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9章至少,不要在這里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9章至少,不要在這里

    他低眸看著她漂亮而慌亂的眼睛,她被他抵著動彈不得,表情驚慌失措,好像一只被抓住驚恐不已的小鹿。

    他微微的笑,“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說啊。”

    她咬著唇,一字一頓的道,“顧英爵,你能不能尊重點兒我?”

    男人低頭下來就輕輕的咬住了她的耳朵,回她的話,“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啊。”

    滾燙的話語,熨燙的夏薇的臉頰緋紅。

    “誰跟你老夫老妻了!”夏薇狠狠啐了一口。

    “夏薇,你注意點兒,你還是上流社會的名媛呢。”顧英爵眼睛瞇了瞇。

    “離婚!”她從肺腑里爆出這么兩個字兒,看上去就好像一只抓狂的小貓。

    張牙舞爪,厲害的喵喵叫,骨子里的驕傲不肯認輸,恨不能在他臉上抓一爪子。

    老娘沒你一樣能活,你放開抓老娘的臟手……

    以顧英爵的身手,夏薇再怎么掙扎都無濟于事,他一只手就將她牢牢地按住了。

    對于夏薇來說,掙扎一下意思一下也算是本能。

    她甚至自暴自棄地想,萬一顧英爵見色起意,和她復合不成把她j殺了,她最起碼掙扎一下身上留點兒痕跡給法醫。

    他就只出了一只手,將她半按在門上,任由她怎么捶打踢咬,他都穩穩不動,居高臨下的,瞇著眼睛看著她,勾起的唇角甚至還有點兒享受的意味。

    夏薇試了會兒,累了,惡狠狠看著顧英爵。

    他啞著嗓子,“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小心我把持不住。”

    夏薇閉了閉眼睛,仿佛想通了。她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從顧英爵的手上逃掉的,索性,她張口就去咬顧英爵抓自己的手。

    顧英爵眼眸一深,俯身咬住了她的耳垂,濕濕-熱熱的口齒的觸感,讓她渾身觸電一般的一麻,一張憤怒的小臉再次揚起看著顧英爵。

    她討厭他,這個跑出去隨隨便便就跟別的女人睡得男人,心里還惦記著梁以沫的男人,他不論身體還是心靈上都臟透了。

    他就這么若無其事,以為她不知道就萬事大吉?

    她現在讓他多碰一下,都會覺得渾身上下都難受。

    她改變了主意,大聲嚷嚷,“顧英爵!你就算現在抓住我了也沒有用,我就是不愿意跟你在一起!我討厭你。”

    顧英爵笑得漫不經心,“我知道啊……你不是有新歡了嗎?”眸色一沉,“可是我也告訴過你,我是不會輕易從我手心逃掉的——哪怕不擇手段,我也會留你下來。”

    “新歡?”她笑了笑,“對啊,我就是有新歡了,滿盛京誰不知道追我的男人有多少啊。我的緋聞八卦給你戴的綠帽子都可以摞成小山了,顧總你還真是難得好脾氣,這都不計較。”

    顧英爵墨眸中逐漸凝成一片寒冰,渾身上下的氣息也陰冷了下去。

    “你確定,你要在這里激怒我?嗯?”

    她咬了咬唇,索性狠狠伸腳,就往身后踹,抬高了嗓子,“來人了啊!強j了!來人啊!”

    她豁出去的叫著。

    顧英爵的眉目明顯動了動,分不清怒氣還是被她逗得想笑,低頭在她下巴上咬了一口,低沉的聲音明顯的惱怒,“夏薇,我說過了,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的。還是你想試試,他們家門的質量怎么樣?”

    夏薇不相信不會有人來,溫太太今天可是過生日,他們溫家又是做慈善又是搞上流社會party的,能不要臉么?

    她的下巴濕=濕的,被舔=舐的黏黏的,她心里的煩躁更厲害了。

    她又不是豬肉做的,這個男人啃起來怎么就沒完了!

    顧英爵尤嫌不足,一路朝下咬著,在脖頸喉管出輕輕咬著吻著。

    “你給我滾開。”她忍無可忍。

    “滾開?”顧英爵笑了笑,“告訴我你喜歡誰了嗯?一定要離開我才甘心。”

    他嗓音含混不清,“我不是沒給過你機會,可是一旦給你機會你就會出事——不是母親生病就是自己晚上睡不著打電話找我哭。夏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嗯?”

    她、她哪里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她就是高興,喜歡這么作,她不愿意讓跟人上了床心里放著梁以沫的顧英爵陪她錯了嗎?她出事兒怪她嗎?她出事兒顧英爵總是來……怪她咯?

    又不是她要媽媽生病的……

    也不是她叫他來的,這個男人,好不要臉。

    她躲避著男人湊上來的下巴跟唇舌,她剛剛還理出來的絕對不能激怒男人,要給彼此留面子,暫且答應他要求的思路徹底崩了,低頭,就大聲叫道,“墨北廷,墨北廷……”

    摟著她的腰驀然收緊,她甚至一下子呼吸困難起來,他雙眸陰鷙,唇角的笑容泛著血色。

    她有點兒呼吸不過來,他就那么用力抱緊她,仿佛要把她擁入自己的骨血中,好疼,疼,她提著雙腿,高跟鞋都踢掉了。

    她的胸口的口氣被擠壓到無法呼吸,她恍然無助,纖細潔白的小手也好像陡然失去了力氣。

    心里委屈,然后,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

    她開始哭,不講道理的美麗的女孩兒,心里滿心想著別的男人的女孩兒。

    顧英爵看著那張眉眼嬌婉的小臉,上面嬌嫩的皮膚。

    心口仿佛灼燒出一片火焰,讓人失去理智。

    她到底要什么才知足,她和慕南桀的事情,他已經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可是她還是忍不住出去勾搭新歡。

    甚至于,因為嫉妒沫沫,要直接和他離婚。

    她蠻不講理,又理直氣壯。

    他低頭,看著她被淚水打濕的巴掌大的臉頰,再次低頭,吮=吸著她臉頰上的淚水,動作繾綣溫柔,仿佛他由心底升騰起的對她的欲-望

    如果早知道有一天他會這么深愛著她,深愛到骨子都跟著痛起來,他就在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打住。

    在見到那個狡黠美麗的女孩兒的時候,就忍住,不去靠近她——那樣他就不會這樣卷入感情的漩渦之中,落得今日粉身碎骨,一敗涂地。

    如果從來不知道愛一個女人是什么滋味,他也可以安心地娶梁以沫,選擇隨便一個什么能夠在事業上輔助他的女人,舉案齊眉,相敬如賓。

    他興許會更為顯赫和無人能及——除了,沒有這個好似毒藥一樣可惡的,讓人放不下的女人。

    不會在午夜夢回的時候,一遍遍看到她的臉。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他這樣無法自拔。

    在深夜難眠時被他擁入懷中地,是清晨起床時枕頭上的臉,是她時不時拽著他領帶吻他的樣子,又或者是車上她慵懶地靠在他的膝蓋上繞著長發同他講話?或者還可以早一點。

    又或者,還能再早一點,更早一點。

    人生只有一次,憑什么要他委屈自己不能和所愛的女人在一起。

    夏薇,夏薇,這個名字好像毒酒,早在他心里烙印下經久不滅的咒。

    夏薇的哭叫聲太過大聲在二樓的書房聽上去非常突兀,而控制和她的男人顯然已經失去了理智,她哭,她喊叫,她不滿地捶打,他就任由著她這么做著,只是低頭,一遍遍將她臉頰上的淚水吻去。

    冰冷低沉的嗓音,警告著他,“夏薇,不準再哭,不準再叫墨北廷,我真的煩了。”

    夏薇哭的咳嗽起來,上氣不接下去,明顯地不舒服。

    他終于松開了點兒手,她感覺到了他松手立刻掙脫開來,抱緊自己就朝下蹲坐,尖叫,“顧英爵,你這個神經病,你給我滾。”

    她用盡了一切辦法……提離婚不行,出軌不行,甚至收了顧家的錢明確告訴他離婚都不行。

    “顧英爵,你到底怎么才算行!你告訴我我都會做!”

    顧英爵低頭,冰冷地看著夏薇,“只要我還活著一天,你就不能離開我。”

    憤怒伴著恐懼,她瞳眸抬起,愣愣的盯著顧英爵英俊陰暗的臉,“你夠了。我不想跟你玩了,我厭倦了。”

    顧英爵將她的身體徹底的翻轉過來,背對著他按在門板上,唇角勾勒出邪冷至極的笑意,英俊的面容氣息扭曲,“哦,才不過一年你就厭倦了?”

    夏薇閉了閉眼睛,“我發誓,今天你敢碰我,我就讓你……”

    話音還未落,衣料撕破的聲音還有冷空氣襲來的感覺幾乎讓她崩潰。

    “我討厭你。”

    “你不是很喜歡慕南桀么?”顧英爵低聲道,“你是為了那個瘋子,對么?”

    夏薇脊背一僵,感覺血液倒流入心臟,渾身冰涼。

    感覺到手下的女孩兒的僵硬,他不屑地笑了笑。

    “夏薇,你是我的,如果我想要,你就必須給我。”他薄唇微啟,用詞冰冷。

    他懷疑她離開他后去找顧英爵嗎?所以這樣牢牢地控制著她。

    夏薇感覺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干凈了,“顧英爵,我說什么都沒用了嗎,你已經不在乎了么。”

    “在乎的后果是什么,你扭頭走得頭也不回么。”

    她的唇幾乎被他咬出血來,氣息微弱,渾身發抖,聲音高低不平,組織一句意思清晰的句子,“算我求你,我已經累了,我們好聚好散吧。”

    好聚好散……

    男人的唇落在她的的脊背上,手指緊緊掐著她的肉,低聲笑著,嗓音啞得厲害,蘊著低低的瘋狂的嗓音道,“這輩子,你都甩不掉我的,”他糾纏著她,嗓音模糊不堪,“好聚好散?永遠不可能,也永遠不可以。”

    說完,他又不足一般,貪婪的吻著她,“夏薇,你想和慕南桀在一起?所以,你恨我和你結婚了嗎?”

    她呆住了。

    她已經許久沒有聽過慕南桀的名字了,即使在看到劇本,猜到了許多,她也沒有真的去相信。

    至于想么?那更是太遙遠的問題了。

    時間太久了,對于她來言,三年的磨礪讓她早已經忘記了年少時候的荒唐和執念,每每提起慕南桀,都仿佛回到了那個暗如死寂的時候。有許多人都說,她的一輩子,是被慕南桀毀了的,慕南桀欠了她很多,他是要償還她的。

    可是她卻找不到任何曾經的感覺,仿佛那個曾經撞得頭破血流的女孩早就死了。

    死心,心死……即使有人來償還她,彌補她,她也已經不需要了,因為,她是另外一個夏薇。

    他害死了她,又憑什么來找她,告訴她要償還他。她不需要這種“恩典”。

    然后顧英爵看著她這副神色,眉目更冷,他自然而然的認定他猜對了,“夏薇,”他淡淡的低笑,甚至溫柔,“果然是因為他么?你有沒有想過,你想要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就要先毀了我,再毀了藍又青。”

    夏薇終于找回了點自己的意識,“和他沒有關系,顧英爵,我想我早就和你說過無數遍了?你為什么就是不肯承認?”

    她不知道哪里來了點兒力氣,抬起點兒眼瞼,“因為你,你不了解我,也不信任我,而且,你不夠干凈——我有潔癖,被別人碰過的男人,我不要。”

    她自以為,自己已經說得夠明白了。

    而且,不止第一次說。

    她真心不明白,為什么,男人能夠裝聾作啞,捂著耳朵就是不肯相信——寧愿去相信她真的出軌了想要和舊情人復合那么一個鬼借口。

    男人的薄唇落在她的脖子里,“你以為我真的在乎你那些理由?”

    不夠了解她?不夠信任她?女人……

    他笑了笑,“我只要你就夠了,其他的,我不需要解釋也不需要證明。你也是這個意思么?我在質疑你的時候,你覺得我不夠了解你,嗯?我不知道你對我有什么看法。可是老子對你從來問心無愧,所以我不在乎!”

    “顧英爵……”

    他灼熱的吻落在她的脊背上,動作也毫不收斂,一貫貴英俊的臉上染了一些性感的意味,“夏薇,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夏薇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又冷又嘲,“你不會打算在這里?”

    男人眼眸一瞇,“你覺得呢。”手指撥開她凌亂的長發,低啞的笑,“你說,墨北廷那小子要有多么不知趣。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掛了名兒的女人,他還敢招惹你。不如,我們讓他好好傷心一場?”

    他的口氣惡劣至極。

    夏薇深吸了一口氣,她感覺自己腦海中緊繃的那根弦斷了,但是壓在她身上的男人靠她靠得太近,她幾乎不能思考。

    剛才的掙扎和哭泣讓她力竭,如果再不做點兒什么,她就只能任由他魚肉……

    她勉強抵住了他的胸膛,輕聲,“不要,至少……不要在這里。”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