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8章我們這樣各自另覓新歡挺好的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8章我們這樣各自另覓新歡挺好的

    墨北廷的哥們,“墨北廷當年暗戀夏薇,還被慕南桀揍了一頓……沒有想到這么多年之后,還是能夠得償所愿!”

    夏薇清了清嗓子,但不等她開口,墨北廷便淡笑著開口了,“別瞎說,我和夏薇是朋友。”

    “真的?”

    夏薇垂下眸子,拿著香檳輕輕地笑,“真的,我們只是朋友。”

    三言兩語的說了好一通,墨北廷才笑著開口打斷他們,“好了好了,我去看我爸媽,你們先聊著。”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我們也和夏女神敘敘舊。”

    墨北廷這才對夏薇低聲道,“等我回來,會很快。”

    她點點頭,用小碟子拿了一個精致的提拉米蘇,斯文地咬了一口吃。

    他這才放心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夏薇,你丈夫也來了。在那邊……”一個女生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指了指。

    夏薇轉身看了一眼,頎長清貴的男人的身形映入眼簾,即使隔著人群,也能夠感覺到他凌厲的視線落在他的脊背上。

    “夏薇,你不會真想離婚吧,我覺得,其實顧先生人還是很不錯的。”“我們不合適……”

    她輕輕淡淡的說著。

    “你當初和慕南桀鬧得驚天動地的……哎,最后怎么沒有成呢?”另外一個女生問道,“聽說慕南桀坐牢了?真的假的?”

    夏薇搖搖頭,“誰知道呢。”

    遠處,顧英爵手里舉著酒杯,周圍站著幾個熱忱的企業家。

    他面上一派溫涼淡漠,手指捏著玻璃的杯子,唇角也含著笑,只是,眼中的墨色越來越濃稠,指上的力氣也越來越重。

    下頜線條透出的氣息也愈發的寒涼沁人。

    “顧總,”其中一個禿頂的男人見他像沒聽到他們說話,便出聲喚道,“你覺得意下如……”

    顧英爵漫不經心地飲了一口酒,“還不錯。”

    說著,就將酒杯放在桌子上,起身朝著夏薇的方向走去。

    幾個人面面相覷,這男人來這么一出,是不想跟他們合作的意思?

    夏薇和同學們聊著天,倚著欄桿,風輕輕垂著。

    突然一個穿著長裙的女人走了過來,女人穿著簡單大方,可是氣質卻很好,皮膚和頭發也是保養得精致的模樣。

    “是溫太太,生日快樂啊溫太太。”

    他們會出現在生日宴上自然不是因為是墨北廷的同學,而是因為世家關系交好,或者商場上的來往,夏薇不認識她自然認識。

    溫太太笑著,“哎,真是乖,”視線在一桌上人身上轉了轉,最后落在夏薇身上,笑意更深,“這是夏薇吧。”

    夏薇跟著同學一起叫,“溫太太,生日快樂。”

    溫太太朝她招手,笑著,“我可是你的粉絲呢,你能來,我們這里真是蓬蓽生輝啊,”說著又道,“剛才廷兒和我說你想做慈善,我想和你聊聊,你方便來一下嗎。”

    夏薇站了起來,“好啊。”

    溫太太在前面帶路,一路說笑著,一直走到樓梯下,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忽然走了過來,“嵐嵐,你在這兒,你閨蜜到了,要過去聊聊嗎?”

    她為難的看了眼自己的丈夫,又看了眼夏薇,“哎,真是討厭,怎么這個時候到了,”她不好意思的看著夏薇,“我去去就來,夏薇,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能不能去二樓的書房等我一會兒?”

    夏薇見她這么說,便笑著點點頭,“好啊。”

    “我讓傭人帶你去,廚房會給你準備餅干和熱茶,你可以邊看書邊等我。”

    “好。”

    又簡單的說了幾句,她便轉身上樓了。

    二樓是臥室洗浴室人很少會來,氣氛很安靜。

    她不疑有他,擰開門把就走了進去,書墨的香味迎面而來,的確是書房。

    她沒有怎么猶豫就走了進去,順手關上門。

    顧英爵帶著煙草味的男人氣息涌入她的鼻腔,她微微一愣,轉身就拉開門,要出去。

    還不等她的手落在門把上,顧英爵就將她撈了過來,將她清瘦的身體重重抵在門上。

    四面八方,都是他的氣息。

    她避無可避,抬眸看了一眼顧英爵。他喝了點兒酒,有點微醺,眸中是冰冷的意味。

    夏薇一只手輕輕抓住了他的衣擺,側過臉,面無表情,“顧英爵,你現在難道不是應該在醫院照顧梁小姐么?怎么,她沒死么?”

    抬起點兒眼瞼,“既然那么愛她,就好好陪著她,別在她出事的時候跑來找另外一個女人。我可不想讓那些女人再指指點點地和我說什么我怎么虐待梁以沫……”

    顧英爵手挪了幾寸,一只手就握住了她的下頜,重重抬起。

    他低頭看著被他困在懷里的女人,神情冰涼冷漠的盯著他,曾經的笑靨如花,仿佛都是一場夢。

    這張美麗的小臉上,現在是滿滿的冷漠……和不屑。

    他在她耳畔淡淡的笑,溫熱的氣息吹拂而過,“我不想讓我的女人給我戴綠帽子戴的整個盛京都知道了。”

    她仍是側著腦袋,“哦,忘了告訴你了,我拿了你媽媽的錢,同意了和你離婚。”笑了笑,嬌艷而不屑,“吶,你繼續和我在一起,你家里人會更不高興的。”

    男人的臉驀然陰沉下來,冰冷地盯著夏薇。

    她高傲地挑釁著他。

    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男人強制性的扳了過來,對上他英俊寒漠的臉,斯文的眉眼遍布陰鷙,“夏薇,墨北廷到底哪里入了你的眼?值得你這么對我?”

    夏薇輕輕裊裊笑,“不如說,你是怎么把我一點點兒推開才對。”

    他的手上用力,逼迫只能正視他,她忍著痛,“我們的關系就是這樣了,不管你高興還是不高興,我要回去吃飯了。顧先生應該不會做出有損體面的事兒吧?嗯?”

    她想掰開他的手指,奈何力氣不是他的對手,蹙起眉,輕描淡寫的嘲道,“顧英爵?你煩不煩啊?一會兒找梁以沫,一會兒找我的。你不煩,我都煩了。”

    男人的頭顱慢慢的壓下,眉宇間的陰沉越濃厚,但薄唇好似掀起了一層極淡的弧度,淡淡的重復著她的話,“夏薇,她昨晚差點兒喪命。在你眼里都不算什么么。”

    她笑笑,“我又和她不熟?她還總是欺負我,我沒有咒她死就算我好了,你怎么?還要我跟她姐妹情深么?”

    他靠得越近,她反倒是像更冷靜了,一雙眸不閃不避的看著他,“顧英爵,你也看到了,我連你家里人的錢也收了,新的男人也找了,你能不能放手我了,我們這樣另尋新歡,都挺好的。”

    他臉上好像是帶著點笑意的,渾身上下仿佛要生出一股陰暗的墨色,“呵。”

    男人從喉間溢出極深極低的笑,他像是只是淡淡的問道,“夏薇,今天早上,你陪他逛街,還給他買了新衣服?”

    夏薇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

    他別的都不在乎,在乎一件破衣服真有意思。

    剛才還說梁以沫病得要死了,現在就和她扯什么衣服?

    “嗯啊,是我選的。”她就是這么硬著頭皮承認了,他又能怎么樣?

    男人高而挺的鼻尖擦過她的臉頰,仍是笑,“你一次也沒有陪我選過衣服,現在卻陪了他?”

    夏薇莫名有點兒心虛。

    “夏薇,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善變?”

    她語調淡得像是很不上心,像是敷衍或者隨口說說,“哦,不是要拉近關系嗎。我就用了點兒心。”

    以他們現在的姿勢,夏薇突然察覺到他一點點的拉近距離,如今她整個人都已經被圈在他的懷里了,手立即抵在他的胸膛上,冷淡道,“顧英爵,你給我……”

    暗暗沉沉的嗓音打斷她的聲音,“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夏薇,”他盯著她的眼睛,低低淡淡的道,“夏薇,我警告你,不要逼我,我不知道我能夠做出什么事情來。”

    “哦,你的多余的精力,還是要多照顧照顧你的梁小姐吧?”夏薇笑了笑,“我忘了告訴你了,她掉下去的時候,我就在旁邊。”

    顧英爵的面色驀然變了。

    “是你……?”

    “不是啊,是她自己掉下去的,不過我也沒管她,反正有的是人會就她。”夏薇眸色很涼,“可是沒有人會救我了……”

    顧英爵定定盯著夏薇,仿佛要分辨出來她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夏薇看到那個眼神,漫不經心地笑了起來,“你要是一定覺得是我做的,我也沒有意見。反正,我說什么你也不會信德,樓頂,也沒有什么監控好讓你調查的。”

    她就直接用盡全力的推開他,然后轉身伸手就拉開房間的門把。

    顧英爵伸腳,抵住了門。

    任由夏薇怎么拽,那個門都紋絲不動。她鼻尖膩出了一層汗水。

    她整個人已經被人從后面被抱住了,男人俯身,將那個著急開門的女孩兒涌入懷中。

    他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夏薇一懵,有點兒無助,道,“顧英爵!”

    他這樣做,意味著什么,她很清楚。

    他們緊緊貼在一起,她能夠感覺到他薄薄胸膛夏的心跳,他也能感覺到她肌膚的熱度。

    她的氣息迷惑著他的神智,他早就想這么做了,他已經連續快有24小時沒有抱過她了。

    她發脾氣,不讓他碰她,他不明白為什么,他只想和她好好在一起。

    用力的呼吸,嗅著來自女人身上的香。

    仿佛下一秒,這個女孩兒就會逃離,永遠的離開。

    想到她將要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他就嫉妒得發狂。

    夏薇閉上眼睛,不敢亂說話,只想等他平靜下來。

    過了幾秒,在感覺到他胸膛里的心跳沒那么快的時候,才冷著聲音質問,“顧英爵,你到底想干什么?”

    問這句話的時候她幾乎是立即決定了,不管顧英爵要說什么,不離婚也好,和墨北廷“分開”也好,她都姑且答應下來。

    人在屋檐下,能低頭就低頭,不要吃眼前虧。

    頂多她言而無信,反正她是女人,又不做生意了,要信用沒有用。

    顧英爵低頭,直接吻在她的發間,深深呼吸著她的發香。

    明顯感覺到女人身體的緊繃。

    他強制性地將她轉了過來,她的眼神帶著凌厲和挑釁,顧英爵一只手按住她,另外一只手將領帶扯下,系住了她的眼睛。

    ……

    夏薇只懵了好幾秒鐘,等她反應過來他在干什么的時候,雙手開始拼命地亂抓,“顧英爵,你再鬧,我就要叫了。”

    這個男人,居然不講理,直接動手了!

    她都想好了先妥協了他居然不說了!

    男人呼吸一沉,看著她慌亂的,眸底略過諷刺的笑意,然后更兇更重的吻她,嗓音微啞,“夏薇,你知道不知道,你是我的太太?你真以為你叫了,就會來人么?”

    夏薇抬腳就踹了過去。

    他悶哼一聲,用膝蓋抵住了她的兩條纖細的腿,一只手牢牢將她兩只手臂控住“夏薇,你就不能換一個招數?”他在她耳邊笑著,另外一只手肆無忌憚,“你試過多少次了,你哪次成功了,嗯?”

    夏薇臉上紅紅白白,在一片黑暗中,只能感覺到一貫溫柔清貴的男人的氣息逐漸趨于瘋狂,“顧英爵,你是不是瘋了?”

    瘋了?

    顧英爵淡淡的笑,低沉的喃著,“你不是很喜歡瘋子嗎。”

    喜歡……瘋子。

    她心重重一沉。

    她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顧英爵知道什么……

    又猛然察覺到他在做什么,夏薇在領帶下一雙眸瞪得極大,聲音更是控制不住的抖索,“顧英爵!”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