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1章她就在這家醫院,不然我們去看看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1章她就在這家醫院,不然我們去看看

    夏薇想了想,從包里拿出手機,手機上,毫無疑問有無數條未接電話,她整準備發短信給墨北廷,就看到屏幕亮了起來,一條來電進來了。

    撥打了墨北廷的電話,“喂?”

    顧英爵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眉眼陰鷙不悅,但還是忍住了。

    墨北廷的聲音又急又沉,“夏薇?你剛才去哪里了?”

    她費力地想要說話,可是嗓子卻不大發出聲音來。

    “夏薇,你怎么了?”

    “我……還好。”她說。

    對面沉默了片刻,“你怎么嗓子啞了。”

    “我發短信說。”

    她掛了電話,編輯短信:我有點事情,先回去了。

    墨北辰那頭沉默了很久,他應該是已經知道了夏薇和誰在一起。

    墨北辰:抱歉,我沒有照顧好你。

    聲音忽然消失,手里也跟著空了,車窗被搖下,手機直接被扔了出去。

    整個過程也是一氣呵成,沒有任何的停頓。

    等夏薇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手機已經被扔出去了。

    夏薇看向顧英爵,光線暗淡的車廂里,他眉目深而冷。

    她一聲冷笑,伸手就去開門,要下車撿手機。

    可是男人的手腳動作還是要比她快,她剛用力,車門就已經被鎖死了。

    夏薇的手還落在車門上。

    她看著車玻璃上的自己,女孩兒臉色又冷又恨。

    顧英爵冷靜的發動了引擎,淡淡的道,“夏薇,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夏薇笑臉越繃越緊。

    車一直開到醫院,顧英爵沒有主動開口,夏薇更加不可能搭理他,一路上安安靜靜沒有人聲。

    車停在醫院外面的停車坪,男人率先下車,繞過車頭走到副駕駛車門前,將已經推門下車的女人一把橫抱了起來。

    夏薇的手抵著他的肩膀,唇角翹起,一副自暴自棄的樣子皺著眉。

    男人沒跟她說話,抱著她已經上了階梯。

    他是欺負她沒爹沒媽沒人在乎么。

    夏薇閉上眼睛,也不再跟他說話。

    醫院早早就被顧英爵收購了,他方才進去,席秘書等人就已經安排好了醫院幾位專家連夜加班。

    他直接抱著她就往認識的醫生辦公室去了,走到門口的時候他才低頭看懷里的女人,開腔,“敲門。”

    她閉著眼睛,當做沒有聽到。

    男人耐著性子,重復道,“夏薇,敲門。”

    懷里的女人仍是沒有任何的動靜。

    他皺著眉頭,一旁的席秘書就見勢頭不對,慌忙上前,叩了叩門,然后推開。

    等看清楚他們的樣子,坐在辦公桌后的醫生連忙起身迎了上來,“顧先生,您好,太太身體不舒服么?”

    顧英爵皺著濃眉看著夏薇,伸手,自然而然地牽住她走進了房間。。

    顧英爵拉開辦公桌前的椅子,讓夏薇坐了下去,“夏薇受了點傷,麻煩醫生給看看。”

    醫生看了眼站著的男人,又走到夏薇面前,面帶笑容的問道,“好,顧太太您是哪里不舒服?生病了還是受傷了?”

    夏薇搭了一只手在椅子的扶手上,微微的仰著臉,張張口,說不出話來。

    醫生皺著眉檢查了一下,“哦,沒多大問題,回去用梨熬水喝就好。”

    顧英爵皺了皺眉,“她嚴重到幾乎發布出聲音,真的不要緊么?”

    醫生笑了笑,“這種情況很常見,是用嗓子過度了,休息幾天就好了。并不是病理的問題。”

    顧英爵帶她來看的是外科醫生。

    醫生看著她的臉色,檢查了一下她身上的狼藉的傷口,笑容就僵住了。

    辦公室里一片詭異的鴉雀無聲。

    顧英爵挑了下眉,問道,“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腳踝扭傷,膝蓋也腫了起來,身上有些擦傷掐痕就忽略不計了,后腦勺上有一塊兒輕微的腫起淤血,其實都是些簡單的傷,不過也夠讓這個姑娘受的了。

    被蚊子叮一口還疼呢,更何況這大大小小的上。

    醫生,“……”

    有錢人真會玩,把女人都弄成這樣了,還問有沒有問題。

    他微微一頓,淡淡的道,“醫生能給我開一張證明么,給我太太請假不上班用的。”

    夏薇瞠目結舌,不是嗓子發聲音難她就要拉著他吵一架了。

    醫生看了那佇立著的男人,又看看坐在椅子里模樣溫涼的女人,點點頭,“好。”

    夏薇側首,把腦袋撇到一旁。

    醫生開了一些藥,給了顧總。

    擦完藥后,醫生站起來笑著道,“沒什么大礙,太太的傷的確不合適在上班,尤其腳踝上的傷,要好好的養,盡量多休息少走動,不要劇烈運動。”

    劇烈運動幾個字一出口,夏薇就狠狠瞪了一眼顧英爵。

    正說著,顧英爵的手機震動了,他看了他們一眼,轉身走出辦公室接電話。

    醫生看了眼被帶上的門,朝椅子里的女人道,“太太您休息會兒,顧先生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夏薇直接扶著桌子站了起來,踩著高跟鞋,緩慢的朝門口走去。

    醫生想勸她,“太太?”

    夏薇轉頭,冷淡的看向醫生,醫生的話就堵住了。夏薇又漠然地轉身,朝外走去。

    夏薇兩條腿發軟,渾身上下都痛,尤其腳踝,她心里煩躁到要死。

    她算是明白了,在顧英爵眼里,她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玩物。

    打開門時一眼就看到站在走廊背對著她的方向打電話的男人,不知道在說什么,看背影像是在說什么重要的事情,她沒猶豫,轉身走另一邊離開。

    耳邊忽然聽到顧英爵的嗓音不遠不近的飄來,“沫沫醒了?”

    “我現在和我妻子在一起,不方便過去。”

    她的腳步頓了頓。

    其實不想偷聽他打電話,這也不過是湊巧。

    不過顧英爵能夠這樣說,的確出乎她的意料。

    她對顧英爵這個“好妹妹”的死活,一直不大操心,她也不想多聽什么,拖著一瘸一拐的腳,她無關痛癢地朝前走著,可耳旁的顧英爵的話,還是要死不死的非要鉆進她的耳朵里。

    顧英爵在電話里說了幾句,大部分口氣都是涼漠的。

    “如果她情緒不穩定的話,我會為她請心理醫生。”

    “夏薇不可能去道歉,奶奶。這件事情不是夏薇做的,為什么要讓夏薇過去道歉?”

    “夏薇為什么要推她下去。”

    “奶奶,您給夏薇錢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錢我會退回去,我已經選定了她做我的女人了,請你們不要再騷擾我們了。”

    又說了幾分鐘的樣子,顧英爵掛斷了電話,回到了醫生的辦公室,看到原本女人坐著的椅子上沒有了人。

    “先生……太太剛才出去了,難道不是去找你的嗎。”

    男人臉色一冷,轉身朝外走去。

    她沒走多遠,也或許已經不想走了,在走廊邊靠著窗戶發呆。

    眼眸重重一瞇,他邁開長腿走到她的身邊,“夏薇。”

    夏薇也許聽到了,也許沒有,淡漠疲倦的看著窗外夜色下的醫院,很快就闔上了眼。

    “她就在這個醫院里,不然我們去看看她?”她開口,嗓音好像撕扯壞的破棉絮,每一個字都粗粗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