠都有你來挑就好了。”

    那幾個貴婦眸中的嫉妒更明顯了,議論聲也更大了。

    “姐,剛你還說人家離婚了就什么都沒了呢,你看,還沒離婚呢,下一個接盤的就找到了,長得好看人又壞就是好。”

    “呸,那是婚內出軌。又是小三又是婚內出軌,這個女人……”

    “你得了吧,羨慕就是羨慕……”悠悠的嘆息,“你好像比人家夏薇還要大六七歲吧,姐姐你就不急?人家都眼看要嫁兩次了,你一次還沒有嫁。”

    夏薇一怔,這些話,有些刺耳。

    她的緋聞逸事早就隨著她如日中天的演藝事業,隨著她在上流社會華麗旖旎的應酬交際中,傳遍了,背后議論的聲音早就不少。

    而梁以沫出身在這個階層之中,更容易被認可被接受,她則被打上了心機女的標簽。

    這些她早就習慣了。

    不過,她沒有想到,會讓追求她的男人聽到。

    她臉上表情是漠然的,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遞了過來,“這件也不錯,你試試?”

    墨北廷看著她的臉,剛才對她的議論聲好像對她沒有產生絲毫的影響,他接過衣服,笑了笑,“好。”

    俯身在她的耳邊輕聲低語,“不用在意……如果你真的是那么一只狐貍精,我愿意為你傾家蕩產。”

    夏薇冰涼地挑起了眼眸,唇角挽出一朵笑花。

    “好像……不妥?”

    墨北廷低聲,“那么以什么身份參加我表姐的生日宴?女朋友差不多,這么簡單的事情不會不懂的。”

    她眸色含笑。

    她陪著墨北廷買了幾件衣服,然后繼續往上去看禮物,在商場里逛了差不多一圈,出不多中午的時候,她才勉強的同意挑選了一款全球限量版的女包。

    看了眼他手里提著的東西,夏薇仰著臉展顏笑道,“都買好了,那我先回去了,你也先回去吧。”

    中午的時候,她陪著他吃了簡單的午餐,然后下午就開車去了孤兒院。

    市北郊的荒僻地段,孤兒院有點兒森涼。

    這是屬于墨家的福利院,里面有著一個個面黃肌瘦的小孩子,看到夏薇,兩眼放光地看著她手里的零食。

    她讓孩子們當著她的面將零食吃了,然后走進了院長辦公室。

    “夏小姐。”笑容滿面的院長迎接了她,“您是想要領養孩子嘛?”

    夏薇搖搖頭,“我想查一個孩子的資料。”

    院長面有疑惑,“資料?……好的。您有孩子的名字,和入院手續么?”

    “慕西辭……啊不,慕南桀,”夏薇笑了笑,“入院時間大概是1995年冬天。”

    院長挑眉,“啊……那個孩子!”她笑了笑,面露悠然的神色,“他最近也有來過福利院呢。說是結婚了,好像過得很不錯。”

    “哦,這樣啊……”夏薇眸色有點兒低垂。

    “不過,其實我不覺得他幸福……”院長搖頭嘆息,“他和太太好像是形婚,其實他一直有嚴重的精神疾病,一直在接受治療。”

    “精神……疾病?”夏薇的臉色微變,眉頭也挑起。

    “抑郁癥和輕微的反社會人格。”院長飛快地說道,“不過一直在接受治療,他其實是個再好不過的孩子。”

    院長嘆了口氣,“夏小姐,您和慕先生是……?”

    “我是他同屬于寶龍集團。”夏薇笑了笑,“是他的他太太囑咐我來查一下……希望院長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他。”

    院長看了看她,欲言又止。

    到底是考慮到墨北廷是孤兒院的集資者,所以很爽快的拿出了資料給夏薇看。

    醫院里,梁以沫的手術還在緊張的繼續。

    她身上骨折多處,值得慶幸的是,她落入的是一塊兒顧家修剪整齊的草坪,樓層也不算高。

    在緊急的手術之后,命是保住了。

    “顧先生?您要不要休息一下……”一旁梁以沫的經紀人輕聲道。

    男人淡聲道,“不必了,我在這里等著。”

    經紀人面露微微的異色,“顧先生,聽說您要離婚了,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您,”她又似不經意一般的笑著道,“顧總,我看您不然還是早點兒離婚,給沫沫一個名分吧,她都為了您……這樣了。”

    為了他?

    自殺?

    顧英爵墨眸黯沉,面色冰涼,手中的煙繚繞出白色的煙霧,將他的面龐籠罩。

    “現在上流社會都傳著,您的太太夏薇……顧太太早上跟新歡在約會,對您的影響也不好,畢竟她還掛著您太太的名號呢。”

    顧英爵掀起唇,手指間的煙火明明滅滅,“新歡?”

    經紀人好奇的道,“您不知道么,她好像已經有交往的對象了,是墨家的公子。早上的時候,好幾個太太都看見了,看著還很親密的樣子。”

    彈了彈煙灰,香煙被重新的夾回唇間,重重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個青白的煙霧,裊繞著模糊容顏,他淡淡的道,“我知道了,”抬頭看了一眼手術室亮著的紅燈,閉了閉眼睛,“等沫沫手術結束后再考慮別的事情吧。”

    經紀人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男人坐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清俊的臉上是濃重的疲憊,緩緩的闔上眸。

    那原本舒展的手指逐漸的收緊,露出白色的骨節。

    ——太太早上跟新歡約會了。

    ——墨家的公子在追求您的太太。

    ——很親密的樣子。

    交往的對象?

    墨北廷么。

    …………

    從孤兒院出來,天色已經晚了。

    夏薇上了車,低頭給自己系安全帶,長發落在臉龐上,神情溫和。

    墨北廷笑了笑,溫和而條理清晰,“剛才接到電話,顧英爵也會來。”

    夏薇挑了挑眉,“他去跟我去有什么關系?”靜默幾秒,她抿唇道,“沒關系的,我和他大約……已經撇清關系了。”

    她相信,她收了錢的。

    墨北廷看著她,不動聲色的笑,“你對他沒有一點感覺了?”

    她搖搖頭,看向車子的前方,溫淡冰涼的道,“除了離婚,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牽扯和關系,能不見面的話最好。”

    “夏薇,你確定愿意和我一起出席我表姐的晚會么?”

    他再次問,確定與否。

    如果一起出現,她就沒有回頭路了。

    顧家,是不可能接受一個在所有人面前給顧先生戴綠帽的女人的。

    “嗯。”她字節簡單。

    墨北廷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那么大的魅力,能夠讓一個女人,在旦夕之間為了自己離婚。

    他俯身,沖動地想要吻夏薇,卻被夏薇狠狠的扭頭躲開了。

    那一刻,她的眸中閃過的眼神,是厭惡。

    他愣了愣,唇角掀起。

    想要征服這個女人,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車子到的時候,夏薇已經在車上睡著了。

    嬌媚可愛的五官,慵懶而靜謐,均勻而安寧的呼吸很清甜。

    墨北廷低頭垂眸,盯著她的睡顏看了好幾分鐘。

    手指逐漸的探上她的面頰,若有似無的刮過。

    她似乎睡得很沉,卻又一下子驚醒了,“顧英爵……”

    墨北廷皺眉,很快笑了笑,“你醒了。”

    夏薇有些懵懂的抬起腦袋,好一會兒才看清楚他的模樣,嗓音微啞的喚道,“墨北廷。”

    墨北廷挑起唇角笑笑,“嗯,到了。”

    “沒有遲到吧?”夏薇有點兒擔憂,“我沒有睡很久吧。”

    “沒有,我們來得剛剛好,還能夠吃到頭餐。”

    夏薇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裙子,皺了皺眉,“我要不要換件。”

    “沒關系,你很漂亮,穿著破麻布和背香奈兒都一樣,”他低聲,“不,你背香奈兒,香奈兒品牌方會很高興的。”

    墨北廷家的背景在京中也算赫赫有名的,到場的都有頭有臉的人物,墨北廷的表姐嫁的也是有名的金融大鱷,來捧場的人不少。

    雖然是小型的生日宴會,可是重量卻不輸國內的許多慈善晚會。

    并且,沒有記者。

    顧英爵能夠到場,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意外。

    夏薇和墨北廷的出現,引起了熱烈的目視。

    無可厚非,因為她就是最近這個圈子里茶余飯后的最大談資。

    不過他們出現后,立即有幾個高中時玩的熟的同學湊了過來,一個個擠眉弄眼。

    一個女同學,“嘖嘖,夏薇,你還真和班長在一起了?不錯嘛,當年我記得你就不缺人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