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0章顧我安穩予我心安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0章顧我安穩予我心安

    哭沒有什么用了,她咬著唇,劇烈哭泣過后的疲倦,帶著點兒計較不起來的涼淡,耐著性子解釋,希望能夠撫慰好這只即將發狂地野獸,“我……我和墨北廷沒有什么別的不安分的感情……”她垂著眸,涼涼淡淡的表情和嗓音,有點兒虛脫,可是卻清晰,“你先放開我,我不會再這樣做了。我這次來這里也不是和他約會,只是想要出資捐助一些窮人。”

    顧英爵微微的挑起眉梢,將她翻過來,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低聲笑著,“真的?”

    她抬頭看了看他的眼睛,又飛快地轉過了頭,深呼吸了幾口氣,讓氧氣重新進入她的腦海,身子也顫抖的不是太厲害,“沒有騙你,我媽媽剛過世,我再怎么樣,現在也沒有你清楚,我想做一些工作,實現自我存在的價值,我發現有很多窮人也在經歷著癌癥的折磨——所以我想做一個福利療養中心,幫助癌癥病人。”

    閉了閉眼睛,“顧英爵,你是全國最著名的權貴,如果你的太太都做不了,那么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能做這些了。”

    他愣了愣,她的確是這樣的,總想做一些事情——好像畏懼做一個富家太太,她的許多事情不是為了錢去做,而是為了她所認為的價值。

    她創造了可觀的財富又輕易地放棄,卻不自知,只想知道自己在做一些什么——和商場的許多人都不一樣。

    “夏薇,”男人嗓音低吟,“我承認你說的可能是真的。”他忽然一笑,溫柔卻藏著危險,“可是我也要防備,因為,做這些和你想要吊新男人沒有沖突。”

    夏薇垂下眼瞼,“我沒有……”忍耐著,她用盡耐心和他周旋,“我答應你,再也不見他,你放了我這一次,好不好?”

    她好像他掌心的獵物,現在她將會怎么樣,完全聽憑著他的心情。

    然后,她聽到男人聲線漸粗的嗓音,冷靜的闡述,“我有兩個選擇,相信你,或者,我親自來,讓他徹底對你死心。”

    她閉了閉眼睛,她哭累了,好困也好累,隨便他吧……

    這么自暴自棄的時候,忽然,她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

    緊接著,是敲門聲。

    “夏薇?”

    她呆住了,此時,她長發凌亂,被顧英爵半按著,整個人如同一個散了的水泥,瞳眸微微睜大,輕聲哀求,“有人來了,你放了我好不好。”

    她是真的害怕了,顧英爵是個瘋子,她不是,她又女孩兒起碼的自尊心和羞恥感。

    墨北廷不止一個人來,他一定帶了很多人……如果這時候被撞到……

    偏偏,男人仿佛對這些毫不在意。

    敲門聲還在繼續,越來越急促,墨北廷地嗓音帶著起碼的禮貌和本能的溫柔,“夏薇,你在么?你剛才在叫么。”

    她現在越來越后悔了。

    慢慢地抬起手,抓緊了顧英爵的袖子,好像懇求。

    男人揚起惡劣的弧度,松開手,看著夏薇身上被掐的青紫,低頭撿著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

    她的唇都被吻腫了,裙子也被撕破了……她覺得給自己再多的時間她都收拾不好。

    男人低聲道,“我要開門了哦~”

    夏薇手一僵,她不知道男人會不會愿意讓另外一個男人看著她衣不蔽體被狠狠欺負后的樣子。

    也興許,他只是嚇唬她?可是她現在整個人都廢了,完全想不明白,這些在平時看來簡直淺顯至極的道理。

    外面,敲門聲跟墨北廷的聲音還在響,“夏薇?你在么?出什么事兒了么?在的話回答我一聲。”

    夏薇咬著唇,睜大了惶惑的眼神看著顧英爵,她輕輕搖搖頭。

    不要開門,她不要別的男人看到她現在的樣子,她不想。

    她的樣子可憐而又生動,顧英爵呼吸一緊,沒有任何猶豫的低頭再次吻住了她的唇。

    同時,她的裙子再次被撕開……

    夏薇渾身一僵,門外的叫門聲她無論如何都回應不了了,她現在甚至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只能任由屈辱的淚水落下。

    門外。

    墨北廷皺著眉,看著門神色越來越冰涼,一旁的高中同學低聲道,“廷哥,興許你剛才聽錯了,夏小姐沒有來這里我們去別的地方找找。”

    “對啊……你一定聽錯了。”

    “不過就是書房,你別亂想了。興許夏小姐喝多了自己回去了。”

    墨北廷唇角緊緊抿起,一雙斯文愛笑的眼睛此時冰冷至極,幾乎要洞穿眼前的門。

    他額上的青筋外露,好像在努力忍耐壓抑著什么。

    正說著,表姐王嵐和她老公已經走了過來,見他們幾個站在這里,皺著眉頭略帶不滿的道,“北廷。你們怎么都跑這兒了?我說過了多少次,你姐夫的書房誰都不可以進。”

    墨北廷側首,看向自己的表姐,“姐,他們說你找夏薇走了,很多人都聽見了。”

    “夏薇么?”王嵐溫和的笑了笑,“是啊,我是打算找她聊事情的,可是臨時有事,只能讓她稍微等一下……怎么,她不見了嗎?”

    墨北廷聽她說完,才淡淡的道,“你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么。”

    王嵐皺起了眉頭,“不知道啊,小廷,你在亂想什么。”

    “意思很清楚,表姐。”墨北廷冷聲,“我想你知道,我想和誰交往是我的自由,你不要插手太多。”

    “你……”

    王嵐身旁的男人聞言,皺了皺眉方開口道,“小廷,你知道不知道,你交往的女人是個有夫之婦?”

    男人笑了笑,“交往的對象?你如果把這句話說出去,讓別人怎么看你表姐,你知道么。”

    “你表姐從小到大對你都很不錯吧?她做什么事情能夠害你不成?你這么大的男人了,她為了給你找女朋友,費了多少心力,你這么和你姐姐說話,考慮了她的感受了嗎?”

    “你現在天天無所事事,家里生意不好好做,非要跑娛樂圈混,還要帶一個有夫之婦出席你姐姐的生日?你是想要氣死你的父母家人么?”

    墨北廷皺起眉頭,眼神冰涼,“和我說這些現在都沒有什么用。夏薇是一個溫柔善良的女人,我希望你們能夠尊重她,我在確認她沒事之前,是不會放棄找她的。”

    尤其,今天顧英爵還來了。

    “麻煩把書房的門打開。”

    王嵐像是也終于來了脾氣,“小廷,你知道你哥的書房不準外人進的?”

    墨北廷還想說什么,但他身邊的兩人一左一右的拉住了她的手臂,低聲勸著,“好了廷哥,今天你表姐生日,你這樣鬧下去真的沒意義。嵐姐姐也不會害人啊,你別聽風就是雨亂懷疑了。夏薇這么一個大活人還真能夠丟了不成?你不是叫門了嗎?夏薇要是在里面會不理你?走了走了,興許她正躲在你家哪間客房里偷偷喝酒呢,我們去別的地方找找。”

    墨北廷的唇抿成一天直線,幾經猶豫,終于將心底的疑惑不滿壓了下去,看了一眼王嵐,閉了閉眼睛,轉過眸子,“對不起,表姐,如果下人找到了夏薇,馬上告訴我。”

    王嵐笑了笑,“姐姐會的。”

    墨北廷陰沉著臉,最后看了一眼書房那扇門,轉身離開。

    門內,夏薇聽著他們的說話聲逐漸變小,然后遠去。

    夏薇蜷縮在顧英爵的懷里,嗓子因為氣恨,隱隱作痛。

    顧英爵伸手輕輕揉著她的臉,將她的淚痕擦掉,然后將她的長發撥在后面。

    那滿是淚痕又很恍惚的神色讓他有點心疼,無奈而又彷徨。

    低啞的聲音開腔,“人都走了,你想哭就哭吧。”

    夏薇好像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氣,她吵也吵了,鬧也鬧了,現在只覺得累。

    她句好像一只精致的娃娃。

    沒有哭,也沒有說話,將腦袋放在他的肩頭。

    自暴自棄,什么都不想管了的樣子。

    顧英爵盯著她的臉看了好一會兒,又低頭去吻她的臉,然后抱起來了她。

    她雙眸無神,任由他擺布著。

    他將她放在了寬大舒適的轉椅中,她的腦袋一下子一下子地抵著椅子后背,可是臉上的神情卻是麻木的。

    隨便……他吧。她不在乎了。

    她是自作自受。

    結束后,他將所有的污漬擦干凈。

    夏薇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動。

    她木然了一會兒,男人用水杯接了一口水,放在了桌子上她的手邊,將衣服也放在了她的手邊。

    她看到衣服,眸子里有點兒生氣,好像才想起來,這是別人家的書房。

    她不能跟以前一樣,被男人抱著去洗澡,在被這個男人抱著睡……她到底是怎么忍受過來的?

    她手指動了動,想要坐起來,腿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書房的地板上鋪了一層厚厚的地毯,緩沖了撞擊的力度,她沒有想到自己會一點兒力氣都沒有了,摔到了地毯里。

    身上慢慢的青紫傷痕,她腿也軟了,嗓子也哭啞了,她還能怎么樣……

    顧英爵剛將皮帶扣上,沒防備身后忽然發出“咕咚”的一聲。

    他一驚,立刻轉身,椅子已經空了,他伸手就將夏薇從地上撈了起來。

    見她臉色不大好,慌忙看著她的身體,“摔著了嗎?疼么?”

    女人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一把推開了他。然后咬著唇,揚手在他的臉上就是一耳光。

    她用盡了全力。眸子冷到了極致。

    他看了她一眼,在情-欲退卻后,他終于恢復了一貫謙謙君子的清貴模樣,“夏薇,對不起。”

    夏薇坐在地毯上,冰冷而戒備地看著他,想要說話,張口卻發現啞的說不出來。

    顧英爵臉色一緊,眉頭狠狠皺起,“夏薇,你說不了話了嗎?”

    她又張了張口,還是發不出聲音。

    顧英爵想了想,“我帶你去醫院。”

    夏薇猛地搖頭,向后退,雙膝并攏,輕輕抱著自己。

    她不去。

    她一身的傷,嗓子也啞了,她不去。

    顧英爵閉了閉眼睛,“我帶你回家,我們讓私人醫生給你檢查,好不好。”

    夏薇想了想,點了點頭,又抬眼,看了一眼椅子上她半散落下來的衣服。

    顧英爵站起身,拿起她的裙子,替她穿上,因為已經入冬,又將她的白狐貍皮長外套給她裹上。

    她身姿高挑,雪白的肌膚,偶爾在雪白色的皮草里露出,非常漂亮。

    又暖和,又風情,現在……更是實用地遮丑。

    夏薇冷著一張臉,伸出手臂,任由他給自己穿衣服。

    顧英爵動作很小心細致,替她輕輕穿上。

    夏薇沒有什么明顯抗拒的情緒。

    他的模樣,比剛才惡劣的樣子,好了不止十倍百倍,又溫柔又貼心。讓人恨不起來。

    夏薇被穿好了衣服之后,就維持原本的姿勢盤腿蜷縮在椅子上,而他單膝蹲在她的身前,看上去,他簡直像是她忠實的奴仆。

    ——如果沒有剛才那一個惡劣的一幕的話。

    顧英爵眸色溫淡幽深,“夏薇,別生氣了,”看了眼她白皙的肌膚上的痕跡,眉間皺褶更深,“我們該走了,你是要自己走,還是要我抱你走。”

    夏薇冷冷看著顧英爵,有一刻,恨不得將他撕了。

    剛才那個惡魔去哪兒了?她就是被眼前這個溫潤清貴的模樣騙了,他其實骨子里就是一個禽獸!

    她閉了閉眼,再次睜開,指甲幾乎扣進自己的掌心,轉過了頭,不理會他。

    男人抬眸看她了她一會兒,淡淡道,“還是說?你更喜歡這里?”唇角噙了點兒意味深長的笑容,“好,我和溫太太打聲招呼,我們今晚就暫住下來,你看行么?”

    夏薇握緊了拳頭,不想理會他。

    他說著就站了起來,“好,我這就去。”

    夏薇一慌,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顧英爵感覺到身后輕微的力道站住了,轉身,看著女人的小手,緊緊捏著他的衣擺。

    她神經繃得緊,隨時會斷,顧英爵當然看得出來,溫聲道,“你到底要怎么樣?難道你還沒有玩夠?不然你休息一會兒,我帶你出去喝會兒酒。”

    不是她沒力氣了,她真的會咬死他。

    他挽唇,看得出來女人的神情是極度忍耐的意思。

    過了好一會兒,夏薇才平靜了下去。

    皺了皺眉,指了指自己的傷口,用嘶啞的嗓子費力地說,“疼,不想動。”

    膝蓋痛,腳踝也痛,眼睛也痛,嘴巴也腫了,她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一塊兒好肉了。

    她想歇一會兒。

    夏薇強自的忍耐著,面上冷漠的沒有任何的表情,“你先出去,我喝會兒水,稍微等一會兒。”

    她看了他一眼,有點兒局促。

    顧英爵翹唇,單手插入口袋,“我不急,今天晚上來這里也是來陪你。你累了,我陪你。”

    她咬了咬唇。

    她不想人知道她和他在這個房間里,他當然知道,可是他就是不想順了她的意思。

    夏薇拿起桌上的杯子,慢慢啜飲了一口熱水,然后用嘶啞到不成調的嗓子道,“今天你陪我出去了,明天病床上的梁小姐就會知道,她在醫院手術的時候,你還在陪著那個推她下樓的兇犯。”

    兇犯兩個字脫口而出的時候,顧英爵瞇了瞇眼。

    她漠無表情,繼續喝著熱水。

    沉默片刻,顧英爵沒有回答她,而是走到她的身側準備直接將她抱起來。

    夏薇任由他抱著,唇角勾出了諷刺的笑容。

    “你信不是我做的么?”夏薇漫不經心一樣的腔調。

    顧英爵手頭動作一頓,看了一眼她。

    “曾經我以為你為了嫉妒,所以害沫沫……不過我現在想通了。”顧英爵道,“你不想要我,也談不上和沫沫爭我,所以你不會,也沒有那個必要去害她。至于嫉妒——夏薇,梁以沫,沒有什么需要你嫉妒的。”

    她仰著下巴冷眼看他,臉蛋上一片溫涼,淚痕斑駁,潦草而性感。

    沒什么需要嫉妒的……的確,從身材到長相,梁以沫真沒什么好讓她嫉妒的。

    這句話,簡直不能更實在。

    她和梁以沫完全就是兩個風格的女人,她美得驕傲,梁以沫則……美得不那么明顯。

    顧英爵受下這個巴掌,只是簡單的勾了勾唇,沒有做出更多的反應,“問題不在梁以沫,在你,你到底想要什么,嗯?”

    他看不透她,這個女人好像裹著謎團。

    “想要慕南桀?不,他更渴求你才差不多。你想要他再簡單不過。想要墨北廷?你圖什么?”微微瞇起眼睛,“權勢?財富?他可都不如我呢,顧太太,你是傻了么?”

    他再度俯身,定定看著夏薇貓一樣的眼睛,吐字清晰,“你想要什么?”

    她涼冷的看著他。

    她想要他。

    在某一刻,她在心底原諒了他,他終于明白了她的驕傲和堅持。

    顧英爵俯身,這次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夏薇沒猶豫,一個巴掌就要扇過去。

    男人長腿邁著從容的步伐往外走,不溫不火的提醒,“為了什么?嗯?不想在墨北辰面前丟臉?”

    她的手僵在半空中,半響還是沒有落下去。

    她咬了咬唇,冷艷的小臉,想說話,鑒于每說一句話嗓子就痛得要死,她干脆作罷。

    至少,她原諒了他一個問題,算作對他相信她的獎勵。

    她閉上眼睛,疲累地靠在他的胸膛。

    雖然很慢,但是他的確在靠近她。

    不會再為了任何事情質疑她,那些亂七八糟的果照,下作的手段……都與她無關了吧。

    如果以后再有,她想她真的會崩潰。

    她腦海中凌亂想著一些字句。

    知我心者……予我……心安。

    顧我安穩,予我心安。

    他抱著她,完全無視著所有人的注視,從樓梯下到了一樓。

    他高挑而俊美,小心呵護著懷中裹在白色皮草黑色碎鉆長裙的女孩兒,從外人的角度看不到夏薇的臉。

    可是人人知道,那是夏薇,美麗的夏薇。她的腳踝很美,她的鞋子不知道去哪里了。

    在盛京中,夏薇的風流韻事,又被狠狠添了一筆。

    以墨少新寵的身份出席宴會,又以顧太太的身份,被高調公主抱下樓。

    以已婚身份將盛京數位權勢少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女人,足夠她被人津津樂道很久了。

    他們甚至期待,這個女人,下一次轟動全國的緋聞艷事。

    夏薇被他抱著,她已經無暇顧及其他了,熟悉的懷抱和氣息,讓她陷入了淺眠。

    顧英爵抱著她經過大廳的時候,有兩個穿正裝的溫家手下便走了過來,“顧總,您這就回去了嗎?”

    顧英爵不會過多的解釋什么,只是淡淡的笑,“我太太身體不舒服,我先帶她回去了,幫忙替溫太太帶句話,今晚承蒙她照顧了。”

    “好好好,我們會將話帶給主人,您請。”

    他回了一個禮節性的淡笑,便抱著懷里的女人朝門口走去了。

    顧英爵直接把她抱上了車,放在副駕駛上,她也不言不語的,任由他把車門關上了。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