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3章她愛你的模樣和恨你的模樣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3章她愛你的模樣和恨你的模樣

    夏薇睜開眼睛的時候,一眼看到的就是出現在她正前方的男人。

    她一睜眼,就直接撞進了他的眼底。

    睫毛一顫,還什么都沒反應過來就直接坐了起來。

    “你醒來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夏薇過了一會兒才反過來,她呆了呆,看著周圍的人,有點搞不清楚目前到底是什么狀況。

    “你忽然暈了過去,醫生說你低血糖。”

    夏薇摸了摸自己的臉,她一天沒有吃東西了,又擔驚受怕,還挨餓,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就昏了過去。

    她看向那已經從椅子里站起來一聲不吭看著她的男人,眉頭皺起。

    “我沒事了,我要睡了。”啞啞的嗓子,讓人聽著心疼。

    她語氣里帶著忍耐的排斥。

    顧英爵淡淡的道,“奶奶已經走了,她給你做了晚餐,你多少吃點。”頓了頓,又語氣尋常的問,“在這里吃,還是我抱你下去吃?”

    夏薇看著他淡然又若無其事的模樣,轉過身,沒有看他。

    她累了。

    他看了眼臉色有些蒼白冷冷看著他的女人,仍是那副語調,“我讓人把晚飯給你送上來。”

    等他的身影消失,夏薇心里更亂了,她抱緊雙腿,皺著眉頭,發呆想著今晚的事情。

    被按在門板上的無助,聽到墨北廷聲音時候的難難堪。

    夏薇,閉了下眼睛,抬手摸著自己的臉和額頭。

    不過一會兒,樓下就有傭人敲門,夏薇蹙著眉頭,“什么事?”

    “慕太太來了,您要見見嗎?”

    慕太太藍藍又青。

    “讓她進來。”

    藍藍又青的身影很快進了房間。

    “藍又青?”她嗓音還是很啞,“怎么了?”

    “墨北廷和我打了電話,說你好像出事兒了,問我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藍藍又青關切地走到了夏薇的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怎么,額頭還燒么。剛樓下傭人說你昏過去還不肯吃東西。發生了什么?”

    夏薇曲起膝蓋坐在床上,過了一會兒才問道,“沒什么。”

    藍藍又青又看了眼她的臉色,發現她很平靜,只是顯得過于的平靜,斟酌了一下用詞才道,“如果你真的不開心,想要離婚也無可厚非。我會支持你,西辭也會支持你。”

    夏薇搖搖頭,“今晚我在醫院聽到他和梁以沫打電話了,我覺得,興許我誤會了他。”

    一只手抓緊了藍藍又青,“你不用管我,我只是自作自受,明明沒有事情,我心里就是過不去那個坎。”

    藍藍又青垂下眼瞼,“夏薇,你真的不考慮嗎?我覺得你們不大合適。”

    大約,所有人都覺得夏薇和顧英爵,不合適。

    夏薇聽她說完,也沒再多說什么,只是啞著嗓子道,“我有點兒渴,你給我倒杯水。”

    藍藍又青連忙點頭,起身去倒水。

    夏薇沒有什么心情,只是低頭喝熱水。

    藍藍又青看著她慢慢的喝水,猛然看到了她脖頸處露出的傷痕,低聲問,“夏薇……你們怎么了?他……打你了嗎?”

    臉色蒼白憔悴,一身的傷,嗓子也是啞的,甚至連腿都好像不靈便。

    必定是發生了什么,之前她和顧英爵看上去相處一直都是別別扭扭的,現在,她身上竟然還有了傷。

    藍藍又青默默地攥緊了拳頭,一時間有點兒六神無主。

    她自己一個人沒有辦法,只能看著夏薇受辱挨打,現在沉默,回去,她在找慕西辭想辦法。

    她不能任由她這樣陷入泥沼被欺負。

    夏薇抱起枕頭,沉默了一會兒,才緘淡的回答,“沒什么。”

    她不想說,藍藍又青也不追問。

    “你餓了吧,我給你拿飯菜上來。說是做好了,一直在樓下放著——你應該不想和顧英爵吃飯對么。”

    她點點頭,淡淡笑了笑,又摸了摸肚子,“是挺餓的。”

    藍藍又青從臥室出去,下了樓。

    飯菜又熱了熱,顧英爵站在精致干凈的餐桌前,將傭人遞過來的一小碗湯放在餐盤上,半低著頭,又將碗筷收拾放好。

    看樣子,他在等夏薇下樓。

    藍藍又青走了過去,伸出手,冰涼的道,“我給她送上去就行,她身體不舒服,不下來吃了。”

    顧英爵就瞥了她一眼,端著餐盤,并沒有遞給她的意思。

    藍藍又青的手也沒收回,只是看著他笑,“她不餓,你給我,我能夠哄著她吃。顧總你親自送上去,她可能會吃不下。”

    男人抬起眸,看了她一會兒。

    然后,他把手里的餐盤遞給她,淡淡道,“讓她多吃點。”

    藍藍又青接了過來,目光復雜看了一眼顧英爵。

    這個男人,下手那么狠,現在在外人面前,又裝出一副戀戀不舍的樣子。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她真的難以相信。

    “你放心,你不出現,我一定能哄著她吃完。”

    她端著晚餐上樓,低著頭忍耐了一會兒,還是沒有將心里的話忍住,“我不知道你對她做了什么,但是顧英爵,感情的事情是講究兩情相悅的,你這樣強迫一個女人和你在一起,有意思么?”

    男人沒吭聲,藍又青冷冷剜了顧英爵一眼,才捧著餐盤上樓。

    夏薇已經下了床,見只有藍又青一個人端著餐盤上來,“先吃點兒什么吧,別想那些了。”

    她點點頭,看著飯菜,其實沒有什么胃口。索性拿了一個小瓷勺,一點兒點兒的喝粥,粥水軟爛溫暖,她即使胃口不好也能多少喝點。

    藍又青只是看著,也沒再說多的。

    藍又青的電話猝然響起,藍又青拿出手機看了看,“是墨北廷……你要和他講話么。”

    夏薇手一頓,也沒有抬頭,只是淡淡的道,“你跟他說我已經沒什么事情了。很抱歉讓他擔心了。”

    藍又青端詳她的神色,接了電話,“夏薇感冒了,現在已經睡著了。”

    那頭說了什么,藍又青嗯了幾聲,然后掛斷了電話。

    夏薇拿著勺子,又喝了點兒,感覺吃不下了,將飯推到了一邊。

    “沒胃口也要多吃一點。”藍又青用餅卷了炒好的小菜,放進了她的手里,“顧英爵如果看到你沒吃多少,說不定又會和你鬧。”

    她手指又是一頓,閉了閉眼睛,認命一樣拿了餅,低頭吃著。

    藍又青見她情緒不佳,嘆了口氣,“不然,我今晚留下來陪你,晚上陪你睡。”

    她陪她,顧英爵就不好進來了。她現在好歹也是慕太太,又是夏薇的好友,她不走,顧英爵沒道理逐客。

    夏薇吃完了餅,垂著眼瞼,“渾身不舒服……”

    傷口扯著疼,疼得她有氣無力的,稍微大點兒的動作就讓她不舒服。

    顧英爵待了不知道多久,大概也猜到藍又青今晚不會離開,便起身去了書房。

    夜逐漸加深,涼意透入人心,門外有車聲,漸漸駛近。

    顧英爵站起身,走到窗邊,透過落地窗看到外面的情景。

    瞳眸一瞇,唇角勾起譏誚的弧度。

    慕西辭。

    慕西辭站在園門外,單手落進西褲的口袋里,身形筆挺,也沒有要進去的意思,但看站姿和姿勢,像是在等人。

    顧英爵的濃眉,冷冷皺起。

    不過片刻,果然聽到傭人上來通報。

    “顧先生,慕先生來接慕太太回家,您看……”

    顧英爵轉身,下樓,走到了別墅花園中。

    夜色沁涼,路燈透出橘黃色的暖光,襯得慕西辭淡淡的嗓音帶著溫涼的嘲諷之意,“顧總,對待自己的妻子,竟然用得著這樣不入流的手段么?”

    顧英爵抬首看過去,慕西辭身形清俊筆挺,透著夜色的森寒暗沉。

    “她是我的妻子,什么手段也不需要其他人評價。”晚風中,顧英爵溫淡的笑,嗓音亦是從容,“慕西辭,你已經娶了她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想她為了你痛苦一生,最好永遠緘默下去。”

    慕西辭朝著他走近,隔著半米的距離站在他的面前,用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看著他,“顧英爵,如果我愿意,我可以隨時帶走她。”

    顧英爵伸手,就將慕西辭的領子拽住,提起來,“哦?你可以試試。如果你不想寶龍也跟著你遭殃的話。”

    “保持沉默,她至少還能記得你是他前男友,如果你不愿意的話,她看到的就是一個毀了他朋友一輩子,還要毀了她一輩子的男人,”顧英爵的聲音像是要融入在夜晚中,寒意凜冽,“你現在在做什么,你信不信,你敢多說一句,你連做我們夫妻朋友的資格都么有?”

    慕西辭的聲音很冷,“夏薇已經知道了。”

    顧英爵的眸光幾度變化。

    夜太安靜,安靜得可以清清楚楚的聽到他的每一個字。

    “她下午去了孤兒院,和養我長大的院長談了很久,你覺得,她們談了什么。”

    顧英爵的眼眸重重縮起。

    “你敢對我做什么,信不信,夏薇會恨你一輩子。”男人的聲音維持著他故有的冰冷條理,“現在她還愿意留在你身邊,她始終沒有原諒我。你不知道讓一個女人恨你一輩子會有多么可怕,你可以試試。她現在已經厭倦想要離開了……如果,你做什么……讓她對你殘存的愛意化為恨,你將會失去她,永遠也不再擁有她。”

    “相信我,霸占肉體并沒有多大的趣味,她愛你的模樣和恨你的模樣,是完全不同的。”

    “你將會永遠也看不到她對你笑,關心你。”

    “你將會永遠失去她,只有一個空殼,掛著顧太太頭銜的空殼。”

    呵——

    顧英爵掀眼皮,英俊淡漠得沒有波動的臉淡淡的漾出某種難以言狀的意味,他看著眼前有條不紊威脅他的男人,唇上勾出的弧度略顯陰柔。

    明明威脅的話語聽上去那么可笑,他還是覺得心里有什么,受到了重擊。

    “慕南桀,”他淡淡的道,“能不能再得到我不知道,不過你的確連失去的機會都不會有。”

    慕西辭回以同樣的微笑,從容的淡聲道,“顧總,我有充足的耐心去等她,她也值得我等。”

    第二天,藍又青早上吃完早餐就回去了,夏薇下了床,就吩咐備車。

    別墅的鐵門打開,車剛開出別墅,李特助道,“太太,顧總問您要去哪里,他可以送您去。”

    夏薇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冷漠的道,“告訴他我自己去就好了。”

    李特助沒多說什么,應了一聲便讓司機繼續開車,不過一會兒,就看到顧英爵開了另外一輛車子遠遠跟在后面。

    夏薇皺了皺眉,“把后面的車子甩了。”

    劉叔:……

    夏薇開車技術很差勁兒,可是即使這樣,也明白劉叔只是做個樣子,沒有認真去甩顧英爵的車。

    眉頭皺的更緊了,心里有隱隱的不耐煩。

    幾分鐘后。

    李特助看著又出現在后視鏡里的車,陪著笑“太太,不然您停下,顧總好像找您有事情。”

    “別管他,繼續開。”

    “太太……不然我給顧總打個電話。”

    她笑了笑,沒抬眼,“不然我把你扔下去吧。”

    一直開到市中心,后面的車也只是維持著速度跟距離跟在后面。

    “你開到商場記得停車。”

    “太太您要買什么,吩咐我們去買就好了?”

    “我不想在家里躺著,出來走走。”她這么說,李特助就閉嘴了,車子一路開到了商場門口,夏薇下車。

    腳還有點兒瘸。

    李特助上前扶著。

    夏薇拿著手包推開他,“不用你陪我,我去逛會兒就下來了。”

    李特助有點兒猶豫。

    “我這么一個快過氣的明星,誰還能真在街上把我堵著了?”夏薇找來一塊兒墨鏡把臉遮了三分之二,“保鏢跟著就夠了。”

    說罷,夏薇就進了商場,給自己挑選了手機,又在步行街逛了一會兒,找了一家藥店。

    走到藥店柜臺,她推了推墨鏡,“給我拿一瓶緊急避-孕=藥,謝謝。”

    “好的小姐。”

    夏薇讓保鏢給了錢,就將藥往包里塞。

    一只大手不由分說,將藥盒拿走了。

    夏薇撇撇嘴,抬眸看了一眼顧英爵,又轉頭看向柜臺,“再拿一盒。”

    “夏薇,你吃了藥會不舒服!”顧英爵低聲道。

    夏薇不管,只對店員微笑著。

    店員看了一眼發怒的男人,又看了眼夏薇,低頭,從柜臺里拿出了另外一盒,遞給她。

    顧英爵臉色一冷,將藥再次奪過。

    夏薇轉眸,直勾勾盯著顧英爵,“你要藥?行,當我送給你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